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重生八零时光好 > 第141章 践踏人的心

第141章 践踏人的心

  常宝嘉见形势不对,也不想与陌生男人有任何身体上的接触,连忙借着手电筒的光线跑到路边捡起一根柴枝。

  正要上前对抗时,李芳城却挡在她前面。

  “对付坏人,交给我就可以,你到后面去。”

  他的语气很轻,却不容忽视。

  常宝嘉审视这四人,暂时没凶器,也就退到安全范围。

  “你这小子,想英雄救美?叔先教你做人!过会再看看叔怎么弄女人的,你好好学学啊。哈哈……”

  为首的人讽刺地说,其余三人也是哄堂大笑。

  李芳城极度厌恶,但没有回话,他一向喜欢用实力说话。

  “四个一起上。”

  “好嚣张啊,看我打得你满地找牙!”为首那人拦住想上前的弟兄,自己朝李芳城冲了过去。

  还没碰到李芳城的衣角,已被他一脚踢翻,捂着腿蹲地上喘气。

  “哥!你怎么了?”

  “兄弟们,上,教训他!”

  紧接着,其它三个人一起冲上去包抄李芳城,打算围殴他。

  可是还没近身,照例被李芳城长腿放倒。

  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就交手的资格都没有。

  常宝嘉也没看到李芳城是怎么出招的,动作太快了,想不到他的身手如此灵活。

  果然有骄傲的本钱。

  那几人还不服输,扭扭手,摇摇头打算再战,却见李芳城取出一叠钱,登时停下,四双眼睛金光闪闪。

  李芳城退到小河旁,摇摇纸币:“看到没有,扔了都不给你们!”

  他果真把钱往下一扔,四个恶贼哇哇大叫,反应最激烈那个已经跳进河中想打捞,其它三个均蹲在河边拿手电筒照明。

  李芳城迅速来到他们身后,一人一脚送他们下河,紧接着拉常宝嘉上了单车。

  “走,我们去派出所报案,不然这几个癞蛤蟆没完。”

  “你可真坏,把钱藏起来,却造成扔下水的错觉。”常宝嘉还是喜欢李芳城这点小机灵,才没拆穿他。

  不然按照她的坏脾气,可能当场就给敌人说了。

  “对付坏人,可以更坏。”李芳城瞥向她,眼中笑意盈盈,好似天上拔云见月的白月光。

  派出所有人值班,警员看到是常宝嘉与李芳城二人,自然更加热情,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可高兴坏了。

  他和另外两个同事,上个星期可是给两个贼跑掉了,现时刚好能表现一番,当即随常宝嘉二人往周口村方向赶去,才骑了半里路,看到四个水漉漉的人骂骂咧咧走来。

  三个警员马上停好单车,经过一番小小的打斗后,麻利把四人逮捕归案。

  “你们给我小心点,等我放出来,拧断你们的头……”

  “走吧,别给人拧断你的头就好。”警员猛踢一脚,把显威风的老大踢倒在地,再问过李芳城一些案件的细节,随后将四个带回派出所。

  马路恢复了宁静,唯风呼呼。

  李芳城问她还要不要到村子去,很晚了。

  常宝嘉做事极有条理,要办的事还没办好,当然要去,可她不让李芳城跟着。

  两人互不让步,又为了这事吵起来。

  几分钟后,常宝嘉恼得要摔李芳城的单车,“你就跟个蛮子似的,哪里来这么多坏人!我自己回去就好,不需要谁陪同。”

  李芳城也很恼火,“我说了我去同学家,谁要陪你来着。”

  之后二人各自骑车,一前一后,默不作声。

  进了分叉路口后,离村子只有一公里左右了,路更难走。

  常宝嘉骑得很慢,突然间有一条小孩手臂那么粗的蛇从树丛窜出,村里有蛇是寻常事,没有才惊奇,问题是这条蛇竟然从前轮窜过去。

  常宝嘉不怕蛇,也没杀生之心,连忙刹车。

  那条蛇得已存活,慌忙往前面草丛逃窜。

  她原以为皆大欢喜,谁知道蛇竟然回头往她右腿咬去。

  电光火石之间,李芳城奋力一跃将常宝嘉扑倒在地,二人滚了几圈,幸好李芳城往树那头滚去,才不至于掉下小溪。

  常宝嘉也没有多害怕,挣扎要起身,李芳城却紧紧箍着不放。

  “吓死我了,那条蛇有毒。”李芳城喃喃。

  常宝嘉平静地道:“你先放开我,我们这样不合礼仪。”这个时代抱在一起不结婚,会给骂得体无完肤,她太了解了。

  即使结婚,也会给人指指点点,别人才不管是何原因,解释没用。

  她完全没有理会李芳城的担忧与害怕。

  李芳城心里委屈极了,不想松手,又不得不放手。

  常宝嘉拍拍身上的灰尘,就要去扶单车,先扶他的,却又被他制止。

  “怎么了?”她想说谢谢,但一个字说不出,纤秀的眉头蹙起。

  “你就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可是蛇这种生物,你能不能直接碾死了算?”李芳城浓眉纠结,阴沉的眼神尚透着未褪的惧意。

  常宝嘉不去扶他的单车,改扶自己的,扶起后检查过还能正常骑行后,立刻踩起来。

  李芳城只好追上。

  约莫骑了一百米后,常宝嘉才道:“它原先没要咬我,我为什么要碾死它?生命其实都一样的,它们命短,你懂吗?”

  李芳城不懂,所以没答话。

  常宝嘉再道:“谢谢你救我,它是条毒蛇没错,我欠你一个人情。”

  李芳城恼了,咻地骑到她前面将她拦下,“常宝嘉!”

  常宝嘉莫名其妙,“发什么癫?”

  李芳城咬牙道:“我救你难道是为了得到你一个人情吗?你就习惯这样践踏别人的心?”

  常宝嘉显得很冷漠,她想起赵建国,她那样对他,算不算践踏他的心?应该是与尊严相关吧,心不心的,爱都不存在,何来心。

  “没有,除了小青,你是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

  赵建国肯定也和她一样重生了,他是来忏悔的,并不是真的要对她好,她这样说没错。

  “谢谢。”

  常宝嘉绕过他,继续骑行。

  刚过了小桥,还没去到黄有娣家,已听到杀猪似的争吵声源源不断传出来。

  郭小英站在家门口张望,不知是去还是退。

  不一会儿,常美娟出来拉着郭小英进了家门,并把铁门锁上。

  可以说是在常宝嘉意料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