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7绚丽的彩虹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就过了一年的时间。阿卡多就如同被遗忘了一般,被德国丢在了汉堡城市边缘的一处办公室里,陪伴他的是两把椅子还有一部崭新的打字机。

  这部打字机是阿卡多用他的薪水买来的,算是私有财产,因为萧条的德国工业以及几乎被清零的陆军军费根本不会给一个少尉配备这种和作战无关的打字用的玩意。

  这期间阿卡多收到过希特勒的来信,信上说他在慕尼黑已经小有成就,他的演讲有很多达官贵人欣赏,暗中自助希特勒的资本家集团已经颇具规模,而此时此刻,阿卡多依旧只是驻扎在汉堡郊区的一名少尉,整整一年时间,他的职位没有任何变化。

  不过,在遥远的苏格兰海面上,一个骑士刺出了自己反击凡尔赛条约的第一剑。

  大约七十艘德国战舰被押送到英国,在那里等待被世界列强瓜分,这些战舰曾经在日德兰海战中让英国人吃尽了苦头,可是现在却将要成为敌人的武器了。

  凶神恶煞的英国士兵登上了这些德国军舰,端着步枪押送着一批一批德国水兵离开自己的岗位,这些士兵将要被遣送回国,他们失去了挑战英国海权的机会,沮丧又无助的排成一行,走下了自己心爱的战舰。

  “推什么推!你们以为你们打赢了?不!我们是被出卖了!蠢货!我一定会再打回来!让你们也感受一下我现在的滋味!混蛋!”一名德国海军上校在一群里大叫,他被拉出队列,和两名英国士兵扭打在一起,场面一片混乱。

  德国公海舰队的旗舰上,一只苍老的手抓起了电话,很疲惫有很坚定的声音响起:“我是路德维格将军,我不愿用德意志的鲜血浇灌敌人的鲜花,现在我命令,所有军官在通海阀待命,准备执行我的下一步指示。”

  路德维格•冯•路特将军说完命令,就挂掉了电话,他无力的看着面前站着的三名军官,低声说道:“完了,先生们,我们五十年的心血,只要我一声命令,就要全部沉入海底了。”

  “长官,我们随您一起征战四方,服从过您无数个命令,只有这个命令让我们屈辱,却又不得不执行。”一名军官敬了一个标准的普鲁士军礼,沉重的说道。

  另一个军官也站直了身体,语音洪亮:“我们绝不把自己的战舰让给英国人!我宁愿和船一起沉下去!”

  路德维格将军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停下:“威尔斯少将,大部分水兵已经被遣送回国了么?”

  三名军官里没有说话的中年男人上前一步,开口回答道:“将军,士兵已经被英国人遣送了一半以上,再过几天,我们的人数会更少,那时候就可以执行计划了。”

  “难为你们愿意留下来,陪着我这把老骨头。”路德维格将军自嘲的笑了笑,扶着椅子把手站了起来:“如果这里被我们全部破坏掉,英国人会不会放我们离开真的不好说。我很想你们跟着水兵回国,你们都是德国海军不可多得的人才。”

  “我们的一生都在为公海舰队服务,将军!如果上天安排公海舰队毁灭,我希望我能陪着它走完最后一段路。”第一个开口说话的军官眼含热泪的说道。

  “古博上校,谢谢。”路德维格勉强笑了笑。

  1919年6月21日,一个平和的日子,路德维格将军用颤抖的手拿起了电话,下达了他一生中最为重要的命令:“彩虹行动开始!所有战舰,自沉!”

  海燕在远处鸣叫,一切还是那么的自然,海风吹拂着每一个人的脸庞,两名英国士兵正在一艘德国驱逐舰的甲板上抽烟。不远处迎面走来了三名身穿英国海军军服的军官。两个人赶忙立正敬礼。

  “情况正常么?”回了个军礼,中间的英国军官微笑着问道,现在每一名英国人都笑口常开,因为他们赢得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这里都是他们的战利品。

  “报告梅烈德上校!这里一切正常!德国人玩不出什么花样!”士兵大声的回答。

  突然脚下的战舰轻轻一晃,梅烈德上校皱了皱眉头,他抬起头看了看远方的德国战列舰腓特烈大帝号,突然瞪大了眼睛不知道受到了什么样的惊吓。

  “上帝啊!凯撒号战列舰!凯撒号战列舰怎么倾斜了?快!快通知所有人!盯住德国人!快!”短暂的沉默了大约十秒,他才回过神来,大声的命令道。

  他一挥手,示意面前的两名士兵:“立刻赶去机舱!遇到可疑的德国士兵立刻开火!现在这艘船我们接手!快!”

  梅烈德上校的话还没说完,脚下的这艘舷号为G102号的驱逐舰又一次颤动了一下,而且整个船体都开始略微向右侧倾斜了起来。

  两名士兵立刻端起了枪向机舱跑去,没有说话的两名英国军官也抽出了自己腰间的手枪,急三火四的跟了上去,而站在甲板上的梅烈德上校一言不发,扶着略微抖动的栏杆,看着不远处的凯瑟琳号战列舰开始缓缓的下沉。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不允许英国人进入!我们还没有向你们移交军舰!”他的身后,传来了一句急促的德语。

  “让开!不然我们就开火了!”一名英国军官大声的喊道。

  “呯!”枪声响了起来。

  远处,也开始传来枪响,整个沉默的如同死亡的德国公海舰队似乎又活了过来。德国人依靠地形反击,使用他们没有被没收的军官才能佩戴的手枪,靠着那有限的几发子弹阻止英国人进入船舱。

  很快,德国公海舰队旗舰腓特烈大帝号战列舰沉没,海面上泛起巨大的漩涡,吞噬了整个钢铁巨兽,那面德国公海舰队指挥旗,倔强的飘扬到了最后。

  随后,凯瑟琳号同样消失在了海面上,整个海面上一片混乱,德国舰队的战舰一艘接着一艘下沉,英国人措手不及,慌忙的开始抢夺剩下的军舰。

  大约47艘德国军舰,包括几乎全部的战列舰沉入了海底,七十多艘德国公海舰队的战舰英国人只抢救出了23艘。

  梅烈德上校靠在G102号驱逐舰的舷栏杆上抽着烟,看着海面上东倒西歪的剩下的德国战舰。因为抢救及时,这艘驱逐舰最终没有沉入海底,士兵打死了四个德国军官,及时的关闭了通海阀,不过这艘军舰已经倾斜了四十五度,看上去就像在沉没的边缘。

  在一艘英国的驳船上,德国剩下的海军军官被关*押在了一起,他们被没收了象征身份的配枪还有佩剑,一半人甚至还带着手铐,不过他们的脸上都挂着胜利的微笑,他们成功了,德国的公海舰队没有落入英国人和法国人的手里。

  消息如同长了翅膀一样飞回到了德国,大家欢欣鼓舞,第一时间,德国的外交家们就运作了起来,他们想尽办法,要让这些做出了惊人举动的德国英雄们回家。

  就在这个震惊世界的代号为“彩虹行动”的沉船计划实施的时候,阿卡多正在用他那崭新的打字机打一份报告书,他出色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现在103团和105团的每一名士兵都可以从容的面对毒气攻击了。

  随着公海舰队的灰飞烟灭,德国的陆军已经被压缩到了92万人,而且大部分士兵已经失去了他们的重型武器,无数大炮还有机枪被集中销毁,德军高层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了。相比较而言,新组建的驻扎在汉堡的103团还有105团还保持着战斗力,并且维持着日常作战训练。

  随着局势的进一步失控,105团奉命赶往鲁尔地区,平息那里越来越多的骚乱。

  105团的团长克鲁泽临走前来到了阿卡多的办公室,坐在了阿卡多办公桌的对面,敲起了二郎腿,随手把白手套丢在了茶几上,他看了看阿卡多的新打字机,然后才开口说道:“我们下午就要出发,赶往鲁尔地区,弗雷德里希•埃伯特总统发现那些已经零碎的旧陆军无法完成维持治安的任务,所以命令司令部调拨新组建的国防军了。乱子越来越多了。”

  “人们很快就会发现,这么乱七八糟的闹哄下去,只会拖自己人的后腿。只有良好的秩序才能让德国重新站起来。”阿卡多一边打字一边说道。

  他甚至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对面的克鲁泽也不以为意。他知道桌子那边坐着的阿卡多少尉有很渊博的学识,对德国的政治和军事都了如指掌,和这名少尉聊天的时候他受益匪浅,所以他并没有因为阿卡多军衔低微就轻视他。

  “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你当过将军,阿卡多。”克鲁泽笑着说道:“我写信推荐你了,估计这几天信就会到柏林。祝你好运。”

  阿卡多停止了打字,抬起头有些吃惊的盯着克鲁泽:“我才刚刚升任少尉一年,你就算推荐我,也会因为我资历不够被搁置的。”

  “就像你说的,为了德国的将来,我总要试试才好。”克鲁泽哈哈大笑起来。

  105团的团长克鲁泽带着他的团走了,他真的写信给柏林的新陆军指挥部褒奖了阿卡多的工作,并且临走时还把自己的一柄旧普鲁士佩剑送给了阿卡多。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