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243章 连哄带骗

第243章 连哄带骗

  “你背那么重,跑得动吗?”叶天真是哭笑不得。

  “你放心,姑奶奶绝对不会比你慢。”宁静说完就向外走去,虽然有些吃力,但也并没有多大的影响,可那包里发出的叮当声,让叶天实在是蛋疼的紧。

  “光复会的兄弟跟我走。”白雪也反应了过来,一挥手提着枪就向外走去。

  “宁静把她给我绑了。”

  叶天手指的白雪冲着宁静吼道,还反天了。宁静却是翻了个白眼,意思是你当姑奶奶是神仙呀!没见背着东西呢。

  叶天强忍住要冲上去给她两拳的冲动,这里也只有她才能打得过白雪,又不能用枪,只好咬牙道:

  “将你那破包袱给我丢了,把她绑了,大炮一门。”

  “真的?”

  “我叶天说出去的话,什么时候没算数过?”

  “好!成交!”宁静大喜,一下就将包丢在了地上。

  她之所以这样急着搜刮钱财,还不是被叶天逼的,叶天将她那几万两银子没收了,说是到时候给她买三百杆步枪,可最后却说德国佬不卖,只买了几十门大炮,还说一门大炮最少要10万两银子,所以她那点银子连买一门都不够,在她看来,这摆明了就是想要吞她的银子吗。

  “宁姐姐,你要干什么?”白雪见宁静朝她过来了,俏脸胀得通红。

  “妹妹,对不住了,姐姐也是没办法,要怪就怪这家伙条件开的太诱人了,姐姐实在挡不住呀!”宁静略带歉意的道,话音刚落就向她扑了过去。

  两人你来我往,打了十几个回合白雪就有点不支了,急忙冲着白露道:“妹妹快来帮我。”

  叶天哪里会让白露上去,这要是再耽搁下去,没准真要被包围了,所以死死地抱住白露,就是不松手。

  白雪见状,差点没气吐血,可一分神,竟然被宁静擒拿归案了,双手死死的被反剪在了背后,宁静麻利的从腰间抽出根绳子就绑了起来。

  “自青兄,你带人打头,我带人殿后,从西城门撤,快走。”叶天见白雪已经被拿下了,一挥手道,众人连忙往县衙外跑去,宁静也将白雪扛在了肩上,速度一点也不比其他人慢,至于那李县令鬼才有时间管他。

  可几名红帮的弟兄,竟然跑去地上捡银子,简直是要钱不要命呀,叶天也懒得管他们,自己作死怪不得他。

  一路有惊无险的出了县城,叶天带着大家直接杀往德租界,德国守卫虽然怀疑他们中间可能有革命党,但凭借着叶天的关系,也都睁只眼闭只眼,当做没看见。

  “自青兄,你们有什么打算没有?”

  “这次咱们将县衙都攻破了,事情闹这么大,上海恐怕是呆不下去了,不知叶兄弟有何打算?”

  “这次我来上海事情也办得差不多了,所以天亮后就打算回四川了。”若不是和他们也算是战友,叶天才懒得管他们的死活。

  “我对叶兄弟非常钦佩,所以也想和叶兄弟一起去四川发展。”

  “哦!你要和我去四川?那你们同盟会剩下的这些人怎么办?”叶天有点犯难了,听这家伙的口气,好像是要跟他混的节奏呀!可他哪里敢要!

  “嗯!如果他们愿意,就和我一起去,如果不愿意那就自行离去吧。”

  叶天有点纠结了,人家既然都这样说了,他总不能拒绝吧,于是咬牙道:“好吧!也只能这样了。”

  最后有15人选择跟叶天回四川去,这里面包括白雪两姐妹和自青,以及其他12名光复会和同盟会的成员,至于红帮的人叶天是一个也没要,当然了,白雪是强行绑走的。

  剩下人叶天只好给点钱打发了,见天色也快亮了,就直接带着大家前往码头,这次德国派了两条货船,船上的货物并不多,主要还是40门大炮,其他的那些东西都是要从德国本土起运的。

  到了码头,天已经朦朦亮了,众人也都累了一夜,叶天安排他们先进船舱休息,自己则下了船等待三娃他们。

  早上7点钟的时候,三娃才护送着张夫人来到码头,紧接着李倾和二狗也前来送行了,还有德国公使弗雷茨,凯恩等人。

  一番交代后,叶天看着李倾不舍道:“倾姐,这一别,又不知要多久才能相见,船要八点才出发,还有一个小时,不如到我船舱里去坐一会儿吧,我还有些话想要和你说。”

  “嗯!小天。”李倾也没多想,点了点头,她猜叶天是想和她单独说一些私密话。

  来到舱室后,叶天关上了门,李倾竟然微微有些紧张,随即就有些好笑,小天才多大啊?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可下一秒她就傻眼了,叶天反手就将她搂在了怀里,想起他这一走,恐怕又得几年才能相见,她只是微微挣扎了一下,就没在动了。

  “姐姐就知道你把我骗上来,没安什么好心。”李倾轻轻的掐了他一下,娇嗔道。

  “倾姐,小弟还不是舍不得你吗。”叶天嘿嘿一笑,手却一点也没闲着。

  “小天,你最好老实点,否则姐姐可就要走了,”李倾见他的手从腰上竟然滑到大腿上去了,连忙阻止道。

  “倾姐,你迟早还不是我的人,小弟现在检查一下,又有什么关系呢。”叶天凑着她耳边轻声道,见下面受阻,又向上面攻去。

  李倾见状,只好将他的两只手都死死的抓住,心里也是苦笑,这小天弟弟年纪还这么小,就好色成这样,那长大了还了得?

  可随即就发现勃颈处传来一片温热湿润,全身都颤抖了一下,就要挣扎着起身时,却突然发现船启动了起来。

  “小天,船已经启动了,姐姐要走了。”说着就欲起身。

  “倾姐,别担心,船只是启动还没走呢。”叶天见她挣扎的厉害,赶紧安慰道,嘴巴也从粉颈转移到了耳根处。

  李倾顿时就软了下来,身体也微微有点发烫,喘息道:“你这个小冤家,连这么点时间也不肯放过姐姐,快别闹了,姐姐有话和你说。”

  叶天哪里会理她,闻着她身上发出的幽香,嘴上更卖力了,手也开始攻城略地起来。

  在叶天的手嘴并用下,李倾彻底软在了他怀里,不知过了多久,正在叶天暗自得意,想要更进一步时,却感觉船开动了起来,李倾也明显感觉到了,立马就清醒了过来,强行挣脱了叶天的怀抱站了起来,惊慌道:

  “小天,船怎么开了?”

  “倾姐,你搞错了,船哪有在开吗?”

  李倾见他睁着眼说瞎话,哪里还不明白他在打什么主意,连忙跑了出去,叶天只好也追了出去。

  来到甲板,李倾见船已经驶离了岸边,对着身后的叶天焦急道:“小天,快叫船靠岸,我要下船。”

  “倾姐,这船已经开了,德国人哪里会再听我的话吗?不如就和我一起回四川吧。”

  “小天,你故意骗姐姐的是吧,那好,你不停船,姐姐自己游回去。”

  叶天见她真的要跳江,也是吓了一跳,让她跳江跑了,自己的计划不是泡汤了?连忙冲上去,一把就将她死死的抱住。

  “小天,快松手,否则姐姐要伤到你了。”

  “倾姐,我实在不放心把你一个人丢在上海,你不知道这次见你受伤时那痛苦的样,小弟我心都要碎了呀!还是和我回四川去吧,别再打打杀杀了,你放心,我绝不会辜负你的。”

  李倾叹了口气,叶天这样耍赖,死抱着她不放,她还真没有什么好办法,那些手段使出来,又怕伤着他,她可不知道,其实叶天的身手比她差不了多少。

  “小天,你先放开我,这样被别人看见了,你叫姐姐以后还怎么见人呀!”

  “倾姐,那你不走了?”叶天大喜。

  “你先放开我再说。”

  “你不答应我就不放。”

  “好,姐姐答应你就是了。”李倾见许多人都已经朝这边看了过来,气的一跺脚,咬牙道。

  叶天欣喜无比,连忙松开了她,李倾转过身来,没好气道:“小天,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要吞了姐姐的小刀会?”

  “倾姐,瞧你说的,咱们俩还分什么你的我的,不都一样吗!”叶天抓着她的手,笑嘻嘻道。

  “你别嬉皮笑脸,老实回答我。”李倾却脸一板,严肃道。

  “倾姐,我不但要吞了你的小刀会,更要连你的人也一起吞了。”说完,还含情脉脉的看着她,那样子真想要将她一口吞了似的。

  “哎!姐姐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没想到竟然着了你这小子的道。”

  李倾叹息了一声,以她的精明,叶天派二狗和铁锤来帮她,她就已经有所察觉了,却并没有拒绝,也许从那天在医院他对自己说那番话起,自己的心就已经不知不觉被他偷走了吧!

  不远处的箫氏见了也是摇了摇头,小天不但嘴巴甜,脸皮还厚成这样,哪个女子挡得住?

  宁静却是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一脚将叶天踹到江里去,这家伙太无耻了。

  与此同时,码头上的黑子和猴子两人却是惊慌了起来。

  “二狗兄弟,帮主还没下来,这船怎么就开走了?”

  “哦!两位兄弟放心,李帮主有事要去一趟四川,所以吩咐我帮她主持一下大局。”

  “啊!帮主怎么没跟我们说过?”两人吃惊道。

  “可能是忘记了吧,哎,别管那么多了,走两位兄弟,李帮主不在,正好咱们可以去喝个痛快。”

  二狗说完就和铁锤一人拉着一个,离开了码头。

  经过几天的航行,船驶过三峡,来到了重庆地界,叶天的心也终于放松了下来,这次上海之行简直是赚大了,不但将白雪白露两姐妹抓了来,还将李倾也哄到手了,要不是师姐的事让他心里有些伤感,真想高歌一曲。

  长寿县码头。

  “宁静怎么样?还要不要大炮?不要的话,我可就要走了哟。”

  “叶天,你这个卑鄙小人,姑奶奶是不会放弃的。”宁静是又气又累,终于瘫在了地上。

  “哈哈哈!宁静,别再白费力气了,快下船走人吧,我可没时间陪你在这里耗。”叶天见她那狼狈的样,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都鄙视不已,李倾却是摇了摇头,暗道小天实在太坏了,就连箫氏都看不下去了,走上去扶起宁静道:

  “宁姑娘还是算了吧!”

  “夫人,我不会放弃的,我先歇会儿。”

  “哎!宁姑娘,这大炮少说也得有一千多斤重,你一个人哪里抬得动吗?”萧氏叹了口气,又对叶天道:

  “小天,你就叫人帮宁姑娘抬一下吗?”

  “夫人,这件事你别管了。”叶天连忙将她拉了过来,开什么玩笑,帮她抬,难道还真要给她一门大炮?谁知道这娘们儿有了大炮会干出什么事来,否则自己哪里会忙活半夜,也要给她组装一门。

  “宁静,我再给你半个小时,如果你再不将大炮弄下船,我就开船走人了。”

  宁静真想下船,雇些民夫上来,可她知道自己只要一下船,这家伙绝对会开船走人的,但她就是想破脑袋,一个人也无法将这门大炮弄下船呀!又摸了一下旁边的大炮,实在舍不得。

  众人见她那一脸的不舍,都有点可怜她,唯独白雪幸灾乐祸道:“宁姐姐,当初还帮不帮他绑小妹了,现在后悔了吧?”

  宁静没管白雪的冷嘲热讽,而是站了起来,她知道能帮她的人几乎没有,唯一不怕叶天的白雪,还被她得罪死了,所以想再试试看能不能将大炮推到水里去,随即却发现码头上有几个熟悉的人影,连忙冲到船舷,大喊道:

  “老四,我在这里,快过来!”

  叶天一惊,连忙拿起望远镜,随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暗道不好。

  “嫂子,你回来了,太好了。”

  “老四,其他的以后再说,你这次带了多少人来。”

  “带了20多个兄弟,自从你走后,我天天都带他们在这里等着,没想到今天终于等到嫂子你回来了。”赵豹激动的道。

  “好!大家一起先将这门大炮抬下船去,然后再上来搬炮弹。”

  “嫂子,你太厉害了,连大炮都买来了。”

  “好啦,别啰嗦了,抓紧时间。”

  叶天见他们将大炮抬下了船,脸黑的吓人,人这么多,他又不能耍赖,真是气煞他也。

  半个小时,宁静不但将大炮搬下了船,连炮弹都足足搬了200多发,叶天气得差点喷出一口血来,这次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早知道这样他就不组装了,丢一堆零件给他们,凭这帮土包子,恐怕研究个半年也未必能装得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