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三国大驯兽师 > 第二十八章 目的
  随着一声下朝,文武百官们纷纷而散,当然不少人的目光全都放在了那周帆的身上,这么一只会说人话的鹦鹉,又有谁不喜爱呢,只是他们跟周帆那也就是泛泛之交而已,哪里会好意思去开口索要呢。

  周帆刚一踏出大殿,就直接被两个人给拦住了,想也不用多想,自然就是周异和卢植两人了。

  卢植一把就拽住了周帆,厉声的呵斥道:“远扬,你怎么能将这等东西送给陛下,这岂不是更让陛下玩物丧志,远离朝政了吗!”

  这汉灵帝本来就懒散,沉迷于酒色,不愿主持朝政,而现在周帆又将这样的万物送给了汉灵帝,这不是更助长了他这样的风气吗,这对于卢植这样的忠心老臣,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要不是这鹦鹉是自己徒弟送出去的,恐怕他卢植刚才就会当面出声制止了。

  周帆一声冷笑,反问道:“老师你觉得我送这只鹦鹉与不送,对陛下而言,有区别吗?”

  “这……”

  “还是老师你觉得没有了这只鹦鹉,陛下就能变得勤于朝政?”周帆继续问道。

  “……”

  “亦或者老师你觉得你有办法劝服陛下放弃那只鹦鹉,放弃沉迷于酒色,然后整日勤于朝政?”周帆再次追问道。

  卢植彻底沉默了,心中不由的闪过了一丝苦涩之情。

  周帆所说的他又怎么会不明白呢。汉灵帝是什么样的人,他在清楚不过了。

  以前有着无数的老臣,不断的劝阻着汉灵帝,想要让他专心与朝政,然而全都是做无用功罢了,而且还有着不少人付出了他们的生命。

  他卢植虽然是太仆,但那又有什么用呢,汉灵帝根本不会听自己的劝告,相反的恐怕恼羞成怒的可能性比较大。

  “饶是如此,但是你也不能更添一把火啊!”卢植有些不甘心的说道。在他看来,他们这些人即便不能让汉灵帝回心转意,但是也不能煽风点火,这已经是他的底线了。

  “学生知错了。”周帆陪笑着说道:“不过老师也请放心,这一次我送这鹦鹉也是为了我自己的一些目的而已,以后不会再犯了。”

  “目的,你小子还有什么目的,我就知道你小子养这些个鹦鹉绝对没好事!”周异一听,当即便瞪大了双眼,没好气的喊道。

  周帆一声大笑:“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就是孩儿我最近有些缺钱,家中又还有那么二十只鹦鹉,想要卖了赚点钱而已!”

  无论是在什么时候,这没钱那可都是不行啊。且不说日后,就说现在,那用钱的地方那就多了去了。自己那空间,偌大的空位,总不见得全都靠自己去抓吧,那样估计累死都搞不定。那么目前唯一的办法,那只有靠钱了。

  周帆他们家虽然也算是富有,但是也绝对经不起周帆这样子折腾,而且他也不想一直使用家里的钱。那么这钱从哪来,以商养商无疑是最好的办法了。而这鹦鹉就是他第一笔收入。相信经过汉灵帝今天这么一闹,这会说话的鹦鹉那绝对是身价倍增。

  “赚钱!”卢植和周异两人异口同声的叫了出来,脸上具是震惊的表情。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他周帆居然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来。

  卢植脸色有些古怪的看着周帆,说道:“远扬你要行那商贾之事?”

  周帆淡淡的看一眼卢植,无奈的摇了摇头。

  士农工商,在这汉末,无疑这商人那绝对是地位最底下的了,大多数人,尤其是那些个士人,最最看不起的就是那些满身铜臭味的商人了。

  对此周帆也表示理解,毕竟风气如此。但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连卢植这么个当世的大儒,那也有着这样的思想,着实让他有些失望。

  “老师可是看不起那商人?”周帆反问道。

  “……”卢植沉默了,没有说话。他虽然心中也是这么想的,但是却不会就这么明白的说出来。

  周帆长长的谈了一口气,说道:“我也知道在大多数人眼中,那些个商人就是见财忘义,为富不仁之人,但是不得不说商人里面大多数都是好人。不能因为一些害虫,而就把商人一棍子给打死了。”

  “士人为官,农民种粮,工人做工,商人经商,那都是靠着自己的本事在生活,哪里有什么高低之分。更何况若是没有商人,老师你身上的衣服,家里的粮食从哪里来,难道还要亲自跑到农工手上去收吗?”

  卢植和周异两人呼吸同时一窒,说实话他们这些人对于商人的不屑,那大多数都是受到了风气的影响,而没有真正的去细究过。

  然而今天听了他周帆的话,不禁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商人这中有败类,难道士人,农民,工人之中就没有了吗。都是靠着自己的本事,赚的辛苦钱,血汗钱,哪里来的什么高低贵贱。

  “哈哈,臭小子你说的不错,经商那又怎么样,都是靠着自己的本事在赚钱,这钱也用的舒心。”周异大笑道。作为他周帆的老子,自然是第一个支持他的了。

  卢植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这对父子,从那天被强行拜师开始,他就发现这对父子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像啊。

  “算了,我说不过你,远扬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卢植摇了摇头,无奈的说道。

  周帆嘿嘿一笑,道:“别啊,老师,怎么说我也是你学生,难道你不支持支持我?”

  卢植顿时眉毛一横,狠狠的瞪了一眼周帆,没好气的叫道:“怎么,难道好要我跟着你一起经商不成?”他虽然不反对周帆去经商,但是他自己自然不可能放下身段,去做这商贾之事了。

  “老师我那拜师的事宜可准备好了?”没有回答卢植的话,周帆直接问出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来。

  卢植也是一愣,他也没想到周帆怎么会问这么个问题来,但还是回答道:“都已经好了,就在五天后,请帖也已经发出去了,我那些好友都会来,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想趁着那天,将那些鹦鹉一并卖出去而已!”周帆嘿嘿一笑道。

  以卢植的身份,邀请来的人,不是大官,大儒,那就是些富商,最不缺的就是钱了,这么好的时机,怎么可以错过。

  “你这混小子既然想要趁着拜师礼的时候卖鹦鹉!”卢植怒气冲冲的吼道,胡子翘的老高老高了。

  “老师别生气嘛?”周帆连忙陪笑道:“这不是正好吗,省的我再麻烦了,而且有着这鹦鹉在,这拜师礼的规格那也绝对更上一个档次了。”

  看着卢植还是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周帆再加了一把火,凑到了卢植耳边,小声的说道:“而且我到时候绝对会给老师你一个惊喜,绝对会让老师你倍有面子!”

  “嗯?你说的是真的?”果然,听了周帆的话,卢植也是有些动心了。他办这个拜师礼,不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收了周帆这么个好徒弟,涨涨面子吗,顺便让别人认识认识他周帆吗,而现在周帆这句话无疑是说到他心坎上了。

  “自然假不了!”周帆连忙保证道。

  “咳咳!”卢植咳嗽了两声,道:“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学生明白!”周帆好笑的看着卢植,恭敬的说道。

  当即卢植便露出了一个满意的笑容,也不在说什么了,跟着那周异,大步的走出了南宫。

  周帆也是连忙跟了上去,不过目光却撇向了另一边刚刚上马车的大将军何进,嘴角露出了一丝诡笑。

看过《三国大驯兽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