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道君 > 第一四三七章 宝剑地图

第一四三七章 宝剑地图

  密室外有人进来,一个是安置好了吕无双的云姬,一个是手持密信的袁罡。

  一起闯入的二人见到商淑清竟然在这里,已经和摘下了假面的道爷相见了,不由面面相觑。

  商淑清见到袁罡也很意外,惊讶,“袁爷?”

  一些情况她多少有风闻,知道袁罡成了魔教的圣子,知道袁罡失踪了,也听说袁罡被人砍掉了一条胳膊。

  不是失踪了么?怎么会在这里?还有那完好的双臂,她意识到了这里人的秘密可能超乎她的想象。

  袁罡略点头打招呼,“郡主。”

  唰!牛有道手中宝剑归鞘,对商淑清道:“听说郡主为我修了一座衣冠冢?”

  商淑清被问的尴尬,点了点头。

  牛有道:“听说郡主念及旧情,会常去祭奠,牛某心存感激。如今郡主已知我还活着,衣冠冢的事,还希望郡主一如往昔,继续常去,不要引人怀疑。”

  袁罡、云姬、管芳仪下意识目光互相碰了碰,都察觉到了,衣冠冢于商淑清的意义被道爷平平淡淡的降下了,或者说是被道爷给无视了,真不知道商淑清此时该是何等心情。

  商淑清面露牵强笑意,“道爷放心,清儿明白了。”

  牛有道:“郡主不宜在此久留,容易惹人生疑,我这里还有些事要处理,就不留郡主了。”

  商淑清嗯了声,略欠身,“是清儿冒昧打扰了,清儿告退。”

  牛有道偏头示意了一下,管芳仪当即上前伸手,送商淑清离去。

  有商淑清管着,银儿还算听话,尽管不愿离开牛有道,可还是被商淑清给带走了,怎么来的,又怎么离开了。

  牛有道横着手中剑看着,心中感慨万分,不出意外的话,自己想找的秘密关键之前一直就在自己的身边。

  有些事情别说商淑清,连他也没想到,商淑清忽视了这把剑,他也同样忽视了这把剑。

  现在回过头来想想,东郭浩然把佩剑送给宁王做信物,宁王又让把剑送回上清宗,作为当年操持鸦将事宜的东郭浩然的确有可能把文章留在了这把剑里面,疏忽了,的确是疏忽了。

  刚刚问商淑清的时候,他只是想转移话题,当年让管芳仪问过的问题,没找到答案,他不认为商淑清有隐瞒什么,管芳仪问不出的事,他也不认为自己能问出什么,谁想弄巧成拙居然真被他问出了名堂。

  其实有些事情是注定的,他就算现在不问商淑清,将来的某一天也一定还是会问的。

  袁罡凑近问道:“银儿这么快就把你给暴露了?”

  牛有道:“早知道那吃货不靠谱,还真是一点都不靠谱,以后大家都小心点。”他不想多提这事,斜了眼对方手中拿的信,“有事?”

  袁罡把信给他,“西海堂想约你见面。”

  牛有道:“说了什么事吗?”

  袁罡:“没说。”

  牛有道略思索,“估计还是想知道吕无双的事。回信,就说我暂时没空,顺便解释一下,说如今和吕无双是合作关系,其他的没必要解释。另外,让他关注一下六圣的动向。”

  稍候,管芳仪回来了。

  牛有道吩咐道:“南山寺厨房有用火的风箱,你去圆方那边准备一下,不相关的清开,我一会儿过去。”

  管芳仪看了眼他手中的剑,知道什么意思,点了点头离开了,她自己也期待的很。

  牛有道没对其他人解释是怎么回事,重新戴上了王啸的假面,之后跟云姬一起离开了,在如今的茅庐别院行走,还是用云姬跟班的身份比较合适,袁罡不宜露面,继续留守地下。

  “有什么事贫僧来就行,怎能让当家的干这种下人的活。”

  “老熊,你有完没完,滚!”

  云姬和牛有道刚走到南山寺厨房外,便听到圆方拍马屁的声音。

  如今的茅庐别院,道爷死了,袁罡不见了,自然而然都把管芳仪当成了当家的,尤其圆方,更是恨不得抱大腿。

  走到门口撞见被灰溜溜赶出的圆方,圆方对两名来者连连点头哈腰,“云山主。”

  “这里没你的事。”云姬提醒一声,便进了厨房,牛有道抱臂守在了门口。

  圆方对牛有道乐呵呵一阵,告退了。

  厨房里,火生好了后,管芳仪在里面招呼了一声,“可以了。”

  牛有道看了看四周,也转身进去了,只见管芳仪已在灶火旁用力推拉风箱。

  牛有道俯身看了看灶膛内的熊熊烈焰,手中剑出鞘,宝剑直接扔进了灶膛内,剑身在炙热的呼呼火焰中沉寂着。

  一旁的云姬看不懂在搞什么,之前问了管芳仪,后者让她别多问。

  天下修士用的武器大多出自晋国的器云宗,一般人锻造的武器锋利程度不论,首先抗击打承受力就够呛,像一般的武器遇上修为高的,很容易被摧毁。

  不管东郭浩然的这把佩剑是谁锻造的,耐受力也是不一般的,加了好几趟炭火后,才见剑身变得通红了。

  这时盯在灶膛外的牛有道才施法一抓,隔空摄物,灶膛内的宝剑带着火性飞出,施法加持下,浮在牛有道的跟前。

  知情的管芳仪不免凑了过来查看,云姬也靠近了看是怎么回事。

  已被烧的通红的剑身,略翻转后,牛有道双手施法,将宝剑浮停,只见有“碧血丹心”字样的那一面剑身上,通红中出现了黑线图纹,确切的说是一幅地图。

  管芳仪伸手指了指,“你看。”

  牛有道已经看到了,盯着凝视,发现是一幅山水地图,图中有一山庄,他当即施法眼细看,瞅清山庄格局后略怔,发现这个山庄自己居然去过。

  此山庄不在别的地方,竟然就在南州境内,在宁王封地的苍梧县,而那座山庄赫然便是宁王遗留的那座王府别院,当初与商朝宗等人在苍梧县落脚时就住在那。

  不会有错,住的时间不短,但他对那山庄的格局很熟悉,连山庄依山而建的山势也是一模一样。

  加之此物和宁王有关,可想而知,出错的可能性越发微乎其微。

  牛有道心存狐疑,难道那地方就是秘藏十万鸦将的地方?想想觉得不太可能,住了那么久,若是能秘藏十万鸦将的地方,必然阴气深重,不可能没有一点察觉。

  待他想再细看地图,发现通红剑身已经慢慢黑下,上面的图纹已经看不清了,当即再次将宝剑扔进了灶膛内,“加火!”

  管芳仪明白的,迅速走到了风箱旁再次用力推拉。

  因之前的余温加持,宝剑这次变红很快,牛有道再次施法拉出悬停,剑身上的图纹又出现了。

  盯着地图再次仔细打量,发现了不对劲,这地图上显示有一条河流,可他在山庄住过,山庄边上根本没有河流,只有山间小溪。

  忽又骤然明悟,地下河!

  山庄边上虽然没有河流,但山庄地下有一条地下河,地图上的河流应该是指那条地下河。

  难道目标地点在地下河中?

  他迅速盯着那条河流查看,果然发现了异常,在河流转弯的地方,发现了一个小小字迹,不施法眼仔细看的话,还真会被忽视了,转弯地写着一个小小的“宁”字。

  整条河流从头看到尾,没其他异常,连通往那座隐秘村庄的位置都没有标示,若说特殊的地方,便只有那个标着“宁”字的地方了。

  这个标示地搞不好就是目标的所在地,但他现在也不敢百分百确认,只有亲自去现场核实后才能确认。

  剑身上的通红再次黯淡下去,牛有道突伸手抓了剑柄,另一手并两指在剑身上摁住一滑,竟凭空导出一团烈焰飞入了灶膛内,宝剑上的红热瞬间消失。反手唰一声,宝剑已归入了插在地上的剑鞘内,之后抓了剑鞘提剑在手。

  见他收剑了,管芳仪试着问道:“可看出了名堂?”

  牛有道微微点头。

  管芳仪又问:“地图标示的是什么地方?”

  牛有道斜她一眼,“我已心中有数。”

  管芳仪顿时一脸鄙夷,知道他不肯说的话,再问也没用。

  别说她了,一旁同样盯着仔细查看的云姬也没看出什么名堂来,没在那山庄住过的人,突兀看到这么一幅地图,又无地名标识,天下那么大,山山水水那么多,一段地图鬼知道在哪个地方。

  不过云姬却认出了这把剑是牛有道的“碧血丹心”佩剑,跟了牛有道这么多年,突被拿出搞这一手,还从剑上弄出了地图,她知道这里面肯定藏了什么秘密。

  她也联想到了东郭浩然身上,因为也知道这剑原本就是东郭浩然的。

  站在火光闪烁灶膛前的牛有道亦陷入了沉思,想起了当年进入那条地下河听说的事,据说宁王早年在那一带征战,地下河是宁王麾下走散将士无意中发现的。

  那处战场后来之所以会成为宁王的封地,是宁王自己向朝廷要的。

  如今看来,宁王早年向燕国朝廷索要那块封地不是没原因的,恐怕不仅仅是有个隐秘村庄那么简单,那个村庄很有可能是一旦事发后的掩饰,查到了那个村庄的人以为发现了宁王的秘密,自然没了再追查其他的必要,也就遮掩了宁王真正索要那块封地的秘密。

  换句话说,那个村庄是宁王备着以防万一的牺牲品。

  若真是如此,那当年应该就不仅仅是发现了地下河那么简单,显然还有别的发现,只是被宁王有意隐瞒了。

  而这一切汇总下来,恐怕就是东郭浩然佩剑上载有这幅地图的原因,宁王那些人暗中在那块地方经营了一个惊天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