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回到三国的特种狙击手 > 第1962章 主帅抵定

第1962章 主帅抵定

  大宛国主将手中的武器,乃是一柄长枪。枪在大宛国乃至于西域,其实都是极少的。西域各国的武器,主要是刀,攻击更为便宜,杀戮也更为迅速。

  可是,大宛国主将的武器,却是不同。

  是一柄长枪。

  这样的武器,那是极少的。

  但偏偏,大宛国主将使用的武器,又是这样的一柄长枪。他提着枪,昂首站立,那魁梧挺拔的身形,犹如青松矗立。

  一身上下,透着浓浓杀意。

  他看着准备动手的尉犁国主将,想了想道:“你现在不休息,不治疗伤口,接下来,会极为被动的。”

  “不需要你管!”

  尉犁国主将强势回答。

  对于他来说,如今他接连取胜后,大有秒天秒地秒空气的心态,认为一切的人都不是他的对手,认为他有足够的自信。

  “接招!”

  尉犁国主将低喝一声,已然是提着弯刀冲出。

  他一步一踏,接连踏步后,整个人突然间,便是一跃而起,在靠近大宛国主将后,已然是抡刀斩落下来。

  “雕虫小技!”

  大宛国主将身形一侧,一个错身,便是避开了尉犁国主将的这一刀。

  甚至于,他也没有还击。

  不过大宛国主将稍作停顿,待尉犁国主将一落地的瞬间,手中的长枪一抖,下一刻,便已经是只见一道流光,在空中一闪而逝,枪出如龙,直奔尉犁国主将的胸膛去。他出枪的速度极快,而且这一枪走中线,刁钻无比,很难抵挡。

  尉犁国主将面色微变。

  好在,他也是极为厉害的人,战斗力强,且应变能力极为厉害,所以下一刻,已经是一个铁板桥往后,身体一下就避开了。

  旋即,尉犁国主将又是一个翻滚,身体在地上打滚,直接避开后又是鲤鱼打挺,整个动作一气呵成,速度无比。

  大宛国主将并没有什么意外,也没有追击。

  任由尉犁国主将躲避。

  甚至于,因为大宛国主将的不追击,任由尉犁国主将逃避,反倒是让尉犁国主将,无比的愤怒,因为他觉得对方瞧不起他。

  这是让他为之愤怒的。

  “受死!”

  尉犁国主将已然是愤怒了起来。

  他提起手中弯刀,便是快速的往前冲,片刻的功夫,已经到了大宛国主将身前,他又是提刀横削。只是他的刀一扫出,下一刻,大宛国主将一个闪躲,便已经避开了尉犁国主将的进攻,他人更是闪躲到尉犁国主将的背后,大枪抡起便扫除。

  长枪如棍,横扫是挂着锐啸声,在空中留下了一道影子。下一刻,便已经是啪的一声,便狠狠撞在尉犁国主将的后背上。

  原本,尉犁国主将的后背,就有伤口。

  如今,再度遭到长枪撞击,猛烈的撞击力道下,牵动了伤势,尤其力道本身强横,打得尉犁国主将踉跄上前,不由自主的往前跑出,无法稳住身形。

  尉犁国主将这一动,便失去了主动。他的身形刚稳住时,那在空中的大枪,犹如九天之龙,快速的挥出,下一刻,只听啪的一声,就狠狠敲打在尉犁国主将的肩膀上。

  力量撞击下,即便是尉犁国主将身强力壮,但这一枪砸下,力道太强,使得尉犁国主将,根本就无法稳住身形,再度踉跄后退。

  这一退,大宛国主将继续往前。

  此刻的大宛国主将,已经彻底掌握了主动,他快速的追上去,手中的大枪猛地往前一插在地上,他双手撑在大枪上,整个人一跃而起,已经是人在空中,双腿踹出。

  尉犁国主将瞪大眼睛,可他已经躲避不及。

  “砰!”

  大宛国主将的腿,已然狠狠踹在尉犁国主将的胸膛上。强横的力量下,使得尉犁国主将踉跄后退,再也无法维持稳定,他踉跄后退后,一屁股摔倒在地上。

  他刚想站起身时,大宛国主将已经是提枪往前,一下在他的身前停下,大枪的枪尖,落在了尉犁国主将的胸前,只要大宛国主将稍稍用力,就足以一枪,捅穿尉犁国主将的胸膛。

  “你败了!”

  大宛国主将开口说道。

  “我败了!”

  尉犁国主将惨然一笑。

  他很清楚,自己和对方完全不是一个级数的,如果大宛国主将,真的要杀他,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如果大宛国主将不留情,不论是先前的腿踹在他的胸膛上,还是如今枪尖对准了他,那么他都会死。

  大宛国主将收回了长枪,便退到一旁去,淡淡道:“现在,谁还要来一战?”

  “我来!”

  就在此时,却是又有人开口。

  这是先前没有出战的。

  此人是车师国的主将,名叫阚贝特,他手中的武器,乃是两柄铁锤。阚贝特站出来,眼神锐利,昂着头掷地有声道:“乌尔瓦,你打败了尉犁国主将,不过是取巧而已。有本事的,你打败我,正面打败我,那么,我就服你。”

  乌尔瓦,是大宛国主将的名字。

  乌尔瓦笑了笑,说道:“很好,你要正面击败你,那么,我就正面击败你。我能够以巧劲取胜,同样的,也能够强横取胜。”

  “很好,我很期待!”

  阚贝特双手一紧手中的铁锤,猛地一踏,便已经是抡起手中的铁锤,狠狠的砸下。那铁锤挂着呼啸声,声势骇人。

  这一幕落在了其余所有人的眼中,一个个脸上,都流露出惊骇的神情。因为阚贝特的力量,是极为强横的。尤其刚才大宛国主将乌尔瓦,说了要正面击败阚贝特,这可是相当不容易的。

  一个个很是期待。

  大宛国主将双脚立在地上,身体稳住,宛如青松矗立,任凭东南西北风,都根本不动摇。而他手中的大枪,已经是抡起,强势迎着铁锤去。

  乌尔瓦手中的大枪,通体以镔铁锻制,足足有鹅蛋粗,重逾六十余斤,即便是一口长枪,这样的重量,已然很不简单。

  大枪扫过空中,声音更是刺耳。

  这一枪,已经是乌尔瓦竭尽全力,他没有再有任何的保留。

  “铛!”

  大枪和铁锤,撞击在一起。

  刺耳的声音爆发出来,甚至于,一个个的耳膜都觉得刺痛。实在是刚才的撞击声,太过于强横刺耳,令众人都是皱起眉头,许多人直接捂住了耳朵。而两柄武器的撞击地点,更是摩擦出了火花,更有焦糊的味道弥漫开来。

  而撞击的两个人,乌尔瓦立在地上,一动不动。可是阚贝特手中的铁锤,却是在一瞬间,便已经倒飞了出去,阚贝特的手掌,更是虎口撕裂,流出了鲜红的鲜血。

  他整个人,蹬蹬后退。

  甚至于,在这样的力量下,他根本就止不住身体。接连后退了一段距离后,一个踉跄,便已经倒在了地上。

  他的手臂,传来一阵一阵的疼痛。

  整个手臂,仿佛要废了一样。

  乌尔瓦盯着倒在地上的阚贝特,没有追击,也没有出手,只是淡淡说道:“阚贝特,现在,你已经服气了吗?”

  “我服了!”

  阚贝特面色震撼,无比惊悚。

  他的脸上,已经是有震撼和痛苦,因为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乌尔瓦爆发出来的实力,竟是如此的霸道凶猛,令人难以承受。

  依照他看,乌尔瓦的实力,已经是远超他。

  即便是再多几个他,在乌尔瓦的面前,也是不敌的。

  阚贝特沉声道:“我愿意尊奉你为主帅,我愿意!”

  大宛国主将嘴角噙着淡淡的笑容,神色自信,环顾周围的众人,说道:“诸位,现在谁还要来挑战呢?”

  一个个原本跃跃欲试的。

  如今,都是胆寒。

  阚贝特的实力,谁都是清楚的,那可是一员虎将,两柄铁锤所向披靡,是极难抵挡的。可是,阚贝特这样的实力,却也不敌乌尔瓦,谁还敢再去呢?

  即便是乌尔瓦收着力量,但也没有人愿意再去。

  “我愿意尊奉乌尔瓦为主帅!”

  就在此时,楼兰国的主将开口说话。

  疏勒国主将受了伤,如今虽说包扎了,但面色惨白,他咬着牙道:“我也愿意尊奉乌尔瓦为主帅,听从乌尔瓦的调遣。”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口,一个个都不再坚持,纷纷开口说话。

  所有人都是这般。

  最终,所有人都表态支持。毕竟乌尔瓦所表露出来的实力,已然是超越群雄,所以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所有人都是同意的。

  乌尔瓦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所有人都尊奉他为主帅。

  那么,西域各国的盟军,才不至于是出现纷争,才能够统一意见。即便是有人提出不同的意见,那么他也可以强势反驳。

  一切,都以他的意见为准。

  一切,都得按照他的办。

  乌尔瓦深吸口气,沉声道:“诸位尊奉我为主将,那么,我定会全力以赴,把这一事情做好。我的所作所为,不会徇私枉法,不会不顾大局。我的所作所为,出发点必然是为了咱们西域各国,必然是为了能够击败大隋。这,就是我的宣言。”

  他的话语,掷地有声。

  他的话语,更透着他的笃定和认真。

  因为他是来做事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