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热血三国之召唤猛将 > 第564章 樊阿看上了甄洛?

第564章 樊阿看上了甄洛?

  0564、樊阿看上了甄洛?

  刘辩看向仓皇离去的郭图一行。

  转眼,刘辩问向华佗,“他们都走了,你师徒二人还留下?”

  “大王取笑了,在下正是因瘟疫而来。”华佗如实说道。

  刘辩闻言起身,没有直面回答华佗的问话。

  旋即,刘辩对甄洛吩咐几句,随后对华佗说:“先解决此间疫情。”

  刘辩这是答应,还是容后再议?

  华佗心头不解,却与徒弟吴普展开诊治疫情。

  吴普虽是中年人,可得到摄政王的称赞,心底极为兴奋。

  由于刘辩确认身份,城中百姓们纷纷涌来,除了瞻仰摄政王的风采,更多的是治疗疫病。

  这时,与刘辩初相识的衣衫褴褛之人,凑上近前,略显尴尬的挠了挠头,“先前不知您是大王,若有得罪之处,还请恕罪啊!”

  衣衫褴褛之人说完,向刘辩屈膝跪拜。

  刘辩闻言轻笑,将他扶了起来。

  “去药铺买些药材。”刘辩交给他一块成色稍差的马蹄金,且,递上一张纸方子。

  “大王,这……”此人只与刘辩有数面之缘,眼下却授金买药,这得是多大的信任?

  “快去快回。”刘辩拍了拍此人肩膀。

  “大王,在下名叫樊阿。”自称樊阿之人,向刘辩施了一礼,转身离去。

  不远处,身强力壮,尚且没有被传染的人们,本想帮助刘辩,可刘辩唯恐他们传染,只好拒绝。

  不过,刘辩却向众人拱手道:“刘辩已命人去买药材,人手不够,可能会劳烦诸位熬药。”

  “大王,您这说的是哪里话!?”

  “大王是救世主,恩同再造,岂会是劳烦?”

  “大家伙听好,眼下是非常时期,大家多多配合大王,尽量不要添乱。”

  随着刘辩话音落下,在场诸多百姓纷纷响应。

  这一幕幕落在华佗、吴普师徒二人耳中,很是崇拜刘辩。

  “师父,大王真是好本领啊!”

  “那是自然,尤其是那副方子,为师自愧不如啊!”

  “师父,您与大王医治手法不同,何来自愧不如一说?”

  “医者仁心,学海无涯,你要学的还有很多。”华佗说教道。

  “那,您说想见张机,可是为了学习医病一道?”吴普疑惑。

  “学医只是其一,其二则因摄政王本人。”华佗说着,下意识的看向正在忙碌的刘辩。

  吴普闻言,嘴角仅是含笑,却没有言语。

  显然,师徒二人心意相通,不言而喻。

  殊不知,此师徒二人的对话,刚好传入刘辩耳中。

  刘辩则问向系统,“该不会是奖励吧!?”

  “宿主想多了,这是宿主通过努力所得。”刘辩脑海中,响起系统电子音。

  不消片刻,甄洛与张氏带着十余位家丁、丫鬟赶来。

  对于甄洛来此,刘辩并不疑惑,可张氏怎么也来了?

  就在刘辩不解之际,张氏上前,向刘辩躬身作揖,“民妇张氏,不知大王身份,还请恕罪。”

  不等刘辩回话,甄洛小有埋怨地说:“原来,二哥早就知道大王的身份,还将我们蒙在鼓里!”

  刘辩会意,难怪甄家来了这么多人,原来是甄俨的授意。

  “夫人不必拘礼,不知者不怪。”刘辩说着,向张氏拱手执礼。

  就在这时,甄洛吩咐身后的丫鬟、家丁,将临时赶制的“口罩”,分发下去。

  刘辩见此,很是欣慰地说:“有劳了。”

  “大王客气,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张氏见刘辩宽仁大度,只好顺着他的意思。

  甄俨已将甄洛遇险一事,告知张氏,言明尽是张官搞的鬼!

  甄俨料定,张官针对刘辩下杀手,只为妄想得到甄洛做妻。

  另外,在甄俨命人彻查之下,发现甄家的余粮,并没有全部施舍给百姓,而是进了审配的粮仓!

  甄俨身受重伤,只是意外。

  恰巧因为意外,促使张官起歹心,联合审配瓜分甄家的家财!

  尤其粮食,才是审配的目的。

  事实上,甄俨猜测的没错。

  毕竟城中无粮,外来难民又多,审配只好将目光放在甄家。

  重要的一点,甄俨重伤在榻,生命垂危,反倒可以轻松拿下甄家。

  袁绍的名声本来就不好,何况城内民心不稳,只好利用张官,蚕食甄家的实力。

  张官是张氏的亲侄子,不忍将他处死,只要前来求助刘辩。

  殊不知,张官已被审配杀死。

  至于刘辩与甄洛之间,甄俨不清楚,却知道张官吃醋而引起杀机,故而猜到两人关系不一般。

  即使刘辩不是摄政王,甄俨必会感激。

  毕竟,如果没有刘辩的出现,他甄俨已死,更加不会知道张官的狼子野心。

  于是,甄俨对母亲张氏道明二人的关系,不做阻拦。

  因此,方才甄洛对道出埋怨之言,站在一旁的张氏没有苛责,反倒当做没听见。

  不多时,樊阿与须发皆白的药材铺老板一块赶回。

  樊阿却将马蹄金还给刘辩。

  刘辩不解之际,药材铺老板跪倒在地,“若不是大王及时赶到,全城百姓都会遭殃,小老儿岂敢收取大王的钱财啊!”

  刘辩会意,扶起药材铺老板,且命樊阿、吴普带人按照药方熬煮。

  旋即,刘辩将马蹄金硬塞给对方,命令的口吻说:“虽身处战乱年代,但本王不会巧取一针一线,何况是一粒小小的药渣?”

  “大王,小老儿诚服!”

  “大王英明,我等诚服!!”

  “大王英明,我等诚服!!!”

  随着药材铺老板话音落下,在场众人纷纷跪拜,心悦诚服。

  “大家快快请起,疫情严重,刻不容缓,有劳大家了。”刘辩展现仁者风范,面向众人拱手作揖。

  众人深知疫情严重,很快便在刘辩的命令下,各司其职。

  由于上下一心,一连两日的忙碌,城中疫情才算缓解。

  ……

  第三日清早。

  由于河水自北向南流淌,刘辩与华佗简单商议,决定出城救治百姓。

  迟了,会祸连更多无辜百姓的生命。

  然而,就在这时,衣衫仍旧褴褛的樊阿,突然出现。

  樊阿性格外向,是个热心肠,也懂得感恩。

  “那个,大王,我……”樊阿欲言又止,显得极为扭捏。

  刘辩对此不解。

  难不成,看上了甄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