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三章 猫
  漆黑的夜空下,一个披着黑色军大衣的少女坐在岸边,她摊开手心,看着那枚象征着英雄荣耀的军章,然后紧紧咬住自己的牙齿。

  “你知道她吗?”

  “那可是总督府花费大量资源召唤出来的史诗级舰娘啊!”

  “听说她在实战考试,被对面的深海一发大破了。”

  “英雄之名的继承者,也不过如此嘛!”

  当时,听着身旁同学们的议论声,女孩很想告诉她们,自己不是什么继承者,她会失败,会在实战考核中被大破,因为她本来就不是那位舰娘,她只是个才来到世界不过一周,一个实战经验为零的初生舰娘!

  她不是什么英雄的继承者,更加不想成为她!

  “听说了吗,上个月大建出来的那个史诗级舰娘。”

  “在实战考核上,被敌方深海驱逐一发大破,这样的舰娘,真的是几百年前的那个传说舰娘的继承者吗?”

  “看来传说中的舰娘与我们,也没什么区别嘛!”

  所有人都对她抱着期望,无论是总督府的提督们,还是舰娘学院里的同学,全部,都觉得她的优秀是理所当然的。至于实战考核大破这种事情,不会存在,更加不应该存在,可是,从来没有人想过,她,只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而已啊!

  站在海面上,感受着来自深海的压迫,那种仿佛连灵魂都置身冰窟的寒意,她也会害怕啊。

  “为什么会被大破?”

  “不应该啊,你可是史诗级舰娘!”

  她逃跑了,从那个残酷的学院里,从妹妹发现的密道偷偷摸摸的离开了。

  “我不想当舰娘,更加不想去战斗,深海什么的,为什么要我去跟那么恐怖的敌人战斗?”

  在这个没有风的夜晚,一个人偷跑出来,然后躲在这里抹眼泪,可是,周围一片寂静,哪怕自己有一肚子的话,有无尽的苦水想要倾诉,却连一个知心朋友都没有,可想而知,当她将自己的想法告诉别人的时候,总督府的高官们,一定会更加严酷的训练自己。

  “我不是兵器啊!”

  低吼了一声,女孩把头埋在膝盖里,然后像无家可归的猫咪般,发出了令人怜惜的抽泣声。

  “阿诺。。。。。。有什么需要我帮助吗?”

  “哇啊!”

  突然听到陌生人的声音,女孩被吓了一跳,只见她倒坐着向后爬去,然后怯生生的睁开眼:“我,我没钱,请不要伤害我。”

  “额。。。”

  而在她的面前,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微笑着站在那里,他戴个顶帽子,手里领了个菜篮,里面也不知道里面放了什么,篮子里散发出的阵阵香气,却让女孩都不禁哽咽了一下。

  似乎是发现了女孩的反应,少年从篮子里拿出了一个金黄色的面饼,然后递给了女孩:“你是谁家的孩子,这么晚了不回家,很危险的啊。”

  看了看少年时手中的面饼,女孩的眼里闪过一丝警惕的目光,只是,里面那难以掩饰的挣扎,却让少年觉得她格外的可爱:“放心吧,这只是普通的饼而已,”说着,少年吃了一口,证明东西没问题,又掏出个新的递给了她:“看,没事的。”

  “我,我才不饿呢!”

  “咕咕咕。”

  嘴上这么说,女孩的肚子却是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原本白皙的小脸唰的红了一大片,忽然,女孩抢走了少年手里的面饼,在对方吃惊的目光中,三口,就将整个饼给吃的一干二净:“好吃!”

  依依不舍的擦着嘴巴,女孩抬起头,羞答答的看着少年:“这饼,这饼能不能,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我,我还饿。。。”

  说到最后,女孩的脸红得都要递出血来了,作为一个德国的舰娘,竟然如此厚颜无耻的向别人讨要食物,这种事情,实在是令人难以启齿。

  “呵呵,”少年很干脆的把篮子放到了女孩的手里:“吃吧。”

  “谢谢!谢谢你!”女孩开心的打开篮子,然后飞快的将里面的饼塞进嘴里,一旁的少年见了,也没什么反应,就是关心的说着‘慢点吃’,很快,十几个饼全被女孩吃掉了,重新接过空空如也的篮子,少年问道:“好吃吗?”

  “嗯!”

  “那,那个,”女孩现在觉得很尴尬,因为自己竟然吃了别人的东西,而且,还吃光了,身为德国的舰娘,女孩无法认可自己先前的无礼行为,她重重的给少年行了个礼:“对不起我把你的饼吃完了,请务必让我为您分忧!”

  “就算是再大的事也好,只要是我力所能及的,我一定会帮助您!”

  “额,没这么严重吧,只是吃了些饼而已。”

  “您真是个好人~~~”

  也许是莫名其妙的被发了好人卡,本想让女孩别建议的少年说道:“不过这些饼本来是我准备带回去当夜宵的,现在却被你吃了。”

  女孩一听,更是觉得不好意思了:“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

  “那么,作为你吃掉了我面饼的代价,能答应我一件事吗?”少年伸手摘下了头顶的帽子,然后戴在了女孩的脑袋上,他整了整,说道:“刚才就觉得缺了点什么,这样才对嘛!”

  “请,请问,”女孩摸着头顶的帽子,不解的看着少年:“能告诉我那件事是什么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希望你能收下这顶帽子,”少年双手合十,一脸诚恳的说道:“我一直都希望有女孩子能收下我的礼物,所以,请务必,让我圆了这个梦想!”

  “噗。。。”

  似乎是被少年的这个梦想给逗乐了,女孩笑了起来,只听少年说道:“你笑起来的样子很可爱嘛,所以,可不要再哭咯~~~”

  可,可爱,他,他刚刚的那个‘可爱’,难道是在说我吗?!

  “另外,你哭起来的声音跟猫一样,”少年转过身,然后挥了挥手:“那么再见咯,偷偷躲起来哭的小花猫!”

  “猫,猫?!”朝着少年离去的方向,女孩满脸通红的喊道:“我才不是什么猫呢,给我站住,不要给别人随便取外号啊!”

  三年前的那一天,她第一次遇到了那个人,也是从那天起,他们成为了朋友,只是,与对少年的身份一清二楚的女孩不同,少年对女孩的认识,仅仅停留在那个喜欢晚上偷跑出来的小丫头的印象。

  跟他在一起的时光,是女孩三年来最幸福的时刻,虽然只限于偶尔的晚上,但是,足够了,这对女孩来说,已经是一件很奢侈的享受了。

  然而,在努力了三年,从害怕深海,恐惧战斗的初生舰娘,一步步走到今天,成为舰娘学院的no.1,成为无数舰娘与提督敬佩和仰望的存在,这所有的一切,全部都建立在那个人的鼓励、安慰与支持之下。

  所以,从那个时候起,她就下定了决心:“总有一天,要为你而战!”

  然后,她失败了。

  原本的满心期待,在这一刻,轰然崩塌。。。

  坐在舰娘学院的公园里,少女失落的叹了口气,记得昨天,她大半夜的跑到总督的办公室,提出了自己想要选择提督的想法,对此,在场的大将柳南骏,还有中将奥克斯,都没有疑意,因为她是今年成绩最好的舰娘,有资格随意选择提督。

  这是规矩,几百年来不变的规矩。

  “阿姆~~~”

  转过头,在阳光下,一个有着淡紫色长发的女孩正坐在她的旁边,而在女孩的膝盖上,放着本笔记:“北,北宅怎么会在这里?!”

  “请不要用外号称呼人,我可不知道咱德国的舰娘有这种传统啊。。。”

  “额,对不起!”

  “嘛~~姐姐才是,”与少女不同,名为北宅的女孩没有半点身为德国舰娘的自觉,只见她从不知哪里掏出了一包标注着‘含钢量严重超标’的薯片,然后一脸幸福的吃着:“今天可是毕业的日子,等会儿就能选择自己的提督了。”

  说着,北宅神秘的笑道:“这个时候,如果被提督看到姐姐你现在的样子,德国威严满满的俾斯麦的形象,可就要崩溃咯。”

  “说是俾斯麦,”俾斯麦有些失落的说道:“其实也只是她的继承者罢了,跟历史中那位强大的舰娘相比,我还差得远呢!”

  “啪嚓,怕擦~~~”

  姐妹俩坐在公园椅上,感受着阳光洒在身上的温暖,原本北宅就已经很慵懒了,这下子,更是连最后的活力都丧失了,看着妹妹的模样,俾斯麦不禁感慨她的性格:“北宅的话,对提督,应该没有什么要求的吧。”

  “有的哦~”

  “骗人的吧!”

  那个北宅竟然也会对未来有所规划?!

  “总有种,这个问题很失礼的感觉呢姐姐。。。”

  “抱歉,”俾斯麦吃惊的看着北宅,后者已经睁开了眼,此时正用认真的目光看着她:“话说,北宅对提督的要求是?”

  “嘛~~~”还是那副懒散的模样,只是相对之前,少女的声音里却是充满了期待:“那就是,我的提督一定要有很多很多的钢,嘻嘻,因为提尔比茨最喜欢钢了!”

  好吧,对这丫头有所期待,俾斯麦觉得自己还不如相信那群老顽固会改变心意。

  “姐姐呢?”

  “额,我?我,我的话。。。”

  “是那个喜欢叫姐姐‘猫’的人吧。”

  “咦,咦?!”猛地被妹妹戳穿自己的秘密,饶是性格沉稳的俾斯麦都觉得这个世界崩溃了:“你你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那天晚上,姐姐在房间里学了很久的猫叫唔!!!”

  “要,要窒息了。。。”

  话未说完,俾斯麦就拎住了她的领子,然后满脸黑气的在她耳边低语:“要是敢说出去,绝对,绝对会杀了杀了你!听到了没有!”

  “嗯嗯嗯,”为了自己的小命,北宅不住的点头:“打死我也不会说出去的!”

  “嘛,这次就放过你了!”

  姐妹俩的潜力相差无几,唯一的区别是,俾斯麦很努力,而她,好吧,一天有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吃钢,剩下的时间在寻找明天吃钢的方法。。。

  “姐姐喜欢那个人的话,去跟总督申请不就好了。”

  “唉,”听到妹妹这样说,俾斯麦更是露出了挫败的表情,她说:“昨天晚上我去申请了,而且也同意了,可今天一大早我就接到的申请失败的消息。”

  “咦,为什么?”

  “还不是总督府的高管们,”对于自己的身份,再想到那个人乡下小子的背景,上头说什么也不会把自己分配给他的:“可是,那样的话,我这两年的努力,不就一点意义都没有了吗?!”

  可惜的是,北宅不是俾斯麦,她没有姐姐那样的经历,更加不在意自己被分配给不喜欢的提督,因为对她来说,只要能给她足够的钢,就是她最喜欢的提督了!

  “还是完全无法理解啊,姐姐的想法,”北宅款款起身,然后对俾斯麦微笑道:“但是,如果姐姐真的是喜欢那个人的话,那就更加不能这么放弃了啊,要知道,姐姐这两年的努力,可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

  “所以,刚巴爹!”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