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131章 装逼的宁师爷

第131章 装逼的宁师爷

  “按他们的行程,确实明天才能到,但也不能不防备他们连夜奔袭。”王虎算了一下说道,龙孔乡离岳池县最起码也有七八十里路,就算县里的道路修的比较好走,明天那帮官兵能杀到都算快的了。

  “怕个屁,不就是两千多人吗?上次咱们营可是干翻了七八千人。”副营长王海波恨声道,那重机枪迫击炮一架来多少人都得拉稀。

  “海波不可轻敌,来的可是新军,不是那些绿营兵可比的,再说了,他们也是有大炮的。”七连长李连杰担忧道。

  “其他的我都不担心,我就怕他们杀向王平乡,那到时候可就糟了。”王虎最担心的还是这个,王平乡可只有一个排防守,如何能挡得住两千大军。

  “那还等什么,赶快去支援啊!”王海波也急了,要是兵工厂被那帮狗日的洗劫了,少爷回来一定会拨了他们的皮。

  “可派多少人去合适,少了根本就起不了作用,要是派的人多了,我们又拿什么守住县城和城外的工业区?”王虎也头痛了起来。

  众人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兵工厂确实重要,但外面的工业区和县城也是不容有失呀,县衙库房里可还堆着上百万两银子,几百万斤粮食呢。外面的工业区那就更不用说了,绝对是少爷的心头肉。

  “我看咱们完全不必派人去支援王坪乡,那帮官兵又不知道那里有兵工厂,如何会去那小地方,他们的目标应该是县城,我们只要拖住他们两天,等少爷带人来支援就行了。”七连长李连觉开口道,他心里还算冷静。

  “连觉说的有道理,为今之计,是尽快派人去通知少爷,还有,咱们必须迎上去,不能让他们靠近县城和工业区,不然大炮一响,谁知道炮弹落在哪里。”现在也只能乞求那帮官兵别没事瞎逛,逛到王坪乡去了。

  “现在已经凌晨两点钟,再过几个小时天就亮了,海波,命令兄弟们都起来,咱们立马杀过去,找一处比较适合的地方修筑工事防守,通信班连夜赶去顺庆通知少爷,这次就算咱们营拼光了,也要守住县城和工业区。”王虎从怀里掏出了怀表,看了一下命令道。这块怀表还是去年在上海,少爷送给他的。

  “是!”众人都是立正答道。同时也羡慕的看了一下王虎手中的怀表。

  十分钟以后,人马就已集结完毕,骑兵通信班也已全部出发。王虎站在操场上,跟兄弟们说了一下情况,就要命令出发。

  “虎哥,咱们把人都带走了,县城和工业区这边可就没守了呀。”王海波在旁边担忧道。

  “城里还有警察,工业区这么大,人少了也守不住,不能再分兵了,只要咱们守住官道就行了。”

  “出发!”

  王虎摆了摆手,他们营上次就战死了十几多人,受伤的十多人现在也在养伤,又分出了一个排去王萍乡,所以他们现在也才400多人,哪能再分兵。

  王虎带着人马顺着通往龙孔乡的乡道急行军了一个多小时才停了下来,在官道左边的山坡上,准备修筑了防御工事,虽然现是晚上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但这个地方他是清楚的,叫做牛栏冲,官道的左边是山坡,山坡只有一百多米高,也不算陡峭,但这已经是最合适防守的地方了。

  右边是大片的良田,良田的尽头有一条小河,虽然小河不大,但也有三四十米宽,如果想要绕过去,就必须过河,小河距离山坡也只有两里,马克沁的射程足以让渡河的官兵喝一壶。

  经过三个小时的奋斗,山坡的南面和向着官道的那面都挖了两条壕沟。12门60毫米迫击炮,和两挺重机枪都架在了山顶,这时天已经微微放亮了,炊事班的兄弟们也已做好了早饭,兄弟们纷纷放下手头的活,吃了起来。

  此时远在50里外的33协混成协,二千五多官兵也正在吃早饭,他们的早饭可是十分丰富,军官们有鸡有肉有鱼,就连士兵们也一人分了一块肉,这些肉全是昨天从附近的村子搜刮来的。

  “协统大人,这岳池县的百姓和其他县的百姓还真不一样啊!”周道刚夹了一块猪肉说道。

  “是啊!别的地方百姓连饭都吃不饱,这里的百姓家里竟然还养了这么多家禽,而且个个看起来还挺精神,看来那叶县令治理民生还有一套吗。”33混成协的协统钟颖笑了一下。

  “诸位有所不知呀,这叶县令…”赵尔巽的师爷宁高向大家介绍了一下,叶天在岳池县实行的政策。总督大人对这次的行动非常重视,所以才派他随军前往。

  众人听了都是惊讶不已,周道刚却是看不惯这宁师爷的作风,这都什么年代啦,他们是新军,一个师爷在军中指手画脚的让人看了不舒服,奈何人家是总督大人的亲信,就连协统大人也不敢得罪,更何况他们这些人了。

  “宁师爷,咱们33混成协虽然只有两千多人,但也不是那小儿区区一些乌合之众能挡得住的吧!为何不直杀向顺庆府城,而是要来自岳池县?”

  想起这件事,周道刚心里就窝火,在绥宁的时候,这宁师爷说要搞什么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要部队一分为二,两千多督标再加上绥宁的一些绿营杀向顺庆府城。而他们33混成协则是绕道前来攻打岳池县,说是什么釜底抽薪之计?在他周道刚看来这家伙就是三国演义看多了,屁都不懂,瞎搞。

  宁师爷见众人都盯着他,也知道这帮军官对他都有意见,心里冷笑了一下,这帮人以为出国喝了两年洋墨水,尾巴就翘上了天,这次一定要让他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决胜千里之外,运筹帷幄之中。

  “诸位有所不知,那小儿的两千兵马也是新军,装备的也是洋枪,而且还有几十门大炮,战斗力还是有些的,不可大意。”

  周道刚撇了撇嘴,装备了洋枪就是新军吗?他们知道怎么训练吗,那几十门大炮恐怕都不知道是多少年的老古董了吧!

  宁师爷见诸位军官都是不屑的表情,也不生气,继续说道:“诸位那顺庆城乃川北重镇,城高池厚,我大军一旦压境,那小儿必定死守城池,和我们来个鱼死网破。”

  “那顺庆城就是再高再厚,难道还能挡住我们的十几门大炮不成。”周道刚估计这宁师爷的思想还停留在几十年前,以为他们要搭梯子攻城。

  “周标统,一旦如此必定会殃及城里的无辜百姓,再说了,攻城难免会有死伤乃为下策,智者不为也。”宁师爷不知从哪里拿出了一把羽扇,摇了摇。

  那样子看得众人都想吐了,他们可都是接受过军事教育的,这家伙读了几本破兵书?竟然说叫起他们来了。

  “宁先生这和咱们来岳池县有何干系。”

  “诸位稍安勿躁,这岳池县乃那小儿的根基所在,且不说他的家人都在县城,就是那城外建的几十座工厂,就是那小儿的心头肉,到时咱们来个围而不攻,攻而不破。”宁师爷说到这里顿了一下,又摇了两下扇子,见众人都听得聚精会神,这才又说道。

  “那小儿一旦得知后,必定会火速前来救援,到时候咱们在再路上埋与伏兵,以逸待劳,占尽天时地利,岂不比那强攻城池要好?”

  宁师爷一说完,众人也都沉默不语,他们也都不是傻子,这家伙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宁师爷见众人看他的眼光不一样了,心里非常得意,站起来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摇着羽扇,缓缓道:

  “丞相草庐何处寻,…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一首蜀相呤完之后,宁师爷竟然有点泪光盈盈。

  众人实在都忍不住了,纷纷离席而去,要是叶天在的话,一定会骂道:这家伙绝对是孔明控。

  两千多大军所过之处,官道旁的村寨,纷纷紧闭房门。官兵也已吃饱喝足,所以没再去村里骚扰百姓,当官兵来到一处三岔路口时,众人都震惊了。

  这岳池县的官道,很平整,他们都体会到了,可前面的路平的有点不像话了。

  “协统大人,这路是用洋灰铺的,那叶县令还真舍得啊!”

  “这得要多少洋灰呀,也太浪费了吧。”钟颖感慨道。

  “哼!好大喜功劳民伤财,这岳池县令不过如此罢了。”宁师爷摇着羽扇,不屑道。

  要是叶天听见了,绝对会将他捶死。这是好大喜功吗?这是基础建设懂不懂?要不是他的水泥厂产量有限,全县的官道全部都要铺设水泥,不过这也是迟早的事。现在也只是将县城到王坪乡的官道铺设了。

  “营长,那帮狗日的新军来了,在三岔路口那里停了下来,不知道在搞什么鬼。”侦察兵报告道。

  “什么,在三岔路口停了下来?”王虎心里大惊,另一条道不就是通向王萍乡的吗。

  “砰砰!”王虎想了一会儿拔出手枪,对着天上就开了两枪。

  “虎哥,你这是搞啥子名堂?”王海波以为王虎吓傻了。

  “笨蛋,虎哥这是想将那些官兵引过来。”李连觉对着王海波骂道。

  “好啦,别再啰嗦了,官兵马上就要杀来了,叫兄弟们都各就各位,听我命令行事。都给老子打起精神来,别再吊儿郎当的啦!”

  王虎大吼道,三岔路口离他们这里也才七八里地。

  “哪里在打枪?”钟颖被这枪声吓了一跳,虽然这声音离得有点远,但他还是听出来了,这是枪声。

  “协统大人应该是前面传来的,看来前面有情况。”周道刚看了看前面不远处的官道。

  “蓬池,你带一个营在前面开路,先去看看什么情况,我们随后就到。”随着钟颖的命令下达后,新军士兵们,纷纷又行动了起来,朝前方杀去。

  “协统大人,周标统报告,前方有一伙人马占据了官道左边的山坡,具体人数不详,大致估计在一千人以下。”

  “哦!这应该就是岳池县的人吗,哼!凭借区区几百人马,也想拦住我几千大军,真是不自量力。”钟颖冷哼道。

  大军离山坡还有两里远的地方停了下来,钟颖拿出望远镜打量了一下对面山波的情况,虽然那帮人在山坡上挖了大坑,躲在里面只露出了个脑袋,但还是能估计的出,绝对不会超过八百人,心里也放松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