笔趣岛 > 无上神帝 > 第一百二十章 动我一下试试

第一百二十章 动我一下试试

  现在对于周围任何人的目光和看法,牧云都不在乎。

  他在乎的,只是自己看中的人!

  林贤玉是第一个,但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与此同时,牧府内,牧青羽一身青衫,站在庭院内,看着牧云,由远及近,漫步而来。

  “父亲!”

  “嗯,听闻你招揽了林家的林贤玉,还治好了他?”牧青羽脸上看不出喜怒,开口道。

  “没错!”

  这件事情本就瞒不住,而且牧云也没打算瞒。

  “嗯,好,这件事情我知道了!”

  牧青羽只抛出这句话,转身离开。

  “想做什么,就去做,我牧家能够在这十年内,巩固住南云城五大势力家族,怕,是不会怕任何人的。”

  “我明白了!”

  “你弟弟封行那孩子,在雷峰院,你多照顾照顾,毕竟你是兄长。”

  “我会的!”

  难得现一个可造之材,牧云自然不会放弃。

  回到自己的小院内,牧云关上门窗,开始修炼。

  现在每天的修炼,他都不曾拉下,而境界也是逐步朝着第二重盼去。

  灵穴境第二重是开辟内关穴,内关穴一旦开辟,双臂力量直接增加两万斤,与合谷穴强大两倍不止。

  现在的牧云如果想的话,随时可以突破。

  只是他在等!

  在等一个契机,武者之间有一句话流传:水满自溢!

  这句话,可能并不适于每一个境界的提升,但对于灵穴境武者来说,却是十分适合。

  当一个穴窍内的真元彻底圆满,真元便是自动散开,流转到下一个穴窍。

  武者此刻借助溢满的真元进行突破,事半功倍!

  此刻的他,还未到!

  “林贤玉,进来!”

  “少主有何吩咐?”

  “将这滴灵液吞下,服化之后,自己体会其中韵味。”

  “是!”

  话语落下,林贤玉退出房间。

  闭目沉思,牧云开始清理最近的事情。

  皇家,自命皇族,可是对于整个南云帝国,却没有绝对的掌控力。

  其他四大家族,彼此相对而立,不论是台前,还是幕后,各种争夺的手段,都是层出不穷。

  而七贤学院,就是最好的体现。

  雷峰院内,更是一个缩影。

  眼下,自己突然出现在雷峰院内,恐怕一些势力,已经是按捺不住,准备出手了。

  现在,倒是该想想如何将初级九班握在手中。

  与此同时,南云城,林家!

  林家位列南云城五大家族之一,实力丝毫不弱于牧家,整个林府,豪华程度也丝毫不亚于牧家。

  此刻,林家大厅内,几道身影站立。

  “族长,林贤玉此举简直是对我林族大不敬,居然跑去给牧家的少族长当什么第一护卫,简直是丢我们林家的脸!”

  林家大长老林开怀声嘶力竭,恨不得立刻扒了林贤玉的皮。

  今日,回到林府,看到自家孙儿林哲羽的模样,一息尚存的样子,林开怀心在滴血。

  在问清事情来龙去脉之后,林开怀第一时间来找到族长。

  林震天此刻也很头痛。

  林贤玉是自己的儿子,只是这六年多来,对林贤玉,他从来是不管不问。

  至于林贤玉每月的开销,林震天都是直接从府上划出。

  六年前的那件事情,他一直愧对自己这个小儿子,可是那种情况下,权衡利弊,他最终还是不得不选择林斌,舍弃林贤玉。

  “族长,林贤玉虽然是您的儿子,当年那件事情,是您愧欠了他,可是六年了,您欠他的,该偿还了,他若是一直这么下去,岂不是无法无天。”

  “这……”

  林震天心中实在纠结。

  “若是族长不忍心下手,老夫愿意代族长出手。”

  林开怀斩钉截铁道。

  “既然如此……”

  “父亲!”

  正当林震天开口之际,一道声音,从大厅外响起。

  来人一身白色短武衫,身披黑色纱衣,脸庞俊秀,眉宇间却是带着一丝阴狠之色。

  “斌儿……”

  “父亲,这件事情,因我而起,我会解决,我会将贤弟带回来,若是他不愿意……家法伺候!”

  抛下这句话,林斌转身离开。

  看到林斌离开,林震天脸上流露出一抹不安。

  “大长老,贤玉这孩子,血脉尽断,怎么会再次提升到灵穴境一重境界?”

  “听闻是牧家少族长牧云所为,到底是什么法子,老夫也是不知。”

  “哦?牧家少族长?就是那个牧云吗?”

  林震天微微一愣:“这小子,最近动作可不少,进入牧家,担任少族长位置,而且还进入到七贤学院的雷峰院,看来,野心不小啊。”

  “那要不要除掉此人?”

  “大长老,你可真是越老越糊涂了,呵呵……一族少族长如果那么容易除去,那五大家族,也就不叫五大家族了!”

  “老夫糊涂了!”

  “放心吧,这件事情,斌儿会办好。”

  林震天摆了摆手,转身踏步离开。

  这一天,牧云、林贤玉两人刚刚踏入到雷峰院内,便是感觉到一股阴冷的目光,在背后注视着他。

  那人一身白色长衣,黑纱在外,露出一张有些阴冷的俊秀面庞。

  “你认识他?”

  看到林贤玉明显一怔,牧云开口道。

  “我大哥-林斌!”

  “哦?就是那个夺取了你血脉之人?看来混得不错嘛!灵穴境三重境界哎!”牧云戏谑道。

  “我来打个赌,他找你,绝对是让你回到林族,然后关你一年半年,不听话,就用强,把你关进林府之后,就会逼问你逆天神脉诀……”

  “不会的!”

  听到牧云的话,林贤玉脸色有些不痛快,摇了摇头。

  “我大哥不是那种人!”林贤玉否定道:“这六年来,我每天花费的灵石,都是他来填补,他一直对我愧疚不已。”

  “哦?”

  看到林贤玉对林斌怀着一丝尊敬,牧云苦笑。

  武者的世界,什么最可笑?

  亲情,友情,爱情!

  这是武者最珍贵的,也是最可笑的感情。

  林斌脸色淡漠,看不出喜怒,一步步走到两人身前。

  “大哥!”

  “跟我回去!”

  看着林贤玉,林斌开口道:“你可知道,你昨日的行位,已经是让父亲无法交代,你这么做,实在是胡闹。”

  “大哥,我有苦衷的……”

  “你有苦衷?这六年来,你整日消沉,你只知道自己的苦衷,可哪里知道,因为你的奢侈,我和父亲的苦衷?”

  “大哥……”

  听到林斌的话,林贤玉顿时愣在原地。

  片刻后,他渐渐冷笑起来。

  “六年的奢侈,自我放纵?我是为什么才变成这个样子?”

  “为什么?因为你,不如我!”

  因为你,不如我!

  听到这六个字,林贤玉心脏如受重击,咚咚咚的声音响起,他只感觉耳膜阵痛!

  “只是因为这些?”

  “这六年来,你胡作非为那么久,林家给你庇护,还不够吗?现如今,拥有实力,就可以不把家族放在眼中了吗?”林斌质问道。

  “我的实力重新恢复,和林家有一丝关系吗?”

  “没关系?林家生你养你,你所有的一切,都和林家脱离不开,你别忘了,当年是你自愿的。”

  自愿的?

  好一个自愿的!

  林贤玉脸色惨白,心若死灰。

  “哈,自愿的?我还不知道,世界上还有你这么傻的人,我的第一护卫!”

  谈话间,一道哈哈大笑声突然响起。

  牧云插在两人中间,看着林斌,一脸打量的模样。

  “让我看看,到底有多么无耻,才能道貌岸然的说出这种话……啧啧啧,亲弟弟为了自己,舍弃自身血脉,换来的仅仅是大哥这样无情无义的话,我的第一护卫,心都要死了啊!”

  “你是牧云吧?”

  “对啊,幸会幸会!”

  “关于我弟弟,我希望你不要插手,否则,就算你是牧家少族长,我也会让你后悔。”

  威胁?

  牧云最讨厌的就是威胁。

  “呵,威胁我啊?”牧云呵呵道:“既然如此,林斌,你不是自问是林家天才吗?那我现在站在这里,你,动我一下试试!”

  动我一下试试!

  狂妄!

  “抽取了亲弟弟的血脉,你才是灵穴境三重,开辟足三里穴,也不过如此,你弟弟现在都比你厉害,灵穴境二重,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越你,到时候,你算个屁!”

  牧云说话,毫不客气。

  倒不是他不想客气,实在是他客气不起来。

  哪里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林贤玉血脉之力尽数传给他,好像是林贤玉占了他大便宜似的。

  灵穴境二重!

  听到牧云的话,林斌也是愣了愣。

  这才多久时间,林贤玉居然跨过一重,直达二重。

  他可是清楚明白,灵穴境,每一重的突破,即便是南云城那些顶级天才,也至少是一月时间,若是卡在一个境界,一直不前,一年,甚至是五年十年都是有可能的!

  “林贤玉,你为了提高境界,居然选择相信他,你要记住,你这种提升,是在耗费自己的生命力,是在自觉坟墓!”

  林斌声嘶力竭,一副大为林贤玉考虑的紧张模样,和之前判若两人。

  “哎呦呦,哎呦呦,我看看,我看看,这是谁啊?对弟弟的武技有觊觎之心直接说好了,何必说出这么冠冕堂皇的话来。”

  牧云嘿嘿一笑,声音尖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