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我的第三帝国 > 8卡普的贡献
  漆黑的夜幕下,德国的都柏林,一声清脆的枪响回荡在夜空中,扰乱了这片刻的宁静。

  警笛随后就响了起来,皮靴踩向地面的铿锵声从四面八方传来,政变筹划已久,在192o年的3月爆了。

  “你们是哪支部队的?报番号!这里是第五街区,再向前一步我们就要开枪了!”躲在沙袋后面的军官大声的喊道。

  “立刻放下你们手中的武器!这里由军队接管了!”对面的人也不含糊,掏出手枪挥了挥,他的身后,一群端着步枪的凶神恶煞的德国旧6军就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呯!”一子弹打在了沙袋上,里面的军官还有士兵立刻就把武器丢了出来:“上帝啊!别开枪!我们投降!”里面的守军显然缺乏一战的勇气,他们想的很简单:让忠诚什么的见鬼去吧,如果死在自己人的枪下那才是冤大头呢,谁不投降谁是孙子养的!

  国会大厦的门口,整齐的列队成两排的士兵端着长长的步枪立正站好,迎接他们的指挥官:沃尔特?冯?路特维茨将军。

  “上帝!”一声哀叹之后,1o3步兵团的团长浩克无奈的把电报摔在了自己的办公桌上,无奈的看着自己的手下们,他的办公室里站着副团长布勒茨,三个营长:一营长维科、二营长汉斯、还有三营长布鲁德,还有警卫连的亨克连长。

  当然,最后排还有暂时归属1o3团的阿卡多少尉,他也刚刚听说了柏林传来的消息,旧6军最终还是和德国政府分道扬镳了,军人现在站到了一个非常微妙的立场——沃尔特?冯?路特维茨将军率领柏林的一部分驻防军攻占了柏林,并且向全德国的军队派了电报,要求德国所有军队支持。

  维科宽大的下巴很有普鲁士军人的味道,他皱着眉头想了想才开口说道:“我觉得我们应该保持沉默,这事情有些古怪,虽然他们占领了柏林,可是我们最好先看看风头。”

  “还有什么办法么?事到如今……”浩克想了想点头想要表示赞同,不过他话说到一半就被人打断了。

  “对不起!”阿卡多举起了手说道:“我们应该立刻电报,应该告诉所有人我们不愿意和旧6军同流合污!”

  “少尉!那些也是我们德国的军人!我们就算不帮忙也就算了,可是如果背后捅刀子,会被其他部队瞧不起的!”三营营长布鲁德回头看了一眼阿卡多说道。

  阿卡多看了一眼浩克,然后向前走了一步,大声的说道:“瞧不起?这算什么理由?

  “那么,为什么不是赞同,而是反对?你能说说么?”浩克有些好奇的问道。

  “这份通电内容大家都看了吧?他们根本就没有什么后续准备,而且连该处理好的事情都没处理好,我不想陪着这样的人一起殉葬,不知道各位有没有寻死的爱好?”阿卡多笑着耸了耸肩回答了浩克的提问。

  “什么意思?具体说说看。”屋子里面的军官里有两个贵族,四个上过大学的,所以大家都很理智。副团长布勒茨对这个说法也很感兴趣,看着阿卡多问道。

  “他们根本没有长久的计划,既没有想要成立军队控制的政府组织,也没有扶植一个傀儡上台,整个柏林被搞得一团糟,如果这样他们都能成功,那才是咄咄怪事了。”阿卡多分析了整个事件,一语就说出了行动充满了破绽。

  “这算是没有后续准备了,可是为什么你要说他们现在该处理好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好呢?”二营营长汉斯也迫不及待的问了一句。

  阿卡多看了一眼汉斯,眉毛一挑:“如果是我策划的这次行动,那么至少应该把埃伯特总统抓起来,安排一次事故干掉。即便全世界都知道是我做的,可是没有证据,也就只能认了。这样不管新上台的总统是谁扶持的,他都要感谢这次行动,最终执行行动的人就不会得到太重的惩处,对么?”

  “高!”浩克笑了笑,对阿卡多伸出了大拇指:“就像你说的,如果是你策划的行动,那么我们也就不会这么举棋不定了,只要跟在你身后等着胜利的消息就够了。”

  他站起身,走到阿卡多身边,拍了拍阿卡多的肩膀:“不过站在军人的立场上来说,你的处理未免太狠辣了一点,我还是希望今后你少一点戾气为好。”

  说完,他又走到副团长布勒茨身边:“去找团部参谋,传达我的命令,电报,表示我们1o3团不支持沃尔特?冯?路特维茨将军,我们坚定不移的站在德国人民这边。”

  第二天,沃尔特?冯?路特维茨将军不知道听从了哪个幕僚的稀奇古怪的建议,最终从已经辞职的德国农业部官员中,找到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不起眼的文职官员,当天就把这个名字叫做沃尔夫冈?卡普的人任命为德国总理。

  虽然全国声讨不断,可是这个临时组建的中央政府竟然还真就工作了起来,第三天,汉堡方面就接到了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关于一名少尉的晋升任命。

  是的,第1o5团的团长克鲁泽临行前把自己褒奖阿卡多的报告递交给了埃伯特主持的柏林政府,可是因为两地距离问题,直到埃伯特躲避到了柏林郊区,这封报告还在去往柏林德国6军司令部的路上。

  不过有人还是接到了这份报告,那就是沃尔特?冯?路特维茨将军,他本来已经被倒戈的新6军折腾的焦头烂额,不过他还是决定批复这些天积累的各地报告,以此来向全国的实权将领以及他们的手下们示好。

  你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一个灵光的脑袋——沃尔特?冯?路特维茨将军就是这样一个不太灵光的将军先生。明摆着大家不看好他的政治豪赌,他却一心想要证明自己杰出的“能力”来感化大家……好吧,不用我多说你就知道他接下来的日子有多悲惨了。

  不过阿卡多算是这次混乱的政变的少数几个受益人之一,关于他的褒奖报告被审核通过了,就在政变的第三天,阿卡多收到了他的晋升命令。

  他被破格晋升了两级,直接成为了一名6军上尉,如果让沃尔特?冯?路特维茨将军知道他破格提拔的这个小子,竟然是反对他最早的人,估计会被活活气死吧。

  就在阿卡多晋升的同时,一场席卷全国的工人大罢工开始了,因为新成立的卡普政府不被广大人民承认,也不被军方普遍信任,就在卡普政变的五天后,沃尔特?冯?路特维茨将军以及沃尔夫冈?卡普被赶出了总统府,成了随后赶到的新国防军的阶下囚。

  埃伯特总统重新执掌大权,德国的秩序得以恢复,罢工也在胜利后自然的停止了。

  历史终于没有辜负德国人民对于强盛的渴望,在用卡普开了大家一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之后,一个老练而又富有活力的将军被任命为德国6军总司令。

  三个月后,54岁的汉斯?冯?西克特少将临危受命,接手德国6军,成为新一任德国6军总司令。由于《凡尔赛和约》的限制,德国海军只有15ooo人的规模,所以可以说西克特少将基本上就是整个德国武装力量的最高领导者了。

  沃尔特?冯?路特维茨将军只坐了5天的总司令办公室椅子,迎来了这个名叫西克特的身材消瘦高挺,颧骨上夹着单眼镜片的典型普鲁士军人。西克特少将可不是默默无闻的小角色,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就崭露头角,作为总参谋部军官,他于1915年组织德军在东线的格利斯突破俄军防线,战功卓著。并且因此获得了德国一战最高军事奖章普鲁士勋章。

  他曾经被借给土耳其帝国做过国防部长,是《凡尔赛和约》签订时候的德军代表之一,极有耐心还富有外交才能。他还博览群书,阅历丰富,能讲英法德三国语言,对音乐和艺术就好像军事战术一样驾轻就熟——就是传说中的三好学生、学霸,或者说是令人嫉妒的上帝宠儿。

  之所以这么重的说他,是想向那些远去的历史致敬,西克特将军迈出了德*事力量重新崛起的第一步,却远没有打响第二次世界大战的那些德国将军们有名。

  废话不多说,言归正传。

  上任的西克特没有耽误太多时间,当天就来到自己的办公室。他熟练的顺手把厚厚一摞文件堆放在办公桌的右上角,手指在桌沿边有规律的敲了敲,看了看他面前年轻的助手,下达了他作为德国6军总司令的第一个命令:“命令,晋升汉堡驻防军新国防军1o3团毒气预防小组军官阿卡多?鲁道夫上尉为6军少校,立刻到柏林6军总司令部报到。”

看过《我的第三帝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