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上神帝 >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净化之力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 净化之力

  进入到洞府内,一股幽香,席卷鼻息之间。女

  子居住的地方,即便是这等野外之地,也是很有闺中的氛围。此

  刻,舒思淇脸色也不好看,那青媛媛半坐在地上,看着身前一道身影,眉头紧锁。“

  青师姐,他来了!”青

  媛媛此刻抬起头,看到牧云,道:“牧云,你若是能够治好阮毓师妹,我们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牧

  云挑了挑眉,没有多说,蹲下身来,看着身前女子。一

  张清秀的脸庞,颇显青春气息。

  只是此刻,这一张俏脸之上,颇显憔悴,甚至还有一丝乌黑气息。

  牧云蹲下身来,双手缓缓解开阮毓衣衫长裙。

  “你干嘛?”

  青媛媛急忙喝道。

  “救人啊!”牧

  云看着青媛媛大惊小怪的样子,道:“身为丹师,治病救人,炼丹制药,这阮毓受创,你让我治疗,总不能连伤势,我都不查看一下吧!”

  “你……你小心点!”青

  媛媛此刻缓缓道。

  看到青媛媛紧张的模样,牧云不动声色,将阮毓衣衫,轻轻撕开。

  在场几女,顿时脸色古怪。

  阮毓上身出现在牧云眼前,很有料的身材,牧云心中暗暗赞叹一把,便是看向阮毓腹部。

  原本平坦的腹部,此时此刻,却是出现恐怖的血痕。那

  些血痕,似乎将阮毓的身体,拦腰截断一般,若非是青媛媛以神力将其连接,只怕这阮毓,现在早就死了。

  呼了一口气,牧云淡淡道:“她腹部创伤,是被附带着烈焰的神力腐蚀,将她体内的神源毁坏,导致印痕破损!”

  “嗯!”

  青媛媛急忙点头:“外伤都不打紧,可是神源受到创伤,印痕被损坏,这可不是一般的天地神丹能够治好的!”

  “我……我没办法!”“

  我知道你没办法!”牧

  云此刻手掌轻轻顺着阮毓的胸口,朝着下方落入。看

  到此景,几女都是有些忸怩。

  牧云却是一缕缕魂力进入到阮毓神源内,查探着伤势。而

  随着时间流动,渐渐的,牧云眉头皱起。神

  源受迫,印痕被损。

  阮毓现在只是吊着一口气而已。

  就算是治好了,只怕也是……修为大损,恐怕连真神境界都不是了。

  “怎么样?”

  青媛媛此刻紧张道。“

  我有把握保她一命,但是,修为只怕是要降低到真神境界一下了,她神源和印痕损创,唯有再次凝聚神源和印痕了!”

  降低到真神境界下?

  青媛媛神情一愣。这

  么说来,阮毓很有可能回到虚神境界。

  “好!”

  可是一转眼,青媛媛便是点头应下。

  相比于丢掉性命,降低实力,只是一时的。“

  你放心吧,我会尽量帮助她稳固,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剥夺神源。”“

  嗯!”青

  媛媛点了点头。

  “还愣着干嘛?你们出去啊!”牧

  云看着几女,忍不住道。“

  出去?”

  “对啊,青媛媛你留下帮我就行了,其他人都出去吧!”

  “可是……”

  “好了!”青媛媛看着几人道:“我在这里就行了,你们出去吧!”“

  是!”

  洞内,转眼只剩下牧云和青媛媛两人。而

  此时,牧云双手放在阮毓腹部,体内,一道道神力和魂力,开始缓缓浮现出来……他

  想要以自己的神力,将阮毓体内的神源稳定下来,看看有没有挽救的可能。时

  间一点一滴的过去,渐渐的,牧云额头见汗。可

  是,那神源,乃是武者本源所在,遭到重创,根本无力修补,反而时间拖下去,可能阮毓自己承受不住,随时丧命。

  最终,牧云放弃了!他

  直接手掌一挥,血脉之力在此刻运转起来。以

  血脉之力,将阮毓体内的创伤神源吸取,直接吞噬,没了神源,阮毓不会死,只是修为降低,他再加以神丹凝聚,便可让阮毓恢复,至少性命无忧。

  想到便做。吞

  噬血脉,开始涌动,一股股吞噬之力,在逐渐凝聚到阮毓腹部。

  “啊……”

  这一瞬间,镇痛让阮毓从昏迷之中惊叫一声,,青媛媛顿时紧张起来。“

  这只是正常的反应!”

  “啊……”阮

  毓忍不住低声哀鸣起来,那声音着实充满痛楚的味道。牧

  云此刻并不停手,直接一掌拍出,吞噬之力,越来越强。

  可是在这一瞬间,牧云突然发现,自己血脉天赋内,除了吞噬之力外,居然还出现一股力量。那

  一股力量,不断产生一股股净化的气息,在逐渐稳定阮毓的神源。时

  间一点一滴流动,牧云发现,那净化的力量,逐步修复阮毓的神源。

  感觉到这一股力量,和自己吞噬他人血脉,帮助自己凝聚那些力量的净化气息相同,牧云顿时停下血脉吞噬。

  可是吞噬血脉停下,那净化的气息也是停了下来。牧

  云再次运转吞噬血脉。

  但是这次,牧云小心翼翼,将吞噬血脉凝聚,只散发出极小的吞噬之力,那净化之力再次出现,修复阮毓的神源。不

  仅如此,当阮毓的神源被修复之际,她体内的印痕,也是在趋于圆满。

  “这……”看

  到这一幕,青媛媛惊讶的合不拢嘴。刚

  才牧云说了,不可能保住神源了。可

  是现在……怎么回事?此

  刻牧云心中更是震撼。那

  一股净化之力,也是来自自己血脉之中,他之前根本没有发现。而

  且,吞噬他人血肉神魂力量之时,他本以为是因为自己三世为人,与牧族他人不同。

  可是现在,根本不是。

  而是这另外一股血脉之力。净

  化的力量!这

  一股血脉之力,不是如同他掠夺血枭分身的御魂天赋那般,而是似乎打一开始便在他血脉内,只是他一直没发现。

  今日,方才明了。

  这一股净化之力,到底属于什么?净

  化天赋?有

  点扯!

  可是似乎不仅仅是净化那么简单。阮

  毓体内的创伤,逐渐恢复,神源聚合,印痕回归,一切恢复本样。这

  哪里是仅仅净化能够办到的?治

  愈?恢复?牧

  云搞不懂。

  可是毫无疑问的是,他身体血脉内,多了一股血脉天赋出现。这

  也是为什么他吞噬别人血脉之时,不会受到杂质的影响。

  牧云心中有所明了。

  手掌收回,阮毓的腹部,此刻已经是恢复如初,光滑洁净。

  “青姐姐……”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看着身前,阮毓摇了摇脑袋。

  “别动,你现在刚好,还有些虚弱!”“

  嗯!”

  阮毓揉了揉脑袋,突然发现自己身上不着一物,在看到牧云一瞬间,顿时神情一懵。啪

  ……洞

  内,一道巴掌声,突然响起。“

  啊……”紧

  接着,使得整个山洞颤抖的惊呼声,瞬间响起。

  外面众人,此刻皆是焦急等待。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脚步声响起,牧云此刻从洞内走出。只

  是很明显,一边脸颊,微微红润许多。“

  怎么样啊?”

  看到牧云出现,众女顿时急不可待道。“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牧

  云语气不善,径直离开。

  哗啦哗啦的铁链拖着地面,牧云神情窘迫。

  乃乃的,这是什么道理?治

  病救人了,还他么挨了一巴掌!

  坐在树下,牧云呼了口气,悄悄运转神力,将脸上的红润祛除。“

  还在生气啊?”

  青媛媛此刻突然出现,看着牧云,笑嘻嘻道:“大男人,别那么计较嘛,阮毓也是不知道,我代她给你道歉了!”

  “别别别!”牧

  云拱手道:“你若是道歉,再给我一巴掌,我可承受不住。”“

  好吧,这件事情,多谢你了!”

  青媛媛拱手道:“从今日开始,我们雪盟和你,之前的帐,一笔勾销,日后你若有难,我雪盟绝不会袖手旁观!”

  “趁我不注意,给我两巴掌吗?”“

  咯咯……”

  青媛媛笑个不停,看着牧云。

  第二天,一大早。

  牧云刚刚醒转过来,一道身影,突然蹲在自己身前。“

  牧云大哥!”阮

  毓此刻走上前来,看着牧云,低头道:“昨天……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事情经过,错怪你了!”“

  没事,你只要不再给我一巴掌就行了!”“

  这个……”

  阮毓手掌一推,道:“这是我在山谷外湖内抓到的鱼,给你做的鱼汤,味道甜美新鲜,你尝尝看!”“

  不会下药吧?”

  “当然不会……”阮毓顿时有些惊慌失措道。

  “好了,我和你开玩笑!”

  牧云接过玉碗,品尝鱼汤。“

  怎么样?”阮

  毓欣喜不已。

  “味道很好!”牧

  云喝下鱼汤,顿时感觉口感确实是很好,而且不仅如此,还有一丝丝沁人心脾的气息,流入身体内。“

  咦?”

  只是再喝下去几口,牧云却是颇感古怪。这

  鱼汤,十分鲜美不假,可是却带有一丝丝的苦涩味道,虽然很细微,但却能够觉察到。而

  且不仅如此,那苦味之中,更有一丝甜味,甜甜苦苦结合之间,让人不知道该如何评价!

  但是紧接着,牧云便是觉察到,自己身体内,一股暖流流淌,融合到自己血脉内,散发出一股强横的血脉气息。这

  鱼汤,对他的血脉,居然有增强作用!牧

  云顿时拉住阮毓,迫不及待道:“这鱼,你在哪里抓的,这水,你在哪里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