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不良妖妃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妖君不见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 妖君不见了

  月光下,苏画颜站在屋顶上,就这月辉眺望远方,享受着夜风,就在她发呆之时,屋檐下陌上君走了过来,他仰头看着此时在月光下泛着银光的她。

  “你曾说过一诺为约,以花为媒,定三生殊途同归,还作数吗?”

  ??听到这些话她心中一颤,手开始在颤抖,她不知道是气得还是风吹得有些冷了。她瞥了一眼屋檐下的陌上君,目光又望向远处不在看他,嘴上却轻描淡写的说道。

  “都是过往,何必纠结呢。”

  “就...就这样?”

  躲在暗处的辛荼却为陌上君这张蠢笨的嘴而着急,一直在暗中说着“说你爱她啊,冲上去一把抱住她,真是笨死了,快点抱住她,多说一点肉麻的话嘛。”

  正嘀嘀咕咕呢,头上“砰”的一声,随之痛感袭来,辛荼抱着脑袋转头一看,竟是鬼伽罗,她一脸的委屈看着他“十一师父你干什么呢,好痛的。”

  “我才要问你呢,在这儿瞎捣什么乱。”

  “我哪有捣乱,你说他们这样,陌哥哥还有机会吗?明天花轿就要来了。”辛荼担忧道。

  鬼伽罗大大的帽子遮住了他的脸,旁人根本看不到他的表情,对于这男女之间的事只能说随缘就好,他们阻止事情反而往另一个方向发展,于其旁人插手阻止或者撮合,不如他们自己发展,一切就看他们的缘分,若是注定无缘,就算再着急也是没用的。

  “我......上次听你弹箜篌挺好听的,能再弹一次吗?这一次只为我,我想留作纪念。”

  说道箜篌这倒让她想起了柴柴,元根死后,苏画颜便与柴柴,单七七处理了赌坊打算回茅屋,临走前他们特地去看了元大爷元大娘,他们还日日翘首盼着自己的儿子能回来,看着两位老人这般她实在不忍告知他们真相,在山林中金钱的价值便没有什么重要了,她来之前就带了一些粮食和药材,也都留下了。

  回到茅屋,她希望在这短短的一年里让柴柴好好走完它的狗生,当然在那段时间那还要感谢的便是单七七,这箜篌就是是她教的,想起她不知道当年她家人来找她之后她怎么样了。

  “什么!你说苏画颜把婚期延后了。”幽残虽然惊讶但也并不觉得奇怪,她知道苏画颜心里终究是有陌上君的。

  “那我们明天还按照计划行动吗?”

  幽残身后的毒瘴魔兵问道,幽残手一抬,严肃道“先不行动,马上让准备好的毒瘴魔兵回来。”

  “为什么?主人,这可是大好的机会啊!”

  “你懂什么,我不仅要银潇的眼睛,我还要让她尝尝我心中的痛。”

  妖宫得知苏画颜把婚期延后的消息,顿时各种谣言又在宫中散开了,虽然都是私下在议论,但是毕竟这里是妖宫,想不知道都难。

  所有宾客都到了,苏画颜却突然把婚期延后,这让妖帝有些措手不及,当他正打算派人到桃花坞问个究竟时,传来的消息却是“妖君不见了”

  而府中的已经早早穿好新郎装的凌夜云得知苏画颜延后了婚期,并且离开了,重点并不是她一个人离开的,听人说,离开时他也跟着她离开了......

  距离桃花坞几十里开外的一座无名山下,苏画颜回头看着,尽管隔着好几座山。

  大婚当天,苏画颜悔婚而逃,这件事或多或少在外界传得有些变样,有的人说,妖君苏画颜是跟着情郎跑了:又有的人说是凌夜云觉得苏画颜心里没有他,主动提出的取消婚约。众说纷纭,然而,现在不管原因是什么,这对凌夜云来说心中已经是深深的一道伤口。

  这一次,他并没有坐以待毙,他换上轻装追了出去,天下海角他都不会放过。

  “君主姐姐,我们现在去哪啊?”山涧溪水,辛荼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右手打在额头上,四十五度角看着晴空万里的蓝天,耳边溪水的潺潺声,山林间不时传来的鸟叫声让人心中微微一荡,有种想飞翔天地的冲动。

  她回头看向坐在树枝上慵懒的依靠着树干的苏画颜,一身白衣白发的她坐在那,衣衫随意的吊着随风轻轻吹动,唯一不见的是她的那张绝色的容颜,她又戴上了冷冰冰的面具,把自己关进那张面具后面。

  苏画颜的目光并没有移向辛荼,而是侧着脸看向另一边,也不知是在发呆还是在想什么,并没有回复辛荼的话。知道陌上君打着水朝苏画颜走来,他将手中的水递给她,话到嘴边还没有说出口,忽然,听到什么声音苏画颜一惊,迅速站起身一掠而去,陌上君上前一步还想问发生什么事了,话没出口人影都没了,他脚下一蹬追了上去。

  见苏画颜往林中掠去原本在溪水里叉鱼的鬼伽罗丢下手中的树枝,手一抬,放在一旁石头上的手杖便飞向他,一把拿住手杖朝苏画颜掠去的方向跟去,唯有辛荼,一脸懵逼的看着,一手提着裙摆朝着他们离开后空空如已的地方大喊。

  “你们去哪啊,怎么不等等我。”

  前面,苏画颜速度之快,白袖一挥,从天而降,尽管她的速度已经很快了,却还是晚来一步,而眼前的一幕让人觉得毛骨悚然。

  陌上君赶到时忙看看苏画颜有没有受伤再随着苏画颜的目光望向前方,陌上君下意识的必看那一幕,就连呼气都刻意的遮挡,紧接着鬼伽罗和辛荼赶来了,辛荼跌跌撞撞,显然是鬼伽罗拽着她赶过来的,现在还没缓过起来呢。

  “十一师父,你们干嘛呢,跑这么快,我这小兔都快没气了。”

  见三人都不说话,气氛也十分凝重,辛荼看着他们的眼神,好奇的随着他们的目光往前看,发现就在离他们只有五十米远的地方,有一头鹿浑身腐烂,害怕满了蛆虫,发出阵阵腐烂的恶臭。

  “呕”

  她说怎么会有一股臭臭的气味,原来是这个,辛荼一阵猛吐,就在她还没缓过劲来耳边只听苏画颜喊了一声“快走”,随后身体一轻,被人提了起来。

  辛荼疑惑的一抬头,只见前方飞来好多的“蛆虫”?会飞的蛆虫,这是什么鬼,辛荼吓得蒙着眼睛大叫一声,当他们重新回到溪边才落了脚,辛荼跑到一边又开始“哇哇”的吐。

  边吐边说着“那是什么东西,怎么还会飞。”

  “那东西应该是毒变了,小心别被它咬到,否则那头鹿就是下场”

  “你是说,那鹿......”陌上君问道。

  “没错,我刚听到声音就赶了过去。”

  辛荼抹了把嘴,错愕道“君主姐姐的速度都没能救得了?”

  苏画颜没有说话,因为这的确是如此,那东西的啃噬得太快,她到时已经来不及了,正在叹息时,林中“嘶嘶嘶”的传来异样的声音,大家不约而同的扭头看去,只见一窝蜂的密密麻麻食肉蛆虫挥动着翅膀飞了过来。

  “快离开这里。”

  苏画颜一把推开辛荼,袖子一挥,瞬间在面前织起了一道冰墙,撞上冰墙的蛆虫瞬间在上面被冻结,就在大家以为没事的时候,突然“嘭”的一声,冰墙竟然都被啃噬破了。原来,飞来的蛆虫太多,越积越厚的蛆虫冻结就少了,然而死掉的蛆虫又成了飞的新的蛆虫的事物,啃噬下来,冰也就破了,这也是苏画颜大意的一点,她愿意为这些蛆虫只要被冻住就没什么了。

  就在破冰的一瞬间,陌上君挥剑而下,强大的玄力震慑而来,将眼见着就要触碰到苏画颜的顷刻间被击退,有的甚至断裂成两段,落在地上,而,就在这时,辛荼却慌张的大喊“君主姐姐,你们脚下的蛆虫还在动。”

  听到这话,苏花样年低头一看,果然,被陌上君剑气所伤劈成两段的蛆虫还在蠕动,只是行动很缓慢,但就是这样放任蛆虫一旦咬到人,后果和一只完整的蛆虫所咬到的后果一样。

  而被陌上君逼退的蛆虫又再次袭击来,说时迟那时快,苏画颜手中一亮,快速幻化出一个酒葫芦,打开将它们一收,赶忙盖上盖子,然而手中的葫芦却跳动的厉害直接从她的手中滚了出去。

  “小心。”

  鬼伽罗眼见,迅速做出判断,手杖一举一道结界包裹着他们,与此同时,苏画颜那个葫芦也“嘭”的一声炸开,苏画颜有些诧异,究竟是什么才让它们变得这么强,虽然那葫芦不是什么宝葫芦,只是苏画颜当初觉得好看随手摘的一个,但这里面的灵符也是不一般的,居然也镇不住。

  直到蛆虫猛地飞出的瞬间,苏画颜眼见,发现了蛆虫之中有一只蛆虫头顶有一根红色的尖尖的刺,苏画颜寻思着,这难道是蛆虫里类似首领一样的?是不是灭了它蛆虫便能不攻自退呢?苏画颜想着,随即手中一根银针射出。

  “嗖~”

  “唰!!”

  那只头顶红色尖尖的蛆虫被苏画颜一针乍中跌落在地。然而,事情并不是她想想的那样,红头尖尖的就是领头的,只见那红头蛆虫在银针上化作了青色的水流了下去,然而流下的青夜又被其余的蛆虫吸食。

  “太恐怖了,自己的同类都不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