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超电磁炮的守护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难得的轻松

第三百七十六章 难得的轻松

  “话说......你这是怎么回事啊?”等到清宫赶回体育场的时候,却惊奇的看见了上条正一脸沮丧的走过来,“你不是应该跟土御门他们去追查那个什么十字吗?”

  “嘘.......你小声一点!”上条见状大急,急忙一把捂住了清宫的嘴,“茵蒂克丝还在呢!”

  “呸呸呸,你这手什么味。顶 点 ”清宫呸了两口,才一脸奇怪的看着上条,“在哪啊?我怎么没看到她?她那么宽大奇怪的衣服应该很好认啊?”

  “鬼知道啊!”上条下意识的摸了摸头后脑勺,隐晦的指了指身后,一脸抱怨的说道。

  清宫回过头,这才看见气鼓鼓的跟在小萌老师身边的茵蒂克丝,不同的是,茵蒂克丝此时完全没有穿着那身修女服,而是穿着一件跟小萌老师一样的啦啦队队服,上身的短背心加超短裙,让清宫恍然发现,之前一直没注意过、以为是个小矮子的茵蒂克丝身材竟然如此的修长。

  “这......她怎么穿这身?”清宫惊讶的看着清宫,小声说道,“你又把人家衣服撕了?”

  “别总把我看得跟个变态一样啊!”上条一脸崩溃的说道,“什么叫做又?我什么时候干过这种事?”

  “诶?”清宫意味深长的看了上条一眼,“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上条猛地一惊,看着清宫的脸,一时有些迟疑。

  他自己失忆这件事,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他自己都快忘了,可今天,清宫偶然提起这件事却让他再一次醒悟过来,自己原来一直是个失忆患者啊!

  等等,就算自己是失忆患者,可是自己真的干过这么没品的事吗???

  该不会......是自己这个损友在蒙自己吧?上条略带古怪的看了清宫一眼,心中暗暗想着。

  emmm之后要不要找茵蒂克丝问一下?

  鬼才会问啊!

  “就......就算有这事,那也就是一次好不好!”上条嘴角一抽,强行认下了这个自己觉得有点冤的‘事实’,“你也不要总是说的我经常这样做好不好!”

  “难道你不是吗?”清宫心中暗暗发笑,却冷哼了一声,故意斜了他一眼,“第一次见面你就撕碎了人家小姑娘的衣服,直到你那次重伤住院之前,你做过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我做过什么啊啊啊啊啊!

  上条真想大声狂喊出来,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可是看着自家好友那带着丝丝愤慨的神色又不似作伪,这让上条心里更慌了起来。

  喂喂喂......不至于吧!

  我上条同学虽然经常在不合时宜的时候推开门进去,然后看到某些不该看的东西,今天上午更是偶然闯进教室看到了吹寄在换衣服......可是我上条当麻真的干过那么禽兽的事吗???我失忆之前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看到上条诚惶诚恐的表情,清宫差点笑破肚皮,心里早就恨不得乐的直打滚,可是脸上还得表现出一丝愤慨的表情,为了不然上条看出破绽,清宫甚至动用自己的能力,将自己脸上的表情生生的‘冻’在了脸上,真真正正的变成了面瘫脸。

  这家伙不会真的信了吧......

  “不会是因为这事吧?”上条也微微慌了起来,“她说她换衣服是为了给我加油,可是......这也没什么好生气的吧?”

  人家给你加油,你倒是搭理搭理人家好不好?清宫翻了个白眼,心中腹诽道。

  “话说,你今天爸妈也来这了吧?”清宫在努力压下那阵笑意之后,解开了脸上的冰冻,摸了摸被冻的有点发麻的脸,淡淡的说道,不是他不想换个表情,而是在将这能力运用在自己脸上的时候,他自己也没办法防护,此时的脸冻的发麻,面部表情一时有些不灵。

  可这幅表情落在上条眼里,让上条顿时慌了起来。

  我靠我果然做过这件事啊!清宫都生气了啊!他是在因为我敢做不敢当而生气吗?可是......

  我真的不记得了啊!

  上条又回头看了一眼气鼓鼓的茵蒂克丝,心中暗暗叫苦,完全没注意到清宫在说什么。

  “......上次天使坠落那次虽然把你家拆了,但是也没见到你爸妈......”

  啊啊啊啊茵蒂克丝果然也在生气啊!上条当麻你个变态失忆之前到底干过什么啊!

  上条咬了咬牙,心中下了一个极其羞耻的决定。

  “......待会见面该怎么跟你爸你妈解释......呃,阿上你在干嘛?”清宫正自顾自的说着,突然看身旁的上条猛地转过身,接着,清宫顿时瞪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

  “茵蒂克丝小姐!我错了!”上条猛地转过身,以一种大无畏慷慨就义的姿态看着茵蒂克丝以及她身旁的月咏小萌,接着,扑通一声,瞬间五体投地,高声大喊道,“对于很久之前多次撕破你衣服的事情我表示非常抱歉!请原谅我吧!”

  “噗!”清宫来不及冰冻自己的表情就瞬间破功,一口老血喷了出去,接着顾不得憋得通红的脸,整个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笑的浑身瘫软,差点倒在地上。

  “咦咦咦咦咦!”小萌老师猛地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了看上条,又看了看身边的茵蒂克丝,声音都微微颤抖了起来,“你你你你......”

  “原来......”小萌老师的脸顿时愤怒的涨红了起来,怒气冲天的指着上条,“上条你居然干过这种事!?”

  “我......”上条有口难言,有些想让清宫来说点什么,目光一瞥之间,却看到清宫整个人正倒在地上狂笑,心中顿时一震,一种不祥的预感从心头猛然升起,电光火石之间,他就想明白了一切。

  “啊啊啊啊啊!”上条欲哭无泪的指着清宫,“你你你你......”

  “当!麻!”没等清宫止住笑,茵蒂克丝就先反应了过来,小脸顿时涨得通红,眼中陡然浮现出了两道愤怒的火焰。

  “你给我去死啊啊啊啊啊!”茵蒂克丝的含怒一击,一拳重重的砸在了上条的鼻子上。

  “呃......之前不都是咬的嘛?”看着上条鼻血狂喷的倒了下去,好不容易止住笑的清宫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微微挑起了眉,喃喃低语道。

  “你们这是......在干嘛?”

  正在这时,清宫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声,她的语气里带着惊奇,又好像强忍着笑意,让清宫顿时明白了来人是谁。

  “啊,没什么。”清宫又忍不住笑了起来,同时回过头,“美琴你怎么......”他的话说了一半就戛然而止了,仿佛被什么人掐住了喉咙一样。

  在他身后,一身运动装的美琴正奇怪的看着自己,在她的身后,一个和美琴相似度高达六成,可浑身却散发着成熟气息的女子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让清宫的大脑顿时有些呆滞。在两人身后,上条的父母上条刀夜和上条诗菜正神色古怪的看着自家儿子被两个小女孩模样的人暴打。

  “啊啦啊啦,真是巧啊。”女子笑吟吟的看着清宫,眼中不由得流露出一丝奇异的神色,“在这里又遇见了呢,清宫同学。”说着,戏谑的看了一眼自己女儿。

  “你们两个,还真有缘呢。”

  随着女子笑嘻嘻的说出这句话,美琴和清宫的脸同时红了起来。

  呃......咦咦咦咦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