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道君 > 第一四三八章 道爷,就这样吧!

第一四三八章 道爷,就这样吧!

  对前因后果有了大致的推测和判断后,牛有道暗暗摇头,若属实,那宁王那伙人还真有够狠的。

  为了掩盖机密,竟不惜拿整个隐秘村庄的人做牺牲品,需知躲在村庄避世的人,大多都是宁王的心腹旧部,之前连蒙山鸣也在其中啊,这是做好了连蒙山鸣也要一起牺牲掉的准备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正因为如此,一旦被人发现,才能证明那就是宁王的真正秘密,才能不让人怀疑,才能更好的隐藏住真相。

  蒙山鸣统兵作战虽犀利,可再犀利也比不过十万鸦将的威力,蒙山鸣统帅千军万马对上也得被扫平,孰轻孰重来衡量的话,不难理解宁王他们做出的决定。

  为了这个秘密,宁王可谓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搭了进去,那张鬼脸!

  “回去吧。”醒过神的牛有道叹了声。

  三人就此离开了厨房。

  接下来的一天天,管芳仪可谓天天紧盯牛有道。

  人都是有好奇心,尤其是对地图宝藏之类的东西,管芳仪相信牛有道得到了地图肯定是要去寻宝的,她也想赖上跟去看看。

  然而情况让她有点失望,牛有道安心于此,似乎没有离开的意思。

  殊不知,牛有道也想去确认一下地图上的标示,可眼前的情况令他暂时不便离开。

  吕无双的话若是真的,后果很严重,应对危局才是最要紧的,眼前最重要的事是确认六圣的情况。

  ……

  药谷,独眼元妃来了,进了充满药味的药房内,见到了倒腾瓶瓶罐罐的鬼医师徒。

  偏头一看的鬼医怔了怔,放下了手里的活,拱手道:“圣妃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一旁的无心跟着行礼。

  元妃强迫自己露出了些许微笑,“是我唐突来访打扰了黑离先生。”

  鬼医道:“不打扰。圣妃法驾来此,想必是圣尊有什么吩咐,小老儿恭听便是。”

  元妃摆手,笑道:“先生多想了,我此来只是想问问先生,先生不是说要为我寻找合适的移植眼球么,为何我却听说先生一直在药谷内…先生似乎没有出去为我寻找的意思。”

  “不然。”鬼医摇头,伸手抓了一个药罐亮了亮,“上次为圣尊寻找合适的,几乎用尽了我的配药,小老儿如今正在准备大量配药,为出行做准备。圣妃是知道的,合适的眼球也不是说找就能找到的,不配足了药再行事怕是不行,回头出去没多久搞不好又得回来。”

  “原来如此。”元妃连连点头,不知对方说的是真是假,现在又不敢得罪对方,只能客气着。不过还是忍不住道:“先生还需尽快,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开口。”

  鬼医:“这事没办法尽快,只能是按部就班,要快也行,只是你我都无能为力。”

  元妃就怕他故意磨蹭,忙道:“有尽快的好办法不妨说来听听,也许我能帮上忙。”

  鬼医放下药罐,“这么说吧,再合适的眼球也是别人的,别人的眼睛装你身上,你多多少少都会有些不合适。真正完美无缺的,只有你自己的。你问问圣尊愿不愿把那只眼睛还给你,若是圣尊愿意,一切问题都不是问题,你也能彻底恢复如初。”

  元妃无语。

  ……

  厨房之事数日后,袁罡进入了密室,面色沉重,两封密信一起放在了牛有道的案头,“莎如来回信了,还有狐族的信,莎如来一起转发了过来。”

  牛有道注意到了他的神色,拿了两封信到手查看,第一封是狐族银姬的信。

  银姬告知,她那边按照这里的布置约了罗秋之外的五圣碰面,结果五圣至今为止竟无一人赴约,问这里怎么办。

  对这个结果,牛有道不算太过意外,圣罗刹突然跑出蝶梦幻界闯入人间,他当时就知道计划出现了意外,圣罗刹的突然冒出和自己的计划起了冲突,可能会影响自己的计划,如今看来果然如此。

  这封信拿出放在了一旁,牛有道交代道:“回信,告诉她,已经知晓,让她暂停与五圣碰头,等我通知。”

  袁罡嗯了声,却盯着牛有道不放。

  牛有道目光落在了第二封信上,眉头渐渐皱起。

  莎如来告知,发信时间为止,罗秋并未回圣境,圣境出入口的人也未见其他几圣返回圣境,大罗圣地接到了罗秋的传讯。罗秋表示,暂时不会回去,让大罗圣地各弟子务必各自履行好职责,有要事可紧急传讯给他。

  另就是,罗秋从大罗圣地调了一些人手走。

  从圣境出入口的反馈情况看,其他几圣也同样有调用了人手出圣境的情况。

  可以确定,六圣还在人间,可莎如来压根不知道罗秋在人间哪个位置,大罗圣地的其他人似乎也不知道,罗秋只交代了有事传讯联系。

  放下手头信,牛有道沉默了许久,忽问了声,“各地眼线有没有传来六圣的情况?”

  袁罡:“没有。西海堂的回信也说,那个小镇之后,六圣便消失了,不知去了哪,他知道的情况有限,以为六圣回了圣境。”

  牛有道沉吟,“六圣那么大的目标,走到哪都得惊天动地,不管到哪动静都小不了,有在人间出现,各地耳目不可能连点风声都不知道。连万兽门、紫金洞、灵宗、天行宗那么大的势力竟也未闻风声,这很不正常。这么说来,只有一个可能!”

  袁罡点头,“他们没有公开行事,而是转入了暗中。”

  牛有道颔首,“没错。我之前还跟人讨论,说六圣在明,我们在暗,这是我们的优势,谁想他们突然玩出这一手来。这事有点麻烦了,天下修士见过六圣的人不多,除了元色那种体型特殊的,他们若是有意隐藏身份的话,只怕到处走动也很难有人能认出他们来,估计人就算到了南州府城站在了我们家门口也没人能认出来。”

  袁罡忽犹豫一声,“道爷…”

  牛有道抬眼,“你怎么也含糊起来了?”

  袁罡:“看来吕无双说的是真的,六圣果然弃守圣境,亲自坐镇人间出手了。”

  牛有道沉默了,他又何尝不知道,这意味着吕无双所言若属实的话,他们之前的出手便真的有可能留下了大量的破绽,一旦六圣针对出手,后果不堪设想,就算他们现在能逃,其他人呢?整个南州只怕要血流成河。

  看吕无双的意思,她似乎知道怎么化解这个危局。

  她能化解也并不是什么很难理解的事情,她了解六圣,与六圣针锋相对那么多年,显然是有应对经验的。

  可吕无双的意思也很明显,人家什么意思也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想请人家帮忙就要拿出“诚意”来。

  不请人家帮忙也行,那只能是自己来解决,可这边连破绽出在哪,问题的症结在哪都不知道,两眼一抹黑,想应对都不知道该如何下手。

  牛有道也不知道该如何与袁罡谈这个问题,其实那日与吕无双的谈话,说实话,他有点被吕无双给说动了。

  猴子和冯官儿合适吗?站在为猴子好的立场,的确找不到比吕无双更合适的了,不得不承认吕无双看问题还是透彻的。话也许不好听,但的确言之有理,更何况还能解决眼前的一场巨大危机。

  但他也有他做人的底线,有所为,有所不为,换了别人他也许会毫不犹豫并有力推进,可在这种事上把猴子推出去做交易的话,让他如何开得了这个口?

  “既然我给了她承诺,我兑现承诺娶她也没什么,也是应该的。”袁罡突然冒出一句。

  牛有道五指慢慢将信给揉成了团,“这事,你要想清楚了。”

  袁罡木讷道:“我一大男人,占便宜的事,不吃亏。”

  牛有道:“占什么便宜?搂在一起滚一滚男人就能占便宜了?你我都不是小肚鸡肠的升斗小民,男人自以为是的想法就不要在我面前放屁了。这种事非说什么男人占便宜,搞得女人吃了多大亏似的,那是谬论。”

  袁罡:“你现在也没了办法,否则早就解决了,不会等到现在。”

  牛有道默了默道:“我低估了她,接触到她之后才明白,吕无双这种人,世事于她不过如此,她没有什么牵绊,只有面对现实,身上没什么可利用的软肋,亲情、友情、师徒之情、恩怨等等,对她来说都没用。哪怕利益,她也很清楚她想要的是什么,能得到的是什么,对付其他人的那一套,对她都没用。”

  “我围绕她及她周围的一切斟酌了许久,暂时的确有点不知该如何对她下手。现在看来,也只能是对她用刑试一试了。待慢慢搞清情况,未必没有对付她的办法。”

  袁罡:“她若死不开口,若她说的是真的,我们的时间真的不多了,来得及吗?道爷,其实你心中已经有了最佳的办法,只是你不想用在我身上。”

  牛有道:“你愿意吗?”

  袁罡:“若能避免南州这么多人的死,我肯定是真心愿意的,不会觉得勉强。”

  牛有道:“避免了再多人的死,那些人也不会记你的情,也许还会如你所说,认为你占了多大的便宜。那个女人不简单,娶了她,你无异于给自己套上了缰绳。你再好好考虑一下吧,我们也并非全无退路。”

  袁罡知道他所谓的退路是什么,无非是在只保小部分人和保大部分之间做取舍,果断道:“道爷,就这样吧!”说罢转身而去。

  牛有道身子后靠在了椅背,目光闪烁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