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203章 左拥右抱

第203章 左拥右抱

  经过了几天的跋涉,叶天带着大军,终于回到了岳池县。一回到岳池县,叶天立刻就召开了军事会议,警卫营这次损失惨重,加上镇守王平乡的那一个连,现在也才200余人,叶天索性一分为二,让王虎带一百老兵去邻水县组建保安团,否则2000多新兵只有十几个老兵,实在不太靠谱。就是轻机枪,迫击炮,手枪也调拨了一批给王虎。

  大宝则带着剩余的一百余老兵,重新组建警卫营,警卫营的人数也扩充至500,所缺人员从各乡村的民兵中挑选。

  三娃是一边羡慕一边哀叹,本来这次是打算好好表现一下的,谁知道搞成这个样子,现在别说做什么营长了,恐怕以后在兄弟们的面前头都抬不起来了,想到这里,心里就越发怨恨起宁静那伙土匪。

  军队上的事处理完后,叶天又去了王坪乡视察一趟,对兵工厂和水泥厂的状况还比较满意。从王平乡回来后,叶天打算启程前往顺庆府了,都快出来将近一个月了,也不知道卢鸿他们人招的怎么样了,回去后,他不想再等了,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将那三个县纳入实际掌控中。

  岳池县的情况也基本稳定了下来,秋收以后,百姓也彻底告别了以前那种吃不饱饭的日子,所以他打算将钱彬也带到顺庆府去,至于岳池县令则重新委派人员担任。

  本来叶天是打算先回顺庆将学校建好,然后再让师姐带着人过来的,但自从洛菊轩回来后,师姐那眼神是一天比一天幽怨,虽然嘴上没说什么,可叶天还是能感受得到她心中的不满和委屈,所以也只好提前带着她,随行的还有四十几名女先生,这些人乃是女子师范学校的教师。

  岳池县至顺庆府的官道,经过几千俘虏的修建,也已完工了,八米宽的官道修的十分平整,就差铺设水泥了,叶天预计将近200里的路程,恐怕两天时间就能到达。

  叶天骑在马上,看着边上的那辆马车,很想挤进去享受一下左拥右抱,可心里又没底,也不知道师姐和洛菊轩在里面有没有打起来。

  钱彬看着少爷那一脸纠结的样,心里也只能哀叹,这才两个女人,就搞成了这样,依少爷那德性以后还不知道会有多少?那到时该怎么办,恐怕什么宏图霸业都要被消磨掉了,红颜祸水呀!

  叶天见钱彬在那里摇头叹息,又嘀咕什么红颜祸水,心里很是不耐烦,一咬牙跳上了马车,这种事情他绝对不能逃避,还是要跟师姐好好谈谈,再说了,当初她也是答应了的,难道还想反悔不成?

  叶天掀开车帘后,微微吃了一惊,里面的情况哪有他想的那么恐怖,两人有说有笑的,关系十分融洽,姐姐妹妹的叫个不停,叶天心中大喜,连忙挤了进去。

  “师弟,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这么多人看着影响多不好?”张静雯见叶天挤了进来,吓了一跳,就要将他向外推。

  叶天却挤到了两人中间,笑嘻嘻的道,“师姐,怕什么,咱们又不是没坐过同一辆马车,再说了,你身上哪里没被我摸过…”

  “呀!师弟,你胡说什么,赶快出去。”张静雯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和师弟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她还放得开,可现在有洛菊轩在场,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哪受得了师弟这样的话语,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师姐,骑了那么久的马,我腿都磨破了,你忍心赶我出去呀,你看轩儿多乖。”叶天一手搂着一个笑嘻嘻的道。

  “那你过去挨着洛姐姐坐,别挨着我。”张静雯将他的手拿了下来,使劲的往洛菊轩那边推。

  叶天一听暗道不好,自己嘴贱,这话哪能说的,师姐不吃醋那就怪了,连忙又搂着她哄道,“师姐,别生气了,你和轩儿都是我的心头肉,少了哪一个可都是在挖我的肉呀。”

  张静雯见推不动叶天,索性不再理他,将头扭到一边,对叶天刚才说的话也置若罔闻,叶天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师姐平时很乖巧懂事的呀,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情况,现在怎么变得这样难哄了,难道女人吃醋真的那么恐怖,只好又继续哄道,

  “师姐,我错了还不行吗?要不你打我两下怎么样?”

  “哼!”张静雯轻哼了一声,往边上挪了挪。

  叶天见师姐还是不理他,也是没办法了,要是只有他和师姐两个人,到还好一些,可现在有洛菊轩在场,好多手段都不能用的呀,不然恐怕到时候两个都要得罪,心里也只能暗叹,这齐人之福不太好享呀,连师姐这样乖巧懂事的都要耍小性子,那要是换成白雪白露,想到这里叶天一身冷汗,决定以后还是要收敛一些了。

  洛菊轩见叶天那着急的样,心里也是好笑,偷偷凑到他耳边轻语了几句。

  叶天听了后,怀疑的看了洛菊轩一眼。洛菊轩却笑着点了点头。

  “雯儿,这次回到府城,我就去跟你爹提亲好不好。”叶天一咬牙说道。

  “真的。”

  张静雯回过头来惊喜的看着叶天,随即就发现自己反应太大了,又见旁边的洛菊轩在笑,顿时害羞的将头又扭了过去,脸上一片绯红,烫的吓人。

  叶天见师姐那娇艳欲滴的样,再也忍不住了,凑上去就是两口啃在了脸上,吓得张静雯是又羞又急,举起粉拳就是两下。

  叶天一把将她拉过来,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轻语道,“雯儿,当然是真的,不过你得先叫声夫君。”

  叶天见师姐没有再挣扎,而且也感受到师姐的身子越来越软,连忙又趁热打铁,解释了一下,先给洛菊轩名分是形势所迫,并非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

  “我又没怪你和洛姐姐的事,你说这些干什么?”张静雯在叶天腰上掐了几下,娇嗔道。

  “好,好,都是师弟我多嘴。”叶天知道她口不对心。

  本来张静雯见师弟将洛菊轩带了回来,起初并没有怎么生气,因为当初她也是答应了的,可听说师弟竟然偷偷答应娶洛菊轩为妻,而且连聘礼都下了,心里就堵得慌,师弟可从来还没给过她什么承诺,现在听师弟,终于要去她家提亲了,而且又解释了洛菊轩的事,再加上那声雯儿叫得她心里甜蜜蜜的,气也就消了不少,但一想到父亲和师弟的关系,不由的担忧道,

  “师弟,要是我爹不同意怎么办?还有我娘也没回来,恐怕…”

  “雯儿,你放心吧,你爹他敢不同意?至于你娘没回来,那咱们就先订亲,等你娘回来了再成亲,好不好?”叶天轻声的在她耳边安慰道。

  “嗯!师弟,我都听你的。”张静雯红着脸答道,声音细的跟蚊子似的,瞥见了旁边的洛菊轩,连忙将头埋到了叶天的胸口。

  叶天见终于将师姐摆平了,重重地松了口气,连忙又在洛菊轩脸上亲了一口,将她也搂了过来,多亏了她的提醒,不然还不知道师姐为何生气,想到洛菊轩又乖巧懂事,还这么贴心,心里就更加怜惜她了。

  美女在怀,叶天是大呼过瘾,什么烦恼通通抛诸脑后,是过足了嘴瘾和手瘾,搞得两女是又羞又喜,但就是死活不肯叫他夫君,这让叶天心里小小的有点遗憾。

  抱了一会儿后,叶天不舍的松开了两人,他怕再这样下去,真的就忍不住了,一个恬静淡雅,一个成熟抚媚,能看不能吃,这简直要了人的老命,此时叶天觉得这不是在享福,而是在受罪了,于是岔开了话题,谈起了学问,两女也都松了口气,尤其是洛菊轩。

  两人算得上都是才女,有了刚才的事,也不再那么矜持了,气氛融洽了许多。看见两女亲热的样,最开心的要数叶天了,他发誓,即便是回到前世做军委主席,他都不会再回去了。

  听到叶天一脸憧憬的描绘华夏未来时,两女都是痴痴的看着他,眼里尽是崇拜与柔情。

  听到叶天一脸神秘的描绘宇宙星空时,两女是又好奇,又震惊叶天的博学多才。

  当然了,前世的黄色笑话叶天也是时不时的来上两个,弄得两女既脸红心跳,又咯咯笑个不停。

  钱彬听见车厢里时不时传来的笑声,也放心了不少,他就怕少爷摆不平,造成后院起火,一旦如此,少爷哪还有精力处理其他的事务,现在看来,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少爷那神鬼莫测的手段,不但在军事和政治上厉害,在这方面也是不遑多让呀!

  回到府城以后,叶天将两女以及几十名女教师都安置在了府衙的后院。他很想歇息一阵,陪着洛菊轩跟师姐游玩几天。可钱彬是苦苦相劝,啰里八嗦说了一大堆,搞得他还不胜烦,哪还有心情游山玩水。

  于是第二天就召开了政务会议,将情况都了解了一遍,卢鸿这次没让他再失望,农业署招了差不多2000余人,南充县的田地也早已丈量完毕,只等着分田地了。

  “张顾问,本官不在的这段时间,各部门有没有违法乱纪的事发生,前来告状的百姓多不多。”叶天了解完情况后,就看着张翰问道。

  “大人,警察局有十几人,经常出入烟馆妓院,这是人员清单。”张翰幸灾乐祸的看了一眼黄千总,从怀里掏出一张纸,递了上去。

  叶天眉头一皱,接过了纸扫了一眼,又问道,“有没有出现收受贿赂的情况?”

  “这个暂时还没发现,但不排除有这种现象。”张翰也是暗道自己人手太少了。

  “名单上的人员全部开除。”叶天说完后,又看着黄千总道,“老黄,你这警察署长当的不称职呀,下次再出现这种情况,你这署长也就别干了。”

  “是,大人,卑职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属下。”黄千总连忙小心的答道,心里恨不得将张翰一刀劈死,这家伙事先一点招呼都不跟他打,太不讲情面了。

  张翰见叶天没有罢免黄千总,只是训斥了一顿,微微有点失望,不过他也并不担心,从怀里又掏出了一张纸道,

  “大人,农业署在丈量田地时,有几十处田地亩数,与账目上不符,并且有收受贿赂的情况,人员都在纸上。”张翰说完后又将纸递了上去。

  叶天听了后,心里也是微微暗叹,他就知道用这些旧文人,这种事情肯定是无法避免的,心里尽管很生气,但也是无可奈何,接过纸看了一眼后,对着张瀚狐疑道,

  “张顾问,你是如何确定这上面的亩数不符的?”

  “大人,我接到举报后,偷偷带人丈量过,要是没有收受贿赂,谁会无缘无故瞒报亩数。”张翰说完后看了卢鸿一眼,心里是冷笑不语。

  叶天对张翰满意的点了点头,这家伙做事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认真了,难道改性子了?

  “大人,老朽治下不严,出了这种事,还请大人治罪。”卢鸿连忙出来请罪道,他没想到张翰竟然这样无耻,这种背后捅刀子的事是人做的吗?

  “这件事也不能全怪卢老,毕竟农业署人员太多,良莠参差不齐,卢老一个人管不过来也情有可原。”叶天也是没办法,难道他还真的将卢鸿开除了,让张翰顶上去,恐怕到时候张翰比他还要不如,这不是谁治下不严的问题,而是整个体制的问题,整个行政人员思想的问题,整个时代的问题。

  “钱先生,这件事由你去查办,如果真的收受贿赂了,那就直接枪毙好了。”叶天将纸递给了旁边的钱彬道,他现在也只能学明太祖靠杀人来威慑了。

  “是,少爷!”

  卢鸿也松了口气,狠狠的扫了一眼张翰,坐了下去。

  叶天见张翰一脸失望的表情,也不想打消他的积极性,于是鼓励道,

  “张顾问这次做的不错,本官记下了,日后定有大用。”

  “大人过誉了,”张翰心里微微好受了一些,不枉他又做小人,又认真查探,总算是得到了稍许的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