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311章 苦口婆心

第311章 苦口婆心

  “不凡,当初可是说好的,你的兵马不能过界,可现在都跑到陕西去了,这算什么事嘛,还是让他们退回四川去吧。”

  “大总统,当初是说好的,但我以为你说的只是上海兵马不能乱跑,也没说四川的兵马不能出川平叛呀?”

  “不凡,你不要强词夺理了,陕西的川军必须退回去。”老袁脸一板道。

  “好吧!但这次平叛所需的经费必须由中央政府来出,我算一下,1万多大军人吃马嚼,再加上消耗的弹药以及伤亡抚恤,和出兵的劳务费,总计是530万两白银,打个折就给500万吧。”

  叶天掐着手指算了半天,然后抬头对老袁道。

  “你…不凡,就算10万大军,短短半月也用不着这么多银子吧!你这分明就是想讹诈老夫。”老袁差点没被气死。

  “那是你北洋军队,我川军可是金贵的很,士兵的抚恤以及军饷可是相当的高,而且装备的马克沁也多,那玩意儿想必你也知道,简直是吃钱的机器啊!”

  “即便再高,也高不到需要500万两白银吧?这样吧,100万两,你立即下令川军退回四川。”老袁虽然现在财大气粗,但也绝不会任由叶天这样讹诈的。

  “所需的开销难道我还不清楚吗?要是大总统不相信,我可以理张清单给你,反正想要川军退回四川,500万两银子一个大子儿都不能少。”

  “啪!放肆,这是命令,岂容你讨价还价?”

  “怎么?大总统这是要过河拆桥?”

  “哼!叶天老夫忍你多时,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哼!想必大总统以为收拾了孙文,就觉得你北洋军天下无敌了吧,若是这样的话,那你就错了,我川军可不比那些革命党。”

  叶天同样哼了一声道,本来对老袁不守信用,就非常恼火了,要是再敢啰嗦,立马就将他拿下,然后发动政变。

  “你川军就算再厉害又能怎样?老夫只要将你拿下,就不信还收拾不了一群没有主心骨的军队。”

  “呵呵,大总统,你老就别再自欺欺人了,若真是这样,你恐怕早就动手了吧,还能等到现在?你有没有想过一旦开战会引起什么后果?”

  “能有什么后果,难不成你那大夫人还能带着兵马打到北京来?”老袁坐了下去,喝了口茶慢悠悠道,对叶天将军政大权交给李倾,他是恨得牙痒痒。

  “若是能打到北京那就好了,就怕战事陷入僵持,一旦那样,你觉得日本和俄国会袖手旁观吗…”叶天将列强有可能趁机瓜分中国的分析,再次给老袁说了一遍。

  “不凡…你…你这太危言耸听了吧,当初八国联军攻占了北京城,可都未曾有过这样的想法,如今怎么就会?”

  “哼!大总统,今时不同往日了!你整天就忙着争权夺利,知道如今世界的局势吗,知道如今世界的科技发展到何种程度吗?以前是各国互相牵制以及没有能力,所以才让咱们撑到现在。”

  “可现在各国实力都暴涨,派遣一二十万远征军毫无问题,再加上日本这个急先锋,一旦英国人将欧洲的危机转嫁到咱们中国来,后果实在不堪设想,到了那时,大总统必将成为我华夏历史以来最大的罪人。”

  老袁一屁股跌坐在了椅子上,有点颤抖的道:“不凡,英国人可是答应过要支持老夫的,否则也不会给我贷款了,只要有英国人的压制…”

  “哼!大总统英国人的话你也信?再说了,即便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难道你敢赌?”

  “正因如此,我才不惜背上骂名,也要站到大总统你这边,就是想要尽快结束战争,保证华夏统一,不让列强有机可乘。”

  叶天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牙了,要不是他有所顾及,早就和老孙一起将老袁干掉了,比起老袁,老孙可要好对付多了,他相信他不敢赌,老袁也肯定不敢赌。

  老袁一想到中国要在自己手里亡国灭族,额头就是一阵冷汗,别说万分之一,即便10万分之一他也不敢赌呀!

  “大总统,如今各国实力都暴增,尤其是日本,都已经进入电气化时代了,可咱们却还在农业社会徘徊,若是在不奋起直追,欧洲战争一旦爆发,英国人哪里还顾及的到咱们,没有了英国的压制,日本就会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必将对咱们动手,到那时恐怕又是塌天之祸。”叶天决定将老袁先镇住。

  “不凡,那欧洲列强真的会在两年后发生战争吗?”老袁有点怀疑的道。

  “大总统,难道你没感觉到英国和德国现在都已经势如水火了吗?否则德国岂会大力支持我?再说了,你随便找个欧洲的洋鬼子问问,只要稍微有点见识的人都能看出来…”

  叶天也是服了老袁,这真是关起门来,外界的事一无所知呀!只好又将各国的冲突,和正在展开军备竞赛的事解释了一遍,一旦发生军备竞赛,除了爆发一场战争和转移目标外,没有任何解决的办法。

  “如此说来,欧洲真的会爆发一场大战咯!”老袁想起和四国银行贷款时,法国佬和德国佬争的面红耳赤就快开打了起来,也有点相信了,同时对叶天能有这样的眼光也很赞赏。

  “这在欧洲简直就是众所周知的事,所以大总统还是让我组阁吧,将两党合并为一,由你来做党魁,再统一整编全国军队,就像你说的,我还年轻,十年、二十年我都等得起,完全没有必要背叛你,而且我可以一直留在京城,驻守京城的军队也由你亲自掌控,这样难道你还不放心吗?”

  叶天见老袁犹豫了起来,赶紧再加一把火道:

  “大总统,你得为民族的未来着想呀!只有咱们团结一致,才能应付接下来的危机!而且还可以趁西方列强大战时捞上一笔,不但可以将俄国侵占咱们的土地全部夺回来,还能再狠狠的来上一刀,那绝对是开疆扩土的旷世奇功,到了那时你袁世凯必将成为功盖秦皇汉武,名震唐宗宋祖的历史以来第一人物,必将受万世景仰。”

  “不凡,咱们只要将失去的土地拿回来就已经烧高香了,不可好高骛远呀。”老袁咽了咽口水,面色平静的道,但心里却是巨震,他都一大把年纪了,若真能成为功盖秦皇汉武,名震唐宗宋祖的人物,即便死了,都能笑醒。

  “大总统,这么说你是同意了?”叶天一脸兴奋的道。

  “也罢!反正我都一大把年纪,也没多少时日可活了,若在有生之年能见我华夏强大起来,即便死也瞑目了,不凡,你放手去做吧!老夫在后面给你撑腰。”老袁点了点头,对叶天的能力,他是毫不怀疑的。

  两人又商量了一下怎么改组政党,和整编军队的事宜后,叶天就满脸兴奋的出了总统府。

  叶天刚走书房里间就闪出来了两人,其中一人快步就来到袁世凯面前急道:

  “大总统,你糊涂呀!你怎么能相信叶天那小儿的鬼话?他分明就是在哄骗你呀!”

  “休要胡说,难道老夫是三岁孩童吗?”老袁皱眉呵斥了杨士琦一句。

  “大总统,即便这样,你也不能将军政大权全交于他一人之手呀!他那国社党最善于蛊惑人心,两党一旦合并,恐怕不出半年,大总统你就会被他高高架起,再加上军队又被他掌控,实在不堪设想啊!”

  杨士琦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没想到叶天口才如此了得,竟然三言两语就将老袁哄得团团转。

  “哎,士琦,你多虑了,莫说不凡一直对老夫敬重有加,就说他今年才16岁,而老夫都已五十有四了,是绝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

  老袁摆了摆手,正因这点他才会相信叶天,若换作旁人,他是万万不敢这样的。

  “大总统,若是按正常情况,那叶天为了顾及名声确实会对大总统恭敬有加,善始善终,可他叶天难道就不想做功盖秦皇汉武,名震唐宗宋祖的人物吗?就不想受万世景仰吗?就心甘情愿将这顶大帽子让给大总统你吗?”

  “杨士琦,你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别以为什么人都像你一样是个卑鄙小人。”

  杨度见老袁脸色阴沉了下来,心里大惊,破口大骂道。这杨士琦太歹毒了,简直字字诛心啊!

  “大总统,难道你真的就只想做一国的总统吗?”杨士琦却没管杨度的大骂,见老袁犹豫了起来,加了最后一把火。

  “杨士琦,你这个祸国殃民的狗贼…”杨度见杨士琦连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再也忍不住就想冲上去撕了他,刚才叶天的分析两人都听见了,这杨士琦完全就是为了个人利益,置国家前途于不顾。

  “够了,都给我出去。”老袁大喝一声,脸阴沉的都快滴出水来了。

  “大总统,这杨士琦分明就是居心叵测…”

  “滚!”

  杨度气的是牙痒痒,也只能讪讪退下,而杨士琦则是嘴角扯了一下,一脸冷笑的也出去了。

  待两人都走后,老袁瘫在了椅子上,心里久久无法平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