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152章 谈判破裂

第152章 谈判破裂

  “三贵,将那钟协统带上来。”叶天放下手中的望远镜,对三贵吩咐道。

  “是!少爷。”

  他之所以将那钟协统也带来,就是想让他告诉赵尔巽,新军完了,局面已经超出他赵尔巽的掌控了,他叶天不是好惹的,赶快谈判妥协吧,不然四川就要大乱啦。

  他要是就这样冒失的派张翰进去谈判。说破天人家也不会信呀,还以为他是被33协揍的逃到成都来求饶了呢。

  不一会,钟颖就被押了上来,样子显得非常的狼狈,叶天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像个俘虏的样吗,也没跟他多啰嗦,这家伙一进城肯定会如实向赵尔巽禀报的,即便他胡说八道叶天也不怕,只要让赵尔巽知道他的新军完蛋了,他的目的就达到了。

  “两位举人,谁愿意为本官跑一趟啊!若此事成功,日后本官定当重用。”叶天看着张翰和卢举人询问道。

  两人心里都有点打鼓,不是他们不想去,而是叶天的条件太苛刻了,虽然不担心赵尔巽会震怒之下杀掉他们,但这显然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事。

  叶天见两人不说话,眉头皱了起来,人家不愿意去,他总不能拿枪逼着去吧,可除了他们俩还真没有合适的人选,张澜倒是挺合适的,但听张翰说好像是去了川南,估计现在正忙着联系立宪派搞立宪运动吧。

  “两位本官就告诉你们底线好了,顺庆知府的位置,三年免税,其他的你们尽量争取吧。”

  叶天也是无奈,他之所以开那么高的条件,也是想先把赵尔巽镇住,然后再争取最大的利益,可还没把赵尔巽镇住,却将这两人镇的不敢去谈判了,他总不能亲自去吧。

  “叶大人,如果是这样的话,老夫愿走一趟。”卢举人听了叶天的底线,觉得事有可为连忙答道。

  “大人,老夫身为行军参谋,谈判之事,乃属老夫分内之事,必当义不容辞。”张翰也不甘示弱道。

  叶天虽然没有许诺具体的好处,但两人都知道,一旦此事成功,必定是大功一件,卢员外自从得知叶天将新军打败后。就有了投靠之意,叶天又对他尊敬有加,所以才会半推半就的跟着叶天来了。

  “好吧,张举人身为行军参谋,谈判之事确实由你去最合适,那就劳烦张参谋跑一趟了。”叶天犹豫了会还是选中了张翰。

  期间也有官兵出城来询问,不过都被叶天叫人赶跑了。

  叶天给钟颖找了一匹马骑上,张翰坐在后面的马车里跟着,往城里驶去。

  叶天见卢举人,情绪比较低落,于是出声安慰道:“卢老何必那么灰心嘛?要是张参谋出了什么意外,不就轮到你上了吗?”

  卢举人听了心里一惊,这是什么意思?淡判会出什么意外?难道赵尔巽还敢杀了张翰不成?随即就摇了摇头,这种可能性太低了,难道这小子打的就是这种主意才将自己拉来的?想到这里卢举人看叶天的脸色都有点变了。

  总督府。

  赵尔巽听了钟颖的汇报,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问道:“这么说来,那城外的一千人马是那小儿的兵马咯,”

  “是的总督大人,卑职罪该万死,请总督大人治罪!”钟颖跪在地上请罪道。

  “你确实该死,三千多精锐新军,再加上本督的两千多督标,竟然被人家打得全军覆没,你还有脸回来,简直是废物一个。”赵尔巽端起茶杯就砸了过去。

  随即反应了过来大惊失色,忙对门外的手下命令道:“快,传本督命令,封锁所有城门,命姜提督加强戒备。”

  等城门都关闭以后,赵尔巽才松了口气,那小儿竟然没有趁机夺城,想来对朝廷还是有所忌惮。

  “总督大人,那叶县令还派了一个使者和卑职一起来的。”钟颖腿都跪麻了,稍微挪了挪才想起那使者还在门外等着。

  “你说那小儿还派了一个使者,那你为何不早说?赶快将那人带进来。”赵尔巽想了半天也没想通,那小儿到底要干什么?所以就想听听那人怎么说,反正现在城门也已关闭,城内还有几千大军,那小儿想要攻进来也并非易事。

  “学生顺庆举子张翰,见过总督大人。”张翰进来以后打量了一下主位上的赵尔巽,抱拳行了一礼。

  “张翰你竟然有功名在身?想必也是熟读圣贤书之人,为何要从贼附逆啊,难道就不怕抄家灭族吗?”赵尔巽打量了一下来人,一拍桌子喝道。

  “总督大人这是何意?那叶天乃岳池县令,朝廷七品命官,委托学生前来拜见总督大人,何来从贼附逆之说?”张翰不卑不亢的说道。

  “有没有从贼,张举人心里清楚,老夫奉劝尔等及时醒悟,否则他日刀斧加身之时。可别怪老夫今日没有提醒。”赵尔巽表面这样说,心里却是担心了起来,他没想到叶天已经和当地的士绅勾结上了。

  “多谢总督大人提醒!”他张翰又不是吓大的,竟然选择上了贼船,早就豁出去了,又岂能是一两句话就能吓到的?

  “那小儿让你来干什么,是不是来请罪的,怎么不自己亲自来!”赵尔巽也知道,既然人家选择依附了叶天,恐怕也早就想过后果。只是想不通,叶天到底给了这人什么好处?

  “总督大人,这是顺庆一府所有士绅的请愿书,还请总督大人过目。”

  张翰也不啰嗦,直接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折子递了上去。心里却道,这哪里是所有士绅的请愿书,只不过是为了好听点,叶天让他写的谈判书罢了。

  赵尔巽接过来看了一下,脸顿时黑了下来,一拍桌子道:

  “尔等这是要造反吗,你确定这是顺庆一府所有士绅的意思吗?”

  赵尔巽死死的盯着张翰,这哪里是请愿书,分明就是要官要钱书,竟然说那黄知府在任期间勾结土匪、残害士绅,盘剥百姓、无恶不作,所以全府百姓士绅,上书总督大人,请求罢免黄知府,任命为官清廉的岳池县令,接替顺庆知府,并免除全府三年赋税,还说前阵子遭了洪灾,要拨款一百万两赈灾。看到这里,赵尔巽都气笑了,打死他都不相信这是顺庆府所有士绅的想法。

  那叶天小儿竟然痴心妄想到这种程度,还想做顺庆知府,简直是不知死活,要是他知道,本来是要求拨款500万两银子,粮食一百万担,不知道会怎么想。

  “这既是全府百姓的意思,也是我家大人的意思,更是城外那一千多大军的意思。”张翰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弱了气势。

  “你们这是在威胁本督吗?那本督就告诉你们,这是在玩火,这是在挑战朝廷的威严,你回去告诉那叶天小儿,老夫念在他年少无知的份上,只要他肯解散兵马,进城请罪,本督可以酌情考虑从轻发落,否则必将是抄家灭族的下场,”

  赵尔巽将那册子扔了下去。开什么玩笑,他恨不得将那小儿碎尸万段,岂会答应这样无理的要求。

  “总督大人若是不答应,恐怕城外那一千多大军,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啊!”

  “无需多言,你尽管叫那小儿放马过来。”赵尔巽挥了挥手将他赶了出去。

  那小儿才一千多兵马就敢杀到成都来,简直是猖狂之极,如果他乖乖的窝在岳池县,还有点难办。可现在既然自己送死来了。

  张翰回到营地,苦笑着将事情和叶天说了一遍,叶天并没有感到意外,他就知道那赵尔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恐怕是看他才一千多人,想招集成都附近州县的官兵,将他消灭在成都城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的算盘就打错了,就算他调来几万绿营兵那也只不过是来送人头的,既然如此他也不急,就让那赵尔巽亲眼看看什么叫做碾压,什么叫做不对称战斗,好让他彻底死心。

  叶天猜的没错,赵尔巽这次是下了死令,命令成都附近的州县的千总把总,3日之内必须带兵赶到成都城下,还让姜提督出城协调各部负责指挥,现在只要能将叶天消灭了,他也管不了影响不影响的了。

  可叶天足足等了五天,都还没见官军的影子,这次他还将骑兵连剩下的80多骑兵也带来了,负责侦查敌情。

  叶天是真的等的不耐烦了,老要是这样拖下去也不是办法呀,他不是攻不下成都城,而是现在不能攻,不然他一来就偷袭了,一旦攻下成都,那就只能提前举事了,可他现在才一千多兵马能控制得了多大地方,光有兵马也不行,还得有治理地方的人才。

  不然到时候恐怕整个四川都得大乱,那些牛鬼蛇神都要正火打劫跳出来把一个好好的天府之国搞得乌烟瘴气,这是他绝对不想看见的。没见这次只是小规模的冲突,那邻水县的土匪就胆大包天的攻破了县城。

  最主要的是他不知道南方各省还会不会像辛亥革命那样纷纷响应起义。要是没人响应的话啦,那就麻烦了。即便响应了的话,也把历史搞得一塌糊涂,让他心里没有了底,失去了最大的优势,谁知道列强会不会趁机干涉,毕竟现在欧洲的局势还不算太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