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农家小医妃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囚禁 1

第二百五十二章 囚禁 1

  林言琛记得,从他和林长歌相识以来,这么多年过去了,林长歌貌似从未对他开口说过爱字,可是她此时居然说她爱希延!

  他们相伴那许多年,难道就比不过她和希延这短暂的一年多么?

  林言琛的目光令长歌无法直视,长歌侧过头去,口是心非道:“是啊,不然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嫁给他?”

  林言琛冷笑道:“我原本以为,你是有难言之隐,现在……”

  “现在你都知道了!”长歌生怕他口出恶言,说什么伤人的话,自己抢先将话说绝了:“我没什么难言之隐,林言琛,我没你想的那么伟大,我就是喜欢上希延了才嫁给他的!”

  “那孩子呢?”林言琛不死心的追问道:“你既然爱他,为什么要把我的孩子生下来?”

  长歌道:“你这是什么话,这怎么说也是我的孩子,我自然要生下来,更何况,希延能接受他们。”

  “然后你就眼睁睁的让他们认希延做父亲?!!”林言琛陡然暴喝出声,他此刻真的是想杀了她……

  长歌被他吓了一大跳,她还是难得见到林言琛如此失控的模样,这样子的林言琛,是令她有些畏惧的,长歌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长歌死鸭子嘴硬道:“是又如何?让他们认希延做父亲也没什么不好的!你来南疆不就是想弄清楚真相么?现在我告诉你了,你可以走了吧?!”

  “呵……”林言琛冷笑道:“既然我已经知道了,你以为,我会自己离开么?”

  “林言琛……”猜到他接下来可能会说什么的长歌语气微怒道:“你不自己回去还要怎么样?把孩子带回去么?你知不知道把孩子带回去他们有多危险?孩子留在我这儿,会平安快乐的长大,你如果真在乎他们,就替他们想想!!”

  林言琛接下来的回答令长歌心寒:“他们既然是我林言琛的子女,就必须留在我身边,无论有什么下场,这就是他们的命!”

  “你……”

  长歌刚要开口,林言琛伸出两根手指来覆上了长歌的唇,道:“不过,你只猜对了一半,我这次可不止要带两个孩子离开!还有你,我也要一并带走!!”

  长歌闻言,震惊的睁大了眼:“林言琛你疯了么?!!我才不要和你回去!!”

  长歌清楚自己如今在京中百姓心中的地位如何,纵然她不在乎百姓如何说她。可她是白钰亲自下旨嫁给希延的,若是林言琛将她带回去了,不知道会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更何况,无论是白檀,还是荣贵妃,都知道她的身份,若是说出去了,林言琛又当如何呢?

  无论怎么看,她都绝对不能回去!

  谁知林言琛却道:“这可由不得你,孩子这么小,怎么能没有娘亲陪在身旁呢?”

  “林言琛!”长歌忍无可忍道:“你别太过分了,我就是不肯和你回去,怎么,你还准备用抢的么?”

  “正有此意!”林言琛轻笑着,在长歌额头上落下一吻,轻笑道:“你放心,看在你给我生了两个孩子的份儿上,我不会亏待了你的!”

  “不行!你明知道我不在乎你了,我如今是希延的夫人,你带我回去做什么?怎么,堂堂丞相大人,连我这么个女子都放不下么?你可真没出息!!”

  长歌试图惹怒他,让他放弃抓她回京的念头,谁知林言琛闻言,只是冷笑道:“我放不下你?别太拿自己当回事儿了林长歌!我说了,孩子我必须带回去,他们不能没有娘亲在身边!你如今于我而言,不过是伺候我孩子的工具罢了!和我府中那些丫鬟婆子没什么区别。”

  长歌说不过他,一时气结,索性无赖道:“反正我就是不和你回去,有本事你杀了我啊!”

  林言琛懒得和她做无谓的争执,出了房间找到了族长,也没废话,直接说明他要带长歌母子三人回京!

  族长已经 确定林言琛知道了真相,按理说他带回两个孩子,他也没有理由阻拦,只是……

  “丞相大人,这孩子既是你的,你带回去也说的过去,只是长歌,是你们陛下亲自下旨嫁到南疆的,这怎么好往回带啊,要不然,只带孩子回去行不行?让长歌留在我们南疆吧?”

  “不行!”这件事上林言琛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她林长歌既然将他的孩子生下来了,这次说什么,他都不会放手成全林长歌和希延了!

  见林言琛执意带人走,族长不知如何是好,一旁的希延怒道:“丞相大人,你别欺人太甚了!!长歌是我夫人,你凭什么带她走?!!”

  林言琛道:“你夫人,又如何?世子若是有本事,便留她试试!!”

  “你……”

  希延还要说什么,被族长一把拉住,族长担心希延惹怒了林言琛,赔着笑脸道:“丞相大人莫见怪,若一定要带也无妨,只是,圣上怕是不会同意吧。”

  这话原本是想警醒林言琛的,谁知林言琛却道:“有什么后果我自己担着,至于如何对如族人解释,就劳烦族长了,我有些乏了……”

  族长立刻命人给林言琛安排好了住处,林言琛离开后,长歌和希延抱着南笙南离回到家中,这才发现,林言琛居然直接命下人将他们家围了起来。

  若非长歌拦着,希延就差冲上去和这些人拼了!!

  他也不知道为何,知道长歌要离开了,心中难过不已。

  晚间,二人吃晚饭时,气氛难免有些压抑。

  希延率先开口道:“长歌,你要回京里了么?”

  长歌叹了口气:“你也看见了,林言琛执意要带我走,就连族长都不敢得罪他,我哪有反抗的余地呢?!”

  希延不免有些急了:“可是……你回京后,肯定不受那群百姓待见,到时候你又该如何自处呢?”

  “我倒不是担心这个啦……”

  “你不担心我担心啊!”希延突然握住长歌的手道:“长歌,只要你一句话,我拼死也护着你,定不会让你回去的!”

  他掌心温度火热,长歌像是真的被烫到了一般,快速抽回了手,有些不安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其实,你不必对我这么好的。”

  希延还想说什么,长歌却根本不给他机会,继续说道:“林言琛不是马虎大意之人,就算他不在乎我了,看在孩子的份儿上,也不会冲动行事,我猜的不错的话,他这次应该会偷偷将我带回去,到时候我找个机会逃走就是了!”

  “可是,他将你带回去,想来不会对你多好,万一他心存恨意,对你做什么怎么办?”

  “不会的,我了解他,你放心好了。”

  长歌嘴上安慰着希延,其实她心里也没底。林言琛如今到底有多讨厌她,她都无法确定。

  不过这样也好,若是将来有朝一日,她的身份真的曝光了,或者她回京被人知道了,引起了众怒什么的,林言琛,应该也不会为她做什么傻事了。

  毕竟她如今在他眼里,只是个照顾他孩子的工具罢了。

  一件工具而已,哪里会值得他上心呢?

  ……

  翌日,林言琛的手下闯入院中,直接对长歌道:“夫人,请吧!”

  长歌道:“好歹让我和世子说句话!”

  这个要求合情合理,也没人拦着。长歌递了张纸给希延道:“这个你交给斯舞,告诉她是解药的配方。”

  “解药?什么解药?”

  “你交给她,她自然明白。希延,这次我离开,倒是麻烦你和族长想办法替我解释了……”

  不知道是不是长歌的错觉,希延眼眶貌似红了,希延不擅长说什么暖心的话,憋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长歌,我能……抱抱你么?”

  长歌也没墨迹,直接给了希延一个大大的拥抱。

  谁知就在此时,林言琛来了,好死不死的见到长歌和希延抱在一起的模样,林言琛的面色沉的仿佛滴出墨一般,对手下道:“让你们带她走,怎么这般拖沓?”

  手下闻言,立刻对长歌道:“夫人,你的话说完了没有?说完了该走了!”

  长歌放开希延,对那些人道:“都要走了,我自然多同世子说几句,你们急什么?!”

  原本长歌是准备告诉希延怎么撒谎糊弄族人,顺便让他找个真正的夫人,然而看在林言琛眼中,就是这二人如胶似漆难舍难分。

  林言琛将孩子交给下人,快步上前,直接将长歌拦腰抱起,带到了马车上。

  长歌怒视他:“林言琛,你干什么?!”

  林言琛冷着脸,接过下人递过来的南笙南离,将南离交给长歌后,林言琛自己抱着南笙,命令下人立刻驾车离开。

  长歌怒瞪了他一眼,赌气一般不在说话,一路上,二人一人抱着个孩子,谁也不理谁,马车内安静极了。

  行了整整一日的路,到达了一个小县城,一行人落了脚后,找了家客栈。

  那些手下们单独开过房间后,长歌本来也想开一间,可是她身上没有银子。

  掌柜的道:“二位是夫妻俩吧,开一间就可以了对吧?”

  长歌刚想解释,不是她矫情,只是她和林言琛现在的关系,在一起未免……太尴尬了些。

  谁知林言琛直接掏出银子递给掌柜的道:“一间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