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军阀少爷 > 第405章 武士道精神?

第405章 武士道精神?

  与此同时英国舰队也发现了南面的日本舰队,顿时就兴奋了起来,日本和英国可是有条约的,第一时间就发出信息,请求日本海军遵守两国签订的协议,两面夹击中国舰队。

  若是日本海军不出手,英国的护卫舰和轻巡洋舰可能走得掉,但剩下的三艘主力舰绝对是有死无生的下场,不但打不过台湾号,航速还比人家慢了好几节,再加上双方距离又这么近,活脱脱的三个大靶子。

  “司令官阁下,英国人发来了信号,请求咱们救援。”

  “哟西,给英国佬回信息,让他们缠住中国舰队,我大日本帝国的海军立马就杀到。”

  “嗨!”

  “命令各舰全速航行,全歼中国舰队。”

  待通信兵下去后,日本护侨舰队司令官山本大郎,就立即下达了进攻命令。

  一艘重巡洋舰带着10艘轻型战舰向东而去,准备解决了港口外围的中国战舰后再向西三面夹击中国主力舰队,而扶桑号战列舰却带着剩余的二十多艘战舰,直扑台湾号,显然日本人想干掉中国这艘战列舰,光看那舷号就让他们恨得牙痒痒。

  看着气势汹汹冲来的日本舰队,程璧光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一旦撤退,就意味着失去了制海权,后果是极其严重的,2万陆军将彻底被孤立起来,十多艘货船恐怕一艘也跑不掉。

  但这个时候选择应战又太吃亏了,别说现在和英国舰队已经打了个两败俱伤,就是没开打之前,日本舰队的实力也要强于他们一点点。

  扶桑级战列舰的满载排水量同样接近3万吨,主炮更是多达12门六座倍径大炮,最高航速22节。更何况还有两艘万吨级的重型巡洋舰,这两艘重巡洋舰的性能可比济南号和青岛号要强多了。

  而台湾号的排水量同样接近3万吨,航速23节,却只有十门倍径主炮,无论是主炮数量,还是口径都要低于扶桑号,但在装甲防护上要略强于扶桑号,况且日本海军又是第一次使用这种超无畏战列舰,经验肯定不足,所以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后,程璧光就决定拼死一战,只要能将扶桑号击沉或者重创,还是有很大获胜机会的。

  不过趁还有时间得先将前面的三艘英国主力舰解决掉,否则绝对是个大麻烦,想到这里程璧光刚要下令,就见前方传来了一声巨响,英国三艘主力舰的运气终于用光了,最后面的一艘被一枚炮弹直接击中了后甲板,舰尾被炸了个稀巴烂,直接断裂开来。

  “快瞄准另外两艘,先将他们干沉,再收拾日本人。”

  舰上各炮塔里的炮兵们就如打了鸡血般,快速的装填瞄准开炮,连十多门副炮也一起开火射向了两艘前无畏舰。

  本来收到日本人发来的消息后,英国佬还大喜,准备调转方向,缠住后面的中国舰队,可见此情形哪里还敢去缠?恐怕没等日本舰队赶到,他们的三艘主力舰就全完蛋,见台湾号距离他们只有两海里多了,英国的两艘主力舰果断调转船头,朝南方驶去,其他的战舰却是航向不变,继续向西。

  这么短的距离英国两艘主力舰就是想跑也跑不掉,刚调转船头还没行驶出1000米,就又有一艘中了招,这次炮弹是在舰尾十米外爆炸的,战舰的尾部被撕裂了一个大口,迅速倾斜,损管人员还没来得及给另一侧注水以保持平衡,大量的副炮炮弹就砸了过来,让受损的战舰雪上加霜。

  “轰!”

  台湾号正要趁热打铁,将英国人的最后一艘主力舰也干趴下时,战舰右侧上千米外,腾起了一道巨大的水柱,程璧光立即就知道日本人开火了,虽然是第一发试射可那准头还是有些太离谱了,但也果断下令主炮调转炮口,瞄向南面的扶桑号,副炮则是继续开火将那艘受创的战舰打沉,至于最后一艘主力舰只能说它运气太好了。

  山本大郎看着朝他们驶过来的那艘前无畏舰撇了撇嘴,不屑的道:

  “英国佬实在太没用了,还枉称海军世界第一,竟然被中国人揍得抱头鼠窜。”

  “司令官阁下,英美鬼畜都贪生怕死,哪里是帝国勇士可比的。”

  “吆西,就让英国佬见识一下帝国海军的厉害。”

  山本大郎点了点头,显然对这名参谋的观点很赞同,至于14年他们也在中国手里吃过败仗的事,却被他自动忽略了。

  日本主力舰队是由南向西北航行,中国舰队则是由东向西航行,当双方距离七八里远时,日本的舰队也改成了由东向西航行,两艘战列舰的侧舷都对准了对方,并降下了航速,显然是想要单挑。

  而三本大郎更是发挥出了武士道精神,不但没有让护卫舰发起雷击,就连那艘重巡洋舰请求助战也被拒绝了,只是让他们收拾中国剩余的20多艘轻型舰只,山本大郎这样做的真实目的还是怕将台湾号吓跑。

  日本的重巡洋舰只好带着其他战舰朝中国舰队的轻巡洋舰和护卫舰杀去,而最前方的20多艘英国战舰却是没有什么武士道精神,纷纷调转船头,向台湾后扑了过来。

  程璧光见状果断下令舰队右满舵,向北航行,山本大郎气得半死,差点就没下令炮击英国舰队,但也只好命令舰队转舵追了上去,两支舰队一前一后追逐了一个多小时,日本舰队终于再次和中国舰队持平了,至于英国佬的20多艘战舰则是被三本大郎赶到了舰队的最后面,免得在捣乱。

  程璧光也是不甘心就这样灰溜溜的败走,否则日本人哪能这么快就追上?他算是看出来了,日本人的战意很浓,既然如此,那就凭本事说话,看两艘战列舰到底谁先击沉谁。

  “轰!”

  扶桑号率先开火,试射了起来。

  “轰!”台湾号同样也不甘示弱,紧随其后也打出了第一发试射弹。

  双方的小型战舰也纷纷开火对轰了起来,都没有向对方的舰队发起冲锋,而是一边向北行驶,一边保持五海里的距离对轰,这一幕将后面的英国佬看傻了眼?这他妈的什么战术?

  这就像两个武士决斗一样,一人拿着一把枪,边跑边对射,还会不会打海战?在他们看来,日本人完全可以凭借数量优势,让小型战舰一分为二,一路缠住中国的小型战舰,一路则是向中国的战列舰发起雷击,难道中国人除了逃跑还能怎样?

  山本大郎,此时可没心情管英国佬怎么想,而是破口大骂道:

  “我们的火控人员是干什么吃的?没见对方都已经打出第一轮齐射了吗?”

  “司令官阁下正在计算,马上就好。”

  “轰!”

  “哟西!继续开炮!”

  看着扶桑号战列舰的12门主炮,终于同时喷出了火舌,山本大郎的脸色总算好看了许多。

  两艘战列舰就像在比赛打靶一样,疯狂的朝对方倾泻炮弹,隆隆的炮声响彻了整个南海,足足对轰了二十多分钟,两艘战列舰连对方的边都没挨到,就连一枚运气弹都没出现。

  程璧光和三本大郎几乎同时下达了战舰降低航速,向对方靠拢的命令,显然两人都知道,这么高的航速,这么远的距离,再打下去,只能白白浪费炮弹。

  果然在双方拉近到了六海里,战舰速度降至十节后,只是短短十分钟,台湾号就形成了跨射,而扶桑号的炮弹落点同样好看了许多,虽然没有形成跨射,但最近的一发离台湾号也只有不到50米了。

  “巴嘎,中国战列舰的命中率怎么这么高?竟然比帝国还要更早形成跨射。”

  山本大郎脸色阴沉的吓人,虽然扶桑号是日本真正意义上的第一艘沿中轴线布置的全重型火炮战列舰,但不代表他没听说过,一旦形成跨射意味着什么?

  “轰!”

  “司令官阁下,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必须要做出调整。”

  一名参谋见一发炮弹竟然离扶桑号战列舰的右舷只有不到20米,顿时面露担忧的道。

  “啪!”

  “巴嘎,命令战舰全速航行,护卫舰向对方战列舰发起雷击。”

  山本大郎重重的给了这名参谋一耳光,却还是下达了改变战术的命令,准备展开群殴了。但心里却是无比的耻辱,扶桑号不但比对方要多两门火炮,口径也要大上一截,竟然先撑不住了,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嗨!”扶桑号顿时就冒起了滚滚黑烟,飞快的向前冲去,准备拦截中国舰队。

  “这帮东洋小杂种,简直太无耻了。”

  程璧光见对方的战舰提高了航速,气得破口大骂,再也顾不得形象,不由得他不恼火,浪费了上百发炮弹,眼见就要开张了,对方竟然耍起了赖,实在气得死人,只要再来上两三轮,对方绝对要中招。

  “司令官阁下,对方的护卫舰和雷击舰朝咱们高速冲了上来。”

  “命令各舰向东北方向全速航行。”

  程璧光也只能下达边跑边战的命令了,但主炮仍然在追着扶桑号开火,而扶桑号却只能用六门尾炮还击,显然扶桑号炮塔的角度没有台湾号炮塔角度大。

  双方的几十艘大小战舰都开足了马力,向东北方向狂奔,可战列舰毕竟还是跑不过小型战舰,程璧光无奈只能派出受伤的轻巡洋舰和护卫舰掩护主力舰队撤退。此时中国的护卫舰和驱逐舰加起来只剩下15艘了,派出去了5艘后,只剩下了十艘追了上来将台湾号护在了中间。

  同时程璧光也向还在坤甸的货船下达了紧急撤退命令,并给张一傲发了封电报让他自求多福,至于留在雅加达的军舰和货轮已经管不上了,估计多半也凶多吉少了,当然,给国内的电报也是免不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