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389章 汽车行业

第389章 汽车行业

  叶天在上海只是呆了三天,视察了一下海军学校和造船厂,上海的造船厂主要是建造货轮和小型军舰以及潜艇,经过几年的发展,终于可以自主生产潜艇了,所需配件完全由船厂和四川提供,再也不像以前那样,需要从德国进口组装了。

  如今潜艇规模达到了15艘,虽然现在的潜艇具备了实战能力,但由于身板太小,出海作战能力还是非常有限的,没有声呐辅助潜艇也只能偷袭商船,隐蔽性也差强人意。

  他决定让科研人员研制下一代潜艇,技术问题他无法帮忙,可先进的理念他有的是,研制一款新的东西理念至关重要,有了一个明确的方向,只需全力攻关就行了,搞科学研究怕的就是会走弯路。

  刚刚下水的两艘潜艇,水面排水量已经达到了500吨,水下排水量也达到了760吨,长度62米,宽5.5米,高8米。换上了两台新型的柴油涡扇发动机后,水上航速可达到20节,水下航速也有11节,舰首、尾各两具400毫米鱼雷水下发射管,乘员30人,潜深能达到60米,可以说比起同时期德国的潜艇都要先进一些,能达到1917年时的水平了。

  但他却不满意,航程是足够了,十节下可达到7000海里,关键是水下续航能力太短了,才区区110个小时,而且艇内的环境也太恶劣了。

  想要解决这些问题,就只能加大个头,所以要研制的下一代潜艇,排水量要达到水上1000吨,水下1500吨,长度将达到90米,宽八米,高十米,装备四台中型涡扇柴油发动机,四台电动机,蓄电池要增加到八个,预计水面航速将达到25节,水下航速也将达到15节,水下续航能力也将大大增加,潜深有可能突破一百米,生存能力将大大提高,甲板的主炮取消,舰尾两座鱼雷发射管取消,换成舰首四座500毫米。外形也从以前有些菱形状,变成真正的水滴型,耐压强度将大大提高,水下航行阻力也将减少。

  当叶天将前世的潜艇样子画出来后,一帮研究员看的都是如吃如醉,实在太漂亮了,哪像现在的潜艇,甲板上乱七八糟一大堆,那门主炮看着就让人不舒服。

  潜艇的最大困难就是耐压壳,这么大个头依照现在的条件,想要一次成型,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耐压耐腐蚀的钢材四川倒是不缺,应该能达标,将一些先进理念和要注意的事项仔细讲解完后,叶天就出了潜艇制造厂,往边上的鱼雷制造厂而去。

  鱼雷艇制造的速度倒是很快,30个船台可以同时开工建造,工期只需要半年,真正达到了下饺子,但他却是不太满意,每年也才60艘,太少了,起码也要达到一百艘,叶天将模块化制造理念告诉了他们,先到车间加工好配件,然后再组装焊接。大型的军舰搞模块化技术条件还达不到,可区区200多吨的鱼雷艇难道也搞不好吗?

  而且鱼雷艇也要改进一下,两侧的鱼雷发射管最好放在舰艏部位,由于是双体船结构,所以中间有很大的空隙,完全可以将鱼雷放在腹部,就像鱼雷攻击机一样,然后不知不觉的沉下水中,朝目标杀去,隐蔽性将大大提高,否则从两侧发射人家大老远就能看见。

  两侧的防护能力也将大大提高,经过叶天和一众科研人员的研讨后,决定将两台发动机放在尾部,中间腹部装备一具鱼雷发射器,向水下略微倾斜20度,可搭载三枚500毫米鱼雷,虽然一次只能发射一枚鱼雷,但却可以持续作战。

  最后叶天干脆将顶部的双联装机关炮也取消了,节省下来的重量全部增加到装甲防护上,尤其是舰艏,两侧和顶部的装甲厚度也将大大增强。

  “大帅,这样一来,鱼雷艇就完全没有了自保能力啊!”一众科研人员都是面面相觑,这连机关炮都不装备,那要是遇到商船怎么办?难道也发射鱼雷?

  “放心吧,这种鱼雷艇以后就专门用来攻击敌方大型舰只,到时候会跟轻型的护卫舰混合使用的。”

  叶天摆了摆手,到时候一艘轻型护卫舰带着十艘鱼雷艇,向敌方舰队发起进攻,护卫舰负责pk对方的护卫舰和驱逐舰,而鱼雷艇则是快速绕道,向内侧扑去。

  可以想象一下,30艘轻型护卫舰,带着300艘鱼雷艇从四面八方向对方舰队冲去,那场面想想就过瘾。就是航程有点太短了,要是能达到2000海里,就太完美了。

  叶天想破脑袋,都没想到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毕竟鱼雷艇太小了,再增加重量,绝对会影响航速,最后一咬牙,取消了一枚鱼雷,只带两枚鱼雷,省下来的重量全部用来装油。

  叶天又嘱咐了他们一番,这种鱼雷艇要尽快研制出来,而老式的鱼雷艇也不能落下,如今才60多艘,哪里够?明年年底起码也得造个200艘,和美国佬订购的30艘护卫舰今年年底应该可以交付了,到时候可就要靠他们和鱼雷艇保护渤海湾和长三角地区了。

  叶天就像领主一样,绕着圈视察自己的领地,上海事毕后就带着老冯和曹三哥坐船继续前往四川,两位北洋大佬竟然有点依依不舍,被上海的繁华迷住了,还是被叶天硬拉强拽上了船。

  “叶老弟,这上海老哥以前也来过,可这才短短几年时间,竟然变化这么大,实在让人叹为观止,我华夏能出老弟这样的人物,实乃国之大幸呀!”

  冯国璋背着手站在船头看着渐渐远去的上海,由衷的感慨道,也彻底心服了。

  “呵呵!这算什么?等两位老哥到了四川就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大才了。”

  叶天呵呵一笑,显然,中华民族谦虚内敛的优良传统,在他身上体现不出半点来。

  “呵呵!那倒是有点期待了。”

  冯国璋也是呵呵一笑,对叶天的脾气两人早就了解得一清二楚了,不过心里都很怀疑,他是不是读三字经,百家姓长大的,这性格和国人完全就不符呀!

  一到重庆叶天就拉着两人直扑郊外的军事禁区而去,叶天亲自开车,将两人差点颠散架。

  “大帅,你怎么来了?”卢强和一干研究员见叶天来到了军事禁区,是又惊又喜。

  “我来检查一下你们的研究成果怎么样啦?”

  “大帅轮式步兵战车,去年10月份就研制成功了,都已经造了十辆,履带式步兵战车,今年3月份才研制出来,造了四辆,只是履带式步兵战车的性能有点差强人意。”

  卢强兴奋的道,说到后面时,却有点忐忑的看着叶天。

  “先开出来让我看看。”叶天一挥手,心痒难耐起来。

  不一会,两辆钢铁怪兽就轰隆隆的奔着操场中间杀来,尾部的滚滚黑烟离得老远就能呛死人。

  叶天也是暗叹,这柴油的利用率恐怕还达不到70%,但也是没办法的事,汽缸质量有限,再增压就会爆炸。

  “叶老弟…这…这这是什么车?”

  冯国璋和曹锟都是吃惊的张大了嘴巴,即便他们再没见识,那顶部的双联装机关炮还是认得的,再加上浑身都被钢铁包裹,这东西到了战场上谁能挡得住?

  “呵呵,这东西可是神器,有了它,什么防线都是窗户纸。”叶天只是丢下一句话,就疯狂的冲了上去,两人也顾不得元帅形象了,赶紧追了上去,一帮技术人员也纷纷跟了上去。

  叶天围着两辆装甲车,仔仔细细转了半天,就差没钻到车底下去看了,而两位北洋大佬早就摸了起来,啧啧称奇。

  “好东西呀!”

  “嗯,这壳子够结实,我估计机关炮都打不穿。”

  曹锟敲了敲装甲外壳,冲着边上的冯国璋道。他们没想到叶天还藏着这样的大杀器,要是早点拿出来,还打个屁。

  叶天却是没管两人,一脚就将驾驶员踹了下来,爬了进去,将车子启动起来,众人赶紧散开,那滚滚的黑烟呛得人眼睛都睁不开。

  在操场上转了两圈,熟悉了操作后,叶天就开着轮式步兵战车朝操场边上的障碍物驶去。

  先是一个30度陡坡,长达20米,然后急剧直下从1.2米深的水坑中驶过,接着就是一跃而起,连着跨过了三道壕沟,壕沟前方的三道铁丝网被碾压在了车轮下,越过壕沟后,是一段上百米长的崎岖路面,坑坑洼洼凹凸不平,装甲车两边的三个轮子,都是有液压弹簧辅助的,所以颠簸的虽然有点厉害,但也可以忍受。

  开回操场中间后,叶天很是满意,又到后面的车厢看了一下,操作了一番机关炮,这才不舍的下了车,看着卢强他们夸奖道:

  “不错,当初本帅果然没看错人,这装甲车已经达标了,完全具备了实战能力。”

  这装甲车的性能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动力强劲,他估计公路速度起码能达到70公里,越野速度也能达到一二十公里,30多度的陡坡一下就上去了,减震装置也很到位,成员三人,一名驾驶员,一名副驾驶兼机枪手,顶部一名机关炮手,可搭载八名步兵,至于装甲防护虽然没试,但光看装甲厚度,他就知道,挡住重机枪子弹完全没问题。

  叶天又忍不住试了一下边上的履带式装甲车,但情况就有点不好了,动力明显有些不足,30度的陡坡虽然能爬,却很是吃力,开起来完全就没有轮式步兵战车爽,其他的都差不多。

  叶天也没怪他们,能有这样的性能就已经不错了,履带式步兵战车重达17吨,轮式步兵战车重达10吨,发动机的马力相同,能有这么大的差异,很正常。

  看来发动机的马力还得再加大,否则接下来的坦克,恐怕还不如履带式装甲车强。

  他打算将军事禁区搬到包头去,等到了包头后再研制坦克,以后重庆就只负责生产,小轿车和摩托车以及少量的卡车、吉普车,那种中巴车和大巴车他觉得也该研制了,大巴车作为公交车在城市使用,中巴车则是负责跑短途拉客。

  民用汽车行业可是拉动内需的一大砝码,汽车零配件又多,一旦发展起来,无数的配套工厂将建立起来,会创造出数不清的就业岗位,现在技术条件也已达到,凭借他前世的先进理念,难道还干不过美国佬?

  别的不说,光凭外形,就不是美国汽车行业能比的,他不会一下子跨越式发展,小轿车的外形就先弄民国时期的,等别人仿制后,他再将六七十年代的外型拿出来,让美国辛辛苦苦造出来的汽车一下全过时,永远只能跟在中国的屁股后面发展,这要是能竞争得过他,那就有鬼了。

  想到这里,叶天眼里满是憧憬,仿佛看到了每年数以几十万计的汽车出口到世界各地。

  可想到国内现在的环境,又是叹了口气,恐怕能买得起汽车的人不多,国内就暂时搞自行车,然后摩托车,最后再来小轿车,得一步步来。

  包头将是他的汽车制造生产基地,无论装甲车,坦克,还是大卡车,通通都要生产,而且还得大批量生产,那20万劳工可是全都要转为汽车制造厂里的工人。

  交代完搬迁的事宜后,叶天就拉着两位还在震惊中的北洋大佬,出了军事禁区,视察了一下钢铁厂和诸多工厂,就坐上了前往成都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