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超电磁炮的守护 > 第五百三十章 快把你妈带走!

第五百三十章 快把你妈带走!

  “驹......驹场老大!”当看到高大男子的身影出现的那一瞬间,男子的眼中猛然涌上了一股热流,声音也微微颤抖了起来,“你......你没有死?”

  “我已经死了。”驹场利德看着面前的滨面仕上,毫无起伏的声音似乎微微缓和了一些,轻轻摇了摇头,“如果不是被人救走了的话,我就应该已经死了。”

  “那些该死的能力者......”滨面仕上狠狠的砸了一下一旁的墙壁,恨恨的说道,“如果不是他们......”

  “与能力者无关。”驹场利德摇了摇头,“滨面,你还是没懂这个城市的本质。”

  “城市的本质?”滨面仕上猛地一愣,抬起头不解的看着驹场利德。

  “我们与能力者的矛盾,其实并不在于我们与他们是否有能力。”驹场利德轻声说道,“而是来自学园都市那些阴暗的一面,以及上层令人恶心的做派,才会出现我们这种武装无能力者,不是吗?”

  “经历过一次死亡之后,我也想通了很多事情。”驹场利德抬起头,望着头顶昏暗的天空,“放弃skillout吧。”

  “什么!?”听到这句话,滨面仕上猛地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看着驹场利德,“可是,skillout可是我们的心血啊,我还指望......”他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其中蕴含的不甘任谁都听得出来。

  “还指望我回去重掌大局?”驹场利德苦笑一声,“你以为,如果我再次出现的话,还能这么幸运的活下来吗?”

  滨面仕上沉默了,可是他的脸上却依旧带着浓浓的沉闷之意。

  “以我们现在的能力,我们什么都做不了。”驹场利德宽厚的大手轻轻拍了拍滨面仕上的肩膀,“上层一个命令,就可以让我们万劫不复,所以我们只能等待。”

  “等待?”滨面仕上的声音带着一丝迷茫,“等到什么时候呢?”

  “等到可以改变这一切的人出现!”驹场利德的声音带着坚定,“滨面,战争要开始了。”

  “我知道。”滨面仕上点了点头,“可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这次战争,既是我们skillout覆灭的诱因,也是我们未来崛起的希望!”驹场利德看着滨面仕上,原本如铁一般的面庞上仿佛闪过一丝光芒,“既然依靠我们的力量已经无法改变这个城市,我们就去找有力量做到这件事的人!”

  “找......有力量做到这件事的人?”滨面仕上的神情更加迷茫了。

  “没错。”驹场利德微微点了点头,“我们自己有没有力量其实并不重要,只要我们和有能力的人站在一起就可以了。”

  “至少,除了你我认同的为数不多的同伴之外,他是我见过最温暖的人了。”驹场利德轻声说道,“给我的感觉,好像太阳一样啊。”

  “驹场老大......”滨面仕上怔怔的看着驹场利德,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别叫我这个称呼了。”驹场利德再次拍了拍滨面仕上的肩膀,接着抬起头望着不远处胆怯的望着这头的小混混们,“还不走,等什么?!”

  “记住,不要为我一个已经死了的人继续费神了。”滨面仕上只听见一声轻声的低语,接着整个人就被一股大力猛地甩了出去,“你该选择你自己的路,而不是永远在我的背后。”

  “滨面,我也希望......你能找到和你站在一起的人。”看着滨面仕上被远处的小混混们手忙脚乱的接住,驹场利德的目光微微一黯,随后重新恢复了之前宛如钢铁般坚毅的神色。

  现在的他,是‘owlet’的成员!

  “走啦,大个子。”正在这时,一声娇嗔传来,接着,金发女孩的身影直接出现在驹场利德面前,“【】警备员和理事会的佣兵已经快赶到这里了哦!”

  “好的,塞维伦小姐。”驹场利德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缓缓转过身。

  “这是什么称呼啊喂!给我把那个生疏的前缀去掉!”

  “好的,小姐。”

  ......

  在驹场利德这边解决完skillout的事情的时候,清宫这边却遇上了麻烦。

  “啊咧......”茶发的女子满脸通红的站起身,媚眼如丝的看着清宫,脸上流露出一丝坏笑,“这不是小美琴的男朋友吗?你是叫......清宫?”

  “御坂......女士,”清宫嘴角一阵狂抽,却还不得不硬着头皮对着美玲笑着说道,“那个,我.......”

  “怎么这么晚还在外面呢?”美玲的神志似乎一会清醒一会迷糊,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身体却还晃晃悠悠的,即使距离两三米左右,清宫依旧能闻到一阵浓浓的酒气,“难道是......在和我家小美琴约会?”

  “不不不不并不是这样的!”清宫顿时大汗,刚想回头看向云川芹亚等人,却惊愕的发现,刚刚还在这里的云川芹亚和芙蕾梅亚两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全都不见了。

  卧槽!清宫大惊,芙蕾梅亚也就算了,云川芹亚你是怎么跑的这么快的?!一秒钟不到就已经消失不见了啊!再次出现为什么会在几十米外的巷口啊!

  为什么你还一边在手里还拿着类似摄像机一类的东西一边在坏笑啊!

  还没等清宫考虑清楚这些问题,他的身体就猛地一个侧仰,骤然失去平衡,接着重重的栽倒在地。

  “呐,呐,”御坂美玲一身酒气,醉醺醺的对着清宫嘿嘿笑着,一只手死死的抱着清宫的腿,“不要叫御坂女士或者美玲女士这么生疏的称呼啦,既然是小美琴的男朋友,不如......”

  “就叫我......”

  救命!救命!清宫的脸色不断变幻着,嘴角疯狂抽搐,如果是敌人对他用出这么无耻的办法,他一定选择一脚把人踹飞出去,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以后......

  坚决......

  不要让美琴......

  碰酒!

  怀揣着这样如同祈愿般的想法,清宫努力的从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拽出自己那绑着和美琴一起办通讯业务时送的呱太挂饰,连带着扯出了自己的手机。

  我记得,当初办通讯业务的时候,有个快捷呼叫......来着!

  啊!来人啊!美琴大小姐救命啊!

  快来......

  把你妈带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