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欧皇 > 第十四章 属于她的战斗
  炮火从身边掠过,擦着鼻子的黑烟里,火药的气味令人窒息,翻腾的大海上,黑长直将炮口对准了初阶轻巡大口中,爬出的溺水女人的脸,然后在她诅咒的目光下,下达了开炮指令。。。

  “嘣!”

  油状的液体漂浮在灰黑色的大海上,收回背后战舰武装的六管140mm口径的副炮,黑长直朝一旁略跨一步,与此同时,一大一两张露齿巨口刚好擦肩而过。

  “这招偷袭,用的不错,但是,”任凭飞溅的水花扑打着脸庞,黑长直斜视恰好被她避过的中阶轻巡,抬起手,一杆漆黑的炮火覆盖在了右臂上,没有回头,对着中阶深海轻巡的脊骨便是一炮:“还不够。。。”

  “轰!”

  “吼~~”

  没有理会对方的悲鸣声,火光中,黑长直一步步朝着前方走去:“第三体,击溃!”

  明明是生死攸关的战斗,但在黑长直手中,却成了一场精彩的表演,轻松,简单,粗暴,每一击都准确的命中深海的薄弱之处。

  偷袭,正面攻击,包抄,夹击。。。。。。

  明明是没有智商的深海驱逐与轻巡,却一而再再而三的运用着不属于它们的战术,宛如有一只手在它们背后操纵着。

  但是,没用!

  全部没用!

  “轰!”

  山般的爆破带起壮观的海浪,就连远在几十米外的亚伦都感受到了黑长直炮火的威力,只是一击,就将有着两张巨嘴,总计四门炮火的高阶深海轻巡,击沉了。

  五体低阶,还有三体中阶,全部。。。

  “摧毁完毕!”

  看着站立在爆炸中心的黑长直,亚伦倒吸了一口冷气:“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太强了!

  7匹深海轻巡,只是一瞬间,就这么被击破了!

  从前到后,没有盟军舰娘,没有任何信息的第一时间辅助,唯一能依靠的只有黑长直的双手与她的战舰武装,有限的弹药,有限的燃料,可在这份有限之下,黑长直的一举一动,却精细的让人害怕。

  最简单的动作,最大的输出,从操控深海的炮弹击溃前后两只深海驱逐开始,她的战斗给亚伦留下的最深刻的印象,只有惊艳!

  这就是她的战斗,丝毫没有多余的东西,有的,只是最实际,最直接的破坏与摧毁。

  “终于,”转过头,在那里,是这场战斗的最后的敌人,那体完全超纲的高阶深海轻巡:“只剩下你了吗。。。。。。”

  “吼~~~”

  面对楼房般的三嘴深海轻巡,黑长直没有选择远程炮击,而是直接朝对方冲了过去,因为在她的行为流程里,这样的方式,比开炮,更快,更准,更简单!

  没有舰娘会选择正面突破,因为在体型上,大部分深海要比她们更占优势。

  但是,黑长直却放弃炮火,然后如同希腊角斗士那样,在不断躲避与观察中,一逼近这个强大的敌人。

  她选择正面突破,没有其他理由。

  仅仅只是因为,

  她能!

  “嘣!”

  “嘣”

  海浪激荡,如连绵起伏的山坡,而在这片阴影下,黑长直的身影却不断靠近着深海轻巡。

  向前,再向前,一的,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逼近!

  【无法理解。。。】

  深海轻巡在咆哮,三张巨口疯狂的朝她扑击,炮火交错,一颗颗炮弹被黑长直轻松避过,它们落在海面上,溅起一道道柱形海浪,它在发动炮击,朝着那个不断靠近的舰娘,发动着一次次的攻击。

  可是,打不中。

  无论是远距离的炮击,还是近距离的撕咬,无一例外,全部落空。

  【这是战斗吗?】

  【真的是深海与舰娘,为了夺回陆地所展开的厮杀吗?】

  【可是,为什么,强大的深海栖舰们,在黑长直面前,会这般不堪一击。】

  “吼!!!”

  白皙的利齿从海中冲天而起,而在它的口中,黑长直的两条腿却将它的嘴硬生生的撑开了。

  深海轻巡想要发起炮击,却发现,自己的炮管不知何时,已经被黑长直拧弯,无法宣泄的炮火在深海清新的躯体中不断堆积,血红色的眼珠疯狂的颤抖着,它害怕了,恐惧了,对接下来的未来,对这个让它感到绝望的敌人。

  “与深海正面交锋的感觉,”黑长直的嘴角微微翘起,收齐战舰武装,整个身子向后跃起:“终于,再一次的感受到了。。。”

  “嘣~~~”

  黑长直的身子稳稳落在海面上,而深海轻巡,则在半空中发生惊天动地的自爆。

  “好强。。。”

  第几次了,这是今天亚伦第几次为黑长直的实力而感慨,是第几次发出惊叹了呢:“这就是自己的幸运吗?”

  【可是。。。】

  “不够,还不够!”咬紧牙关,黑长直转过身,然后朝远方漆黑的乌云深处喊道:“只派这人过来,是在瞧不起我吗,深海栖舰们!!!”

  七年,在那个学院里呆了七年,多少次,自己想要逃离那里,跑到战场上,然后对着那群该死的深海栖舰的脸来上一炮,多少次,在梦里,对着这些漆黑的家伙发出不甘的嘶吼,多少次,自己被噩梦惊醒,然后泪流满面。。。

  忍不住,忍不住啊!

  面对着这些夺走了自己最心爱之人的深海们,黑长直怎么也无法忍受住内心的怒火。

  “糟糕!”

  虽然不知道黑长直与深海间,究竟有着什么样的仇恨,可亚伦的理智告诉他,现在不可以冲动,要走,撤退,必须回去,总之,绝对不能再向前了!

  但是黑长直听不见,从信息上传来的怒火,甚至连亚伦的心都受到了影响,他不知道对方经历过什么,但从这份怒火中,亚伦得到了一个让他难以接受的结论,那就是,只要她的面前还有一只深海,她,就绝不会再退一步。

  “轰轰轰轰。。。。。。。”

  深海,入目之地,无数深海从乌云中朝两人驶来。

  驱逐、轻巡、重巡甚至,在这无数的深海中,亚伦还看见了总督府半径二十海里内,绝对看不见的深海战巡!

  “这才有意思嘛!”

  面对这远远超过1-1门口范畴的无比强大的敌人,黑长直笑了,但是在这份笑容中,亚伦看到了悲伤,看到了无奈以及那一丝难以掩盖的痛楚,他想要阻止,却苦于距离太远,想要动用提督权限,希望能让黑长直回来,却又怕在关键时刻,打搅到黑长直的战斗,让她受到伤害。

  提督权限可以在一定程度限制舰娘,但是这种限制并不是命令,只是一种干扰,让她们能够接受提督的指挥。

  但是现在,黑长直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乌云中,再一次朝他们袭来的深海舰队上了,亚伦对她的那一限制,根本影响不了她正要做的事情,毕竟,提督权限只能在非战斗状态中使用,一但舰娘进入出击形态,哪怕是提督,也无法把她们拉回来!

  “这就是我的舰娘吗?”亚伦无奈的看向那个已经冲入深海舰队中的身影,他感慨道:“真是,让我都觉得头疼了啊。。。。。。”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

看过《欧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