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上神帝 > 第二千二百八十六章 激斗杨幽天

第二千二百八十六章 激斗杨幽天

  “瞬杀鬼剑!”

  牧云施展身法,瞬间移动出去,他只需移开,就能躲掉杨幽天的致命一击,左右颠倒也无所谓。

  “这个错星阵,有点邪门啊。”

  牧云躲到了远处,心神渐渐镇定下来。

  这个错星阵,连一只蚂蚁都杀不死,但足以令人发狂,这股动作颠倒的感觉,实在太诡异。

  牧云尝试着抬左手起来,结果抬起了右手。

  他想往上跳,结果蹲在了地上。

  “上下左右果然是颠倒的。”

  牧云心头恍然,也大致摸清了错星阵的套路,想恢复正常的话,动作只要反着来就行了。

  他一剑刺出,直指杨幽天,但这一剑威力非常弱,虽然他已经弄清楚了颠倒的套路,剑招不会再有任何错乱,但毕竟是颠倒使剑,耗费心血极多,剑招也滞窒不畅。

  “哈哈哈,如果错星阵这么好破解,就不配称为三级魁阵了,你就算知道了套路,你也没办法。”

  杨幽天挥刀狂斩,步步紧逼,把牧云压得节节后退。

  本来他只是阵法厉害,近身作战能力很弱,但现在,他完全能压着牧云打,因为牧云要算清楚动作的次序,耗费心力极大,招式显得非常笨拙,完全发挥不出平时的威力。

  “破不了我的阵法,你就等死吧!”

  杨幽天越战越勇,他靠着错星阵的诡异效果,完全把牧云压制住了。

  “要破阵还不容易,你给我好好看着!”

  牧云眼眸一寒,已经想到了破阵的办法。

  “笑话,我的阵法,凭你也能破掉?”

  杨幽天冷笑一声,一刀朝牧云劈过去。

  但牧云的身体周围,突然冒出了一股股黑色的龙卷风。

  这些龙卷风,四面八方全部都是,以牧云为中心,汹涌呼啸而出。

  “一劫风,黑龙风灾!”

  牧云直接使出黑龙风灾,风灾遍布天地,就算左右颠倒也无所谓,反正是大范围的杀招。

  呼呼呼……

  一阵急促的风声响起,大地飞沙走石,很多干枯的尸体被吹飞上天,然后在漫天龙卷风里化作飞灰。

  “三劫水,天水古刀!”

  牧云暴喝一声,身上冒出一条条锯齿水纹,这些水纹迅速和龙卷风融合在一起,风水交杀,乱雨飞天,夹杂着天水古刀锋芒的龙卷风,立刻朝着杨幽天杀去。

  杨幽天脸色顿变,牧云这两手杀招,完全不用顾忌出手次序,因为都是大范围的攻击,直接铺天盖地碾压下去,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你和玉蟾斋什么关系,你怎么会七劫斩龙诀?”

  这七劫斩龙诀是玉蟾斋的上古秘法,修炼难度极高,据闻整个玉蟾斋,除了掌门斋主外,只有周飞璇一人能够练成,他想不到牧云竟然也会。

  这些天水古刀,混合着龙卷风呼啸而来,杨幽天可以肯定,如果被天水古刀击中,他绝对要碎尸万段。

  “三级罡阵,天残阵!”

  危急关头,杨幽天铺开一张阵图。

  这个阵图,是三级罡阵,天残阵,阵法开启后,能反弹敌人的攻击,最多反弹三次。

  天残阵一铺开,漫天的龙卷风,还有一道道凌厉的天水古刀,立刻原路折返,狠狠朝着牧云斩杀而去。

  牧云全力施展的招式,现在全部遭到反弹。

  “你还用阵图,不要命了!”

  牧云脸色顿变,使用阵图,本来就要用寿命维持,而同时使用两张阵图,耗费的寿命是数倍增加的。

  杨幽天的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条条斑白下去,脸庞也苍老了很多,他的寿命,正在飞速流逝。

  “我就算只剩下一口气,我也不用担心,等我杀掉燕南飞,杀师证道,就能踏入大圣境界,寿命大大延长。”

  杨幽天并不害怕,因为燕南飞被人元笔镇压住,毫无反抗之力,他就算只有一口气,也能把燕南飞杀掉。

  从圣人极位境到大圣境界,差的不是气血修为,而是一个契机,一个证道的契机。

  三千大道,八百旁门,证道之法,多种多样,杨幽天想走杀师证道的路子,成败与否还不知道,但现在他是拼命了,疯狂燃烧寿命来维持阵图。

  牧云看着漫天的龙卷风扑杀而来,嘴角不禁露出了苦笑,这是他自己的招式,结果却杀到了自己面前。

  “不死神火,燃!”

  牧云大手一挥,立刻把不死神火释放出来,一缕缕漆黑的火焰,立刻呼啸而出,将周围的风灾水劫,全部燃烧殆尽,虚空里发出嗤嗤的声响,袅袅白烟蒸腾而起。

  “你这神火貌似很厉害,但我不怕,有种你过来杀我。”

  杨幽天挑衅起来。

  牧云冷笑道:“我虽然不算聪明,但也不会自杀。”

  现在杨幽天开启天残阵,能反弹敌人的攻击,如果牧云用不死神火攻击他,那么最后肯定会反弹回来伤害自身。

  最好的办法,就是拖延,因为杨幽天的寿命在飞速流逝,如果拖下去,不用牧云出手,他都要油尽灯枯。

  杨幽天道:“哈哈哈,你不想出手,我偏偏要逼你出手!”

  杨幽天双手舞动,画出一条条阵纹线条。

  如果牧云没认错,那是洗剑阵的阵纹。

  在他眼皮底下,杨幽天竟然准备布阵。

  如果这个洗剑阵布出来了,那牧云身上所有的兵器法宝,全部都要被洗掉,一件都不会剩下。

  “不好!”

  牧云脸色顿变,如果他出手,就要遭到天残阵的反伤,如果他不动,杨幽天就要布阵。

  他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而杨幽天的布阵速度非常快,如果他再不打断,等洗剑阵出来,大势去矣。

  “金火狻猊,动手!”

  牧云断喝一声,金火狻猊冲出来,立刻朝着杨幽天扑去。

  杨幽天的动作,立刻被打断,但他并没有受伤,金火狻猊造成的伤害,全部反弹到牧云身上。

  牧云感到了一股炽烈的热浪袭来,还混合着岩浆的气息,他闷哼一声,体内也是遭受了巨大的灼烧,五脏六腑隐隐作痛。

  不过幸好,杨幽天布阵的动作已经被打乱了。

  “你以为我只会布阵吗?今天就让你看看我剑法的威力!”

  杨幽天看到牧云遭受反弹内伤,立刻暴起出击。

  他左手提刀,用力一震,刀身外壳粉碎,里面竟然露出了一把剑。

  这把剑,通体白色,比霜雪还要白,仿佛石灰,白得非常纯粹,没有任何多余的杂质,就算一把纯白的剑。

  “十大名剑,真伤剑!”

  牧云看到了这把剑,脸色顿时变了,这把剑,名为真伤剑,十大名剑排名第九。

  真伤剑最大的特点,就是无视一切防御,直接对敌人造成真实伤害,你自身实力有多强大,真伤剑的威力就有多大,敌人的防御与护甲完全没用。

  杨幽天左手紧握真伤剑,猛然狂杀而来。

  “天下人都以为我杨幽天只会猥琐布阵,从来不敢近身拼杀,那都是我装出来的,我也会剑法,天下没有人知道我的剑法有多厉害,因为知道的人全部都死了。”

  杨幽天一剑直斩牧云身躯,他并不在乎牧云会有什么护甲防御,因为真伤剑造成的伤害,是绝对的真实伤害,天下间见识过他剑法的人,已经全部死了,在他眼中,牧云也不会例外。

  牧云神色骇异,完全没想到杨幽天原来剑法也有造诣,这人隐藏得实在太深,他还以为他只会畏畏缩缩躲在后面布阵,没想到都是装的,等时机成熟,直接一剑砍杀出来,令人防不胜防。

  他练的还是左手剑,因为平时用惯右手,一时不察可能会露出马脚,所以练左手剑可以确保机密,没有人知道他会剑法,因为知道的人全部都死了。

  “想不到此人城府竟如此之深,上当了!”

  牧云心头沉重,杨幽天这一剑突袭而来,他内息灼伤之下,已经无法抵挡。

  嗤……

  杨幽天一剑斩在牧云身上,真实伤害是真的恐怖,牧云身上的护甲完全没用,就跟纸糊的那样,他的胸膛顿时冒出了一道狰狞的伤口,但却没有鲜血流淌出来。

  “名刀?”

  杨幽天脸色顿变,他一剑杀不死牧云,直接把牧云的名刀打出来了。

  “你以为,只有你拥有底牌吗?想不到吧,我有名刀!”

  牧云看了看腰间的令牌,令牌已经开裂掉了,杨幽天这一剑,直接把他名刀打出来。

  名刀能抵挡一次致命伤害,而且还能触发两秒钟的无敌时间,现在牧云是无敌了。

  “用我一个名刀,换你一条命,值了!”

  牧云大喝一声,一剑朝着杨幽天斩去,剑身上炸起滔天的星威,银河般的剑气绝斩,便是狠狠劈出。

  杨幽天就算拿着真伤剑,也没有丝毫作用了,因为,牧云有两秒钟的无敌时间。

  砰……

  牧云的剑气绝斩,击中了杨幽天,但诡异的一幕出现了,这道剑气绝斩,突然反弹回来,猛然朝着牧云劈去。

  “哈哈哈,想不到吧,我天残阵还有一次反弹机会!”

  杨幽天大笑起来,他天残阵还有一次反弹机会,牧云现在全力一剑斩出,跟自杀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