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226章 水中恶斗

第226章 水中恶斗

  “少爷!是宁静!”

  “扑通!扑通…”

  三娃揉揉了眼睛,不敢相信的大喊道,可话音刚落,就见一道白影闪了一下,接着就传来数声扑通声响,哪里还不知道闯大祸了,果然就传来了少爷的咆哮声。

  “你嚷个屁呀,老子眼睛又没瞎。”

  叶天差点没气死,真想又给他来一拳,当看见爬上甲板上的人是宁静时,心里是又惊又喜又怒,喜的是这次总算逮着这娘们儿了,怒的是自己当初苦口婆心的给她说了那么多,她竟然全当成了耳边风,而且还打劫德国人的货船,这不摆明了想恶心他吗。

  就在他想等他们再往前一点,然后下令冲上去活捉了时,三娃那龟儿子却大喊了一声,将上钩的鱼儿全吓跑了,让他如何不恼火,同时也暗道,宁静那娘们儿反应太快了,他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一道白影就栽了下去。

  “都还傻楞着干什么,杀呀!”叶天来不及炮制三娃,大吼一声就带头冲了上去,对这帮家伙得表现很不满意,虽然技战术水平还勉强可以,但实战经验太缺乏了,尤其是三娃那小子,太嫩了。

  叶天刚带着人冲到甲板上,就见飞上来两个黑坨坨,还闻到了一股火药味,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什么鬼东西?急忙大喊道:“快趴下。”

  众人连忙跟着趴了下来,接着就是两声巨响,震得人耳膜发颤。

  “轰、轰!”

  叶天脸色铁青的爬了起来,可还没走两步,就又传来了一阵爆豆声响,接着就是连绵不绝的叮当叮当声,显然是子弹击打在金属上发出的声音。

  叶天赶紧将头低了下来。正要下令机枪火力压制,后面就响起了嗒嗒声。叶天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否则这特战队干脆解散算了,免得丢人现眼。

  见压制住了远处大船上的火力,叶天这才来到船舷边,下面的两艘小船哪还有人影,连忙向远处看去,就见十多丈开外的江面上,有数个人影若隐若现,正在拼命的向岸边游去,尤其是一个白点,格外的引人注目,叶天冷笑一声,这要是让他们跑掉了,那他这半年多来白训练了。

  “不要开枪。”

  叶天见三娃瞄准了远出的白影,而其他兄弟也纷纷举起了枪,连忙阻止道。

  “少爷!就别再怜香惜玉了吧?”三娃显然不甘心。

  “你懂个屁,军人就要有军人的荣誉,这种打死鱼的事,是特种兵干的吗?你带十个兄弟留在船上,其他人和我下水将他们捉上来。”

  说完就将身上的装备全部卸了下来,只留下了大腿上的匕首,然后就是纵身一跃,跳进了水里。其他人见状,也是有样学样,纷纷一头扎进了水里,追了上去。

  叶天之所以这样做,就是为了锻炼他们,这些人经过半年多的高强度训练,不管是枪法还是技战术水平,都已经达到了他的要求,可唯独缺少了特种兵最关键的一种素质,那就是时刻保持警惕,任何时候都要处于战斗状态,但这帮人却整天嘻嘻哈哈,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架势,不把任何对手放在眼里。

  叶天前世身为特种兵,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原因,训练场上永远也别想练出一支合格的特种兵来,真正的特种兵,是需要无数次的生死磨练,才能体会到那种生与死只在霎那间的感觉,也只有这样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特种兵,可在四川根本就找不到这样的机会,所以这次才想要磨练他们一下,虽然这样做很危险,搞不好就得挂掉一两个,但这是想要成为一名合格的特种兵,必须要经历的。再说了,这半年来,他也没少在嘉陵江中训练他们,要是几个毛贼都对付不了,那活该喂鱼吧!

  至于他为什么要亲自动手,那还用说吗?在地上他不是宁静的对手,可到了水里那娘们儿还不是任他揉捏,这种又能出气,又能装逼的机会,哪能错过?

  “快!游上去,自己选定目标,那穿白衣服的谁都不要动,是少爷我的,哈哈。”

  见兄弟们都跟了上来,叶天边游边吩咐道,可当发现宁静他们的姿势竟然是狗刨式,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宁静此时心里简直郁闷到了极点,当她在甲板上听见三娃的喊声时,哪里还不知道,这次又踢到了叶天这块铁板上,所以毫不犹豫的选择开溜,同时也庆幸自己谨慎,否则这次恐怕真的要栽大跟头了。

  跳下水游了一会儿后,见船上的人没有开枪,她也懒得再扎猛子了,只想快点游到岸边,她相信老四应该走得掉,可她还没高兴多久,耳边就传来了十几下扑通声,暗骂叶天心黑,竟然想赶尽杀绝。 

  稍微喘了口气,向后看了一眼,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十数人正向他们快速游来,那游水的姿势虽然很怪异,却比他们快多了,只是一会儿工夫,就离他们只有十丈不到了。

  “快,他们追上来了,大家都分散游。”宁静一边拼命的向前游,一边喊道,可一不小心竟然呛了口水,再也不敢说话了。

  赵豹也早就发现了嫂子他们的情况好像有点不妙,但也只能干着急,因为此时他自己都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对面铁船上的子弹密集得吓人,打得他们连头都抬不起来,船帆也被打出了好几个大窟窿。

  见对面的枪声终于停止了,赵豹这才松了口气,爬了起来,接着就招呼兄弟们将船帆补一下,可正因为他在船头指手画脚,才导致他们这次没跑掉。

  三娃见木船已经走远了,也懒得再浪费子弹了,拿起望远镜看了一下,随即就是手一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好啊!狗日的,这次终于让老子逮着你了,铁锤!给老子架炮!”

  “三娃,你个龟儿子皮又痒了吧,少爷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吗?还敢架炮?”二狗连忙阻止道。

  “那是刚才,现在战况有变,我们当然也要作出相应的改变,少爷说过战场瞬息万变,作为指挥官必须要有临场应变的能力,所以给老子开炮。”三娃捏紧了拳头,死死地盯着三四百米开外的那艘小木船。

  “哟呵,你小子别跟老子扯那些,不准开炮。”二狗哪里会理三娃的胡说八道,在他看来少爷不在,当然是他最大了。

  “哼!二狗,你别忘了,少爷走的时候可将指挥权交给了我,所以我说了算。”

  三娃得意的冲着二狗哼了一声,然后脸一变冲着铁锤咆哮道:“铁锤,你个狗日的,还不给老子开炮,难道想要战场抗命吗?”

  铁锤早就将炮架好了,旁边的副手也将炮弹递了过来,比划了一下就准备开炮,至于少爷会不会怪罪,关他卵事?条例上面可是说的清清楚楚,他可不需要负任何责任。

  “铁锤不准开炮,少爷刚才说的话你没听见吗?”二狗见铁锤竟然听三娃的,不听他的,顿时跑过去大吼道。

  “狗哥,没办法呀,军令如山,三娃那小子是队长,少爷不在咱们就得听他的,否则就是抗命,而且好像还是战场抗命,那是要枪毙的。”铁锤苦笑了一下解释道。

  “什么战场抗命?难道少爷的命令你就敢违抗?”

  “哎!狗哥,你出去了半年,好多事情都不知道,拿去看看吧。”铁锤说完,从怀里掏出了一本册子递了过去。

  “铁锤,你个龟儿子的,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毙了你。”三娃见船已经越走越远了,而铁锤还在那里唧唧歪歪,顿时咬牙切齿道。但想了一下,还是对身边的两名队员吩咐道:

  “你去船舱,叫那些德国佬都别出来,就说外面太危险了。”

  “是!”两人连忙向船舱跑去。

  “轰!”

  什么情况?谁他妈的再开炮?叶天回头看了一下,就见铁船上火光闪现,接着就是爆炸声不断,他估计是三娃在开炮打木船,现在他也懒得管了,只想快点追上去。

  宁静也被炮声惊到了,暗道不好,老四他们可能要遭殃了,刚回头想看一下情况,就见十米开外,一人正向她快速游来。

  叶天?

  宁静用手将脸上的水擦了一下,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随即就是大喜,她没想到叶天竟然亲自下水追来了,还快追上她了,这么好的机会她哪里会错过,只要将叶天抓住了要什么没有?想到这里,宁静转身向叶天游了过去。

  宁静的动作,叶天当然看在眼里,只是稍微愣神了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打算,敢情这娘们儿还将他当成了软柿子来捏,叶天嘿嘿冷笑,等一下看谁捏谁,不过却没有继续向前游了,而是停了下来节省体力。

  宁静见叶天停了下来,还以为他要跑,于是加快了速度。

  “哈哈!宁当家,你慢点游,本官等着你就是了。”叶天见她在那里刨呀,刨呀的,就忍不住调笑道,这娘们儿连蛙泳都不会,还想在水里跟他斗。

  “叶天,你胆子不小嘛,竟然敢追姑奶奶,上次难道还没被教训够吗?”宁静见叶天没有打算跑,也停了下来,两人此时的距离才五米左右,借着月光已经能看清楚对方脸上的表情了。

  “我哪里有你胆子大呀!把本官的话当成了耳边风,而且才刚学会游水没多久吧,竟然就敢当水匪,就让小爷好好教教你吧!嘿嘿…”

  “叶天等一下落到姑奶奶手里,希望你还笑得出来。”宁静说完后就扑了上去,她懒得和叶天废话了。

  可随即就发现叶天沉到水里不见了,等了好一会儿,见他还没有浮出水面,心里嘀咕道,这家伙不会是体力不支淹死了吧?可下一秒她就感觉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抓住了,并且还在用力的向下拉她,宁静吓了一跳,要不是知道是叶天在搞鬼,非得吓死她不可,双脚连忙用力的挣扎,想要将那东西踢开,可由于水的阻力,根本就使不上多大的力,而且越挣扎,沉得越快。

  叶天一口气将宁静快拉到了江底,有点憋不住了才放手。等浮出水面后也弄得大口喘息。

  不一会儿就见宁静也在不远处浮出了水面,不过比他要狼狈多了。叶天哪里会给她喘息的机会,看准了方向,一个猛子又扎了下去。

  宁静本来还想再休息一下的,可见叶天又不见了,吓得连忙向远处游去。她没想到叶天的水性那么好,早就熄了要捉他的心思,此时她的体力已经有点不支了,要是在被他像刚才那样来两下,说不定今天还真要阴沟里翻船了。

  叶天在水里摸了半天都没摸到脚,只好小心的浮出了水面,就见宁静在拼命的向前游,连忙追了上去。

  宁静也听见了后面的声响,知道叶天追了上来,向后瞄了一眼,就见叶天双臂伸直,交替的向前划水,头还跟着手的节奏左右摇摆,双脚还扑通扑通的打着水花,宁静顿时傻眼了,还能这样游?这样手脚头都要动不是更累吗?

  可就在她楞神之际,双脚又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急得大骂道:“叶天你个混…”

  蛋字还没骂出口,人就又沉了下去,叶天又依葫芦画瓢,直到憋不住气了才松手,两人都浮出水面后,宁静见叶天又要往水里扎去,连忙叫道:“等等,叶…叶…天,我…我…不行了。”

  “你不行了,关我什么事?”叶天说完就一头又扎了进去,那娘们儿打得好算盘?不就是想多喘息一会儿吗?

  宁静见状,是又气又怕,不过这次她并没有打算再跑了,那样只会浪费体力,而是一头也扎了水里,她相信只要让她抓住叶天,叶天就绝对拿她没办法。

  叶天这次又像前两次一样,慢慢的摸了过去,却发现这次抓住的东西有点不一样,正在猜测是她的那个部位时,自己的手腕就被抓住了,接着就是一番挣扎,然后两人就缠在了一起,沉了下去。

  叶天暗道不好,可此时他却挣脱不开来,那娘们儿竟然死死地缠住了他,叶天真想拔出大腿上的匕首给她两下,可犹豫了一下,还是没下得去手,关键是他还能撑得住,感觉抱住自己的双手力气越来越小,他知道应该是宁静撑不住了,这才双脚拼命的踩动,向上浮起。

  待两人再次浮出水面时,叶天都感觉到体力有点透支了,拼命喘了几口气才道:“快放手,要不然咱们都得死。”

  “反…正…我…一点力气…也没了,要死我也要拉你垫背。”宁静那里肯放手,死死地抱着叶天,她感觉浑身都发软了,即便叶天现在让她走,她也游不动了。

  叶天见身子又开始往下沉了,双脚更是不要命的踩动,连忙说道:“抱着我的腰,不要抓住我的手。”

  宁静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放开了叶天的双手,抓住了他的肩膀。

  叶天见双手空了出来,也终于松了口气,手脚并用总算是没有再往下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