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上神帝 >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换血疗伤

第一千九百三十五章 换血疗伤

  &bsp;“父亲!”詹

  天宇走上前去,拱手施礼。

  “他就是那个牧云?”金

  袍中年男子乜了牧云一眼,开口道。

  “是的,父亲!”

  詹天宇点头道:“此人称,能够救治好妹妹!”“

  好了,进去吧!”“

  嗯!”

  詹天宇带着牧云,直接进入房间内。

  四目相对,空气之中,仿佛是出现一道无形的电光。

  一刹那间,牧云脑海内,一副画面,一闪而过。一

  道金色身影,此刻直接挥刀斩下,那一刀,直接劈砍在自己脸颊之上,鲜血横流。这

  一幅画面,仿佛真的发生过一般,让牧云一身冷汗尽出。那

  一道身影,正是眼前的中年男子。此

  刻,牧云随着詹天宇进入到大殿内。

  中年男子站定在大殿外。

  “不是他……”中年男子自言自语道:“难道是我……错了……”而

  大殿内,牧云依旧是在震惊之中,心中难以平静下来。

  刚才那一幅画面,一直萦绕在他脑海之上,让他无法忘怀。

  “就是这里了!”詹

  天宇此刻看着前面。

  房间内,帷帐之中,朦胧可见,几道身影,来回踱步。此

  刻帷帐掀开,一道苍老身影,缓缓前行,来到詹天宇身前。“

  少……”“

  杜老不必客气了!”

  詹天宇打断老者的话,直接开口道:“欣儿情况如何?”“

  小姐毒素被我等暂且稳定下来,不过还是需要根治,否则无法清醒。”“

  嗯!”詹

  天宇指向牧云,道:“此人是我请来的丹师,救治欣儿,几位大师,外面等候吧!”

  “是!”那

  杜老拱了拱手,直接后退。帷

  帐内几位丹师,此刻一一退出。

  几人看着牧云,颇为年轻,可是并没有露出轻视的神态,似乎因为詹天宇在,几人也很是拘谨。而

  且牧云看到,其中两人,神色苍白,气息漂浮,似乎这几天时间,都没有好好休息一样。“

  请吧!”

  詹天宇看着牧云,淡然道。

  说是请,可是实际上,更像是命令。

  牧云此刻,心中已然是明了,自己所在的地方了。

  或许,这里并非是神州大地。

  进入帷帐内,一股温文尔雅的气息,扑面而来。而

  在外面一道帷帐内,里面还有一道帷帐,那帷帐内,一道身影,略显朦胧,并不能看真切。

  牧云走上前去,掀开帷帐。

  一道倩影,静静的躺在一张玉床之上。那

  玉床上此刻出现一道道血丝,看起来十分恐怖,而玉床之上的身影,此刻双眼闭着,给人的感觉,恬静,安详……

  正是詹欣怡!

  此刻的詹欣怡,宛若是沉睡的睡美人一般,给人的感觉,十分甜美。

  本身詹欣怡便是詹族公主,自然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

  只不过牧云不明白的是,詹欣怡为何仅仅是三魂神王境界。詹

  天宇乃是詹欣怡的哥哥,詹族太子,地位崇高,以牧云估量,恐怕至少是强横的祖神境界了。

  而詹欣怡才是三魂神王境界,实在是有些奇怪。

  “我有一事想请教!”

  “但说无妨!”

  “詹欣怡是你妹妹,而你的境界,我看不透,但我想,必定是超越神皇境界的巨头,甚至是巨擘级别,可是詹欣怡却是……”

  “三魂神王对吗?”听

  到此话,詹天宇笑道:“神界浩瀚,神诀千奇百怪,我妹妹修行的乃是圣轮命诀,散去一身修为,重修境界,打下根基!”

  圣轮命诀!散

  去一身修为,重新修炼。这

  恐怕也就是詹族此等十大古族才能够有此等底蕴,让詹欣怡这么做了。牧

  云点了点头,走上前去。

  坐在床边,看着熟睡之中的詹欣怡,牧云手掌轻轻探出,抓住詹欣怡玉手,而后一道光芒一闪,詹欣怡手臂之上,出现一道血痕。“

  你做什么?”詹

  天宇一直以来的淡静,在此刻消失不见了。“

  治病,救人!”

  牧云不急不缓道:“怎么?”“

  你……”

  “我既然说能够治好,当然不会胡来!”

  牧云淡然道:“你若是信不过我,何必等我?又何必将我请来?”牧

  云将请字咬的很重。

  “好!”詹

  天宇此刻咬了咬牙,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继续吧!”此

  刻,詹天宇退出了帷帐外。牧

  云看着詹欣怡血口,呼了口气,手掌一挥,一道光芒一闪而过。

  滴滴答答的声音响起,鲜血在此刻淡淡流出。嗤

  啦一声突然响起,牧云将詹欣怡长裙撕开,姣好身影,暴露在牧云目光下。

  “墨羽,用你一滴精血!”

  牧云直接沟通碧落黄泉图内的墨羽,开口道。

  “凭什么?”墨

  羽哼哼道:“我们墨麒麟一族,精血可是珍贵异常,极难产生恢复,不像你们卑贱的人类……”“

  闭嘴!”牧

  云骂道:“让你给,你就给,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

  “你什么你……”牧

  云骂道:“鬼东西,天天在里面,世界之力被你抢夺一空,你身上的魔气,祛除不少了吧?还在这里给我哭穷?”

  “给你,给你就是了!”

  墨羽声音顿时低了不少。牧

  云也不客气,结果一滴精血。那

  精血,闪闪发光,蕴含强大的力量,这一股力量,牧云也说不上来,到底属于什么力量。

  张口一吞,牧云便是将那一滴精血吞入腹中。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逐渐的,牧云身体表面,泛着墨色。他

  直接在自己手臂上划出一道血口。

  鲜血哗啦啦流淌。

  牧云直接将自己的伤口与詹欣怡伤口复合,两道伤口内,鲜血汩汩流淌,这一瞬间,牧云体内的鲜血,流入到詹欣怡身体内。而

  詹欣怡的鲜血,则是流入到了牧云身体内。时

  间不多,牧云呼了口气。

  他所要做的,便是将墨羽精血转化到詹欣怡身体内。

  而此等转化,需要将詹欣怡身体内的鲜血引出,引入到自己身体内,以墨羽精血炼化,祛除毒素。然

  后再将詹欣怡的血液引回到她自己身体内,也就是两者彼此间交换一遍。

  此等过程,并不复杂,只不过牧云为了看到詹欣怡体内到底哪里毒素聚集过于严重,判断詹欣怡身体伤势,可以在鲜血回流之时,将墨羽精血力量加强一部分,专门将詹欣怡衣衫撕裂,仔细观察。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逐渐的,换血结束,牧云呼了口气,看着詹欣怡的娇躯,仔细打量。最

  终,果不其然,还是在胸口位置,毒素显化的最为明显。牧

  云手掌轻轻放置在詹欣怡胸口,一滴滴淡淡的鲜血,化成血雾,洒在胸口。其

  他几处,虽有血痕,可是看起来,并不明显,容易清理,但是此处,却是需要格外注意。“

  嗯哼……”一

  道叮咛声响起,詹欣怡,此刻睁开沉重的眼皮。

  她感觉到自己好像是沉沉睡了一觉,这一觉,时间很长很长,长的让人记不住到底经历了什么。可

  是睁开双眼的一刹那间,一张略显俊俏,但是却皱起眉头的脸颊,出现在眼前。

  “啊……”

  突然,一道惊呼声响起,詹欣怡整个人顿时大叫起来。“

  你……你你你……”“

  我怎么了?”

  牧云收起手掌,淡然道:“你体内毒素,入侵颇深,以后每隔一段时间,我会帮你清洗一番,直到最后保持毒素全部消失。”

  “好了,你现在刚醒来,最好先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

  牧云没有多说,转身离开帷帐。“

  妹妹,你怎么样?”“

  我醒了!”“

  哦哦,那我进来了!”“

  别,别!”詹

  欣怡看着自己被撕碎的衣衫,低声啐骂道:“这家伙,就不知道温柔的解开……”

  詹天宇和詹欣怡在房间内,牧云此刻出了大殿,看着四周。他

  所料不差,这里,应该是詹族秘界了。建

  造奢华,这等大手笔,就算是天元级势力,也办不到。

  徐徐,詹天宇和詹欣怡出现。

  詹天宇看着牧云,目光带着一丝不悦,而詹欣怡则是尚未放开,依旧有些局促,原本淡红色长裙,此刻变成了紫色。

  “跟我来吧!”

  詹天宇带着牧云,离开此处。三

  道身影,沿着道路,沉默不语。“

  你说欣儿体内的毒素,还需要再经过几次治疗?”詹天宇率先打破沉默,开口道。

  “没错!”

  牧云认真道:“此毒素并不简单,我想你们该知道了,当然,一次也能够清理完成,但是恐会有后患。”

  “分开处置,祛除的会更加彻底。”“

  那就分开处理!”詹

  天宇更加关心的是詹欣怡的安全,立刻开口道。

  牧云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三

  道身影,来到一座阁楼前,那阁楼内,进进出出,一道道身影,气息皆是强大无比。

  修为最差的,也是神王境界,甚至一些人,牧云根本看不穿修为。“

  好了,过段时间,我妹妹会去找你,现在你前往真武学院,准备参加考核吧!”詹

  天宇开口,道:“此番考核,你若是能够在真武学院内,崭露头角,将来大好前程,等着你!”“

  多谢!”牧

  云拱拱手,便欲离开。

  “我送你吧!”詹

  欣怡此刻笑道:“顺便去真武学院,找一下武老,估计武老因为我,被父亲咋骂了吧?”“

  也好!”

  詹天宇没有阻拦。

  看到詹欣怡带着牧云离开,詹天宇眉宇之间,一抹思索之色露出,随即快步离开……&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