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道君 > 第一零零二章 弄死他!

第一零零二章 弄死他!

  黑狐目中闪过吃惊,对方之前屡屡没反应,多少有点麻痹作用,突然来这么一下,差点搞它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他反应也快,身形矫健一闪,如一缕黑烟而去,已蹿到了另一棵树后。

  扑空的牛有道挥手就是一掌,隔空一掌,那棵遮挡的大树中干爆开,大树顷翻。

  炸开的木屑中,狐影飞速蹿离,在翻倒的树干上急速蹿越,冲向了树林上空的夜色中。

  飞来的牛有道足尖亦在倒下的树干上一点,追射而去,不比妖狐身形小能在顷翻乱摆的树枝中穿梭,牛有道又是隔空一掌拍出,轰的枝叶乱飞,人已从纷飞枝叶中蹿出,掠向了树冠上的夜空。

  这转眼间的一逃一追,皆迅捷的让人眼花。

  秦观和柯定杰愣住,牛长老不是说不想得罪妖狐吗?这突然出手让他们很意外。

  总之牛有道的反复让二人一点头绪都摸不着,秦观回头问:“要不要帮忙追杀?”

  柯定杰叹道:“他不是交代了事情让我们在这里等吗?”

  两人看看地上血淋淋的情形,怅然若失,直到现在,似乎才明白了牛有道之前跟他们说过的话,让他们跟他混,说跟了他就由不得他们,现在懂了。

  “如今看来,他早就想对缥缈阁的人出手了。”秦观苦着一张脸。

  听到远处传来的打斗轰隆声,估计追杀还在持续,柯定杰又叹了声,“还用说么,从领着大家往缥缈阁人员的去向来,让大家关注缥缈阁人员的踪迹,恐怕就存了这心思。”

  秦观:“两名缥缈阁人员轻易就被他杀了,还把我们也给拖下了水,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这位牛长老的城府之深,简直可怕!柯师弟,你说,咱们现在去找缥缈阁的人将功赎罪的话,缥缈阁能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而放过我们?”

  “你问我,我问谁去?”柯定杰惨笑,被别人胁迫而杀了缥缈阁的人,会从宽处理吗?就算从宽,能宽到什么地步,两人谁也不知道。

  但有一点两人是知道的,在缥缈阁的眼里,两人不算什么,没什么份量。

  秦观一脸痛苦,“为什么啊,他这究竟是为什么啊,根本没有对抗圣境的实力,好好的日子不过,干嘛要行如此大逆之事?”

  他们想不通,想不明白,只因不知牛有道的处境,只有牛有道自己才清楚自己陷入了什么样的局面中挣扎。

  危机即将到来,已经预先察觉到的牛有道不会等到事到临头,而是先下手为强!

  追杀在继续,狐影在树冠上快如魅影急闪,牛有道穷追不舍,人跟着在树丛中蹿进蹿出,一棵棵大树被轰翻。

  被追上树冠的黑狐一个猛扑又钻入了密林中,同时张口狂喷出一口狂暴席卷扩散的黑雾,身形隐匿进了雾中。

  屏住气息冲入的牛有道闭眼,略侧耳倾听,手中寒光一闪,呛一声,宝剑出鞘,一道剑气朝一处狂斩而去。

  咣!一棵大树断成两截,藏匿树洞的黑狐惊险躲过,再次急逃,眉心的竖眼已经睁开。

  冲破黑雾的牛有道射来,依旧是穷追不舍,手中剑气连劈带斩,出手越发狠厉。

  一人一狐所到之处,皆是枝叶翻飞树木倾倒。

  而终于逃到山林边缘的黑狐纵身一跳,飞身向月色下泛着水光的茫茫沼泽地。

  “看剑!”飞掠追来的牛有道提醒了一声,手中剑在月光下绽放出璀璨银华,太乙分光剑招出。

  刹那纷飞剑气如一张大网笼罩向凌空的黑狐。

  得了提醒的黑狐人在空中回头一看,三只眼睛皆露吃惊神色,月色下四肢在空中虚步之际,身形诡异变化,瞬间化作了一个黑衣长发的汉子,两只铁链狐爪在手中绞出魅影,轰隆隆声中,击溃了组网而来的剑气。

  从天而降的牛有道讶异,居然遇上了一只能幻化人形的妖狐。

  据他所知,没了狐仙果后,妖狐已经丧失了化形的能力,没想到被他遇上了一只。

  也许传说包括圣境提供的猎杀消息都有误,眼前很明显,这只妖狐若不是被自己给逼得没了办法,恐怕还不会化形抵抗,之前不管怎么追杀都不肯化形的。

  他早就察觉到这只黑狐不正常,与一般妖狐不一样的颜色不说,还接二连三照面,能正常才怪了。

  如今能化形,越发说明了这只妖狐的不一般,牛有道精神大振,不枉自己一番心思,越发不肯放过了。

  既然已经现形,黑狐汉子似乎也不客气了,两条链爪如龙卷风般绞杀向从天而降的牛有道。

  牛有道手中剑光如雨,劈出一阵凌乱丁零当啷的爆响。

  见牛有道的剑法实在是厉害,自己的绵密链网居然拿其没办法,黑狐汉子链子一收,人已腾空而起,收回的两条铁链飘摇如同两条尾巴。不再像之前那样四肢奔跑逃窜,已在沼泽地上飞掠。

  牛有道立刻追去,一前一后穷追不舍。

  追了一阵,牛有道察觉到有些不对,发现对方似乎想把自己给引去什么地方。

  原因很简单,这黑狐居然放弃了自己的优势。

  这里是什么地方?是荒泽死地,是连九圣也奈何不了的地方,有妖狐最能倚仗的地利,对方能钻入沼泽中遁逃不要,居然引诱他追赶。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可牛有道不管,依旧追着不放。

  结果不出所料,抵达一片似乎无边无际的沼渣地带时,黑狐汉子忽然落地转身,停在了沼泽上面,“呜呜…”仰天发出了一声长啸。

  闪身而来的牛有道落在了他的对面,“朋友,我没歹意,咱们可以好好谈谈。”

  黑狐汉子呸道:“谈你祖宗!狡猾的人类,之前不出手原来是引诱,我上了你的当!今天你见到了我化形,休想活着离开!”

  牛有道:“我说了我没歹意,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这荒泽死地能刁难住别人,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话一落,神情亦猛然露出警惕,只见左右沼泽冒泡,蹿出了两只灰毛狐狸,竟直接在月光下化形,化作了两个披头散发的老头。

  两个灰衣老头,一个手持死神镰刀样的武器,一个手持大号砍刀。

  三人已经成犄角将牛有道围在了中间。

  牛有道很是意外,不止一只能化形,居然有三只。

  紧接着四周沼泽地中,开始大量冒泡,成百上千的妖狐开始现身,一出来皆冲着牛有道气势汹汹龇牙咧嘴。

  牛有道提剑四顾,发现果然是将自己诱入了陷阱。

  “族长,什么情况?”抗镰刀的老头问了声。

  “族长?”牛有道偏头看向黑衣汉子,饶有兴趣道:“你是妖狐一族的族长?”

  黑狐汉子手中铁爪一指,跺脚道:“弄死他!”

  “好!”另两个老头也跟着跺脚,跺的沼泽水面泥水四溅。

  “呜呜……”四周成百上千的小狐狸亦发出此起彼伏的呼唤。

  警惕四顾的牛有道忽然神色一变,猛然看向脚下,察觉到下方有异变,身形骤然蹿空而起。

  哗啦啦!大片的泥水翻飞,数不清的触手突然射出沼泽水面,如妖魔般挥舞着抓向空中。

  升空去势一竭的牛有道凌空翻身,头下脚上,冲向下方招摇狰狞如盛开的花朵般的触手群中,手中剑光绽放,太乙分光剑招再出,嗖嗖剑气凌厉呼啸而去。

  噗噗声中,数不清的触手纷飞而断,到处是汁液和断开的触手乱飞。

  剑招一去,四周泥水翻腾,突然再掀起一片规模更宏大的触手,翻江倒海般的气势,遮星闭月,如包饺子似的,瞬间将落下的牛有道包裹在了中间。

  牛有道抬头四顾,只见天彻底黑了。

  那些妖狐纷纷冲来,冲到了席卷的触手上,攀附在上摇晃着尾巴,身上发出法眼可见的朦胧光华,将妖气注入触手上,立见触手越发遒劲有力。

  困在其中的牛有道再次挥剑斩出急骤剑气。

  只听咄咄声一片,剑气却是再难将那些触手给彻底斩断,只斩的汁液爆出。

  太乙分光剑招虽然厉害,施展起来却是极耗法力,牛有道不可能贸然耗尽自己法力。

  一出手发现不行,立刻在迅速压迫的空间内双手持剑,怒斩向地面。

  轰!泥水四溅,牛有道凌空倒射,身剑合一,直接插入了下方劈开的沼泽坑中。

  迫开的沼泽回灌,迅速将他埋了。

  不出牛有道所料,杀入沼泽之下的牛有道追寻源头,果然在几十丈深的地下找到了那如妖龙般庞大的触手根源。

  手中剑别回身后,牛有道单掌轰隆一声,劈开泥污,一掌印在了触手根源上。

  乾坤掌分阴阳,此乃阳掌,至阳法力澎湃灌入触手根源,手印之处迅速碳化,立见眼前庞然大物剧烈抖动。

  沼泽地面上的触手抖动的更厉害,似乎失去了控制一般,形成的包裹突然纷乱着舒展开,一根根剧烈摇晃。

  已站在触手最顶端的黑狐男子跟着触手剧烈甩动,他在上方大喊,“稳住!稳住!”

  一群妖狐身上光华暴涨,拼命灌注妖力操控,结果越控制越疯狂,一根根触手犹如疯了一般,疯狂摇摆,四处乱抽着快速向地下收缩。

  被触手抽向地面的小狐狸哇哇乱叫着仓皇逃离。

  PS:谢新盟主“栅栏栏”捧场支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