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150章 看谁放羊

第150章 看谁放羊

  花园乡阵地,叶天走后,小五就成了这里的最高指挥官,黄千总尽管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也只能捏着鼻子给他打下手,谁叫人家是心腹,而自己却是半路加入,还是强迫的呢,他这司令真是当得憋屈无比。

  看那小子神气的样,就恨不得拔刀从背后将他劈死,可自己不但不能劈死他,更不能拖他的后腿,还得给他出谋划策,不然这小子打了败仗,让那群官兵杀进了顺庆城,这群人拍拍屁股跑了,他一家老小都得完蛋。

  小五看着正在埋锅造饭的五千大军,心里暗喜,自己机会来了,要是能将来犯得官兵消灭了,绝对会是大功一件。说不定少爷一高兴这五千人马以后就让他指挥了,虽然只是一些没训练几天的青壮,但架不住人多呀?

  他也是第一次单独领军,心里不免有点紧张,但看了一下旁边的那挺马克沁和那门迫击炮,心里镇定了不少。

  这次和新军一起来的两千多督标,带队是赵尔巽的心腹唐兴武,唐督标。

  唐兴武带着两千多手下在蓬溪县窝了两天,将县城搞得乌烟瘴气后,再也忍不住了,带着两千多大军和县里的几百绿营杀向了顺庆府。

  蓬溪县令见这帮天杀的丘八终于走了,重重地松了口气,要是再不走的话,他都想上吊自杀了。

  “大人,钟协统和宁师爷不是让咱们在蓬溪县呆四天吗,怎么这才两天咱们杀过去了。”左营刘管带不解的问道。

  “刘老弟,你愿意窝在那破县城看他们新军立功发财吗?要不是前一阵子下雨,路不好走,老子一天都不想呆,就那犄角旮旯蹦出来的一个县令,能有多少人马,又能有多少武器,还几十门大炮,当老子是白痴吗,不就是想把老子吓唬住,好乖乖的窝在蓬溪县城帮他们牵制住那叶县令兵力吗?”

  “欺负老子不会打仗是吧,那叶县令一旦得知老窝被抄,一定会率大军前去救援,此时顺庆城肯定空虚无比,咱们这两千多大军一旦压过去,他们还不立马开城投降,若是咱们再耽搁两天,说不定那帮新军收拾了那叶县令后,再将顺庆城也攻了下来,那就真没咱们什么事了,到时候不但功劳没捞到,钱财还被那帮新军都搜刮走了,你甘心吗?”

  唐兴武对手下教训道。他估计那钟协统就是打的这个主意,可笑那两人脑子进水了,放着富裕无比的顺庆城不来,却要偏偏去偷袭那岳池县,不是让他捡便宜吗。

  “刘老弟,叫兄弟们都加快速度,今天天黑之前,必须要赶到花园乡。”唐兴武看着拖拖拉拉的队伍,不由得皱眉对左营刘管带下令道。

  “都给老子加快速度,唐大人有令,谁敢再拖拖拉拉延误军情,军法从事。”刘管带骑在马上高喊道。

  下午太阳快下山的时候,两千多大军终于离花园乡没有几里路了,唐兴武看着那几百蓬溪县的绿营兵,气就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他们拖后腿,恐怕早就到了,到时候一定要让他们打头阵。

  “那两门大炮跟上来了没有?”

  “大人,已经跟上来了。”左营刘管带回答道,犹豫了一下,还是将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大人,那两门大炮都锈成了那样,还打的响吗,就算能打响,也起不了多大作用吧。”他估计十有八九会炸膛。

  “你懂什么,这行军打仗能没有炮吗?只要能打响,到时候吓吓那帮人,给兄弟们助助威那也是很有必要的。”

  想起这件事,唐兴武就一肚子火,他们督标本来也是有四门架退炮的,可在遂宁分兵的时候,被钟颖那王八蛋拉走了,说什么炮兵要统一指挥,在他看来就是欺负人,本来他不同意那钟颖也不敢硬拉,但那宁师爷却帮着钟颖说话,说总督大人有令,这次行动必须要以钟协统为主,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那钟颖他是不惧,可那宁师爷是总督大人身边的红人,他还是很忌惮的。

  到了蓬溪县以后,他无意中竟然在库房里发现了两门将军炮,虽然锈迹斑斑,不知道多少年没用过了,但总比没有要强吧。

  “启禀大人,前面五里处发现敌情,官道两边山坡上发现了大量人马,挡住了咱们的去路。”

  “哦,有多少人看清楚了吗,是什么打扮?”正在心里大骂钟颖的唐兴武吓了一跳,连忙询问道。

  “启禀大人,人数应该比咱们要多,看那穿着打扮应该是普通百姓。”探子禀报道。

  “哼!竟然拿那些泥腿子来滥竽充数,简直是找死。”唐兴武不屑道。心里更加肯定那叶县令救援岳池县去了,不然怎么会让一群百姓来上战场,想起了顺庆城的富裕,心不由得火热起来?

  “兄弟们,立功的机会来啦,随我杀上去。”唐兴武大喊到,加快了速度。

  离那山口还有一里地时唐兴武命令大军扎住阵脚,停了下来,他才不会这样一股脑的杀上去,谁知道那帮人有没有埋伏,虽然只是一些泥腿子,但谨慎一点还是没错的。

  拿起胸前的望远镜看了一会,心里也是暗道,还是这洋玩意儿好使啊!这副望远镜还是他从钟颖那里抢来的,也算是得到了稍许的安慰。

  “这帮泥腿子搞什么鬼?将山坡挖的乱七八糟的,一个个蹲在里面露个头,难道是在拉屎吗?”唐兴武将望远镜放了下来,疑惑的嘀咕道。

  “大人,这还不简单吗?那帮泥腿子肯定是不敢下来跟咱们正面交锋,所以才窝在山上,打的应该是情况不对,就往山里跑的算盘,”刘管带在旁边回答道。

  “刘老弟言之有理,但也不可大意,毕竟这帮泥腿子人数众多,就算是一群猪逼急了,还是能拱死人的,先将那两门大炮拉上来,看能不能吓跑他们,要是不能吓跑他们,你再带人杀上去。”

  “大人英明,卑职这就去操办。”刘管带连忙答道,往后面走去。

  “老黄,你说这帮官兵在搞什么鬼?”小五看着下面的官兵向旁边的黄千总问道。

  黄千总是那个气呀,自从叶天喊他老黄以后,这帮家伙一个个都跟着学,害得他一大把年纪,还要受这些毛头小伙子的气,心里再不痛快,也只能回答道:

  “估计是在商量怎么进攻吧,张副司令趁他们立足未稳,咱们开炮吧,然后命令兄弟们全部杀下去,绝对会打得他们溃不成军。”

  “老黄你想得太简单了吧,咱们这五千人虽然说的好听是大军,可实际上都是没上过战场的青壮,还是守在这里,让他们来攻吧!”小五可不敢大意,这黄千总尽出些馊主意。

  “张副司令是你想得太复杂了,这年头谁真正上过战场,打过仗,咱们这五千大军已经有模有样的了,我敢保证,只要咱们打上几炮,然后一起杀下去,这帮官军要是不放羊,我把头剁下来,但要是等着他们主动进攻,就不知道这帮青壮会不会吓得放羊了。”

  黄千总撇了撇嘴,这小子太谨慎了,看那帮人也才两千多人,打仗嘛打的就是气势,他们人多一倍还要防守,那不是还没开打就弱了气势嘛。

  张小五犹豫了一会,还是下不定决心,少爷可不是这样教的呀,但又觉得那黄千总说的还颇有道理。

  最后还是一咬牙下令道:“命令炮手先打一炮看看。”

  “轰!”

  刘管带好不容易叫人把两门大炮推了上来,几位老炮手正在捣鼓,他刚转过身想走远点,可还没走几步就听见了轰隆声。

  “龟儿子的,哪个点的火,老子都还没下令,谁叫你们乱开炮的。”刘管带以为是他们这边人开炮了,气得大骂道。

  不由得他不发火,他都还没走远呢,这帮人就开炮了,谁知道这两门大炮会不会炸膛,最起码也得等他离个几十丈才能开炮吧。

  张小五也是气得大骂道:“给我瞄准点,炮弹都打哪里去了?”

  不由得他不发怒,刚才那炮他只听见爆炸的声音,却没见落在什么地方。估计是打到哪个山窝子里去。

  “好,打得好,就这样继续开炮!”唐督标却骑马在后面大赞道。这声音听起来就吓人,这帮泥腿子恐怕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大的阵仗吧!现在估计大多数人都尿了裤子吧。

  “轰!”迫击炮手也是闹了个大红脸,平时都是在低处往高处轰的,可这次大炮却架在了山腰上,从高处往低处开炮,他哪里知道炮弹会飞那么远,连忙调整了一下,又开了一炮。

  “大人,不是我们开的炮呀,好像是对面山上在打炮。”几名老炮手刚才也是吓了一跳,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叫屈的。

  刘管带这时也发现了不对,刚才炮响的时候,他刚转身所以没看见,可现在就是他眼神再不好,也知道不是他们这边开炮的了,不说这声音就不对,大炮一响,总得有烟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