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378章 演戏高手

第378章 演戏高手

  只是一天杨度就带着两名西医三名中医来到了张家口,然后就递上拜帖,求见叶天。

  叶天自然不会像成都那次一样避而不见,而是早就做好了准备,面色蜡黄,静静的躺在床上,房间里的药味比老袁的房间还要刺鼻。

  杨度被请到房间后,也是吓了一跳,这阵仗未免有点太过了吧,同时也暗叹,都是演戏的高手呀!

  “叶帅,你这是怎么了?”

  “小天,杨先生来了。”宁静坐在床边,泪光盈盈的轻唤了叶天一声。边上的艾丽丝也是悲伤的直抽泣,但那表情却显得有些怪异。

  叶天慢慢的睁开眼睛,在宁静的搀扶下坐了起来,喘息了几下后才虚弱的道:

  “晳子兄,我恐怕撑不了多久了,请你回去转告大总统,让他…让他另择贤能吧。”

  “叶帅,莫要说这种话,如今大总统,身负重伤,奄奄一息,要是叶帅再有个三长两短,那这国事就真的危如累卵了呀!”杨度上前痛心疾首道。

  “哦!大总统伤势真如此严重?”叶天假装挣扎着要坐起来。

  “是啊!恐怕都撑不到月底了,所以叶帅你一定要撑住呀!否则…否则…”

  杨度说到这里,竟然哽咽的挤出几滴泪来,弄的叶天和宁静对视一眼,都有点怀疑老袁是不是真的快不行了,否则这家伙的演技未免也太出神入化了吧。

  “咳咳…咳咳…”

  “晳…晳子兄也不用太难过,正所谓生死有命,强求不得…”

  “咯咯…”

  叶天重重地咳了两声,剧烈的喘息起来,宁静见状连忙将准备好的参汤灌了一点进去,叶天这才有气无力的慢慢道,可话还未说完,就被一阵咯咯的笑声打断了。

  众人都楞住了,什么情况?

  杨度同样也傻眼了,循声望去,就见边上正在捣鼓药箱的一个洋婆子捂着嘴笑个不停。

  叶天的脸顿时由蜡黄变成了锅底,这艾丽丝简直该死,强忍住要一碗砸过去的冲动,此时他肠子都悔青了,千不该万不该让这洋婆子来啊,这一下全露馅了。

  宁静也是恨不得上去将艾丽丝掐死,她早就劝过小天这洋婆子不靠谱,可小天硬是说艾丽丝身为他的妻子,而且又医术高明,要是在他身患重病的时候,不在边上陪伴实在说不过去,现在倒好。

  艾丽丝见众人都盯着她,也笑不出来了,刚才叶天和宁静那动作让她实在忍不住,她觉得中国人实在太有趣了,但瞥见叶天那杀人的眼神后,心里却害怕了起来,知道自己惹大祸了,于是弱弱的道:

  “我…我哮喘发作了。”

  “还不出去。”叶天双眼瞪得滚圆,冲着她咆哮道。

  “呵呵,看来叶帅坚持到年底还是没问题的吗。”

  艾丽丝走后,杨度才微微一笑,看着叶天调笑道。

  “晳子兄,恐怕大总统的伤势也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叶天见戏演不下去了,直接推开宁静坐了起来道。

  “叶帅,可否让尊夫人回避一下?”杨度没有回答叶天的问题,反而看了一眼边上的宁静。

  “静姐,你先出去一下吧。”叶天也不知道他想搞什么名堂,但还是冲着宁静挥了挥手。

  宁静狠狠的瞪了杨度一眼,这才起身离去将房门带上,出了房间后,见艾丽丝竟然还站在外面,顿时气就不打一出来,提着她就朝隔壁的院子走去。

  “你要干什么?快放开我,亲爱的,快救我…”

  艾丽丝哪里是宁静的对手?见挣扎不开,而宁静又面色不善,吓得连忙朝房里的叶天求救。

  “你个死洋婆子,还敢叫,今天谁都救不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宁静抽出腰间的皮带冲着她那丰满的屁股,就是狠狠来了两下,对于小天那点爱好她再清楚不过了,所以对艾丽丝那里要比她大,心里很是耿耿于怀,再加上她这几天没脸没皮的缠着小天,今天逮着了机会,岂会轻易放过她?

  “啪,啪。”

  哪啪啪的声音,让房间里的叶天都清晰可闻,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他还真怕静姐下手不知轻重。

  “呵呵,要不叶帅先将后院的火扑灭了,咱们再继续谈?”

  “不用了,晳子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本帅可没时间和你瞎扯。”

  叶天不耐烦的一摆手,竟然被识破了,他也就不打算再装了,等杨度走后,他就立马通电起兵,这种阴谋诡计以后还是少玩为妙,否则迟早会成习惯的。

  一个小时后,杨度一脸悲痛的出了房间,然后直接坐上了火车前往京城。

  杨度刚走,叶天才急匆匆的杀向隔壁院子,寻着艾丽丝的惨叫声推开房门冲了进去,顿时就傻眼了,只见艾丽丝衣服被扒的精光,双手反绑在身后,趴在地上痛哭流涕。而身上的皮带印清晰可见,尤其是那滚圆的翘臀上,简直触目惊心。

  “啪!”

  “笑啊!怎么不笑了,姑奶奶看你还笑不笑得出来。”

  “静姐,你太过分了。”

  “小天,这洋婆子竟敢坏你大事,我没将她打杀就已经算不错的了。”

  宁静抖了抖手中的皮带,气鼓鼓道,她和小天可是筹备了好几天,她的眼睛更是被洋葱都熏肿了,却被这洋婆子稀里糊涂就搅黄了,恐怕又得用战争来解决了,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静姐,艾丽丝就是再不对,也轮不到你来惩罚,你看你把她打成什么样了?”

  叶天心痛的赶紧蹲下给艾丽丝解开绳子。

  “亲爱的,我要回欧洲,呜呜呜…”

  艾丽丝恢复自由后,一下就扑进了叶天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好啦,宝见,不哭了…”叶天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然后又狠狠的瞪了宁静一眼。

  “小天,这洋婆子有什么好的,值得你这么护着她?”宁静见她们抱在一起,气不但没消,反而更甚了。

  “静姐,艾丽丝也是我的妻子,和你们都是一样的,她一个人在中国本来就很可怜了,我希望你们以后不要再针对她了。”

  叶天有点生气的道,他心里也知道,其实几女都有些排斥艾丽丝,这也好理解,毕竟文化上有着巨大的差异,比如艾丽丝称呼他亲爱的,就让众女受不了,但今天宁静却做得有些离谱了,让他不得不站出来主持一下公道。

  “可是小天,她今天坏了你的大事…”

  “好了,静姐,要不是今天艾丽丝这样一搞,杨度那家伙的老底也不会抖出来…”

  经过叶天的一番解释,宁静的气总算消了不少,但还是狠狠的瞪了艾丽丝一眼道:

  “那就叫你的洋宝贝儿以后给我收敛一些,别再叫的那么肉麻,否则下次犯到姑奶奶手里照样得吃鞭子。”

  宁静说完,还扬了扬手中的皮带。

  “静姐,这有什么关系?你也可以这样叫嘛。”

  “哼!我才没她那样没脸没皮。”宁静重重地哼了一声,就朝外走去。

  吓得艾丽丝又往叶天怀里缩了缩,看都不敢看宁静了。

  叶天心里是大怒,还反天了,他也听说过第三军的兄弟没少挨她鞭子,这妞完全就是抽人抽上瘾了,或者是从小养成的习惯,看来今天晚上得让她尝一尝皮鞭加蜡烛的滋味,否则没准哪天都要抽到他身上来了。

  杨度第二天清晨就赶回了京城,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匆匆的杀往总统府。

  “大总统大喜呀!”杨度推开门走进卧室后,就压低声音道。

  “哦!晳子,难道那叶天真的病了?”老袁嗖的一下就从床上爬了起来,连鞋都没穿就迎了上去。

  “何止是病了,我估计能撑到月底,都已经烧高香了。”

  “晳子,不凡的身体一向都很好,怎么突然间就会病的这么严重?会不会…?”

  老袁虽然很相信杨度的办事能力,但还是有些怀疑。

  “哪里是突然病的,两个月前叶帅就因为旧伤复发,再加上草原上恶劣的环境就一病不起了,否则恐怕早就挥兵南下了,还能等到现在?”

  “哦!你是说不凡两个月前就病重了,故意封锁了消息?”

  “嗯,应该是这样的。”

  “按理说不凡年纪轻轻,即便旧伤复发,也不至于严重到这种地步吧!”

  “还不是美色惹的祸,我见到叶帅的时候,房间里就有两名绝色女子,而院子里更是有数十名女兵,个个长得如花似玉,就是铁打的人也扛不住呀!”

  “哎!老夫早就劝诫过他,年轻人要节制一些,不要过度沉迷于女色,他就是不听,现在搞成这样,如何是好,?”

  老袁痛心疾首道,说完还用袖子擦了擦眼睛。

  看得旁边的杨度直抽牙,也不知是真是假。

  “大总统也不必太过于伤心,想必是天妒英才,叶帅命该如此吧!”杨度见状,也只能在旁劝慰道。

  “晳子,老夫那里有棵千年人参,是昔日在朝鲜得到的,你命人速速送去草原,看不凡还有没有得救。”

  “是!”

  杨度心里也是一惊,这戏也演得太认真了吧,他是知道的,这棵人参是大总统备给自己的,没想到竟然都舍得拿出来,就不怕真的将叶天救活?

  杨度再次来到房间后,老袁又恢复了以往的神态,两人商讨了一个多时辰,老袁也终于决定黄袍加身了,并确定了日期,让杨度开始筹划。

  本来等叶天死后登基再合适不过了,但老袁却等不起了,老袁家的魔咒就像压在他心口的大石,随着60岁的大限越来越近,他就心急如焚,而且这种大事肯定要事先筹划一阵,估计叶天能不能撑到他登基那天都还是两个字。

  杨度也是知道老袁为什么这么急,相传老袁家的人都活不过60岁,百年来这一传言从未被打破,而大总统今年已经59了,再过一个多月就要满60了,所以才想着用帝王之气冲冲喜。

  老袁之所以敢这么做,那是因为叶天无后,李倾虽然声望足够,但毕竟是一介女流,而且叶天的兵力就分散四处,叶天一死,其势力必将土崩瓦解,各自为政,他相信到时候只要高官爵位砸下去,动心的人绝对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