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370章 被小寡妇算计了

第370章 被小寡妇算计了

  杀破天带着300人马,浩浩荡荡的退了回去,后面的白雪和一众兄弟也都松了口气,紧绷着的神经也放了下来。

  “大帅,那伙马匪答应放人了?”

  白雪还未来得及开口,乔老头就快步迎了上去急道。

  “嗯,这伙土匪已经被本帅收编了,你先去打个招呼,免得吓到他们。”

  “什么?大帅,你说这帮马匪被你收编了?”乔老头不敢置信的道,他本以为叶天是去和马匪谈判放人的事,就连车队上的货物他都不打算要了,只要能将夫人救出来,那就是托天之幸了。

  “嗯,快去吧。”叶天摆了摆手,他发现这老头太啰嗦了。

  “可是,大帅,那帮马匪?”乔老头看了几里外的车队,几百马匪正在吆五喝六,这让他怎么去?但没过多久就见马匪向东而去,心里大喜,哪里还不明白叶天说的是真的,急忙带着儿子翻身上马,朝前奔去。

  乔家这次去包头的车队足足有上百辆马车,车夫加上护卫共有300多人,此时一个个都面面相觑,这帮马贼怎么就走了?而且连车上的货物也没动,实在不符合这帮马匪的风格呀!

  “夫人,那帮马匪退走了,一车货物都没动。”车夫激动的道。

  “梅儿,咱们出去看看。”乔家夫人在丫鬟的搀扶下赶紧下了马车。

  两人下了马车后,见马匪确实走了,都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小丫鬟顿时就喜极而泣,乔夫人虽然也欣喜不已,但毕竟要成熟得多,并没有像小丫鬟那样失态,而是看着远处的马匪深思起来,不一会后方两匹马飞奔了过来,同时传来了呼喊声。

  “少夫人…”

  “乔叔,你真的从包头搬来了救兵?”

  “是的,少夫人,你没事太好了。”

  乔老头见自家夫人完好无缺,连忙翻身下马,是又欣喜又激动,其他人也纷纷围了上来,老乔赶紧将遇到叶天的事说了一遍。

  “天可怜见,竟然让乔叔遇到了叶帅,真是我乔家列祖列宗保佑…”乔夫人听完后,竟然跪了下去,双手合十拜道。

  叶天这时也带着人马赶了上来,由于乔老头事先解释过,所以众人也并未怎么紧张,反而好奇的打量着这支军队,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女人也能当兵。

  乔夫人当然也惊奇于白雪和几名女子警卫,见她们骑在高头大马上,英姿飒爽,心里竟微微有些羡慕,随即美目就落到了中间那名少年身上,赶紧在丫鬟的搀扶下起身走了上去。

  “夫人,这位就是叶大帅。”

  “大帅,这位是我家少夫人。”

  乔老头见叶天他们走近后,赶紧介绍道。

  “民妇乔楚氏见过叶帅,多谢叶帅带兵前来相救…”

  “哎!夫人快快请起,说起来还是本帅治理不善,这才导致你乔家商队被马匪所劫,让夫人受惊,所以本帅也是有责任的,夫人不必客气,本帅保证,从今往后过往的商旅再也不会被马匪骚扰。”

  叶天见她说着说着就要下跪了,连忙上前将她扶起拍着胸脯道,刚才老远他就见这女人跪在地上,不知在搞什么鬼?

  但心里却是暗赞,好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难怪杀破天不惜坏了规矩,也要抢回去做压寨夫人,换了是以前的他恐怕也得干呀!

  “哼!”两人刚客套几句,一声冷哼传来,叶天这才发觉竟然还扶着人家的手,赶紧松开,瞥了旁边的白雪一眼,见她气鼓鼓一副要杀人的样,只好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下令道:

  “天快黑了,今天就在这里安营扎寨,明天再回去。”

  “是,大帅。”

  “帐篷都没带,怎么安营扎寨?”白雪没好气道,显然对叶天见了美女就走不动路的德性,很是不舒服。

  “叶帅,这位女将军,帐篷我商队倒是还有一些,民妇愿捐献出来。”

  “那就多谢乔夫人了。”

  “叶帅客气了,应该的。”

  乔夫人微微向叶天又行了一礼,这才在小丫鬟的搀扶下,缓缓向马车走去,叶天虽然名满天下,但其人好色成性同样也是人尽皆知,从刚才他那轻浮的举止,就能看出传言并非空穴来潮,所以哪里敢继续呆下去,别刚出虎口,又进狼窝。

  叶天可不知道他刚才下意识的动作,就被这位娇滴滴的小寡妇打上了好色成性的标签,他此时哪里还有时间管那些,急忙命人垒灶架锅,先将肚子填饱再说。

  黑夜降临,一座座帐篷在车队旁边耸立了起来,无数的火堆同样也点燃了起来,远处时不时传来两声狼嚎,格外的动听。

  叶天在帐篷里却是怎么也睡不着,并不是被远处的狼嚎声吵的,而是被蚊子咬的,草原上的夏天还真不是人呆的,坚持了一会儿后,见身上的大包越来越多,他决定豁出脸去到白雪那里要些香水喷在身上,否则真没法睡了。

  “乔夫人,这么晚了还没休息啊!”

  叶天刚钻出帐篷,就见乔夫人和她的丫鬟,被站岗的警卫拦住了,连忙走了上去。

  “见过叶帅。”

  乔夫人微微一欠身,这才道:

  “叶帅,这草原夏天蚊虫很多,若是没有防备,恐怕很难适应,民妇这里有些驱蚊的香料,效果很是不错。”

  “哦!夫人还有这种好东西?”叶天从她手上接过小盒子,打开看了一下,顿时一股香味传来,是一些黑中带黄的粉末。

  “叶帅,这是香炉。”

  “多谢夫人,否则本帅今晚还真就别想睡觉了。”叶天接过香炉感谢了一句,看了一下盒子里的香料,心思却活络了起来。

  “叶帅客气了,天色也不早了,民妇就不打扰叶帅休息了。”

  乔夫人微微行了一礼,就欲转身离去。

  “等等,夫人,这驱蚊的香料制作困难吗?所需的原料贵不贵?”叶天赶紧叫住她。

  “这种驱蚊的香料虽然是我乔家的祖传秘方,但制作却并不困难,原料也不贵,到处都能找到。”

  乔夫人尽管心里很是不解,叶天问这个干什么,可还是耐心的解释道。

  “那就太好了,夫人开个价吧,这配方本帅买了。”

  叶天一拍巴掌道,心里大喜,这玩意儿要是做成蚊香可是笔大生意呀!普通百姓可玩不起香炉加香料。

  “啊!叶帅,你…要买这香料的配方?”即便乔夫人涵养再好,也被叶天的话弄得小口微张吃惊道。

  “嗯…”

  叶天也没瞒她,将准备用这东西做蚊香的事和她说了一遍,并吹嘘这东西一定大卖特卖,必将远销海内外。

  乔夫人听后也不得不佩服叶天的商业头脑,若果真能做成那种蚊香,确实是笔大生意,心里都有点后悔,以前他们乔家怎么就没想到?

  “叶帅这次对我乔家有再造之恩,本来民妇应该将这配方赠欲叶帅的,但奈何我乔家有祖训,这配方是不许外传的,所以…”

  “所以不卖是吧!”

  “嗯!还望叶帅恕罪。”

  乔夫人弱弱的道,说完还一脸忐忑,一副我见犹怜的样。

  叶天的脸色顿时就黑了下来,怎么说他对乔家也算是有大恩,这小寡妇不以身相许也就算了,现在既然连个香料的配方还推三阻四,实在太不像话了,可人家不卖,他总不能硬抢吧?

  “既然夫人舍不得卖,那就算了吧!不过本帅得把丑话说在前头,这办法是我想出来的,若是你乔家以后敢私自制作并售卖的话,本帅可是要问罪的。”

  叶天说到最后死死地盯着她,语气严厉了起来。

  “叶帅,你这…”乔夫人睁大了眼睛,本来想说你这也太霸道了吧,但想起叶天的身份,话到嘴边硬是憋了回去,她确实想回去按照叶天说的方法制作蚊香,她乔家的生意日薄西山,所以在听了叶天的话后,就将希望寄托在了蚊香上。

  “呵呵,夫人,本帅这可不是敲诈,想必你有所不知,在西方诸国有一种专利法…”

  叶天冷笑了一声,将专利法给她说了一遍,差点就被这小寡妇表面迷惑了,看起来柔柔弱弱,但心里的小算盘却是打得噼啪作响,可打到他头上来就不应该了,他叶天岂是吃亏的主?

  “叶帅,你看这样如何,由我乔家出资负责制作这种蚊香,而叶帅负责销往各地可好?”

  乔夫人听完叶天的话后,犹豫了一会提议道,若是换了别人,她是万万不敢提这种要求,而且配方也会双手奉上,但叶天虽然好色,声誉却是有目共睹的,绝不会欺负她这么一个小小的商贾之家。

  叶天深深的看了面前这小寡妇一眼,年纪估计和他差不多,容貌比起白雪还要秀美三分,恐怕也就师姐和宁静才能和她媲美,但这心机却深沉得吓人。

  他估计这小寡妇开始就打的这个算盘,想搭上他这条线,之所以说什么祖传秘方不可泄露,只不过是为了铺垫而已,这么短的时间就能想到这么多,而且敢和他合伙做生意,明显是了解他的行事作风,想到这里,叶天心里一跳,难道这小寡妇千里迢迢来包头,就是想趁机搭上他这条线?

  “夫人打的一手好算盘,连本帅都差点看走眼,本以为夫人只是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却不曾想竟是一位商业奇才。”

  “还望叶帅恕罪,如今局势动荡,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更何况民妇还是一介女子,所以才迫不得已出此下策。”

  乔夫人见叶天看出了她的心思,语带悲伤的说完后,就欲再次跪下。

  “哎!也难为夫人了,蚊香一事,就如夫人所说的办好了。”

  叶天将她扶了起来安慰道,像她这样在外抛头露面做生意,按照历史的轨迹,进入军阀混战后,其下场可想而知,所以心里的那点芥蒂也释然了。

  乔夫人见叶天点头,激动得浑身都有些颤抖,也没管叶天还扶着她的手,就欲再次下拜感谢,不由得她不激动,即便赚不到钱,只要能搭上叶天这条线,以后在山西将再无人敢打乔家的主意,也没人再敢窥视她。

  “乔夫人,你老实告诉本帅,这次马匪之所以知道夫人也在商队之中,是不是夫人故意将消息泄露出去的,为的就是吸引本帅的兵马前来救援,然后夫人趁机答谢!好接近本帅?”

  “夫人别不承认,茫茫草原上,凭那些马匪的骑术,乔老头和他儿子怎么可能有机会逃脱?若是晚上还说的过去,但早上就有点蹊跷了,唯一的解释就是马匪还没来,他们就出发了。”

  叶天说完,死死的盯着她,还有一点他没说,那就乔老头和他说话时,虽然焦急无比,不似作假,可那眼神却有点闪烁,是瞒不过他的,当时他就有点怀疑,现在见了乔夫人的表现,哪里还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这小寡妇设计好的,为的就是想搭上他这条线。

  即便自己没亲自来,到了包头后,她也能以答谢为由求见自己,想必到那时这小寡妇还另有手段搭上他这条线。

  “嗯!”乔夫人也没想到叶天心思这么缜密,将她的老底都抖出来了,只好尴尬的点了点头。

  “呵呵!本以为夫人只是一位商业奇才,现在看来本帅还是低估了。”

  叶天嘿嘿一笑,他发现又捡到了一个宝,等他将草原平定后,正缺一位主事人,而依这小寡妇的精明和商业头脑,再合适不过了,关键是女人用着他放心呀!

  这年头稍微有点能力的男人,哪个不是野心勃勃之辈?除了刚开始跟随他的一批老人,其他人让他实在难以彻底相信,这种顾虑也只能等到统一后才能彻底打消。

  乔夫人见叶天看着她,一脸的坏笑,就像发现了一件宝贝似的,心里一阵发虚,赶紧告辞离去,她之所以敢这么做,就是知道叶天虽然好色,但从未对女子用过强,可现在她心里却没底了。

  叶天看着她提着裙摆,在小丫鬟的搀扶下慌张的像马车跑去,心里冷笑不已,现在跑了,又有个屁用,敢算计他叶天,那就准备为华夏的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吧!

  直到第三天,叶天才和乔家商队一起回到了包头,这次乔家车上拉的全是粮食、药材以及一些生活必需品,明显就是冲着叶天军队来的,叶天也没亏他们,一口气全吃下了,也没杀价。

  杀破天带着500人马比叶天还早一天到包头,若不是叶天提前派人到包头通知了一下,杀破天和他手下500兄弟绝对会成枉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