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一念仙魔诀 > 第二百三十章 雷厉风行
  

  “成交。”紫绫在吕梦身后冷声言道。

  见紫绫答应,老鸨脸上露出喜色,满意道:“那姑娘现在快随我回春红楼。”

  “我一会儿便过去,现在我要等一个人。”

  “这”听闻紫绫如此所言,老鸨稍加犹豫,片刻才赔笑道:“好说,好说,不过姑娘可要尽早。”言语中老鸨不断扇动手中圆扇,说完便转身离去。

  “紫姑娘,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吕梦见到老鸨离开,摇头叹气看向紫绫,吕梦虽然与紫绫相识较短,不过吕梦觉得紫绫并不是那么轻浮贪财的女子。

  紫绫自然明白吕梦有些误会,当下看向傅之誉向吕梦道:“他没和你说吗?”

  “说什么?”

  “事情实在麻烦,我现在没工夫说了。”言罢,傅之誉也欲出门赶往冯家护院。

  “等一下。”紫绫将傅之誉唤住,走到傅之誉身前低声嘀咕了两句,傅之誉犹豫半天,这才长叹一声道:“紫镖师,我们晚上春红楼见”

  “傅镖师也要去春红楼?”吕梦不知紫绫和傅之誉说了什么,但傅之誉说得什么吕梦可听得清楚。此时语气脸色同变,心中担忧莫不成紫绫与傅之誉早已商量好了,要双双投靠春红楼。

  见到吕梦神色,紫绫转身向大堂走去,屋内李武与张文正在吃着包子。紫绫坐在桌边,吕梦也快步追上。紫绫一边吃着包子,一边当着众人的面将夜里春红楼之事简明言出。

  听过后,吕梦这才长舒一口气道:“原来如此。”

  见到吕梦这般放松,紫绫不由冷哼一声,不再多言,而是默默继续吃着包子。

  不知紫绫为何发出冷哼,吕梦连连追问,“紫姑娘,怎么了?”紫绫一语不发,口中咀嚼,眼看屋外,似乎在等候着谁。

  “吕镖头,你说那两个人会不会是孟掌柜请来的?”张文虽然不懂什么武艺,有时话还极少,可能正因为话少,心里琢磨的事情就要比吕梦与李武多一些,此时忽然开口。

  “不会吧”吕梦稍加思量,不确信道。

  话虽如此,吕梦自己也觉得这实在太巧了,紫绫日前刚刚言孟掌柜想请镖局中的诸位扰乱春红楼生意,第二日便有贼人掀桌在春红楼内捣乱,若说这两件事毫无干系,吕梦自己都难以说服自己。

  张文心中也在细想,紫绫第一日夜出门便遇到了傅之誉,第二日夜回来时便与傅之誉在春红楼与贼人动手,这也技巧。忽然心中一惊,双眼看向紫绫道:“紫姑娘,莫非你早就知道了?”

  紫绫谨慎,第一日夜里便担心孟掌柜暗中使坏,便去春红楼查看,正巧遇到傅之誉,见到有傅之誉镇场倒也不再多留。

  第二日送信回来时,紫绫见到春红楼依旧无事,有意在春红楼门前逗留片刻,说巧也巧,说不巧也在情理之中,欲破坏春红楼生意的贼人终于现身,让紫绫遇到,这才有了之后种种事情。

  紫绫闻言,微微点头,“这事就交于我与傅镖师。”

  “紫姑娘你既然知道那是孟掌柜请的歹人,为何还要放走他们?”李武不解问向紫绫,在李武看来,不如将那两人绑缚交于孟掌柜对峙。

  “他们走了,还会回来,下次来时正好将他们一网打尽。”紫绫随口言道,言罢起身,走向大门前。

  此时大门前正有一个男子探头探脑,正是之前请五洲镖局帮忙送信的刘二。刘二来得依旧和昨日一样早。

  见到紫绫,刘二跨步进院,脸上露出笑容,“紫镖师,我那信”不及刘二说完,紫绫脸现阴沉,眼中也露出寒芒,“你知道你爹眼睛和耳朵都不好使吗?”

  “知道”刘二抬眼看向紫绫,不知紫绫为何有此一问。

  “你知道你爹手脚也不利落吗?”

  “知道”

  闻言,紫绫眼中寒芒更盛,刘二见到紫绫凶狠的眼神,吓得连连退步,脚下拌到门槛,“噗通”一声摔坐在地。

  “紫姑娘!”见到紫绫将来人吓成这般模样,吕梦厉喝一声急忙上前制止,李武与张文也急忙放下手中包子一同赶上。

  “你爹在家中吃生米,喝凉水你也知道吗!”紫绫口中冷言,眼中冰冷已经转成了怒意。紫绫之所以这么生气,同自己父亲死亡息息相关。紫绫曾经埋怨父亲不去救母亲,是以渐渐与父亲紫穹疏远,然而真正阴阳相别之后,紫绫才知道自己当时十分不孝,而此时想尽孝已是万万不能。

  某些重要的人或物都是在失去过后,人们才想起珍惜,紫绫也不例外。

  “我爹可以自己开灶做饭,怎么会吃生米凉水?”刘二眼中困惑,坐在地上十分不安。

  赶上的吕梦听到此言过后,也缓缓驻足,静立原地,不再上前相阻,李武与张文也站到吕梦身侧,看着地上坐着的刘二。

  闻言,紫绫眼中的寒意锐减,“你多久没回过家了?”

  “去年年中回去过一趟,就再也没回去过。”

  闻言,张文忽然一拍脑门道:“我想起来,你过年时来过镖局,还让吕镖头给你送过信。”过年都是家家团圆之时,这事虽然会一时想不起,但又怎能忘记。

  吕梦闻言,似乎也回忆起来,不由道:“你是镇南做桌椅的那个木匠?”

  刘二点头道:“今年不做木匠了,改做一些毽子和木马卖给孩子。”

  “你过年为何都不曾回家?”紫绫刨根问底,完全不理会几人言语。

  刘二闻言,黯然神伤,无助的靠在门前,“和我一起出来的同乡都挣了不少钱,唯独我”言及此,刘二眼眶湿润了,不由侧目看了看隔壁清晨就在烤鸡腿,并且门前已有几人排队的张婆家的店,哽咽道:“我没脸回去啊!”

  紫绫闻言,缓步上前将之扶起,一时沉默。

  这时门外翼羽轻声哼着小曲,路过五洲镖局,不由驻足看了看五洲镖局的牌匾,百感交集,又看了看门前刘二的背影,轻叹一声,便去往张婆家烤鸡腿的店面排队。

  因为有刘二挡在门前,翼羽并没有看到紫绫,而紫绫同样没有注意到翼羽。

  “我这就去将你的父亲接来。”

  刘二闻言,脸色一变,连连摇头道:“别,别,我和我爹说我在金镶镇过得很好,要是接过来我爹不就都知道了吗?”

  “那我便将你送回渔村,你在村里种地两亩,找个媳妇和你爹好好过日子。”紫绫冷声道。

  “我在金镶镇打拼了三年,这样离开我不甘心!”刘二眼中含泪,依旧连连摇头。

  “来也不是,去也不是,哭哭啼啼,优柔寡断,哪里像个男人!”紫绫语气冰冷,眼露不悦,一把扯住刘二衣领,将刘二扯到门前,随手掷在马车上。

  解开缰绳,一跃上马,扯动缰绳,调转西方,口中一喝“架”,马车便向西而去。

  “紫姑娘!”紫绫的雷厉风实在令吕梦应对不及,一声急喝,紫绫已经驾车而去。

  这边急急喊着,那边却听张婆道:“仙女,原来你是金老庄主的女儿啊。快快多拿几个鸡腿。”

  “张婆婆,太多了”十多个以纸包着的鸡腿都被塞入翼羽怀中,翼羽双手捧在胸前,口中连连道:“张婆婆我拿不下了”

  “那就下次再来拿,婆婆不要你的钱。”毕竟翼羽第一次出手便是一枚金灵币,张婆婆都记在心里,当然不会再向翼羽要钱。

  “谢谢婆婆。”翼羽嘿嘿呆笑,转身晃晃悠悠捧着鸡腿向金镶庄园走去。

  “这个就是金镶庄园放炮仗庆祝归来的老庄主丢失之女?”李武看着为人客气露笑的翼羽,不由问道。

  “应该是吧。”吕梦点头道。

  这时,只见翼羽怀中一个鸡腿滑落而下,即将掉地,翼羽见状,口中轻哼一声,足间一挑便将鸡腿挑起空中,包裹的鸡腿的油纸散开,鸡腿由空中缓缓掉落,微微张口一咬,翼羽正好将鸡腿叼在口中。

  翼羽嘬了嘬口中鸡腿,脸上露出愉快之色。忽觉有几人看向自己,侧目看去正见吕梦三人站在镖局门前,各个眼露惊奇的看着自己。毕竟金镶庄园的大xiǎo jiě怎么会去理会掉落的食物,更别说用脚挑起后再叼在口中了。

  见到三人眼神,翼羽眯眼露笑。吕梦与金镶庄园金庄主交好,此时上前道:“大xiǎo jiě,我帮你拿。”言罢,吕梦将衣底黑袍兜起,翼羽便顺手将十余个鸡腿放在吕梦袍子上,这才以手将口中鸡腿取出,用力咀嚼两下,将鸡肉吞入腹中,长舒一口气道:“谢谢你。”

  “没事,我帮大xiǎo jiě送回庄园。”

  翼羽轻眨眼睛,接着一连由吕梦怀中取出五个鸡腿,口中还一边念道:“飞鸢、四少爷、周管家、张大厨、柳先生。”

  数完之后,翼羽嘿嘿呆笑道:“剩下的我也吃不了,你们就吃了吧。”言罢,翼羽又抬眼看了看镖局牌匾,眼露一丝悲伤,随即蹦跳离去。

  “这”吕梦看着黑袍中还留着的五个鸡腿,怔在原地,心里暗道,一个大xiǎo jiě独自出来帮家丁买鸡腿还真是少见,或许她和金庄主一样是个老好人吧。

看过《一念仙魔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