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380章 老袁作死

第380章 老袁作死

  12月12日,经过半个多月的鼓吹,老袁视国内反对声不见,再三推辞后,正式登基称帝,改中华民国为中华帝国,年号洪宪,将16年定为洪武元年,并册封天下。

  在老袁鼓吹的半个月时间里,国民党和叶天都非常低调,一反常态的沉默了起来,似乎都在等着老袁做死,而叶天更是跑到库伦去视察小寡妇的工作了。

  老袁这次也是下了血本,封叶天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蜀王,世袭罔替,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李倾,老段,杨度三人为公爵。

  老冯为镇西大将军,西北侯。

  老曹为镇南大将军,武昌侯。

  蔡锷为镇东大将军,青岛侯。

  宁静为镇北大将军,平北侯。

  老吴为威武大将军,保定侯。

  王虎为虎威大将军,成都侯。

  李连觉为独臂大将军,桂林候。

  王海波为靖海大将军,上海侯。总计八位大将军。

  另外又册封了三十几位将军,伯爵,包括叶天麾下的其余军长,以及北洋剩下的大佬,和其他手握大军的人物,然后就是男爵,子爵一大堆,全都是世袭罔替。

  几乎在老袁册封文书发布出去的同时,民党也发布了讨袁檄文,正式起兵反袁,拉开了战争的序幕。

  老袁气的差点将龙椅都拍烂了,对孙是恨之入骨,这不是明摆着和他唱对台戏嘛,所幸叶天在各方的势力没有什么异动,虽然都没上表谢恩,但也没发通电拒绝,所以他打算先解决了广东的民党人。立即电令,武昌和江西的大军南下镇压。

  其他各个势力都保持了沉默,如湖南、福建,大家似乎都在等着什么?没见上次两位大佬联手,三下五除二就将民党赶到了国外,毕竟大家都不知道叶天的立场如何,也没传来他掉气的消息,所以都显得很慎重,怕站错队。

  而叶天却是在库伦左拥右抱,享尽齐人之福,这次他去库伦艾丽丝打死也要跟着去,不敢留下来了,叶天想了一下,也就同意了,虽然那天晚上他手段尽出,将宁静抽得欲仙欲死,乖的就跟小猫似的,但本性难改,下了床就不认账是有很大可能的,所以还是把艾丽丝带走为妙。

  宁静这次却是不答应了,见叶天要带上艾丽丝,死活也要跟着去,耍起了小性子,无奈之下,叶天也只能让石头接替张家口军队的指挥权,反正一时半会儿也打不起来,也没多大关系。

  到了包头后,索性将白雪也一起带上,免得说他厚此薄彼,后院又着火。

  “静姐,现在如愿以偿了吧,又是大将军,又是封候的,可是绝无仅有的事呀!”

  叶天一边搂着她,一边调笑道。

  “哼!谁稀罕他老袁封的什么平北候,难听死了。”宁静哼了一声,暗骂老袁不会起名字。

  “小天,说起来老袁对你还真心不错,竟然封了个蜀王。”

  “好个屁,那老家伙以为我快不行了,否则最多封个西南王罢了。”叶天翻了个白眼,老袁那破心思他还不清楚吗。

  “小天,这是刚刚接到的通电。”正当叶天准备再和她玩一次上次那种游戏时,白雪急匆匆的走了进来。

  “哦!谁发的?”叶天精神一振,这个当口敢发通电的人可不多。

  “阎老西。”

  叶天接过电报看了起来,也不得不佩服阎老西的忍性和眼光,辛亥年和二次革命时都没跳出来,忍到现在才杀出来,难道就不怕华北的几十万北洋大军吗?

  山西由于战略位置不重要,所以一直以来都只有一个师,还是前清时改编过来的,谁也不知道里面夹杂着多少革命党人。

  不一会,两名女子警卫又拿着电报走了进来,叶天看过之后,也终于知道为何阎老西敢跳出来了,原来是北洋在南方吃了大败仗,江西的一个师,和武昌的两个师在广东被打得全军覆没,曹锟只带着几百人马逃回了武昌,差点就被活捉,而民党军队一时气势大振,不但占领了广东全境,还兵分两路进攻湖南和江西。

  湖南的谭延凯见势不妙立即就通电反袁,而福建的孙道仁也怕民党进攻,再加上江西的一个北洋师已经全军覆没,所以也通电反袁。

  老袁得知吃了败仗以后,气得咬牙切齿,将曹锟骂了个狗血喷头,但湖北总共也才四个师,如今只剩下了两个师兵力明显不够了,而南京的两个师又不能动,北方的几十万大军他不打算抽掉,要用来防备草原上宁静和山东蔡锷,这两支军队可是将日本人都干趴下了的,所以老袁心里很是忌惮,这才不惜下血本极力拉拢。

  老袁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电令广西的李连觉进攻广东,江浙的王海波进攻福建和驰援江西,但命令都发出去了几天,两地硬是半点动静都没有,老袁是又气又急,可短短几天时间,民党就联合了湖南的部队,打到了武昌城下。

  而另一路大军也是势如破竹,攻占了江西全境后,就直扑南京而去,老袁有点坐不住了,急忙电令苏北的三个师两个混成旅驰援南京,南京是万万丢不得滴,否则搞不好人家又要组建政府,和他分庭抗礼,到那时事情就大条了。

  又电令冯国章从西北抽调两个师支援武昌,但得到的回复却让他心凉了半截,冯国璋以西北地区不稳为由,拒绝出兵支援湖北,老袁差点就喷出一口血来,西北哪里不稳了?明显是对他有意见,不听话了呀!

  正当老袁犹豫要不要从北方抽调大军南下时,曹锟带着所部两个师弃守了武昌,退到了北岸汉口,老袁是再也不敢犹豫了,急令保定的吴佩孚率所部六个师南下湖北。

  这次倒是没让老袁失望,老吴接到命令后,立即就带着两个师做火车急急忙忙的南下湖北,余下四个师则徒步行军。

  老袁坐不住,叶天在库伦同样坐不住了,这民党的攻势硬是吓得死人,简直跟打了鸡血似的,短短半月时间,不但歼灭了北洋数万大军,还攻占了三省地盘,现在都快兵围南京了。

  叶天决定不等了,也等不得了,这要是再等下去,没准人家都打下半壁江山了。

  “电令连觉的第三军做出进攻广东的态势,但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主动进攻。”

  “电令曹锟一定要死守汉阳,决不能再退一步,告诉他,我会派遣海军帮忙封锁长江,将民党压缩在长江以南。”

  “小天,曹锟可不归咱们管呀!”白雪在旁提醒道。

  “怎么不归我管了?我这大元帅难道是吃干饭的吗?再说了,他还欠老子几十万两银子,敢不听我的吗?”叶天狠狠的瞪了白雪一眼,咆哮道。

  白雪撇了撇嘴,但还是飞快的将命令记录完,朝外面走去。

  “小天,那曹锟好大的名头,却不曾想是个草包,哼!老袁也是瞎了眼竟然还封他坐镇南大将军。”

  白雪走后,宁静冷哼一声,显然对曹锟这种逃跑将军和她齐名很是不爽。

  “哎!那家伙打麻将还可以,但带兵打仗就有点为难他了,不过有吴子玉南下支援,相信应该能守住湖北的。”叶天苦笑了一下。

  “小天,我看你似乎很看重那吴子玉呀!”

  “嗯,整个北洋也就他能上得了台面,其他人也就只会逛窑子打麻将了。”

  “是吗,有机会我倒是想要见识见识。”宁静一副要找老吴单挑的架势。

  “静姐,不说这些了,老袁已经快不行了,咱们现在就立即动身前往张家口,然后杀进京城将他从龙椅上踹下来。”

  叶天说完就拉着她的手向外走去。

  “叶帅这是要走了吗?”

  “嗯,雅柔你也别太累了,这一个月来我转了一下,外省被你治理的不错,当初我果然没看错人。”

  两人刚到门口,就碰见了楚雅柔端着个托盘准备进来。

  “多谢叶帅关心,这碗汤是我刚做的,叶帅喝完再走吧。”楚雅柔语气有点低落的道。

  “小天,我在外面等你。”宁静说完,就松开叶天的手朝前走去。

  “好吧,这大冷的天正好暖暖身子。”叶天说着就引着她来到了房里。

  “雅柔,这是什么汤呀?我闻着怎么怪怪的。”

  叶天看着托盘里的汤,皱了一下眉。

  “是…是大补的汤。”楚雅柔说完低着头都不敢看叶天了。

  叶天也不再啰嗦,一口气将汤喝完,顿时表情古怪了起来,脱口道:

  “雅柔,这是用牛鞭熬的汤吧?你…”

  “叶帅,你别误会,你现在年纪还小,我怕你操劳过度,所以…”

  楚雅柔说到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脸色绯红,她也确实没别的意思,只是见叶天这一个月来和三女日日欢好,而那三个女人也不知道熬点汤给他补补,所以才厚着脸代劳了一下。

  “那个…那就多谢了,不过我强壮的很,还不需要进补。”

  叶天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显然这一个月来艾丽丝他们叫的太大声了,让这小寡妇听到了。

  “叶帅,即便再强壮,也不能这样无节制…否则,否则。”楚雅柔赶紧提醒道,但想起这一个月来叶天的荒淫,又羞得说不下去了。

  “我知道了,雅柔这一个月来辛苦你了。”

  叶天看着她那羞羞答答的样,就知道这一个月来肯定将人家小寡妇折磨坏了,早知道这样就搬出去住好了,不过这小寡妇还真是贤惠,和张夫人比起来都有得一拼。

  “叶帅这次是要去逐鹿天下嘛?”楚雅柔见叶天的目光在她身上扫来扫去,赶紧岔开话题道。

  “嗯,这一天我等得太久了,雅柔你好好干,等你将外省发展好了,我就调你到京城来任职。”

  “嗯,雅柔在这里祝叶帅马到成功,旗开得胜。”楚雅柔微微一欠身道。

  叶天上前扶起了她,见她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看着自己,身子更是紧张得瑟瑟发抖,连忙松开她,告辞离去,那一碗牛鞭汤灌下去,而这小寡妇又摆出一副任她揉搓的架势,再不闪人,非得出大事不可。

  “叶帅,保重!”

  叶天瞥了一眼身后的小寡妇,见她泪光盈盈,一脸的幽怨,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呵呵,怎么这么快?我还以为没几个小时你不会出来呢?是不是我又要多一个妹妹了呀!”叶天上了吉普车后,宁静一脸调笑的道。

  “静姐,你可别误会,有你们几个我就足够了,哪里还会再招惹其他的女人。”

  “哼!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可别怪我…”

  “还不给老子赶紧开车!”叶天赶紧一巴掌拍向了前面的司机,打断了宁静的话,显然有些心虚。

  司机赶紧一脚油门下去,吉普车飞快的向前驶去,后面的吉普车和卡车也连忙跟上。

  这次叶天和所带的警卫全都是坐卡车和吉普车来的,所以第二天晚上就赶到了张家口,几万大军早已整戈待旦。

  叶天也不含糊,立即就发出通电,至于内容,用屁股想都知道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