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主神公敌 >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战后

第二百四十二章 战后

  大战过后,程远志受了重伤,早早便去修养去了。

  张超想要帮忙看一下,看能否以紫霞神功帮忙疗伤,却也被拒绝在了帐外。

  外面,自有邓茂指挥着打扫着战场,收集马匹、盔甲、武器等等。

  若遇到敌方伤兵,重伤的就直接给予补刀。

  这些看起来他们已经很是熟练了。

  今日战死的战马和重伤注定要残疾,没法治疗的战马极多,这些战马全被被开膛剖肚,一部份马肉被干起来,作为储备,一部分则被混着调料煮成肉汤,配合着之前缴获的大米、蔬菜,让每个黄巾军士兵都吃得很开怀。

  这些黄巾军士兵都练了那魔改版的金钟罩,有着充足的食物,尤其肉汤提供营养,再休整一夜,修炼一下金钟罩,明日大多都可伤势完全恢复,重新龙精虎猛,有的甚至还会有较大进步。

  而蓟城明显被吓到了,又绝了外援,士气越发衰弱,张超以天眼观察,城上笼罩着的军气都几户溃散了。

  虽然今夜决定不攻城,不过,明日应该很快能攻下来。

  张超也不愿意争这点功劳,再看程远志连让他看看伤势帮忙疗伤都不允许,也没意思留下来。

  而且,他本是偷偷出来的,出来了很长时间了,便与邓茂告辞,赶回了自己的大军之中。

  回到军中,张超便吩咐大军安营扎寨,休整一日,有意的拖延了一下时间,让程远志军有充足的时间攻下蓟城。

  褚燕等自然疑惑,张超便简单的说了一下之前的战斗,还有不抢攻下蓟城这巨大功劳和好处的心思。

  褚燕等自然很是羡慕程远志,不过,却也没多说什么,一切都按照张超吩咐行事。

  张牛角见张超竟然舍得让出这么大的功劳和好处,对张超印象却也是大有改观,抵触情绪却是少了一些。

  第二日傍晚,程远志军的军报表送到了张超军中。

  果然,程远志军在这日清晨发动了猛攻,只要能上的全都上了,虽然蓟城将所有百姓赶上城头守城,可是却依旧守不住。

  在猛攻两个时辰后,程远志军爬上了城头,打来了城门,将蓟城给攻破。

  而后,又两个时辰的巷战攻防后,刺史府、兵库、粮仓等重要位置占住,便稳定了城中秩序,初步掌控了蓟城。

  而后,程远志派人来请张超入城,张超答复,天色已晚,要天亮才启程,午时到达蓟城。

  当张超大军出发后,在距离蓟城十里之地,便见到李二牛带人在那迎接。

  十里也就是五千米,虽然不算太长,不过,却是极高的礼待了,见此,张超也是是大感意外。

  听闻程远志在城门处等着,张超更是一惊,命人加快速度前行。

  在加紧赶路下,很快便走了五里路。

  张超只见邓茂竟然带着些人在那等着。

  张超立刻就坐不住了,忙下了车,抢一步到跟前,行礼:“岂敢让大师兄相迎,实在折了我。”

  邓茂扫看了一下,笑着说着:“你是我们黄巾军的神公将军,我在这迎接一下也是受的起,这也是老师的意思……门口还有老师亲迎呢,你还是赶快过去吧!”

  张超听了这话,也不敢再带大军前行,立刻就甩开众人,独自施展轻功往前步行而去。

  不片刻,张超便到了蓟城下,远远就看到程远志带着些手下将领等在那,而神威营则排成两列,持枪在那站着,甚是威武。

  张超却有些搞不明白程远志搞这么一出究竟要干什么。

  都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他还真担心程远志摆出这阵仗是一会要提什么过分的要求。

  不过,都到了这一步,他也不好退缩,只硬着头皮往前。

  程远志见得张超,便见他已经到了眼前,也对张超的轻功感到惊骇。

  直到张超朝着他拜倒时,他才反应过来,连忙扶住张超,说道:“我前日便已说过,你日后不必再拜我。”

  说罢,又招呼众人起礼,顿时,便有乐声响起,众人伏小,热热闹闹把张超迎入城,直直迎入了原本的刺史府内。

  府里,已经在大厅内准备了宴会。

  程远志军的情况其实不是太好,甚至可说恶劣。

  幽州苦寒,又受异族侵扰,并不富裕。

  而程远志之前刚起兵的时候,走的是蝗虫流,所过之处,不论男女老少皆收,而且蛊惑跟随者把能带走的粮食财物都带走,带不走的就全部砸毁、烧除,寸瓦不留。

  通过这样的办法,让那些原本不信太平道,不愿意加入黄巾军的百姓若是留下来的话也彻底活不下去,只能跟着黄巾军大军走才有活路,从而被迫加入黄巾军。

  通过这种办法,程远志曾经扩军到达六七万的规模,把幽州除开蓟城外的地方都搜刮了个遍,也破坏了个遍。

  如此一来,这一次重新打回来后,程远志军收获的物资却是极为有限。

  尤其粮食,也就从那些溃败的幽州军里获得了一些,百姓和各个城池府库里,所获寥寥无几。

  虽然,这一次,程远志走的是精兵路线,麾下士兵一直没突破万人。

  不过,修炼魔改版金钟罩的人,有种种优点的同时,对食物的消耗也是异常恐怖,程远志军几户都是大胃王,他们几千人每日消耗的粮食,堪比七八万普通大军的消耗。

  而且,黄巾军说到底表面上还是义军,百姓手里实在无粮生活不下去了,总得接济一点。

  这也就是程远志把那些幽州百姓往冀州赶,而且百姓也愿意去的原因了,实在是幽州无粮,活不下去了。

  如此种种,程远志军粮草一直都不充裕,只要再过五六天攻不下蓟城,便要断粮溃散了。

  这也是程远志军每日不停歇,拼命攻城的主要原因了,不攻下蓟城,就要饿死,由不得不拼命啊!

  本以为,蓟城大城,物资丰厚,得到后便可数年不用为粮草发愁。

  不过,攻破蓟城后,程远志才发现,蓟城最富有的就是刺史刘焉。

  据说刘焉因为一直不满幽州苦寒,想换个南方富裕的地方,所以对幽州压榨的有些狠。

  蓟城的财富,刘焉短短数年便占了一半都还多,而且刘焉胆子极大,竟然敢私下把府库里的粮草兵器偷偷的卖了大半。

  换了珍宝和钱财后,用来讨好天子和十常侍和朝中大臣,以谋南方富裕之地。

  剩下的,也为了日后做准备,大多也平日里就悄悄转移了。

  若不是刘焉昨日从一条密道逃了,都没人发现这个事情,便是掌兵的邹靖都不知道。

  程远志打下蓟城后,才发现府库是空的,他虽然派人去追刘焉,却是没追上。

  程远志虽然从城中大户人家抄了些粮食财物,不过,杯水车薪,至多维持他大军半月的用度。

  便是他屠了蓟城,将蓟城搜干净,估计也最多能维持两月,如果有战事,那怕是一月都难以维持。

  所以,现在的程远志军表面风光,实际上却是穷的要死。

  昨夜,听得邓茂汇报了这一切,程远志却也头大异常。

  思量了大半夜后,他想,反正也打下了蓟城,算是扬眉吐气了。

  于是,程远志却便打算把烂摊子扔给张超,让张超想办法弄粮食去。

  是以,今日才弄了这么一出。

  不过,即便程远志再穷,可毕竟才打下蓟城,暂时还有点家底,而且他也不想张超看出这种囧迫,因此今日的宴会却是办的很丰盛。

  奢豪的大厅内,左右各设五十席,每一席上面摆放满了丰盛的菜肴和美酒,所用器具,也全部都是精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