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28章 钱彬投效

第28章 钱彬投效

  等军务上的事讨论完以后,叶天把王管家、钱彬和二柱留了下来,问道:“王叔发电站的事,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可以完工开始发电。”

  “少爷,发电机组已经安装完毕了,三个洋人说在调试一下就可以发电了,”王管家看着少爷满意的点了点头,又接着担心的说道:“少爷,咱们还要再招一百名护卫是不是太多了一点,我怕到时候官府那边…”

  叶天听了也是皱紧了眉头,如果只有二十几人,那看家护院还说得过去,要是一百多人的话那就有点多了,要是有心人在一乱说的话,到时候官府肯定得过问,你一个地主家招那么多人干什么,而且还装备了那么多洋枪,是不是想图谋不轨集众谋反了。

  想到这里叶天心里也是一紧,他现在可还没实力扯旗造反,可这才一百多人呀,等这批人训练完成以后,他可是还想再招一千人的,以后还要招更多,反正他现在有的是钱,到时候怎么办。现在就造反又不符合时机,他还想再低调的发展几年。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办法,带兵打仗他还行,这些事情他还真不在行啊!看王管家和二柱那样子应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就在这时他发现了钱彬嘴角动了动,叶天心道难道这家伙有什么好办法。

  钱彬看着叶天看了过来,装作没看见似的,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同时心里也是心惊,这两天他也了解到了一些事情,这个少年不但自己亲自去上海买机器开工厂,还按西洋的方式训练家丁,那些家丁的厉害他也领教过,二十几个人就把他们一百多号人收拾了,现在竟然还要再招一百人,而且还准备制定军规军纪,他不知道叶天是怎么买到那些武器的,还有那恐怖的机关炮就是朝廷的军队也没有装备,其野心不心啊!

  再看那小子的做事风格,杀阀果断,又懂得收买人心,对待手下也不错,这不就是他一直寻找的明主吗,虽然有些方便还比较欠缺,但这不就是突出了自己的作用吗,所以他先想考考这个少年,看看他有没有大志,如果可以就真心投靠叶天,不但报仇有望,还不至于埋没了自己的才华。

  叶天看钱彬那样越看越觉得不对,那脸上分明就写着我有办法,可就是不说,叶天就纳闷了,有屁你就快放呀,你那一副样子摆给谁看呀,都成了老子的俘虏还这么拽,要不是看在他还有点文化,现在的识字率又这么低,早发点钱打发走了。

  叶天这时候也想起了,古代一些文人的风格,虽然这是清末了,儒家的一些风气还是很深的,想想历史上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才肯出山,钱彬那样子不就是等着自己礼贤下士吗?

  也罢,这个时代的人还就吃这一套,士为知己者死,也就死马当活马医,于是站起来走到钱彬的面前,双手抱拳弯腰道:“前次先生救命之恩,叶天感激不尽,这两日来多有怠慢之处,还请先生不要怪罪。”

  “公子万物如此,在下还要多谢公子的不杀子恩,哪里还敢提什么怪罪。”钱彬连忙扶起叶天,惶恐的说道,心里想到此子还算不错。

  “先生乃有大才之人,小子将先生请来此处,实在是屈才了,但现在清廷腐败,旗人恃我汉人如猪狗,列强在外又虎视眈眈,再这样下去,亡国灭族之祸不远以,小子虽然年幼,但也有振兴华夏之志,小子有生之年,若能使百姓能够过上好日子,能推翻清廷,恢复我汉人的衣冠,使华夏民族重新站立起来,即便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叶天越说越激动,到最后完全是真情流露了。

  叶天又一抱拳,躬身道:“但小子才疏学浅,不通世事,虽然想救民于水火之,挽民族于危难之中,但不知从何下手,还请先生教我,”

  钱彬没想到叶天还有这样的大志,而且还见识不浅,又这样坦诚相待请教他,哪里还肯在装矜持,连忙扶住叶天,说道:“没想到公子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大志!在下虽然才疏学浅,若公子不嫌弃,愿为公子效犬马之劳。”叶天连造反的事都跟他说了,就是真的想把他当成心腹了,再也不表态,恐怕就出不了这个门了。

  叶天也是欣喜不已,虽然感觉这套有点肉麻,但从钱彬的表情看,还就吃这套,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本事,自己可是又弯腰又行礼,最后还把自己要造反的事也说了出来,要是等一下,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一定要狠狠的揍一顿,然后送去修路,拽也要有拽的资本,于是请教道:“先生觉得,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钱彬也知道自己该露点本事了!就说道:“公子不必担心,想要成就大事也就九个字,”看着叶天那期待的眼神,旁边的二柱和王管家也围了过来,钱彬缓缓地说道:“高筑墙,缓称王,广积粮。”

  叶天听他说完,差点没忍住一脚踹过去,搞了半天,就这个,谁他妈不知道这几个字,还要你说,关键是怎么高筑墙,怎么缓称王,怎么广积粮,再说了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不知道这套管不管用。

  钱彬也看出了叶天的脸色不对,连忙说道:“要想不被官府注意,那是不可能的,不过这也很简单,少爷只需花些钱财,说土匪横行,为祸乡里,申请办个团练就是了,最好是花些钱把这个岳池县令买到手那就再好不过。”

  叶天听了,觉得这个办法还是可行的,要是他成了这岳池县的县令,正好可以实施一下自己的政策,看到底适不适合这个时代,有什么需要改进和注意的,于是问道:“这县令还能用钱买,”

  钱彬嘿嘿笑道:“公子有所不知,别说是一个七品县令,只要有钱,下至县令知府,上至巡抚总督,都可以买到,不过要想买到实缺,还需到京城吏部花钱打点一番,”

  叶天这时也想起来了,在古代买官卖官是很平常的事,尤其是清朝,那简直是明码标价,一些有钱的商人,都会花钱捐个官身,

  “就是这岳池县令还在任上,是个不小的麻烦。”钱彬又道。

  “先生不必烦恼,现在世道不太平,革命党横行,被杀死个把县令在平常不过了,”叶天不在意的挥了挥手,说道。

  二柱和王管家这时也是听得心惊肉跳,少爷,这是要造反的节奏啊,他们虽然心里害怕,既然少爷要造反,他们也只能跟着了。

  随后叶天又问了二柱工厂的事情,他发现自己打仗练兵还行,制定一些大的方向还行,具体的事情他就有点抓瞎了,像这商品生产出来怎么卖?要找哪些买家,他还是觉得应该交给专业的人来做。

  叶天忙完了正事,准备去安慰一下他娘,虽然他赶到的时候,他娘手脚被绑住,衣服也算完好,可他还是发现他娘胸前的扣子被解开了,裤子上面也有点湿,一定是王麻子那狗日的对他娘动手动脚了,而且他娘还有那反应,不然裤子中间也不会湿成那样。

  叶天这时也才想起了他娘才三十岁左右,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而且守寡已经半年多了,他也知道这个时代的女人就是如此,要给自己的丈夫守洁一辈子,可是作为现代人的叶天,不想看到他娘那么辛苦,所以想找他娘好好谈谈,看能不能找个合适的人让他娘改嫁。

  外面的天已经变得漆黑无比了,叶天站在他娘的房门外,轻轻的敲了敲门说道:“娘你睡了?天儿来看你了,”

  不一会儿也,赵氏打开了门让叶天进去,说道:“天儿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啊?”

  “娘,今天让你受委屈去了,你没事吧,我来陪陪你。”叶天说着和赵氏坐在了床上。

  赵氏抱着叶天,眼泪就吧嗒吧嗒的流了下来,叶天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娘亲的后背,安慰道:“娘,都过去了,不哭了,等过完年我就将那伙土匪给灭了,替娘出了这口恶气,”

  “天儿,娘出不出气都无所谓,只要你好好的,别再出事就行了,娘就是觉得对不起你爹。”说着又啜泣了起来。

  “娘,都是天儿没有保护好你,以后出门一定要多带几个护卫。”叶天替赵氏擦了擦眼泪。

  “嗯,娘以后都听天儿的。”

  “娘,你现在还这么年轻,爹也已经走了半年啦,以后还有这么长的日子,不如找个合适的人改嫁了吧。”

  “天儿,你胡说八道什么,这要是让别人听见了娘以后还怎么活啊!娘是要给你的爹守节一辈子的,以后可不许再乱说了。”赵氏听了叶天的话吓了一跳赶紧说道。

  “娘,你听我说,你现在才30岁,真是人生中最精彩的时候,天儿不想看着你被道德束缚住,下半身孤零零的。”叶天认真的看着这赵氏说道。

  “娘,怎么会孤单呢,不是还有天儿陪着吗?娘怎么能做对不起你爹的事呢。”赵氏心里也是被叶天说得乱七八糟的,他怀疑自己那天的窘样被叶天知道了,她也恨自己的身体为什么就那么不争气,被王麻子侵犯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不适控制,那种感觉她好久都没有体会过了,想着想着脸也不由得红了起来。

  叶天看着他娘的样子,看来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就说道:“娘,你看那个钱先生怎么样,不但人长的不错,还一副文字彬彬的,年龄也和你差不多,他妻子也已经死了几年了,家里也没有什么亲人了。”

  “天儿,你胡说什么了,娘都说过了不能对不起你爹,要守一辈子的节。”赵氏装作不悦地说道。

  “娘,爹在地下也希望你过得开心,儿子以后要做大事,可能要经常去外面,不能天天陪在你身边,要是娘身边有个知心的人天天陪着,天儿也就放心了,只要娘以后开开心心的就好,其它的娘就不要管那么多了。”叶天还是不死心的劝解到。

  “天儿,你再胡说八道娘就不理你了,女人是要守一辈子寡的,不然会被人看不起的。”赵氏娇嗔了叶天一句,又面带忧愁的感慨道。

  叶天也知道这种事情不能急,要慢慢的来,于是就站起来说道:“娘,你不用担心,这些事情天儿会处理的,你好好再考虑考虑吧,天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先走了。”

  “不用考虑了,天儿你也早点休息吧,今天你也累了一天。”说完还帮叶天的衣服整了整。

  等叶天走后,赵氏一个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想起叶天刚才的话,他不知道儿子,怎么会这样的想法,难道儿子真的长大了,心痛她替她考虑,还是那天的事真的被他发现了,再试探自己。

  想起那天王麻子对她做的事,她身上就开始发烫了,难道自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虽然他拼命的反抗,但身体还是不由自主地产生了反应,随即脑海里又浮出了钱彬的身影,心里越来越烦躁,越发的睡不着。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请收藏一下,每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