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39章 熟女洛菊轩

第39章 熟女洛菊轩

  此时叶天正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向他行礼的美女,年纪不大,也就20上下,却透露出一股成熟妩媚的风情,容貌比起白雪也不遑多让。

  叶天坐在书桌的后面,越看心里越觉得不爽,这么一朵娇滴滴的鲜花,插在了李旺财这坨牛粪上,真是浪费稀有资源啊!

  洛菊轩自从早上被官兵带走,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他不知道老爷到底犯了什么罪,既然要被抄家下狱,得知要去见县令大人,心里不解的同时也感到惶恐,像她们这些罪人的妻妾往往下场都会很凄惨的。

  被带进后衙的一间书房里,微微打量了一下,见书桌后坐着一位少年,原来传说是真的,本县的县令还真是一位未成年的少年郎,连忙跪下行礼道:“民妇李洛氏见过大人,”

  等了一下见没声响,于是抬起头打量了一下书桌后的人,才发现这位县令大人正在盯着自己看,那神情仿佛在欣赏一件物品,心里顿时涌起一股厌恶。

  叶天见美女也看了一下他,这时也反应了过来,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道:“刚才本官走神了,洛小姐不比多礼,请起,看坐。”说完还意识三娃去上茶。

  洛菊轩听了叶天的称呼,眉头皱了下,轻轻的坐下去,不卑不亢的说道:“民妇虽为青楼女子,然已嫁做人妇,大人再称呼小姐,却也不合适,大人可以叫我李夫人。”

  叶天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这时代的规矩就是多,但他又不想称李夫人,于是抱歉道:“让夫人见笑了,本官确实唐突佳人了,这也怪夫人生的美若天仙,秀丽无边,本官也是看得入神一时口误,还未请教夫人芳名。”

  洛菊轩心里更加不快了,这人好歹也是一名七品县令,说话竟如此轻浮,女子的闺名除了自己的夫君,是随便能告诉别人的吗?可奈何形势比人强,自己全家人的性命都在他手上,只好回答道:

  “大人妙赞了,民妇闺名菊轩,”

  “嗯,菊轩,好听,人美,名字也好听,难怪杨大人对你痴情一片,竟要趁你家老爷不在,轻薄于你,最后既然惹得你相公要买凶杀他。”叶天喝了一口茶,悠悠的说道。

  “大人此话何意,竟如此侮辱民妇,那杨大人何时轻薄于我,杨大人的死与我夫君又有何干?”洛菊轩听了叶天的话,吓了一跳站了起来,同时也气得浑身发抖问道。

  那杨县令她才见过一面,虽然看她的眼神有点不怀好意,让她心里也不舒服,但这轻薄二字却也说不上吧?

  旁边的三娃早就听二狗说过,少爷的泡妞事迹,上完茶后早就睁大眼睛,竖起耳朵,想要偷学一点的本事。

  叶天就好像看穿他心思一样,“三娃你出去转一会儿,我跟这位菊轩夫人有点事情要谈,记得把门带上。”

  “是,少爷。”三娃应了一声,只好跟受气媳妇似的走出去把门带上,还嘀咕道少爷真小气。

  洛菊轩见三娃出门而去,把门也关上了,心里顿时一紧,这孤男寡女的共处一室,但一想到叶天虽然是县令,却也才是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心里也就放松了下来。

  “哦,是吗?可这也得有人相信呀,本官可是证据确凿啊!”叶天将脚搭在书桌上,背靠着椅子,笑嘻嘻的又对着她说道。

  “大人,这一定是有人诬陷我们家老爷,求大人一定要明察呀,还我家老爷清白啊!”说着起身跪了下去,哭求道。

  叶天见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也有点不忍心,不过一想他对付的是李旺财,又不是这女人,说不定自己还救她出火坑呢。

  连忙站起身走过去,扶起她说道:“菊轩姑娘这又是何苦呢,为李旺财那种人值得吗?”

  洛菊轩也顾不得叶天,还抓着她的双臂,站起来说道:“民妇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哪有什么值不值得,还求大人不要听信谣言,饶了我家老爷,民妇感激不尽!”说完又要跪下去。

  叶天强行将她扶起,不让她跪下去,背着手又走回书桌后说道:“可诬陷他的人就是本官,你说这事如何处理?”

  “啊!大人,你…”洛菊轩听了叶天的话,吓了一跳!不敢相信的,看着叶天问道:

  “大人,我家老爷和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诬陷于他,置他于死地!”

  “哼!你家老爷平日作恶多端,欺压百姓,坏事做尽,本官是这县里的父母官,你说,他和我有没有仇?”叶天冷哼一声说道。

  他决定不跟这个女人再绕圈子了,不然这事儿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

  “大人如果你放过我们家老爷,民妇愿意做任何事。”洛菊轩也回过神来,看了叶天一眼,咬牙说道。

  叶天从一开始,不管是言语还是动作,看她的眼神都对她就有轻薄之意,此时哪里还不明白?叶天叫她来,就是拿全家的生死威胁她,想要玩弄于她。

  她也知道自己长得美貌,天生就透着一股妩媚,会引起男人的觊觎之心,但这县令如此小的年纪,竟然也听说过她,为了得到她,不需用这种卑劣的手段。

  再看他那一副嘴脸,笑嘻嘻的没个正形,明显就是个好色成性的贪官!想起以后自己要成为这贪官的玩物!心里越发凄苦。

  虽然李旺财把她赎回来,也是当做一个玩物,从来没有真心对待过她,她也对李旺财没有丝毫感情,可毕竟是李旺财让她出的火坑,比起以前的日子,现在不知道好了多少。

  要是因为自己连累了李家,自己又于心何安。

  叶天呆呆的看着这个女人,这是什么意思,她以为她是谁呀,自己现在年纪还小,顶多过过嘴瘾,手瘾,明显不合算,再看看她一脸的不情愿,哭哭啼啼的有什么乐趣,他叶天想要女人至于用这种手段吗。

  “夫人是不是以为自己生的美貌,就可以诱惑本官了,如果真是那样,你就打错算盘了,这李旺财本官是杀定了。”叶天说的后面,已经是杀气外露。

  洛菊轩却丝毫不害怕,心里对叶天的厌恶是更深了,既要做婊子,又要立牌坊,轻蔑的哼道:“大人把民妇叫来,不就是如此吗,何必再说那些话,民妇从了大人就是。”说完眼里的泪水更是流个不停。

  叶天顿时无语,原来她把自己当成了昏官,叫她来是以李旺财威胁她,想要占有她,心道这都什么事吗,自己看起来有那么下流吗?

  不能再绕圈子了,还是跟她直说吧,不然自己的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了,反正她答不答应也无所谓。

  “菊轩姑娘真的误会本官了,本官确实是很欣赏夫人的美貌,但那也只是欣赏而已,就像美丽的事物人人都会喜欢一样,但本官确实没有那种意思,本官这官虽然是花钱买的,也还不至于做出那种事,就算我想得到夫人,也会诚心的去追求夫人,让夫人心甘情愿,而不是用这种手段。”叶天连忙解释道。

  洛菊轩听了他的解释,还有点怀疑,却看他的样子又不似说谎,脸上也尴尬的露出红晕,但还是小心得问道:“那大人叫民妇来所谓何事,又为何要诬陷我家老爷。”

  “这个嘛,本官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县令,官也是花钱买的,但还是想为这县里的百姓谋条生路。”叶天一副正气凛然的说道。

  洛菊轩见他还有这样的心,却也不只真假,不由得多看了他几眼,问道:“县里平时欺压百姓的绅士何其多也,为何偏偏要为难我家老爷。”

  “夫人想必也是知道的,现在的地租高的吓人,天灾又多,百姓们辛辛苦苦一年下来,连饭都吃不饱,这公平吗?”叶天见她不解,又说道:

  “所以本官想要全县的士绅,把地租下调到合适的程度,可本官都还没开始,那些士绅就给了本官一个下马威,不把本官放在眼里,尤其是你家老爷最甚,正好本官也要拿他杀鸡儆猴,好震慑那些士绅,为以后的地租能够顺利实施。”

  送礼的事,不是李旺财带的头,可谁叫他背景小,还那么猖狂,一人霸占那么多美女,不拿他开刀,拿谁开刀?

  “大人有如此决心,相信县内的乡亲们也会感激大人的,民妇也很佩服,大人应该说的是送礼那件事吧,我家老爷原本也想给大人备一份厚礼的,却是听了那张举人怂恿,才改变主意的,其他士绅也大多如此,所以大人应该去找那张举人,而不是我家老爷。”

  洛菊轩听叶天说完,心中一喜,她以为叶天误会了,所以连忙解释道。

  叶天心里苦笑道,这还用你说吗?可那张翰有靠山呀,他还动不得啊,谁叫你家老爷没有靠山,又爱作死,不杀他杀谁。

  但嘴上却说道:“那张翰平时素有贤名,又是举人出身,怎会做出如此无礼之事?而你家老爷平日里就嚣张跋扈,搞得民怨沸腾,此事定是他带头对抗本官。”

  “冤枉呀!大人,我家老爷平时虽然跋扈了点,可却也不敢对抗大人啊!”洛菊轩又哭求道。

  “哼,他有什么不敢的,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怎么想的?”叶天有点不耐烦了,动不动就哭哭啼啼的,搞得他心里很烦躁。

  (喜欢这本书的朋友请收藏一下,每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