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无上神帝 > 第三千二百五十九章 坐道崖

第三千二百五十九章 坐道崖

  李享看向牧云,笑道:“我这些年在人道院内,也不是毫无所获。”

  “身边聚集了三十多位底层弟子,打探消息都是有一手。”

  牧云听着,淡淡的坐下。

  李享再次道:“人道院内,弟子四五万,而许多弟子,为了自保,自然是会凝聚团体。”

  “在这之中,大大小小的团体,好几百个。”

  “最大的,只有五个!”

  李享此刻,表情认真。

  “其中两个,你都见过了。”

  “古逸、许欢、闻泓渲三人,组建的三人会。”

  “还有棋晗组建的执棋者。”

  “另外三个,分别是,李菁菁组建的青门,谢雨音组建的雨天,齐峰组建的峰群!”

  “而且,这五方,背后都有天道院或者是地道院的界圣弟子支持,甚至还有圣子院的圣子身影。”

  “整个玉鼎院,从上到下,就是一张网,想逃离,那就要拥有逃离的实力。”

  李享再次道:“刚才与你所说的三十多人,皆是我的心腹,其他也有一些人,我也能查到消息。”

  “其中三人,你大可放心,吩咐他们做事。”

  “李墨,苏笙,齐菲,这三人,是与我生死与共的。”

  “牧云,我希望你明白,我投靠你,不止是我自己,你或许认为我是欺骗你,但是我想说,我身后,还有一群人,我不止是将我自己的性命交给你了!”

  牧云点头。

  “你有诚意,我自然不会辜负你!”

  “既如此,你将你那些人聚集起来,组成青云,私下发展即可,等到我有足够的实力庇护你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出现。”

  “好!”

  李享又说了一些话,天微微亮,方才离去。

  “出来吧!”

  牧云此刻,看着窗户位置。

  一道身影,靠在窗户边。

  “进来啊!”

  牧云喊了一声。

  只是无人应答。

  来到窗户边,看着那一道身影,牧云哭笑不得。

  “起来了!”

  牧云直接拎起谢青,扔到床上。

  “你轻点。”

  谢青迷迷糊糊醒来,打了个哈欠道:“聊完了?”

  “嗯!”

  “可靠吗?”

  “看看再说吧。”牧云认真道:“咱们两个在这玉鼎院内,确实是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

  “确实也是需要一些耳目。”

  “这李享,还是有些能耐的!”

  “嗯!”

  谢青伸了伸懒腰,笑道:“你小子还算有点良心,青云……这个名字好听,好歹是我的名字在前面。”

  “呵呵!”

  “走吧,讲道堂,听课,然后去坐道崖修行,这坐道崖,我倒是很期待。”

  谢青也是笑道:“我也得好好修行,讲道堂我就不去了,对我真没什么用。”

  “咱们坐道崖汇合。”

  “得抓紧时间到达界圣才好,不然总感觉,睡觉都会被人杀了。”

  谢青嘀咕着离开。

  牧云此刻,眼神坚定。

  没错!

  得快点到达界圣境界才好!

  否则,如何去找那乌琰?

  一大早。

  牧云与孟醉一道,前往讲道堂。

  这次,并非是六位界圣弟子讲课,而是人道院的长老。

  界王境界,依旧是听取一些修行的道路,以及损害等等。

  对牧云,倒是颇有启发。

  这些知识,无人引路,总归是会出现偏差。

  一上午,讲道堂课程结束。

  牧云和孟醉一道,赶往坐道崖。

  坐道崖,位于整个玉鼎院中心位置。

  玉鼎院内,两大奇地。

  第一就是悟道塔,连接试炼战场,一片时空,供应玉鼎院的弟子磨炼自身实力。

  第二个,就是坐道崖了。

  坐道崖占地极广。

  而且,也是分为九片区域。

  界王境界第一区域。

  界皇境界第二区域。

  界圣弟子,则是在第三区域到第五区域。

  界尊和界神级别的圣子们,在第六区域和第七区域。

  界主级别的长老们,则是在第八区域。

  而至于第九区域……

  据说,只有得到大奖励的弟子长老,才能够进入。

  平时,几乎是不开放的。

  此时此刻,二人靠近坐道崖,只感觉一股股压力,扑面而来。

  坐道崖,被一片山脉围绕。

  入口处,两座高山矗立。

  左侧书写三个大字,刻印在山峰上,即便距离很远,都是可以看到。

  “坐道崖!”

  三个大字,熠熠生辉。

  “我们都是界王境界,进去第一区域就好了,进第二区域,反而对我们没好处。”

  “一天一万玉币,咱们辛苦几个月时间,赚了四五十万,都要搭进去了……”

  孟醉无奈道。

  牧云笑了笑道:“这种方式也挺好。”

  “玉鼎院也是想督促学院弟子,实战试炼,得到玉币,再用玉币来修行,换取界诀和界器,算是良性循环了。”

  “嗯,这倒也是!”

  二人脚步跨出,便欲进入坐道崖内。

  “牧师兄吧?”

  一名青年,此刻靠近,看到牧云,拱了拱手。

  “在下李墨!”

  “是李享大哥让我来找您的!”

  青年五官清秀,说起话来也是语气带着谦逊。

  牧云点点头。

  “牧师兄第一次进入坐道崖,或许有不明白的地方,李墨带牧师兄进去吧,哦对了,谢青师兄已经进去了。”

  “嗯!”

  三人一道入内。

  坐道崖,很大很大。

  单单是外围第一区域,足够同时容纳万人不止了。

  而且,进入山内,仔细看去,一座座山峰,仿佛是被长剑给一分为二。

  那山峰被切开的一面,宛若镜子,照射天地。

  而在山脚下,一道道身影,盘膝正坐,面对坐道崖,潜心修行。

  “坐道崖是我们玉鼎院的第一任院长玉鼎子所设,传承将近百万年了。”

  “实际上,这是一座七级界阵!”

  七级界阵!

  即便是主宰境,也会被七级界阵困住。

  玉鼎子,看来是一位界阵大师!

  界阵分九级。

  一到六级,对应界位六大境界。

  而七级界阵,则是界阵大师级别。

  八级就是界阵宗师。

  九级则是界阵大宗师了。

  最强大的阵师,便是如同母亲和独孤叶前辈那等,足以称为开山宗师,甚至是帝阵师。

  那等存在,就是整个沧澜最顶尖级别了。

  即便是称号神称号帝,面对开山宗师级别的界阵师,一个不慎,可能也会出大乱子。

  七级、八级、九级这三级的界阵师,地位都是超然物外的。

  在真正的一等势力内,都是备受重视。

  毕竟,这等界阵师,足够为一等势力布置出抵挡主宰攻击的大阵,使得一方霸主势力,安稳如山。

  这之间,还有界器师,界丹师,同样如此,界器、界丹都是分为九品,如界阵一般。

  只不过现在牧云已经主修阵法一道,剑术一道,对于丹术一道和器术一道,不怎么关注了。

  “第一代院长玉鼎子,现在院长为沧溟院长,第一代院长怎么死的?”牧云漫不经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