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异界之超级大牧师 > 62.第一次
  当然,现在赵青排列出来的这个八门金锁阵只是徒具其形,并没有多大的威力,赵青需要解决的问题还很多。圣光照耀这个魔法虽然被他分解成了无数光球,但整体上还是一个魔法,如何把不同类型的毒素融入不同区域的光球这是赵青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除此之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八门金锁阵的威力体现在变阵上,赵青控制光球的时间有一定的限制,在敌人进入光球排列的阵法后,变阵才能发挥出效果。所以,如何延迟光球存在的时间,随心所欲地控制光球变化阵型,这是决定八门金锁阵光阵能否发挥威力的关键。

  还有一个赵青可以解决,但需要长时间练习才能做到的问题,这个问题和精神力的强弱有很大关系,那就是光球的数量。如果仅仅用四十五个光球列出八门金锁阵,即使能够变阵,阵法威力也不会比以前的圣光照耀强多少。所以,要想让这个八门金锁阵成为自己的撒手锏,赵青起码要能够控制成千上万的光球列成光阵才可以做到。

  夜幕悬挂,月淡星轻,熊熊燃烧的篝火边,穿着牧师袍的少年不断练习着魔法,赵青无论做什么事都很认真,一旦开始做就不会受到其他事情影响。

  米琪尔是最先回到营地的,对火堆边那一脸专注的少年,她越来越感到好奇了。能够让人陷入麻痹状态的神圣魔法,可以帮助人改善体质的神圣魔法,还有少年那与年龄不相符沉稳与狠辣……米琪尔非常想要了解这个少年的一切,她从未对一个人如此感兴趣过。

  “这么努力啊!这个魔法有什么作用,给大姐我介绍介绍。”米琪尔走到火堆旁,径直在赵青身边坐了下来,而且她柔软的身体紧紧地贴着赵青。

  米琪尔自然不会想勾引赵青这样的毛头少年,她只不过想让赵青感到局促,这样好打探到少年更多的秘密,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罢了。

  火光映射下,米琪尔那张妩媚的脸更加娇艳了,洗完澡的她没有再穿那套.紧身皮甲,而是换上了一套黑色的衣服。不过,这套衣服同样是紧身的,柔软的薄纱将她那凹凸有致的成熟胴.体完美地勾勒出来,被那成熟柔软的娇躯紧贴着,赵青自然没办法再练习魔法,不过他也没有如米琪尔所想的变得局促,而是苦笑着道:“米琪尔队长,难道你不知道穿这样的衣服容易引人犯罪吗?”

  米琪尔妩媚地一笑,离赵青更加近了,她凑到赵青耳边道:“是吗?既然是衣服引人犯罪,让你感到不自在,那都是衣服的错了……既然这样,不如我干脆把衣服脱了,那你感觉会不会不会好一些?”说完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

  米琪尔呼吸时吹气让赵青感觉脖子痒痒的,她的话更是让赵青险些喷血,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勾画出了一幅米琪尔不着寸缕的图画。

  赵青不由得变得面红耳赤,如果不是心有所属,他真恨不得把眼前这妖媚入骨的女人给……为了不让米琪尔继续调戏下去,知道她打算的赵青很光棍地道:“米琪尔大姐,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就干脆地问吧!不要用这样的手段了。”

  米琪尔这才离赵青远了一些,妩媚地朝赵青抛了媚眼道:“小家伙,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聪明,让姐姐我一点成就感都没了。”

  赵青苦笑着道:“那你到底要不要问,如果不想问的话就当我没说过。”

  “要,当然要。”米琪尔毫不犹豫地道:“今天你在卡托大剑师身上施展的祝福术到底有什么古怪,别告诉我那是普通的祝福术,我不会相信的。”

  对于队友,自己的能力没什么好隐瞒的,让队友对自己的能力有所了解,大家配合作战时取得的效果会更好。赵青很干脆地道:“不错,那不是普通的祝福术,我的一些魔法附带了巫师麻痹术的效果,今天那个祝福术实际上就是麻痹术。”

  米琪尔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尽管已经有心理准备了,但猜测被证实后她还是感到震撼。眼前的少年似乎就是为了打破常规而存在的,他的这个魔法简直就是阴人的绝招啊!如果在战斗的时候,突然加一个祝福术在一个人身上,结果却是麻痹术,相信猝不及防之下大多人都会中招。

  震惊过后,米琪尔问出了自己最感兴趣的问题:“你现在不过十五岁年龄,为什么会那么沉稳?而且手段那么高明,一点都不像你这个年龄应该有的。”

  灵魂穿越这样的事,赵青不准备告诉任何人,听了米琪尔的问题后,他不由得想起星宿派时那不堪回首的十年,眼里的神色逐渐变得阴冷起来,淡淡地道:“如果你每天都生存在一个尔虞我诈的环境里,一不小心就会遭到残酷折磨,甚至还会丧失生命,你也会很快变得和我一样的。”

  感受到赵青眼神的变化,米琪尔没有刨根问底,她理解了赵青的意思,想到因为自己的好奇而让赵青情绪低落,米琪尔失去了打探赵青秘密的兴趣,她开始问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想要让赵青开心起来。

  “小家伙,有没有喜欢的人?”

  “小家伙,你内裤什么颜色的?”

  “小家伙,还是不是处男,要不要老娘教你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

  米琪尔开始对赵青进行疲劳轰炸,当红玫瑰佣兵小队的其他成员回到营地后,一个个都强忍着笑意,看着米琪尔和赵青之间一问一答。开始的时候米琪尔只是想问一些好玩的问题让赵青开心,后来女人的八卦天性彻底爆发了,问出的问题越来越古怪……信守承诺的赵青只得老实地回答,营地里屠云勇和雷切等人则笑得合不拢嘴。

  夜色越来越浓了,和红玫瑰佣兵小队热烈的气氛不同,在离他们两公里远的地方,每个队伍的营地都显得很安静。在宁静中,暗潮不断汹涌着,各种各样的交易在不断达成,各种阴谋也在不断实施着……

  血一从斗气修炼中醒了过来,轻弹了一下心爱的窄剑,他的脸色越加地苍白了,看着那些拥有剑圣强者队伍所在的营地,血一脸上没有丝毫的畏惧,而是充满了面对挑战的兴奋。

  血一伸手摸了摸脸上那道不太起眼的伤疤,每次戴上头套行动之前,血一都忍不住摸一下这道伤痕,这道伤痕仿佛有魔力一般,每次一接触伤痕,血一都会感觉到自己的力量仿佛一下子提升了许多,心里杀戮的气息就会暴涨。

  这道不起眼的伤疤,原本应该是一个盾牌标记,这是一个贵族家族的徽章,而脸上有这样标记的人,则代表着永远是这个家族奴隶的身份。尽管这道标记已经消失得差不多了,但每当接触到的时候,血一都会感到心跳加快,全身颤抖。

  这个标记,伴随着血一长大,他的爷爷奶奶,他的父母,以及他那无辜的妹妹,身上都有着这样的标记。从很小的时候开始,血一就被教育,全家人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领主大人的,包括他们的身体……至今血一依然记得,当他那年仅十二岁的妹妹被领主带走的时候,父母神色非常的平静,因为在他们眼里,妹妹脸上有着同样的奴隶标记,她的身体同样是属于领主大人的,领主大人有权得到她的初.夜权……这是天经地义的事。

  血一当时什么也不懂,听了父母的解释,他明白妹妹应该属于领主大人。可是,当后来妹妹的尸体出现在眼前的时候,看着她瘦弱的身体上各种各样的伤痕,血一感到无比的愤怒。可是,让他绝望的是,父母虽然伤心,但却丝毫没有责怪领主大人的意思,在他们看来,女儿是奴隶,她的生命属于领主大人,这是神的安排,没什么好抱怨的。

  那时候年轻的血一不知道该做什么,心爱的妹妹活生生地在眼前消失了,他突然有了一个大逆不道的想法,即使是神,凭什么这么轻易剥夺妹妹那年轻的生命?第一次,血一开始怀疑信仰的神,神既然把我安排成了奴隶,我为什么还要信仰他?领主大人剥夺了妹妹的生命,我为什么还要为他创造财富?

  这种想法不可抑制地滋生出来,当有一天血一在诅咒神灵,诅咒领主的时候,被北州城有名的大商人海伍德听到了。原本血一以为海伍德会把这一切告诉领主,而自己的生命将会被剥夺的时候,海伍德却将他送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

  在这个特殊的地方,血一认识了无数和他有着差不多经历的年轻人,在这里,每天大家都会肆无忌惮地诅咒高高在上的神灵,诅咒那些残忍的贵族。而且,每天都会有人来给他们讲解,那些领主大人,是在欺压所有的奴隶,奴隶应该起来反抗。除此之外,还有实力强大的人来教他们武艺,教他们杀人的技术,从此血一懂得了许多东西,他加入了组织。

  组织的目标就是推翻所有的贵族,让所有的的奴隶获得自由,组织非常强大,连海伍德那样的大商人,也不是组织里地位最高的。心里充满仇恨的血一训练非常的刻苦,在同一批训练的人中,血一是最优秀的,所以有了这个让他感到骄傲的名字——血一。百度一下“异界之超级大牧师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异界之超级大牧师》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