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237章 上门敲诈

第237章 上门敲诈

  回到别墅后,张夫人见叶天又带回来两个漂亮的女子,而且还长的一模一样,心里也是感叹小天的人缘好,打过招呼后,就又去厨房忙活了。

  这次的晚宴却比上次融洽多了,师姐虽然脸色难看了点,但也并没有像上次一样耍小性子,而宁静那就更不用说了,和两女简直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两位妹妹,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来!我敬你们一杯。”

  “宁姐姐不但人长得漂亮,还身手不凡,以一敌二也丝毫不落下风,白雪是佩服不已,来!我也敬姐姐一杯。”

  白露也端起酒杯道:“我白露今天总算是见识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女中豪杰,今天一定要和姐姐喝个痛快。”

  “两位妹妹过奖了,两位妹妹如此年轻,就有这般武艺,实在难得,恐怕再过两年就是单打独斗,姐姐也未必是你们的对手呀!”

  三人你来我往,不一会儿就干了三杯,看的叶天是暗自咋舌,见她们竟然嫌杯子小,喝得不痛快,要换大碗,连忙阻止道:

  “三位女侠,你们这样喝,让小弟情何以堪呀!还是多吃点菜,少喝点酒吧!”

  “叶天,你啰嗦什么?今天能结识两位妹妹,不喝个痛快那怎么行?上大碗。”宁静显然不买叶天的帐,拍桌子道。

  “是啊!小天,你就让我和宁姐姐喝个痛快吧!”

  白露说完后,就跑去厨房拿了几个碗回来,又将大家的碗都满上酒,这才坐下对着宁静道:

  “小妹从小到大,除了师傅外,还未见过像姐姐这样厉害的女中豪杰,有时间一定要好好再切磋一下,来,我再敬姐姐一个。”

  白露说完就一口干了,看得叶天头皮一阵发麻。

  “好,妹妹豪爽,有时间一定向两位妹妹讨教,来!干了。”宁静也一口喝干了碗里的酒,白雪也有样学样,三人喝完后,都是看着叶天。

  叶天见状,也只好硬着头皮干了碗里的酒,他估计这一碗起码也得有二两,见白露又开始往他碗里倒酒,连忙吓唬道:

  “三位姐姐还是少喝点吧,否则等一下醉了,可就别怪小弟我要趁人之危了。”

  说完还一脸淫邪的在三人身上扫来扫去。

  白雪听了,再看他一副猥琐的样,是怒目而视,张静雯像没看见似的,吃着自己的饭,萧氏却捂着嘴偷笑,她知道叶天酒量不行,但鬼主意却多的是。

  白露却是羞红着脸,但仍然端起酒碗,想再敬叶天一个,白雪见状,连忙死死按住她的手,想起叶天那德行,哪敢让妹妹再喝下去。

  见她们果真被吓到不敢在喝了,叶天嘿嘿一笑,心道,哥还收拾不了你们?要不是他酒量不行,非得将她们全灌趴下不可。

  “哼!叶天你少猖狂!姐姐今天就陪你喝个痛快,看谁先趴下。”宁静却是一点都不怕,这还是叶天第一次叫她姐姐,心里很是舒服。

  “宁静你可要想清楚哦,等一下要是喝醉了,可别怪我做出些禽兽不如的事来。”叶天见吓唬不到她,眉头一皱,又加了把火。

  “啪!叶天你少在那里吓唬人,只要你能将我灌趴下,姐姐今天就认栽了。”宁静一拍桌子道,说完一口就干了碗里的酒。

  “好!我就不信,还喝不过你一个女人。”叶天也是来了脾气,这娘们刚才已经喝了不少,他就不信还弄不趴她,到时候非得将她扒光了不可。

  “好!再来。”宁静见他喝完,一人又倒了一碗。

  两人在次干了后,叶天有点心虚了,此时他已经有点头昏脑胀,而宁静却一点事都没有,只是脸色有点红而已。

  “姐姐好酒量,来!我也敬你们一杯。”白雪见叶天快不行了,连忙端起碗酒,今天非得将这小子灌醉不可。

  “白姑娘,宁姑娘,小天快不行了,还是别再喝了吧。”萧氏连忙劝阻道,她怕小天在喝下去,又要发酒疯了。可她哪里知道,男人最忌讳的就是不行这两个字。

  “来!喝!”

  四人又干了一碗,白雪见叶天有点摇摇欲坠,吐字都有点不清楚了,连忙又给他满上,准备再加一把火。

  “白姑娘,这碗我替小天喝了吧。”

  箫氏也看出来了,这白姑娘好像是故意要将小天灌醉,她虽然酒量不行,但又怕叶天喝醉了伤身子,只好硬撑道。

  箫氏强忍着喝完后,顿时头昏脑胀,她以前喝酒都是小杯子,哪像这样用过大碗,知道帮不了小天了,只好求助的看了女儿一眼,可张静雯却像没看见众人在拼酒似的,自顾自的坐在那里看热闹。

  “叶天,你再叫我一声姐姐,我就放你一马,不然我今天非得将你灌趴下不可。”宁静此时也有点醉意蒙蒙了,看着叶天调笑道,她酒量虽然最大,可架不住喝的最多呀!

  “少废话,谁趴下还不一定呢,我上个厕所回来再和你比。”

  “不行,喝完了再去。”宁静一把将他又拉回了座位,指着碗里的酒道。

  “反了天是吧!你还要不要买武器了啊?”

  “少…少威胁我,姑…奶奶不吃那一套,要么将这杯酒喝了,要么就乖乖叫声姐姐,你自己选吧。”

  “好!我喝。”叶天见她说话都有点结巴了,索性一咬牙,他就不信喝不过这娘们儿。

  “好,再来一碗!”宁静见他喝完,又倒了一碗,自己最近没少被他欺负,今天一定要讨回来。

  叶天看了一下碗里的酒,这碗要是再喝下去,非得趴下不可,见宁静还精神抖擞,忍不住问道:

  “你…你刚才说话都有点结巴了,怎么还不醉呀!”

  “谁规定说话结巴,就要醉了,是谁刚才说还喝不过一个女人的,我先干了,你快点。”宁静强忍住笑意,干了碗里的酒。

  叶天见她连刚才的话都记得清清楚楚,也没有再结巴,哪里还不知道她刚才是在装,分明就是想坑自己,这娘们喝个酒也要玩心机,实在太可恨了。见张夫人给他使眼色,心里苦笑了一下,宁静这娘们鬼精鬼精的,可不是你爹箫老爷子能比的。

  “叶天给你三个选择,一是给我买三挺那种重机枪,二是乖乖叫我一声姐姐,三喝了这碗,否则你叶大人喝酒喝不过一个女人还耍赖的事,将会传遍整个四川。”

  宁静见他端着碗,眼珠乱转,就是不喝,还有开溜的迹象,死死拉住他衣服威胁道。

  白雪见状对宁静是更加佩服了,她此时都已经不敢再喝了。

  叶天本来是不想耍赖的,大不了被她灌趴下就是了,可一听她竟然还敢用这招来威胁自己,再想起前几次吃的亏,火气酒气一下都上来了,朝她猛扑了过去。

  “叶天,你干什么?”

  “嘿嘿,来,让少爷先亲一个,再喝。”

  “大家快走,小天发酒疯了,下去叫三娃他们上来。”箫氏见叶天将桌子都打翻了,哪里还不知道他又发酒疯了,连忙站起来就准备躲到房里去。

  张静雯见状,连忙开溜,师弟发起酒疯来,她可是早就领教过了,三位女侠也没想到叶天竟真耍起流氓来了,也是吓得赶紧逃跑。

  箫氏虽然反应最快,但奈何没她们那样的身手,刚才又喝了碗酒,头脑虽然清醒,可脚下却有点虚浮,跑在了最后面,被叶天抓了个正着。

  “小天,快放开我!你喝醉了。”箫氏吓得花容失色。

  “夫人,怎么是你啊!”叶天本想抓住白雪或宁静,却没想到竟然抓到了张夫人,连忙将她扶了起来。

  “小天,你没醉?”

  “嗯!没办法,谁叫她们欺人太甚,我只能用这招了。”叶天苦笑了一下。

  “你现在年纪还小,哪里喝得过她们,以后还是不要再和她们喝了,我扶你回房去吧。”箫氏也是苦笑了一下。

  这场酒宴就以叶天的发疯结束了,而叶天以后也落得个酒桌无奈的名头,很少有人再和他拼酒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天还在睡梦中,就被外面的叮当声和娇喝声吵醒了,来到院子一看,就见宁静和白雪,白露正在比武,三人打的是不亦乐乎,想要教训她们一顿,惊扰了自己的美梦,可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底气就不足了,只好带着铁锤去了倾城俱乐部。

  来到二楼的办公室后,叶天心里也是感慨,第一次进来时,小命都差点丢在这里了。

  “小天,你发什么呆呀!一大清早就来找我,不怕你那两位红颜知己吃醋吗?”

  “倾姐!我怎么感觉好像是你在吃醋呀!”叶天笑着走了过去,然后从怀里拿出一张汇票,拍在了桌子上。

  “小天!这是什么?”

  “上次二狗欠你的银子。”

  “小天!这次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哪里还好意思让你还钱呀!”李倾嘴上这样说,手却一点都不慢,他们小刀会现在可正缺银子。

  “小天,怎么是20万了?你搞错了吧。”李倾看了一眼手上的汇票,狐疑道。

  “你再帮我弄一批学生和技术师傅,多出来的10万两,就算这次的劳务费好了。”

  “好!包在姐姐身上,小天你放心,姐姐一定让你满意。”李倾说完,对着叶天抛了一个媚眼。

  “倾姐,你要怎么让我满意呀?”叶天见她又恢复了以往那风情万种的神态,顿时就扑了上去。

  “小天弟弟,你先回答姐姐,到底是你那位师姐漂亮,还是姐姐漂亮?”李倾一下躲开了他,又妩媚的冲着他一笑。

  “这个小弟要仔细检查一下,才能下结论。”叶天嘿嘿一笑,又扑了上去。

  “哼!花心小萝卜,姐姐可不是那么好哄骗的。”

  叶天抓了几次都没抓到,心里更痒了,哪里还不知道李倾这是在折磨他,同时也是暗叹,果然不愧为帮主,这身手虽然比不上宁静,但明显对付自己绰绰有余。

  “怎么?小天弟弟,这就不行了,只要能抓到姐姐,姐姐就让你检查哦!”

  李倾见他有泄气的迹象,连忙又鼓励道,说完还挺了挺胸脯。

  “还是算了吧!倾姐武艺高强,小弟现在哪里吃得消吗,还是回去找师姐检查吧,倾姐你先帮,小弟告辞了。”

  “小天!你…回来。”李倾见他不理自己,自顾自的走了,气的是重重地一跺脚,心里却暗道,这小子还真不简单。

  叶天稍微转头见李倾在那里气的跺脚,强忍住要再冲上去的念头,敢调戏自己玩欲擒故纵,自己就给她来个以退为进,看谁心更痒。

  叶天带着铁锤刚到大门口,三娃就迎了上来。

  “少爷!有人来拜访你了。”

  “哦!谁啊?德国佬?”

  “不是,是两位白姑娘带来的,三个都是男的,其中两个长得还蛮英俊的。”

  “走!”叶天已经猜到是谁了,果然,刚到客厅就见陈其美迎了上来,后面还跟着两人,白雪白露宁静都在。

  “叶兄弟,大哥冒昧前来拜访,还请见谅呀!”

  叶天见他那一副德行,恨不得一脚就踹过去,他什么时候和这家伙成兄弟了?但嘴上还是说道:

  “哪里,哪里,不知陈兄这次来所为何事?”

  陈其美一楞,这也太直接了吧,好歹也得再寒暄几句吧,弄得他准备好的词,一下都接不上来了。

  “叶兄弟,听说你救过我两位师妹,所以在下今日特来感谢。”陈其美后面的英俊男子赶紧出来道。

  “我和雪姐露姐的事,就不劳烦陆兄操心了,所以这感谢就不必了。”叶天摆了摆手,对这家伙他也是一点好感都没有。

  “哎!叶兄弟此言差矣,师傅他老人家不幸遇害了,我这做师兄的当然要照顾好两位师妹,否则被别人欺负了,我陆东明死后,还有何面目见师傅。”

  “陆兄死了,有没有面目见家师,关我何事?”叶天眉头一皱,要不是看在白雪两姐妹的份上,他早就将这三人赶出去了。

  “叶兄弟,还真关你的事,上次叶兄弟和我两位师妹在上海做了一笔大生意,听说赚了300多万的银子,当时我两位师妹也是出力颇多,虽然叶兄弟人要多一些,但也不能只给我师妹分了区区10万两银子吧,此事我希望叶兄弟能给我一个交代,否则我光复会绝不会善罢甘休的。”陆东明见叶天说话一点也不客气,也懒得和他啰嗦了。

  三娃和铁锤见这家伙敢在少爷面前放狠话,顿时紧了紧手里的家伙,只要少爷一声令下,绝对将这家伙打出屎来。

  白雪却是红着脸低下了头,但还是死死拉住了妹妹,不让她上去。

  “哦!还有这种事情?叶兄弟,陆兄说的可是事实?”陈其美好像才刚知道这件事似的,惊疑道。

  “陈兄,这件事是我两位师妹亲口说的,难道还有假?”

  “哎!叶兄弟,这件事你做的不厚道啊!按照江湖规矩,既然大家都出了你,即便不五五分成,怎么着也得四六分吧!你这样做让光复会的同志情何以堪吗!”

  “也罢!陈兄,我和叶兄弟一见如故,还请给我个面子,你看这样行不行,再叫叶兄弟拿出100万两银子来,此事就此作罢如何。”

  陈其美一副和事佬的架势,对着叶天说完后,又看着陆东明问道。

  “竟然陈兄都发话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况且叶兄弟还救过我两位师妹,只要叶兄弟再拿出100万两银子来,我光复会仍然将叶兄弟当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