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124章 杀俘泄恨

第124章 杀俘泄恨

  “哈哈!好,打的好,就这样,继续,轰死这帮龟儿子。”叶天见炮打得越来越准了,大部分炮弹都落在了营寨里,而对面的大炮也没有再响过了,不由得哈哈大笑。

  “少爷,三营长打来旗号,说对面的人跑了,要不要追击。”机炮连的观察手连忙向叶天禀报道。因为机炮连的阵地比较低,叶天也只能看到营寨前面的一段,加上营塞现在是烟雾弥漫,又燃起了大火,影响住了他的视线。

  三贵刚才跑到了一处山包上,见对面的营寨被轰得惨不忍睹,心里也是大爽,随即就发现那些官兵顶不住了,竟然开溜了,拔出指挥刀就想下令部队追击,还是旁边的副营长提醒了他,“贵哥,这命令好像要少爷下吧!”三贵也惊出了一阵冷汗,连忙叫人打旗号。

  “就跑了?”

  叶天随即也反应了过来,几百发炮弹落在营寨里,不跑那就怪了,但他的火还没有发泄出去,刚才差点把他都砸成了肉泥,不将黄千总抓了,扒皮抽筋如何能甘心?

  “打旗号,命令三营长追击,就算追到府城,也得将那黄千总给老子捉来。”

  “机炮连炮火延伸,每炮再打五发炮弹就停火。”炮火延伸机炮连的人还是懂的,打一炮炮口微微向调一下。

  叶天说完就向前冲去,铁蛋也跟着冲了上去。叶天见铁蛋也跟着他来了,一脚又踹了过去。

  “你一个机炮连长跟着冲什么,还不快回去?”

  铁蛋不情愿的停了下来,嘴里还嘀咕道:“刚才机炮连不是你在指挥吗?”

  叶天懒得管他了,这次回去一定要将他撤了,这家伙根本就不适合干这种技术活。

  三贵他们一直顺着官道追到了天黑,抓了差不多两千多俘虏,其余的官兵都四散而逃了,黄千总却带着一百多亲信骑马跑掉了。

  三贵追的是差点没跑断了气,奈何两条腿跑不过四只蹄,见天黑了,也只能停了下来,叶天带着机炮连就在官兵的营寨驻扎了下来,虽然营寨被炸的不成那样,但收拾收拾,几百人还是能住下的。

  晚上八九点钟的时候,才有兄弟陆陆续续押着俘虏回来,三贵则是直到11点才回来。后面的青壮也早已赶到,营寨里住不下,他们就只好住在了山下,叶天心都快疼死了,这几万人天天人吃牛嚼的,名义上是叫他们运送粮草弹药,可那粮草大部分都被他们吃掉了,在东坑村的那几天,还不得不叫他们回去从县衙给自己运粮食,叶天也是不忍心赶他们回去,毕竟这帮人天天窝在家里也没有饭吃,以前赚的那点粮食早就被他们吃光了,幸好大雨早就停了,不然还真是一件头疼的事。

  叶天见三贵没有抓到黄千总,心里很不爽,他决定休息一晚,明天杀到府城去,黄千总的那三轮炮击,打死了他12名兄弟,还个个,没了人形,有几名兄弟被砸成了重伤,整条大腿都不见了,估计也撑不过今晚了,不扒拉黄千总的皮,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第二天天一亮,叶天就来到了关押俘虏的地方。

  “你们当中谁是炮手,都给老子站出来。”叶天看着下面两千多瑟瑟发抖的俘虏,面带杀气的问道。

  “都不说话是吧,到时候要是被指认出来,就别怪老子将你们全部扔进炮管炸上天。”叶天见他们都装死,不由得破口大骂道。

  十几名俘虏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也知道这躲不过去的,两千多人,一问就知道了。叶天叫人将那十几人都押了过来。

  “大人饶命呀!我们也是迫不得已呀。”十几名炮手连忙跪在地上,边磕头边哭求道。

  叶天看了一下,这十几个人,一个个穿得破破烂烂的面瘦如柴,其中还有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头发都快花白了,就这些人,真的能将那些老古董,打的那么准。

  “白天打到我们炮兵阵地上的那炮,是谁打的?”叶天现在还心有余悸,那一炮不但差点要了他的小命,还差点将整个机炮连都送上了天。

  “大人,饶命呀,小老儿也是没办法,那黄大人刀架在我们脖子上,我不开炮,他就要杀我了。”那名头发花白的老者头都快磕出血了。

  “哪炮是你打的?”叶天不相信的看着跪在地上的老头,同时心里也有点不忍心了。

  “大人,小老儿也是被逼无奈呀。”

  “别跟我说那些废话,你们那将军炮我也看过了,又没有瞄准的工具,你怎么会打那么准?”叶天死死地盯着他。

  “大人,小老儿就是那样打的。”

  “哪样打的,你是怎么瞄准的?”叶天恨声道。

  “用眼睛瞄的。”老者心里想到,不用眼睛,难道还用嘴巴吗?

  叶天是彻底无语了,知道跟这帮家伙是扯不清的,于是叫人拿来了一门90毫米迫击炮。

  “看见对面山包上的树了吗?”叶天指着远处的一棵树,他估算了一下,最起码也得有500多米。

  “看见了,看见了。”老头看了一下,小心的回答道。

  “你用这门炮打,我给你五发炮弹,要是打中了,你们都可以活命,要是打不中,哼哼!那我就将你们塞进炮管,炸上天。”要是这老头真能打中,叶天也打算饶他们一命,毕竟战场上各为其主,被打死了,也怨不得谁。

  “大,大人,这炮我不会打呀。”老者听了叶天的话,语气都有点结巴了,其余十几名跪在地上的人也是瑟瑟发抖。

  叶天将炮架好以后,又跟他解释了一番怎么操作?老头听得非常仔细,然后看了看炮管,在地上捡了颗石子,垫在了拍击炮的底座下面。

  叶天没差点气死,敢情刚才都白说了,忙上前蹲下。“看见这个没有,只要把它转一圈,炮管就翘上去了,往这边转一圈,炮管就下去了,要调到什么程度你自己来弄。”

  老者照着叶天说的调了一下,兴奋的道:“大人!这个好用,太方便了。”

  老者转了半天见转不动了,但炮口还高高的翘着,看着叶天道:“大人,能不能将这炮管放平点?”

  “不用了,就这样,你先打一炮吧。”叶天见他把炮口调到了最低,还想再调,也是怀疑这家伙能不能将拍击炮也打得像那前膛炮一样准。

  “大人,火药了和炮弹呢?”老者没办法,又不敢反驳叶天,可这炮口翘那么高,哪里打得准?

  叶天拿过来一枚炮弹,递给他道,“从炮口放进去就行了。”

  老者接过炮弹,好奇的看了一下,还想再研究一下,但见叶天杀人的眼神盯了过来,连忙颤颤巍巍的将炮弹灌了进去。

  叶天见他将炮弹放进炮管以后,还准备凑过去用眼睛看一下,连忙一把将他扯了过来,就听见嗵的一声,炮口冒出了一阵火焰。

  叶天看了一下弹着点,方向是对的,可那距离却差了十万八千里。

  老者半天才醒悟过来,颤颤巍巍的说道:“大,大人,走火了。”

  “走个屁的火,这大炮就是这样,炮弹一放下去,就开炮了,你看一下弹着点,然后自己调一下。”要是这老家伙浪费他五发炮弹,还没有打中的话,那他绝对会发飙的,他也是死马当活马医,看看这老头有没有天赋。

  老者看了一下弹着点,蹲下又轻轻地将炮口又调高了点,叶天又递过来了一枚炮弹。老者这次炮弹一放进去就躲开了。

  “再调!”叶天见弹着点比刚才近了点。

  老者也是看了一下,又蹲下将炮口调高了点,这次又没打中,还是近了点。

  “再调!你只有最后两发机会了。”叶天冷冷的说道。

  老者又蹲下,将炮口调高了点,可还是打近了。

  老头估计也是火了,一咬牙,将炮口调高了一截,拿着炮弹的手都有点颤颤巍巍,就是放不下去,这是最后一炮了,要是还打不中,那他们就完了。

  最后在叶天的杀人眼神下,老者眼一闭,将炮弹放了进去。

  “通!”

  大家都朝前看去,可炮弹这次却打过头了,十几名跪在地上的炮手,见没打中,一个个面如死灰,老者更是瘫软在了地上。

  叶天呛的一下,拔出了指挥刀,就要将老头劈成两半,以泄他心头之恨,同时给兄弟们报仇,可那刀离老者头还有一寸,就是下不去手。

  “大人,饶命呀。”老者浑身颤抖,只知道磕头求饶。

  叶天犹豫了好一会儿,心软了下来,毕竟这排击炮是曲射炮,和那前膛炮不一样,老头打不准也情有可原,没准以后他有了后膛炮,这老头就能起作用了,再说了,他不能带头违反军规啊!这种杀俘泄恨的事他还真做不出来,想到这里叶天将刀又收了回去。

  “你们愿不愿意跟着我干?”

  “愿意,愿意,以后我们这条命就卖给大人了,”十几名炮手听了,心中大喜,小命儿都快没了,哪有不答应的,连忙磕头道。

  老者也反映了过来,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感谢道:“多谢大人饶命,谢谢大人饶命,小老儿以后一定好好为大人效命。”

  “那就好,都起来吧,”叶天将这十几个人都交给了铁蛋,让他们先熟悉一下,拍击炮的操作性能,还每人特批了五发炮弹,让他们打几炮。反正迫击炮的炮弹造价又便宜,也不怕浪费。

  (求鲜花,求支持。本书不会太监,请放心订阅,后面剧情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