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上神帝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天主对战圣主

第五百六十六章 天主对战圣主

  看到这一幕,几乎所有人的心在此刻都是沉了下来。

  这位早在数千年前便是闻名整个悬空山的天主,此时此刻,终于是出现了吗?

  数千年来,悬空山生大大小小的事情,这位天主,从未现身,而今时今日,却是因为血盟,因为牧云,出现在此地。

  “杀!”

  那连绵起伏,悬浮在空中的高山之上,一道清冷的声音,没有过多废话,直接下令道。

  巨吼声响起,那山脉之上的武者,一个个跳跃下来,冲入到人群之中,开始最简单的厮杀。

  只是杀,没有其他命令!

  但是,这是天主之命,他们不能违抗。

  “你终于还是来了!”

  豁然间,落魂岛上方,一道身影,赫然出现。

  一身黑袍,笼罩住全身,使人看不清此人任何的容貌。

  “你不也是在此?”

  看着那一身黑袍之人,悬空山顶端,一座山脉之上,石洞石门轰然打开,一道身影,缓缓踏步而出。

  那人身着白色长衫,头上戴着白色帽子,整张脸,更是被白色面纱围住。

  悬空山天主—玄天!

  三千小世界内,最富有盛名的一位绝代强者,也是最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以及恐惧的一个人。

  只是,那黑袍之人是谁?

  众人却是茫然不知。

  牧云心底却是明镜似的。

  黑袍男子,正是苦天殿传人苦青,也是苦天殿现如今的圣主!

  一位天主,一位圣主!

  玄天步伐很轻,整个人看起来如同天上的仙人一般,缥缈出尘,淡然无外。

  而苦青则是看起来为人沉稳,气势深沉,远远看去一眼,此人仿佛是带着世间上所有的痛苦和灾难一般,让人心生怜悯。

  两道身影站在那里,居然是给人一种错觉。

  仿佛这世界上,只剩下两人,一人代表的是人世间最正义的存在,而另一人却是代表着人世间最黑暗的一面。

  “玄天!”

  “苦青!”

  两人似乎如同老朋友一般,打了一声招呼。

  “你身为堂堂天主,为了对付一个后辈,不至于如此吧?”

  苦青率先开口,笑道。

  “是不至于!”

  那天主看着牧云,这一刹那间,牧云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甚至是包括所有一切,除却诛仙图外,全部被看的清清楚楚。

  “五行之精元,龙血、龙眼、龙骨、龙魄!”看着牧云,玄天冷漠道:“此子将来的潜力,可能是又一个云尊者,可能是又一个学尊者,也可能是又一个苦海天尊,或者是又一个你!”

  天主看着苦青,淡笑道。

  “何故如此多的废话!”

  牧云站起身来,看着那玄天,冷笑道:“你若是想杀我,我必定会将你悬空山拉下神坛!”

  “哦?是吗?”

  那玄天却是突然间扫视牧云一眼,这一眼之下,牧云只感觉自己的心神都是要失守了!

  “玄天,你的对手,是我,苦青!”

  那苦青手掌一挥,顿时,牧云感到加持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力量,在此刻全部消失。

  两大巅峰境界的强者,此刻站立在半空之中,遥遥相望,彼此间火花四溅。

  顷刻间,整个落魂岛四周的海域,在此刻不断翻滚,爆鸣声,此起彼伏,大海,仿佛在此刻彻底汹涌起来了。

  两大境界武者的交手,让众人眼花缭乱,根本无法看清楚。

  可是两人的身影,却是始终是站在原地,一动未动。

  终于,伴随着一道低沉的喝声响起,两道身影在此刻,彻底碰撞起来。

  霎那间,天昏地暗,周遭一切,仿佛彻底消失。

  哪怕是各大宗门的领导者,此时此刻也是黯然失色。

  跟这两位比,他们实在是太弱了!

  “苦青,你虽是接受了苦海天尊的传承,可是你终究是底蕴薄了一些,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的!”

  仿佛是万米高空之中,玄天的声音响起。

  “是不是对手,倘若是看修炼时间的话,那么,你也不会顾忌牧云了!”

  苦青低沉的声音响起,大战,彻底拉开序幕。

  此时此刻,众人方才感觉到,真正的大战,是他们两人。

  而下方,他们所有人的交战,都只是点缀罢了。

  牧云所料不差的话,那玄天修炼的该是玄家秘籍盘天经,而苦青修炼的乃是苦天诀。

  这两门功法,一个是三十三天剑门所创,而一个则是苦海天尊所创。

  到底哪一个功法更厉害,才是让人更加拭目以待的。

  牧云此刻双臂渐渐活动开来,看着众人道:“我们出去看看!”

  “盟主!”

  “无妨!”

  看到众人担忧的神情,牧云挥挥手道:“那玄天若是想杀我,苦青拦他不住,你们也是拦不住他的!”

  听到此话,众人沉默,牧云此话的确是不假。

  “我陪你去看看,师尊!”

  叶秋走到牧云身边,依旧是寡言少语。

  只是此刻,众人也是一一跟随上去。

  牧云乃是他们一切的核心,自然是要保护好他的周全。

  而此刻,两方阵营的大战,也是在此刻彻底停了下来。

  连天主和圣主都是出手了,谁胜谁败,他们已经是不是决定者了!

  现在,只能看上方那两位,到底哪一个能够真正的做到统一了!

  轰隆隆的声音响起,数千米高空之上,两道身影,弱小不可见。

  可是两人身上爆的气势,却是让人感到心底寒。

  “玄天,你所修炼的,乃是三十三天剑门传授给你们悬空山的盘天经,此经法据说炼成之后,可盘天地,掌万物!不知道你,到底炼成什么地步了!”

  看着玄天,苦青笑道。

  “你可以猜猜看!”

  玄天淡然一笑道:“不过,我也很想知道,你的苦天诀,到底威力如何呢!”

  霎那间,玄天陡然间出手,他双手托起,双脚分开,脚下,一座圆盘,赫然出现。

  那圆盘之境足足有数千米,更是有数百米之高,而且全部是雄浑的真元凝结而成。

  玄天整个身姿,便是站立在那圆盘之上,傲然不可方物。

  而另一边,苦青却是手掌一甩,一丝丝黑色气体,缠绕着他的身体,使得他原本周围的空间,开始塌陷。

  这一瞬间,即便是处在下方的众人,也是感觉到心底仿佛所有的悲情,在这一刻,全部宣泄出来,一些境界较低的武者,忍不住开始低声抽泣起来。

  苦!

  霎那间,他们心头只剩下一个苦字,仿佛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是悲痛的,让人无法忍受的。

  轰轰轰......

  须臾,两道身影,彻底交战在一起,这一战,使得整个天地变色,日月失去光芒。

  “这一战,恐怕没个十天半个月,是不可能分出胜负的!”叶秋看着两人交战,点头道。

  “叶秋!”

  “嗯?”

  “你能看出,那天主和圣主两人,孰强孰弱吗?”牧云开口道。

  “以我来看的话,那天主,几乎媲美仙人,力量和武技的掌控,堪称混元一体,而那圣主,实力差一些,不过苦天诀,师尊你也知道,当年苦海天尊的苦天诀,可是比一些仙术都厉害的!”

  两人真元交流着,看着天上的交战。

  只是此刻,不知为何,牧云却是感到心底一丝奇怪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觉,那位天主,看起来怪怪的。

  而那个苦天殿的圣主,更是怪怪的。

  “叶秋,你有没有感觉,玄天看起来,很诡异!”

  “哪里诡异?”

  牧云道:“堂堂悬空山天主,何故不敢以真面目示人,只是这一点,就足够奇怪了!”

  “额,其实,师尊,我也感觉到很怪异!”叶秋开口道:“不过不是这个怪,而是不知为何,我看着玄天,总能想到一个人!”

  “谁?”

  “牧琅!”

  此话一出,牧云身体一颤,只感觉自己整个身体在此刻仿佛被勾起一段永世不愿意回忆的事情之中去。

  牧琅!

  确切的来说,应该是被称为云琅。

  万年之前,叶秋,可以说是血尊者看中的徒弟,而牧云,同样是有他看中的徒弟。

  此人名叫云琅,从小就是孤儿一个。

  牧云看中他,正是想到当年的自己,从小就是一个孤儿,在乱坟岗之中,在高山恶水之间,只为了求得生存,一步步不屈服于命运,翱翔九天。

  他第一次遇到云琅之时,那时候,云琅还仅仅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孩童。

  那是一次探险,夺宝之行。

  刚见到云琅之时,他的村落被夺宝经过的武者屠尽,而他,在那村落之中,生活了几个月时间,整个村落之中,散着死人的腐蚀气体。

  可是云琅几个月时间内,双腿被压断,在自己家房梁下,却是硬生生撑了过来。

  足足三个月时间,云琅靠着生吃了自己身边父母兄妹的尸体,活了下来。

  当牧云见到他之时,他已经是瘦的皮包骨头,可是那个时候的云琅,却还是手中拿着骨头敲打着坠落下来的房梁,而口中,更是啃着骨头。

  尽管那骨头之上,已经满是牙印。

  当时,牧云便是动了恻隐之心。

  看到云琅,他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在多少个夜晚之中,他便是在深山之中,与群兽搏斗,生吃那些兽类的血肉。

  只是当时,云琅看到牧云的第一眼,便是直接拿起手中的骨头,刺向牧云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