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153章 卢老出马

第153章 卢老出马

  等到第六天的时,官兵终于来了,叶天也松了口气,难为赵尔巽六天内就凑了这么多人,随即就呆滞住了,人数倒是有一万多,可那真的是兵吗?确定不是哪里逃来的难民,衣服破点,脏点可以理解,毕竟大家都穷,他县里的百姓也差不多,可大多数人竟然都面带菜色,有的甚至瘦得只剩下皮包骨了,一看就是常年在抽大烟,这样的兵别说1万,就是10万,他也不惧呀。

  那姜提督还想骑马上前喝骂几句,可叶天哪里有时间听他啰嗦,城外一片开阔,无遮无掩的,正是拍击炮和重机枪发威的大好时机。

  几十门大小排击炮,八挺重机枪,在叶天的一声令下,就朝对面的官军打去。

  一时间轰隆声哒哒声,连绵不绝。

  赵尔巽在城楼上看的浑身发抖,面色惨白,他辛辛苦苦凑齐了一万多大军,瞬间就被打得崩溃四散而逃了,刚才那一下最起码死了上千人,这还是对方步兵没有开枪,只凭那几十门古怪的小炮和七八挺那种威力巨大的枪造成的。

  “总督大人,卑职的33协就是含恨在那种小炮和机关炮上的。”钟颖看着城外的惨状,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惊讶,他早就料到会是这种情况,奈何总督大人不信他呀。

  “那小儿从哪里买来的这些武器?”赵尔巽自语道,同时也醒悟了过来,局面真的已经超出了他的控制,看刚才的情况,就是再多的绿营兵也是送死。

  钟颖无言以对,那些武器从哪里买来的,赵尔巽问他,他问谁去?

  叶天见官兵溃败,也没有下令追击,这些人他都懒得抓俘虏,挖矿修路都嫌弃他们。刚才要不是他及时下令停火,这帮人绝对会死伤大半,都是同胞,没必要往死里打,只要将他们击溃就行了,再说了炮弹子弹浪费在他们身上,实在不合算,相信有了刚才的教训,没人再敢来了。

  看着城门的吊桥又收起来了,叶天撇了撇嘴,心里冷笑,那赵尔巽恐怕还打着城外一旦打起来,就带人杀出城,来个两面夹击。

  看了一眼还未从震惊中醒悟过来的张翰和卢鸿,叶天轻咳了一声?

  两人才醒悟过来,脸色白的吓人,强忍住恶心想吐的冲动。

  “大人!这就完了。”

  “大人!这实在太恐怖了。”

  两人什么时候见过这样血腥震撼的场面,这哪里是在打仗,分明就是在屠杀吗?

  “难道两位还以为本官会和这群乌合之众打上一天吗?”

  “张参谋还要麻烦你再跑一趟呀!”叶天看着张翰,很是怀疑这家伙吓的还能不能走路。

  “大人,属下这就去,想必这次那赵总督应该不会再拒绝了。”张翰连忙答道,平复了一下心情就钻进马车又往城里而去。

  叶天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老头终于自称属下了,看来这次确实震惊到了,也见识到了他的实力,摆正了自己的位置。

  总督府。

  “总督大人,刚才城外的会操,想必大人也已经看见了,如果没有什么异议的话,哪些条款是不是尽快落实一下?否则我家大人那几十门大炮没准就会打偏呀。”

  威胁,赤裸裸的威胁,可他赵尔巽有什么办法?他从未想过他堂堂一省总督,有一天会被一个小小的县令逼成这样,沉默了半天才说道:

  “你回去告诉那叶天,如果他肯带兵回岳池县,本督对他以前做的那些事可以既往不究,不然就算他攻破了成都,朝廷也会派大军前来征剿,到时他一样也没有好下场。”

  他也看出来了,那小儿现在还并不想造反,所以就想先把他稳住,等自己上报朝廷,或者重新编练新军后,再收拾他。

  “如果总督大人还打着这样的算盘,恐怕成都城破就在眼前了。”张翰现在也有了底气,胆子也大了起来。

  “你回去告诉那小儿,老夫堂堂一省总督,岂会受他胁迫?他要敢攻,尽管来攻好了,老夫势必于成都城共存亡。”

  赵尔巽拍桌子大怒道,将张翰赶了出去。他堂堂一省总督,三番两次被人威胁,要不是顾及城外的大军,他真想将这张翰杀掉,同时也怀疑那小儿没这么大的胆子,不然就不会三番两次派人来谈判了。

  张翰也没想到这赵尔巽竟然如此顽固,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还不妥协。难道真像叶天说的那样要拍一下桌子,指着他大骂他才答应吗?

  叶天听了张翰的汇报后,也有点犯难了,他没想到赵尔巽还有如此决心,难道要真的杀进成都城去。

  “大人,我看那赵总督并非真想和成都共存亡,只不过是拉不下脸来罢了,属下听他的语气并非那么坚决。”张翰见叶天皱眉不语,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叶天想了一会儿,觉得张翰说的有道理,看了边上的卢举人一眼。

  “卢老这次恐怕要让你跑一趟了。”

  “叶大人,张兄两次都铩羽而归,老夫恐怕也很难说服那赵总督呀。”卢鸿沉声道,虽然他觉得自己的口才要比张翰强一些,可看这情况,十有八九去了也是白跑一趟。

  “卢老,你伏耳过来,等一下见了赵尔巽按我说的行事。”

  卢鸿听完后是暗骂叶天狡猾。

  叶天看着卢鸿的背影进了城,心里下定了决心,如果这次那赵尔巽还不同意,就别怪他破罐子破摔了。

  “学生顺庆举子卢鸿见过总督大人。”

  赵尔巽看着下面的人,心里是更加担心了,如果只有张翰一个文人,依附叶天的话,还可以说那张翰被利益熏昏了头脑,胆太包天,看不清楚形势,可现在居然又来了一个举人,这就说明那小儿果真得到了当地士绅的支持。

  “尔等既然身为举人,为何要替那贼人办事呀。”

  “总督大人明察,学生也是身不由己呀。”卢鸿叹了口气说道。

  “哦,是何缘由,莫会那小儿还能逼迫于你?”赵尔巽来了精神,坐直了身体。

  “总督大人英明,学生熟读圣贤书,怎会替那乱臣贼子做事,即便那叶县令将刀架在学生脖子上,学生也是誓死不从的,奈何那叶县令实在太卑鄙无耻了,竞以学生全族之人性命与于要挟,学生可以不顾自己的生死,但不能不顾及全族之人的性命呀!”

  卢鸿说完还一副愤慨的样。

  “岂有此理,那小儿简直无法无天,竟使出如此手段逼迫于你,卢举人尽管放心,本督…”

  赵尔巽说到这里尴尬的顿住了,他本来想说本督替你做主的,可那他现在怎么做主,等那小儿攻进城来,他自身都难保了。

  “那小儿让你来做什么?老夫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难道他还不死心?”赵尔巽只好转移了话题,心里却是好受了许多,看来那叶天在当地并非尽得人心。

  “总督大人,学生进城时那小二已经在架设大炮了,说如果总督大人不答应他的条件,他就杀进成都城,然后通电全国,革命起义,并号召各省革命人士响应,还要…”

  “还要什么?”

  赵尔巽下意识的问道,身体都有点颤抖,他没想到那小儿还真敢扯旗造反,一旦他攻破成都,通电全国,那些革命党还不立马跳出来响应,到时候局势恐怕还真会失控,那他就是大清的大罪人啊!

  “还要将总督大人斩首祭旗。”卢鸿小心的说道。

  “他怎么就敢?怎么敢如此胆大妄为,就不怕朝廷大军吗。”赵尔巽自语了一句,他是真的害怕了,就是不知是怕死,还是怕成为大清的罪人。

  “总督大人,你有所不知呀!那小儿就是个楞头青,今年也不过才13岁,什么事都敢做呀。”

  赵尔巽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也醒悟了过来,叶天才13岁,做事能想什么后果。

  卢鸿见他吓得不轻,连忙又说道:“总督大人,学生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卢举人有话只管说。”赵尔巽平复了一下心情。

  “总督大人,那小儿就是个楞头青,大人完全没有必要用瓷器和瓦片死磕呀,学生看那小儿并非想要真的造反,而是被那黄知府无缘无故攻打,咽不下这口气,这才来成都,找总督大人讨个公道。”

  “总督大人何不先答应他的条件,安抚住他?然后再徐徐图之,那小儿刚到顺庆府就迫不及待搜刮钱财,残杀无辜,早已弄得天怒人怨,总督大人完全可以让他暂代顺庆知府,等他众叛亲离时,大人在收拾他还不是易如反掌。”

  “大人如果是担心朝廷怪罪的话,完全没有必要,可以将全部的责任推到那黄知府头上,至于33协覆灭的事,那完全是邻水县的土匪所为,叶县令已经从土匪手中将33协的全部军官解救了出来,大人只要花些银子就能赎回,有了这些军官,相信以大人的能力,四川的富庶,不出半年,别说一协人马,就是一镇新军,又有何难,到时候要收拾那小儿还不是易如反掌,何必要急于一时呢。”

  卢鸿像看穿了赵尔巽所有的心事一样,滔滔不绝,这口才何至比张翰只强一些。

  赵尔巽犹豫了一下,被一个小儿逼成这样,他实在不甘心。可更不甘心就这样丢官罢职,或憋屈的等死。不亲手将那小儿收拾掉,他实在咽不下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