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125章 知府逃跑

第125章 知府逃跑

  叶天站在一处山包上,用望远镜打量着远处的顺庆府城,这还是他第一次来顺庆,顺庆城无论是城市规模还是人口,都要比岳池县大得多,而且地处嘉陵江畔,水陆交通十分发达,离成都也只有几百里地,是有名的丝绸之城。

  “少爷,什么时候开炮?”铁蛋搓着手在旁边问道。

  “开什么炮?你能保证炮弹不会落进城里吗?”开什么玩笑,就他们那技术,叶天打死也不敢让他们对着城墙开炮呀,这可是拍击炮,要是后膛炮的话,还可以直直的对着城墙轰两炮,说不定还能将那城墙轰塌。

  再说了,要不要攻城,他还在犹豫当中呢,这一旦将顺庆府城攻了下来,那就是黄泥巴掉裤裆,不造反也是造反了。

  “少爷,那怎么办?咱们又没带梯子,难道抱着炸药包去炸城门?”三贵不甘心道,这样一来,兄弟们免不了又要死伤。

  “不急,先埋锅造饭,这都快两点钟了,兄弟们赶了这么远的路,肯定都饿了。”其实他饿的已经快前胸贴后背了,早上将那些炮手收归己有后,他就将两千俘虏交给了新兵连看守,让他们押着俘虏回岳池县,还拨了一万青壮,负责押送那些缴获的物资,他则带着其他人杀向顺庆府,一直还没吃午饭呢。

  昨天的战斗不但缴获了杂七杂八的武器和十几门铜炮,另外还有50万斤粮食。

  那一万人叶天也没亏待他们,每人分了20斤粮食,回去以后就不要在来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他实在养不起了,那一万青壮也是笑得嘴都合不拢了,高兴的和新兵连押着俘虏回岳池县了。

  还剩下没有分到粮食的两万多青壮,叶天只好让他们又继续跟着了,看这情况,应该要到天黑才能赶到,叶天也不打算让他们空着手回去。

  黄千总昨天一口气跑回了府城,身边只剩下了一百多兵马,心里是悲痛不已,去的时候,五千大军,威风凛凛的,可谁想只挨了一顿炮,就弄得个溃不成军,幸好晚上又陆陆续续跑回来了一千多兵马,他才又雄起了。

  此时的府衙中,黄知府和黄千总是急成了一锅粥,满堂的士绅也是愁眉苦脸。

  “知府大人,我看咱们完全不必担心,难道那小儿还真敢攻城吗?”一名年过半百的老头,看着大家都急得团团转,站起来说道。

  “对对对,卢兄说得有道理,攻打府城,那可是造反的大罪,再说了,黄千总不是还有一千兵马吗,那小儿才四五百人,我们守住城应该不成问题吧。”又一名士绅接口道,随即看着黄千总。

  黄千总见众人都盯着他看,心里苦笑了一下,虽然不想打击他们,但他总不能拍胸脯保证吧,

  “不瞒诸位,昨天之所以会吃败仗,原因就是那小儿最起码有几十门大炮,虽然那大炮的样式古怪,但绝对不比洋人的后膛炮威力差半点,而且射速还非常快,要是那小儿发疯,对着府城一阵乱轰,别说守城了,就是窝在家里都得被炸上天。”

  黄千总一说完,众人是吓得面无人色,黄知府更是浑身颤抖,一屁股跌坐在椅上,他没想到叶天会如此难对付,几十门大炮,那得多少银子呀,又从哪里去买,他是真的想不通啊。

  吃饱饭以后,叶天决定府城还是不攻打了,以免赵尔巽真的狗急跳墙,上报朝廷,那到时就只能鱼死网破了。

  但是想让他白跑一趟,那是不可能的,最起码也得捞个几十万两银子,粮食也得弄个几百万斤回去,最主要那处铜矿得抢下来?所以决定先打几炮,为了避免不误伤城内的百姓,他亲自操刀,吓吓他们,然后再派人进城谈判。

  “轰!”

  “狗日的,那小子还真敢开炮。”黄千总站在城墙上,被突然的爆炸声吓了一跳,他就说嘛,刚才那咻声,怎么那么熟悉,幸好炮弹只打在哪护城河里?随即又听见头顶咻声传来,哪里还敢再在城墙呆下去?

  “都给老子顶住,这炮弹打不准的。”黄千总边喊边往下跑去。墙头上的官兵一个个是鄙视不已,奈何楼道已被黄千总的亲兵堵住了,看那架势,谁敢下去就得挨刀子。

  黄千总是一点底都没有,要是没有大炮,他可能还守得住城,可现在他是真的无能为力呀,于是就往府衙跑去,想找黄知府商量一下。

  “黄千总,你不去守城来府衙干什么?”黄千总一到府衙,就被知府大人的管家拦住了。

  “那小儿开炮攻城了,快,我要见知府大人。”黄千总是知道这黄管家的,可是黄知府的心腹。

  “黄千总,难道你不知道知府大人今天早上就去成都了吗,”

  “放屁,刚才我们还在大堂一起商议,去什么成都。快带我去,军情紧急。”

  “黄千总,我看是你搞错了吧,知府大人,今天一大早就去成都向总督大人禀报事情去了,刚才怎么可能会和你在一起呢。”王管家冷冷的说道。

  黄千总顿时傻眼了,这是什么意思,随即就明白了过来,怒吼道:“我看知府大人是想弃城逃跑吧,刚才可是满堂的士绅,大家可都不是瞎子。”

  “这个事情我就不清楚了,反正知府大人一大早就去成都了,城里的防务也交给了黄千总,黄千总还是快去守城吧。”

  黄管家依然冰冷的说道,心里想到,到时候那小儿攻进城来,将你们都杀光了,谁还知道,还不是由老爷说了算,虽然这样老爷也是罪责难逃,但总比弃城逃跑要好听的多,至于他早就将这条命豁出去了,以报答老爷的救命之恩。

  黄千总大怒,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脚就将他踹翻在地。然后就往后院闯去,结果翻了个遍,哪有黄知府的身影,连黄公子也不见了,就只剩下十几名小妾,和一些丫鬟婆子。

  黄千总恨不得将那黄知府大卸八块,那黄知府不是顺庆人,所以拍拍屁股走人了,连小妾都不要了,只要找一个借口,再花一大笔银子,加上有总督大人罩着,说不定还真能保住一命。

  可他怎么办?倒也是可以走,但他可不是一个人呀,妻妾孩子还有一大堆,家产田产也在这里,再说了,他在这顺庆府还算是个人物,去了别的地方屁都不是,还得隐姓埋名,不然被朝廷知道了,那缺对是抄家灭族的大罪,但现在明显也来不及了呀。

  想到自己的家人和财产,黄千总也冷静了下来,连忙叫人去将城里的士绅富商全部请来府衙,想商议出一个办法。

  人都到齐后,黄千总将知府大人弃城逃跑的事跟他们说了一遍,众人破口大骂的同时,又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刚才的炮声他们可都听见了。

  “这如何是好呀!黄千总,你要拿个主意呀,一旦城破,那就是玉石俱焚的下场啊!”一名士绅期盼的看着黄千总,他也想过带着家人逃走,出去躲一阵子,可他实在舍不得家产呀。

  “诸位,我看咱们完全不必这样担心,那叶大人和知府大人有矛盾,和我们又没有什么仇怨,再说了,大家都是顺庆人,应该还是会讲些情面的。”

  “对对,卢兄说得有道理。”

  其他是士绅上也纷纷附和道,自我安慰。毕竟他们也没有得罪过叶天,至于叶天造不造反关他们屁事,只要他们能保住家人和财产就行了。

  “诸位可别忘了,这次去攻打岳池县兵马中,可是有你们的护院和家丁,再说了,此次的钱粮也是你们筹集的,你们想就这样脱干系,恐怕没那么容易吧。”黄千总一瓢冷水浇了下去,这帮人要是抱着这样的想法,那他怎么办,他可是把叶天得罪死了呀。

  “黄千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那些钱粮都是知府大人强行纳捐的,护院家丁也是知府大人强征的,我等有什么办法?”卢员外连忙反驳道,他哪里不知道,黄千总想拉他们下水。

  “对对,卢兄说得对,我等也是被逼无奈,到时候只要和叶大人解释清楚,想必他也不会怪罪的。”一名富商接口道,大不了到时再出点血。

  “卢兄和王兄说的有道理,咱们还是快去打开城门,迎接叶大人入城吧,不然等城破了可就晚了呀。”

  这名士绅说完,众人都是纷纷赞同道,这主动开城,和被攻进来,可是大不相同啊,到时候待遇肯定也不一样。

  黄千总见他们都往外走去,不由的一拍桌子大怒道:“尔等这是要开城投贼吗?就不怕朝廷以后怪罪下来抄家灭族吗?”

  黄千总心里也是暗怪自己,当时说的太恐怖了,不但将知府大人吓跑了,现在连这些人也吓的要投降啦。

  这也不能怪这些人胆小,叶天虽然凶名在外,但也并没有将县里的士绅赶尽杀绝,杀的也大多都是土匪山贼,再加上知府大人又走了,没了主心骨,黄千总又说叶天有几十门大炮,如何能守得住城,以其坐等城被攻破,还不如主动点。

  “黄千总,你这说的什么话?那叶大人可是堂堂七品县令,何来从贱之说,叶大人只不过是来府城拜见知府大人,我们有什么理由阻挡…”

  “你们就别想做婊子,又要立牌坊了,拜见知府大人,那外面这声音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打雷吗?”

  “对对就是打雷,前两天下那么大雨,现在打雷很正常嘛,是不是?”其他土绅也纷纷附和道。

  黄千总气的是浑身颤抖,他没想到这些人平时一个个自是正人君子,但到了危急时刻,却无耻成这样。手指都有点颤抖了,指找他们,“难道城外那几百大军也是摆设吗?”

  “黄千总,你也说了,那只是几百人而已,算的上什么大军,那些人只不过是叶大人带的护卫,毕竟现在土匪山贼众多,完全合乎情理嘛!”

  “卢兄言之有理,现在大白天的就把城门关上,实在不像话,为了不影响百姓的出行,我们还是去打开吧。”

  “老子不同意,我看谁敢打开城门。”黄千总说完,将刀拔了出来,几名亲信也将门堵住了,要说论嘴皮子,他绝对不是这些人的对手,但他握着刀把子,只有用刀子才能说得赢他们。

  “黄老弟,你这是干什么?难道硬要搞个城破人亡你才甘心吗?你不替自己想,也要替家人考虑考虑吧,”卢员外也知道不摆平这黄千总是别想打开门了。

  “黄老弟,大家都是顺庆人,你和那叶县令也并无私怨,之所以带兵去攻打岳池县,那也是黄知府的命令,到时你只要姿态放低一些,大家再说说好话,叶大人也并非不讲道理之人嘛。”这话说的,像他多了解叶天似的。

  “是啊!吴老弟,到时候大家求求情,这也没多大事嘛!”大家嘴上这样说,心里却不是这样想的,到时那叶县令如果真的要找个人发泄的话,那就只好将所有的事都推到你头上了。

  黄千总也是叹了口气,大家都这样说了,他还能怎么办?毕竟那一千多兵马中,大部分都是他们家中的家丁护院,他也只能乞求那叶县令顾及一下乡土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