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366章 诡异局势

第366章 诡异局势

  北京总统府。

  “大总统,各部都发来电报,请示什么时候动手?”

  “各部都到达指定位置了吗?”

  “都已经到达了。”

  “叶天的几万人马有什么反应没有?”

  “三天前到了保定后就驻扎了下来,据探子回报,几万大军正在修筑防御工事。”

  听到这里,主位上的老袁沉默了下来,叶天明显是发觉了他的意图,想到这里,心里又犹豫不定起来。

  “大总统,兵贵神速啊,不能再犹豫了,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就别想再有围歼叶天的可能了。”

  杨士琦见老袁还在犹豫,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晳子,你觉得咱们能将不凡的那几万大军围歼在保定吗?”半天后,老袁睁开眼睛看着杨度问道,此时老袁自己完全没了主意。

  “想要围歼恐怕很难,但包围个十天半月还是没问题的,只是济南附近才三个师,想要挡住蔡锷的几万大军不容易呀!况且咱们一动手就失了大义,后果实在难以预料。”

  杨度摇了摇头,他是不赞成这样做的。

  老袁面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要是山东的那三个师,挡不住蔡锷的几万大军,那芝泉的20万新军就将腹背受敌。

  “大总统,看叶天那架势,一时半会儿还不会离开保定,不如从苏北再抽调一些兵力北上支援山东。”

  杨士琪瞪了杨度一眼,在旁建议道。

  “杨士琦,你不懂兵事就不要乱说,苏北总共才两个师一个混成旅,哪里能再抽掉兵马北上?”王士珍站出来喝止道。

  “苏北和南京的兵马是不能动的,湖北和西北的兵马同样也不能动。”

  老袁摇了摇头,川北和川东,可是有十多万大军虎视眈眈,一旦抽调两地的兵力,让叶天的主力大军出了川,那也就不用打了。

  南京和苏北的兵马同样不能动,否则一旦江浙地区的第九军北上和山东蔡锷会师后,局面也是极其严重的。他现在的优势就是将叶天的各路大军分割堵在了各个边角。

  “大总统,咱们在华北地区足足有30多万大军,兵力是叶天的四倍,而且又占据先手,即便他兵马战斗力再强,没有弹药物资补充,也是拔了牙的老虎,还不任咱们揉搓?”

  ……

  衡水和沧州,分别位于保定南面和东面,距离差不多都在200多里左右,此时老吴率领的六个师,正一字排开,每个师相隔不到20公里,缓缓向北推进而来,三天时间已经从衡水推进了一百里。

  沧州的老段同样率领15万大军,由东向西压来。另5万大军则是被调往了德州,随时准备南下支援济南。

  而京城同样派出了四个师南下,三路大军接近27万,由北、东、南三面向保定压来,大战一触爆发,各地的有识之士都清楚两位大佬这是要争夺扛把子了,该来的总会来。但一些有心之人却是蠢蠢欲动,如流亡日本的民党,已经开始分批南下潜入广东,以待时机。

  保定城。

  “小天,三面的北洋军已经合拢了,东面段祺瑞大军占领了雄县、安丘、河间、肃宁。南面吴佩孚大军占领了,饶阳、安平、深泽、无极,而北面四个北洋师也南下到了易城和定兴,三面离咱们都只有一百多里了。”

  宁静一边说着,一边将红色小旗插在了沙盘上。

  “呵呵,好大的手笔呀!命令各师将防线收缩至保定城方圆20公里外,第7、8师防守南线,第9师防守北线,30师防守东线,咱们就坐等他们来攻好了。”

  叶天看了一眼沙盘下令道,连傻不拉叽的日本人都冲不破壕沟重机枪防线,更何况没有丝毫信仰的北洋军,等他们撞得个头破血流后,自己在和蔡锷逐一收拾。

  可老段和老吴两人显然也不傻,更何况还有日本军官作为顾问,所以当大军推进到保定城外一百里后,就停了下来,在日本军官的指导下开始修筑防御工事,此时离叶天到保定已经过去七天时间了。

  “大总统,吴将军发来电报,请示派部队迂回到保定西面去,彻底将叶天的几万大军围困在保定。”

  “命令子玉,暂时不要轻举妄动。”

  老袁犹豫了半天后下令道,直到现在,他都还会下定决心。

  众人都沉默不语,杨度也是叹了口气,大总统这样犹豫不决,实在是犯了兵家大忌,杨士琦想要开口劝谏吗,又怕挨骂,咂了咂嘴后,还是忍住了。

  老吴接到老袁的命令后,气得破口大骂,这要是不将西面堵住,还围歼个屁,西面虽然是山脉,但也是数条官道,山西和草原都去的,他不知道大总统在想什么,难道都到了这个地步还能不打?

  叶天在保定同样等得不耐烦了,探子来报,三面大军都在保定城百里外停了下来,看那架势是想等着他主动进攻。

  “小天这样干耗着也不是办法呀!几万人天天人吃马嚼的拖久了,对咱们不利啊!”

  “静姐,我估计老袁就是打的这个算盘,想等咱们忍不住了打第一枪。”

  “那就打呗,就东面那十多万新兵娃子,上百门大炮一顿猛轰,绝对是放羊的下场。”宁静不在意的一挥手,新兵可是最怕挨炮轰了,当初在莒州时,这种情况可没少发生。

  “再等两天吧!”

  叶天摆了摆手,这个时候谁打第一枪就失了大义。若是他先开火,那就变成假借北上草原之名偷袭京师,犯上作乱。反之也一样,老袁会失尽人心,受万人唾弃,打心底里叶天还是不想这么久积攒下来的声望,一朝全毁了的,所以他想等老袁先动手。

  三天后,北洋各军依然没有进攻的打算,蔡锷的大军都已经兵临济南城下了,双方几十万大军就这样对持了下来,谁也不愿开第一枪。

  叶天冲着北面咆哮了一阵后,决定不和老袁玩了,在保定附近搜刮了一些粮草物资,就带着大军缓缓向西北而去,此时两军相隔一百里,老段和老吴就是想追也来不及,更何况也不敢追,怕遭遇埋伏。

  段祺瑞是失望之极,老吴更是气得直跺脚,老袁却是重重松了口气,他心里其实跟明镜似的,若是开打胜算极低,济南的三个师,绝对挡不住蔡锷的三万大军,至于那20万新兵,即便日本人吹得再凶,那也是靠不住的,一旦没挡住,两面夹击之下,整个华北局势都将一发不可收拾。

  届时就无法抽调兵力及时南下支援西北、湖北,江浙的战事,没有援兵三地也是凶多吉少,要是南京,武汉,西北全被叶天的兵马攻占了,那就不是他围歼叶天,而是人家的数路大军将所有的北洋军队包围在华北地区,下场不用想,他都知道,绝对是身败名裂的下场,他一大把年纪了,实在背不起千古骂名啊!若是那20万新兵是训练一年以上的老兵,他还敢搏一搏。

  本来老袁就打算趁机将叶天调往草原,争取时间训练新兵,可段祺瑞等人硬要搞个什么请君入瓮的计策,加上日本人又在旁串掇说那20万新兵训练的已经差不多了,老袁这才勉强同意试试看,如今叶天走了,计划也泡汤了,段祺瑞只好带兵返回沧州继续练兵,吴佩孚则是带着大军驻扎在了保定。

  叶天同样命令蔡锷后退一百里,既然老袁不想打,那就等一等,反正不管和老袁怎么斗,肉都烂在锅里,但那些脱单分子却是让他恨之入骨,一刻都不想等,所以先将他们扒皮抽筋再说。

  老袁见蔡锷只是后退了一百里,顿时就有点不高兴了,给叶天拍了封电报,询问蔡锷的第三军是个什么情况?好端端的怎么从青岛跑到济南城来,是不是想犯上作乱?

  叶天也是暗骂老袁简直不知耻,回了封电报询问段祺瑞,和吴佩孚的大军是怎么回事?

  老袁解释说,那是正常的军事演习。叶天也没在意,解释蔡锷的大军也是在军事演习,最后双方一番讨价还价后,蔡锷的大军退到了青州府以东。

  一场危机就这样无声无息的化解了,老袁是没有把握,又不想打第一枪,而叶天同样也不想打第一枪,再加上想先解决脱单分子,所以才造成这种诡异的局面。

  让大家都看不懂,尤其是各国列强,他们感觉华夏的政治斗争实在太复杂了,简直让人难以理解。

  国内的有心人士也纷纷偃旗息鼓,潜伏了下来,老袁和叶天这两个大佬没打起来,谁都不敢先跳出来。

  足足半个月,大军才翻过燕山,来到了张家口,叶天让宁静带着8、7、30三师两万多大军驻守张家口,负责搜集物资,他自己则带着白雪的第9师继续北上,这么多大军,是不可能全都深入到北方草原去的,对付那些脱单分子一个师就足够,之所以带这么多人,就是打着南北夹击京城的想法。

  老袁也是被叶天的行军速度吓了一跳,连续下了几道命令,催促南下的四个师加快行军速度,但还是被宁静抢了个先手,派兵进驻了延庆并占领了长城各隘口,北洋的四个师只能驻扎在了昌平,中间隔着一条山脉,叶天的数万大军对京城虎视眈眈,距离只有200里不到。

  老袁都有点后悔了,心里想着当初真应该将叶天调到新疆去,但也只是想想罢了,也要人家肯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