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美漫之哥谭黑暗教父 > 第355章 千钧一发 (感谢@吃大白菜 对本书的打赏)

第355章 千钧一发 (感谢@吃大白菜 对本书的打赏)

  疤脸沉默着,木头雕刻的脸上看不出表情。但这种诡异的沉默本身就不是什么好事,稻草人见状连忙劝说道:

  “喂喂喂,别冲动啊,这混蛋分明是穷途末路,想拿这些话术挤兑你,骗你不要离开,否则他的斩首计划将无法实施。----这是他现在唯一能翻身的机会,别中了对方的计谋,把自己出于危险之中啊!”

  腹语者老头也想开口再劝,却被疤脸狠狠甩了一个耳光。

  “混账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地方吗?---老子要走还是要留,轮的到你来管了吗?”

  挨了一巴掌的腹语者老头委屈巴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被打,但在也不敢多说一个字了,他对于疤脸根本没有任何抵抗力,基本是对方说什么,他就乖乖按照对方的要求执行。

  企鹅人见疤脸没逃,道了一声有种,然后斜拖着雨伞,狞笑着逼近过来,别看这个胖子浑身横肉,但真要加速起来的话,却犹如出膛的炮弹,爆发力快的惊人。旁边的打手纵是想要追,一时半会却也来不及做出反应。

  换句话说,在打手包围过来之前,企鹅人愣是给自己争取到了大概五秒钟的时间,如果他能在这短短的时间内擒住、杀死疤脸的话,那么局面将彻底颠覆过来。

  一切的关键,就在这瞬息之间!

  面对杀气腾腾冲过来的企鹅人,疤脸非但没有逃跑,反而骂骂咧咧举起了自己手里的迷你冲锋枪,同时拉开枪栓,恶狠狠说道:

  “来啊,宝贝,到爸爸这里来!----老子倒要看看,你这肥仔的雨伞,能比萨姆弹还厉害吗?今天不把你打的个满身窟窿,爷爷我就跟你姓!!”

  由不得疤脸那么自信,别看他只是个不能走路的傀儡木偶,但是手上却始终拿着一把迷你款的小心冲锋枪,经常一言不合就给对方一梭子,具有迷惑性的外表总会让人放松警惕,因此疤脸根本不把挥舞着雨伞的企鹅人放在眼里。

  毕竟,再厉害的体术,也不可能跟枪炮比威力的。

  就在企鹅人冲到疤脸三部之遥的距离,疤脸语气中的得意再也掩饰不住了,几乎是狂笑着吼道:

  “来啊!你这恶心的肥仔,丑陋的鼻涕虫,来尝尝你爸爸我的礼物!”

  话语刚落,疤脸就扣动了扳机,迷你冲锋枪的枪口喷出一团火焰,飞出的弹壳散落一地,子弹汇聚的金属风暴,完全可以把正面所有的生命撕碎成灰烬。

  然而企鹅人似乎早就料到了对手的攻击,几乎就在疤脸扣下扳机的瞬间,也按下了雨伞上的开关,整个伞面在顷刻之间撑了起来,像个盾牌似得挡在自己前面。

  “哈哈哈,白痴!区区雨伞能有什么用处?难道还能挡得住老子我的枪子弹吗?”疤脸嚣张的笑道,直接为企鹅人的愚蠢而感到好笑。毕竟它的枪口径虽然不大,但是却使用着威力极强的萨姆弹,贯穿力虽然不大,但是却具备极强的杀伤力,打中人体就好像风暴席卷过一般,将肉体彻底撕碎。

  但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企鹅人的伞面居然犹如钢浇铁铸一般,子弹轰在上面只留下几个白印,却根本无法捍入其半分,那把貌不惊人的雨伞,不亚于防弹背心的效果,硬生生抵挡住了疤脸全部的子弹。

  “!!!!怎么可能?这东西会有这样的效果?”

  疤脸大吃一惊,完全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结果,这只胖企鹅的雨伞隐藏着如此惊人的秘密。

  企鹅人科博派阴沉着脸,从雨伞背后露出半边眼睛,闪烁着恶毒的光芒,阴测测的说道:

  “现在,你还有什么遗言准备告诉我的?是时候让你这个怪胎闭嘴了!”

  伴随着企鹅人的话语,那锋利的三菱军刺已经飞快的攻了上来,朝着疤脸狠狠的刺了过去。

  弹尽粮绝的疤脸第一次感觉到了恐惧,那种发自内心感到畏惧的情绪,那种自己绞尽脑汁,却被对手轻易化解的惊讶,一种莫名的无力,难于言状涌上心头,本能想要逃跑,离这头发了疯的胖子越远越好。

  但即使这样,那柄锋利的三菱军刺,还是离疤脸越来越近,眼看就要把这家伙直接刺穿了。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破杀戮上的沉闷。只见在千钧一发之际,腹语者老头突然调转了身子,不惜暴露出自己的后背,愣是挡在了疤脸和企鹅人之间,用自己的身体掩护了企鹅人的致命一击。

  “操!这个废物为了一个木偶?还敢挡我?简直是疯了!”企鹅人骂骂咧咧的喝到,他原本只是打算将有威胁的疤脸玩偶挑掉,然后劫持腹语者作为人质。但没料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作为人类的腹语者老头,居然会用自己的生命,却抢救一个没有知觉的木偶,这实在是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

  疤脸自己似乎也没料到,那个唯唯诺诺的宿主居然有这份勇气,一时间连自己熟悉的脏话都说不出来了。

  “主人.....你没事就好....”腹语者老头气喘吁吁的说道,雨伞上的三菱军刺贯穿了他的肩膀,锋利的刃口离疤脸只有几寸的距离。

  “混账!谁准你自作主张干些多余的事情....”疤脸第一次放低嗓门说道。

  “或许你可能不知道.......主人...但唯有在你身边,我才有活着的感觉....一种过去几十年从来没有过的存在感。”腹语者老头一边说着,一边颤巍巍的伸出手去,抓住贯穿自己肩膀的军刺,生怕企鹅人再抽出去攻击疤脸,竟用尽全身的力气,哪怕手指被割断都不肯罢休。

  “少给我说这些肉麻的话,你这不是还没死的吗?----今后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你可别给我睡着了!”疤脸很不屑的说道。但这番话实际上是漫画版《 the face 》里面,初代腹语人被谋杀时候,疤脸说的台词,只不过那个时候的腹语者死在公寓冰冷的地板上,后来尸体还被二代女腹语者挖出来做道具展示,可谓惨到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