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上神帝 >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三极殿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三极殿

  而此刻,洪家门前。

  数百人的队伍,手持弓箭,搭弓粘箭,时刻准备射出手中长箭。

  而此刻,洪家与齐家武者,双双跪在地上,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

  他们不得不惊恐,因为此刻,那队伍前方的番号上,书写着一个大大的镶金边的李字!

  而此刻,在那李字番号下,一人翻身下马,来到众人身前。

  “洪承受,云溪城乃是三极殿命你为城主,为何在此喧闹厮杀?”那青年来到洪承受面前,声音淡漠道。

  “启禀李少爷,齐宇轩妄想夺去我城主府的位置,带人来找茬!”

  “哦?”

  那青年皱了皱眉,道:“齐宇轩,你身为齐家族长,可有此事?”

  “禀告少爷,云溪城来了一位叫紫木的年轻人,出手杀了我齐家护卫,我来拿人,那洪承受却阻拦了!”齐宇轩哼道:“洪承受如此偏袒外人,怎么配称为云溪城城主!”

  “齐宇轩,你少在那放屁!”洪承受怒不可遏道:“紫木先生刚到我洪家,还救了老夫一名,明明是你诬陷他!”

  “洪承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蝉项不乐意道:“你是说我蝉项身为五星炼丹师,会袒护齐宇轩,你这是侮辱我的名声,你知道吗?”

  “就你?还有名声吗?”

  “你放肆!”

  两方激烈征战,眼看着就要打起来了。

  “咳咳……”

  那青年眉头一皱,咳了咳,两房顿时安静下来。

  “洪承受,此事便是你的不对了,那紫木毕竟是外人,杀了齐家的人,你怎么还把他藏起来,不交给齐家?”

  青年双手负后,微微一笑道:“现在,立刻把人交出来!”

  “什么?”

  听到青年的话语,看着齐宇轩的阴险笑容,洪承受双眼瞪得大大的。

  三极殿,乃是掌管中州东部的级大势力,地位与圣丹宗相当,平日里三极殿的人,除了偶尔正常视察,基本不会来到下面。

  难怪,难怪今日这李通会来到云溪城。

  三极殿,乃是李家、王家、杨家三家共通建立,这李通,正是李家子弟。

  “紫木先生已不再府上!”洪承受顿时语气变得不自然起来。

  “无妨,我可以在这里等!”李通微微一笑,看着洪承受身边的洪琳,嬉笑道:“琳妹妹,好久不见,可是让我好生挂念啊!”

  “流氓!”

  “哦?琳妹妹,我代表的可是三极殿李家,你说话可要注意啊,不然你洪家可是藐视三极殿,全族会被灭族的!”

  “你……”

  洪琳一张脸憋得通红。

  李家,确实是他们得罪不起的,三极殿三大家族,向来是心向一处,所以在中州东部,才能够长盛不衰。

  “这位李公子,是在找在下吗?”然而正在此刻,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

  牧云款款走来。

  “紫木!”

  看着紫木,蝉项身体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他可是深深明白,深深知道,他的师尊到底有多恐怖,哪怕是三极殿,也不会愿意得罪他师尊这样的武者。

  可是这紫木与师尊交战,居然是他回来了!

  那师尊呢?

  蝉项身体颤抖的更厉害了。

  “这位李公子,刚才蝉项是在说在下吗?”牧云转过身,看着蝉项,眉宇间,血红之色露出。

  “不是,不是,不是他!”

  蝉项突然噗通一声坐在地上,身体颤抖得更厉害了。

  连他师尊都不是对手,那此人到底是强大到了何等地步?

  “蝉大师,不就是他吗?”齐宇轩指着牧云,惊疑道:“明明是他啊,刚才你师尊不就是去追他了吗?你现在怎么又说不是他!”

  “到底怎么回事!”李通眉头皱起。

  “不是他,不是他,老夫认错认了,告辞,告辞!”

  “别走啊!”

  牧云上前一步,直接抓住蝉项,依附在耳边,轻声开口道:“你是要告诉绿影血宗的人,血无双被我杀了吗?”

  “你果然是……”

  噗……

  只是蝉项一句话还未说完,一道噗嗤声响起,鲜血顺着蝉项的脖子,咕噜咕噜流下。

  死了!

  蝉项就这么死了!

  看着蝉项的尸体倒在地上,齐宇轩顿时一愣。

  “紫木先生!”

  洪承受急忙走上来,看着紫木,低声道:“紫木先生,此人乃是三极殿李家公子,紫木先生切记,万万不可招惹。”

  招惹?

  他现在好像已经招惹了!

  三极殿,王芯雅好像说,她便是来自三极殿,王家之人。

  “你居然敢在我身前杀人?”看着牧云,那李通脸色一阵苍白,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此人诬陷我,而且身为炼丹师,却给患者吃下毒丹,简直是丢人现眼,死不足惜!”牧云大义凛然道:“这样的人,杀一千,杀一万我都不会手软!”

  牧云这一番话讲的气宇轩昂,仿佛将炼丹师当成自己的信仰一般,昂挺胸。

  “你才是诬陷!”

  齐宇轩看到情况不对,立刻喝道:“李通少爷,还请下令捉了此人,细细拷问,看看是不是其他地方派来的奸细,专门引起三极殿管辖内的城市纷争。”

  “有道理!”

  那李通似乎像个二愣子一样,齐宇轩说什么,他就讲什么。

  “来人,抓了他!”

  李通一声令下,其身后的几名护卫一步踏出。

  “抓我?”

  牧云冷笑一声,一步跨出。

  一指点出,庞大的压迫感,直接逼迫众人后退。

  那李通却是始终呆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李通少爷,现在还想抓我吗?”牧云一步上前,看着李通,淡淡道。

  “你……你……”

  叮……

  然而正在此刻,一道叮当声响起,一柄长剑,快若闪电一般,直接射来,饶是牧云反应迅,那长剑,也是贴着脸颊过去。

  “这位朋友,有事好说话,不至于如此吧?”

  一道淡漠的声音,在众人头顶响起。

  只见在那洪家大门上,一道身影傲然站立,背后背负着一柄剑鞘,而那长剑,此刻却是已经回到他手中。

  “李泽林!”

  看到那一道身影,李通哇哇大叫道:“哥,快救我,快救我啊!”

  只是那一道身影落在牧云眼中,却是让人颇多玩味。

  这天下还真是够小,居然能够在这里碰到李泽林。

  看来,这李泽林,也是三极殿李家之人。

  “这位,不知道我这不成器的弟弟如何招惹阁下了!”

  “看剑!”

  只是回应李泽林的,只有牧云手中突然而出的长剑。

  李泽林面色一变,同样是一剑挥出。

  他的剑,比之之前,更加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在场众人只能看到他的手掌在晃动,却看不到那长剑的身影。

  而相比于李泽林,牧云的剑,却是大开大合之势,可是偏偏李泽林的剑很快,但却无法突破牧云的防御。

  “剑势!”

  看着牧云,李泽林惊呼一声道。

  难怪他与牧云交手,总是感到前方是密密麻麻无形的数不尽的力量。

  剑势的剑客,强大之处便在于借天地之势为己用。

  没想到眼前居然是一位领悟了剑势的剑客,李泽林神情一紧。

  快剑的度,再度暴增,此刻众人只能看到两团交战,完全看不清期间情况。

  “咦?”

  只是,随着交战,李泽林却是微微一愣。

  “是你!”

  李泽林突然惊叹道。

  “哈哈……原来是你,难怪难怪,昔日败给你,今日我倒要看看,你这几年的进步如何!”李泽林哈哈大笑着,仿佛是放松了下来,出手的度更快了。

  半空之中,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剑与剑鸣,交响出一嗡鸣曲声。

  最终,半天之后,一道鲜血从那交战光团内爆,紧接着,一道身影从那战圈内落下。

  “哥!”

  看着李泽林落下,李通脸色一阵惨白。

  连李泽林都败了,完蛋了,完蛋了!

  “哈哈……”李泽林落在地上哈哈大笑道:“三年多了,我依然是不如你,你的剑势,当真是到了大成境界了吧?”

  “你的快剑,愈纯熟了!”牧云微微一笑,落下身来。

  两道人影,互相看了看彼此,皆是哈哈大笑起来。

  对于李泽林,牧云只感觉此人相当有胸襟,为人正直,所以牧云对他的印象并不坏。

  同时,李泽林佩服牧云的剑势,对于剑的领悟,李泽林只服牧云一个人而已!

  看到场中两人你唱我和的,周围众人彻底傻眼。

  洪承受嘴巴哆嗦,自顾自道:“完蛋了,完蛋了,没想到紫木和李家人认识,那李家又是和齐家沟通,这下完了!”

  洪承受本以为牧云只是一介散人,还想招揽他进入洪家,可是没想到,他居然和李泽林相识。

  “李通,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李通,李泽林呵斥道。

  “哥,不管我的事啊,是齐宇轩,他说洪家有造反之心,还说洪家窝藏杀人凶手,让我来处理,还给了我一万极品灵石。”

  一万极品灵石,便是一百万上品灵石,这齐宇轩,还真是舍得花钱。

  “你,立刻滚回家族,向殿主反应此情况,句句实说,滚!”李泽林声音淡漠道。

  “是,是,哥,我滚,我滚!”

  李通早已经是吓得屁滚尿流。

  而另一边,齐宇轩总算是明白,这李泽林,不是来帮他的,而是来帮洪家的!

  “齐宇轩,你可有话要说?”看着齐宇轩,李泽林冷冷开口道。

  “没有!”

  “好,我饶你一命,你此番向三极殿今年缴纳的灵石,多加一倍,顺便帮洪家也缴纳了,赶紧去办吧!”

  李泽林摆摆手,丝毫不在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