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道君 > 第一四五零章 情况紧急

第一四五零章 情况紧急

  陪坐在旁的元妃已换了身正常人的衣裳,头上还带着一只纱笠,略伸手拨开一道窗帘缝隙,瞅了瞅外面。

  马车四周有人护卫,随行护卫中的其他人已经闯入了茅庐别院内。

  放下窗帘,元妃回头,“怎么突然想到在这落脚了?”

  六圣分开后,元色选了坐镇燕国,途径南州时,突然下令来此,令人不解。

  元色:“左右都是在燕国境内,犯不着亏待自己。”

  元妃越发不解,发现这位防范之心够重的,到了现在还不肯吐露真相,遂冷笑一声,“不愿说就算了。”

  见她不高兴了,元色呵呵笑道:“听说这茅庐山庄的饮食乃是天下一绝,既然来了,错过未免可惜。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倒要看看能绝到哪去。”

  “……”元妃顿时凝噎无语,终于反应了过来,敢情是冲吃食来的。

  转念一想,可不是么,吃本就是这位的喜好之一,为这个来太正常了。

  “我去看看,免得走漏风声。”元妃给了句。

  元色微微点头,挥手,示意去吧。

  元妃弯腰钻出了车门……

  眼见有人擅闯,管芳仪岂能坐视,喝道:“什么人?”

  许老六快速退到她的身边,低声道:“是缥缈阁的人。”

  缥缈阁?管芳仪一怔,旋即大惊,缥缈阁的人怎么会突然擅闯此地?难道是这边的秘密被缥缈阁给发现了不成?

  想到密室里的人,无论是牛有道还是吕无双,哪怕是袁罡,都是见不得光的人,这一旦被查了出来,那还得了?

  关键是事发凑巧,云姬不在外面,此时那几人都在密室内,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其他人又不知道牛有道等人的存在,连个通风报信,通知转移的人都没有。

  念及此,管芳仪可谓惊的汗毛竖起,当即转身,就要去通风报信。

  “站住!”一条人影闪来,拦在了管芳仪的前面,一面缥缈阁令牌推掌送到了她面前。

  管芳仪打量对方,又回头看了看,发现来的人都是普通人的穿着,没一个是穿缥缈阁衣服的。

  而这些人一进来,立刻冲向茅庐别院各个角落,明显是要第一时间将茅庐别院给控制住。

  来人漠然道:“你就是齐京红娘管芳仪吧?”

  管芳仪心怀忐忑,表面努力镇定,“是我。缥缈阁公开行事,不会是你们这般打扮,诸位突然来访,我怎么感觉有些蹊跷,如何能确定你们是缥缈阁的人?”

  “会证明给你看的。”后面传来声音,戴着纱笠的元妃款款走来,语气倨傲。

  见一旁的来人拱手行礼,管芳仪立刻转身看去,看出了来人是个女人。

  元妃近前,傲然道:“齐京红娘,久仰大名。听说这里是你做主,立刻传话下去,别院上下所有人都给我呆在原地接受盘查,任何人不得妄动,违令者死!”

  管芳仪脑子里快速反应,正思索对策,闻听此言,立马顺水推舟道:“好!我这就去安排。”欲趁机通风报信。

  谁知刚转身,元妃一只手摁在了她的肩头,“这点小事,用不着当家的亲自跑腿,吩咐下去就行。”朝一旁的许老六抬了抬下巴,示意让许老六去办就行。

  管芳仪心中焦虑,现在想对许老六暗语都不行,她在犹豫,要不要翻脸闹出一些动静,好惊动牛有道他们。

  还不待她做出决定,元妃突然出手,在她身上连下几指,已封了她修为,令管芳仪措手不及。

  元妃继而对一旁的随行道:“你们两个陪他去。”

  立刻有两人走到许老六身边,推了许老六一下,许老六搞不清怎么回事,又没得到授意,面对缥缈阁的人不敢不从,只好规矩着去了。

  元妃继而又脆声下令,“搜!仔细的搜,不许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发现任何可疑,立刻控制上报!”

  “是!”一些人当即领命而去,展开了对茅庐别院的搜索。

  这并非儿戏,这可是大元圣地的圣尊法驾亲临,元色要在这里落脚,肯定要把这里可能存在的隐患进行排除,才能让元色放心入住。

  一旦元色入住,这里的所有人都要下禁口令,任何人都不得泄露元色在这里的消息,也不许泄露他们这些人的来到。

  眼见搜查,管芳仪心焦如焚,地下密道的入口最多能瞒过普通人,哪经得住修士的施法搜查,一查肯定要露馅。

  怎么会这样?她有点想不通,难道真的是暴露了?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管芳仪语气泛冷,想寻借口发作,以便惊起茅庐别院众人的反应,动静一起,好惊跑牛有道他们。

  做出这个决定不容易,对方若真是缥缈阁的人,一旦惹怒对方,她现在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搞不好要丢命。

  而对方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顶着缥缈阁的招牌大肆闯入,身份应该不会有假。

  一般也没人敢这样假冒缥缈的人。

  若是因发现了什么而来搜查,缥缈阁的身份就更不会有什么问题。

  也就是说,她做出这个决定,已经咬牙做好了牺牲自己的准备。

  不是她有多伟大,而是牛有道等人一旦真的暴露了,她也照样没什么好下场,转念权衡之下,左右那般,不得不做出了这个艰难抉择。

  谁知元妃的反应更快,顺手一指点在她身上,当场令她连话都说不出了。

  元妃顺手一拨,将管芳仪拨开到了一旁,立刻有人上前将她钳制在了中间。

  管芳仪暗暗叫苦,眼看闯入者大肆搜查各处,她却无可奈何,只能是寄希望于牛有道等人自己。

  她清楚,凭牛有道等人的实力,有云姬在,就算是缥缈阁的人来了,也不一定能拿下道爷他们。

  只要道爷跑了,凭道爷的能耐,说不定还有办法救她及其他人……

  别院外的马车内,元色从容半躺着,他不着急,等下面人肃清了里面再进去露面也不迟,大老远的来了,也不急在这一时半会儿……

  不出管芳仪所料,几名闯入管芳仪院子的人,搜查之下果然发现了密道入口,不过却不知开启之法。

  其实耐心施法查探一下,不难找到开启方式,但这三人有恃无恐,倒也不费事,懒得费那工夫,竟直接“砰”一声,轰开了入口处用来遮掩的柜子擅自闯入。

  这一声响,惊的密室内的人纷纷回头。

  正在谈话的牛有道和吕无双顿时停下,躺坐的牛有道更是瞬间坐直了身子,目光急闪。

  地下安静,地道内的导音效果不错,哪怕隔着一面墙壁,里面的人也听了个清清楚楚。

  云姬回头看向声音传来方向,“是红娘那边,我去看看怎么回事。”

  “站住!”牛有道已经站了起来,他警惕性很高,“撤!立刻撤!”

  云姬讶异,跟着站起的吕无双面色凝重,话语快速而急促,“红娘弄出这动静不正常,有可能是外人。外面都是我们的人,红娘不可能让外人擅闯,没有示警,可能出事了,我们不能与来人照面,否则红娘他们更加危险。”

  牛有道的反应正是这个意思,闻言不由多看了她一眼。

  云姬:“也许是红娘无意中撞…”

  吕无双压着声音急速说道:“若是无意中的行为,就当是虚惊一场,现在不能冒险。”回头对牛有道言,“若有变,除非红娘出卖了我们,不然密道中的密道不会轻易暴露。红娘才刚出去,要出卖没那么快,他们查到这还需要点时间,立刻收拾可能会暴露的东西,我去通知猴子过来会合。”说罢快速跑了。

  牛有道:“她说的没错,立刻收拾。”说罢转身,第一时间扯掉了墙上的圣境地图,一些情报消息也一并快速收了。

  在另一条密道跑来的袁罡背着三吼刀,手上抱了只大箱子,里面都是暂存备查的各种情报消息。

  见到吕无双跑来,不待吕无双开口,突一把掐住了吕无双的脖子,防备她发声,拖了便走,“来人了,撤!”

  他也听到了声响,预判危险的反应速度不慢,不得通知便先行收拾了东西赶来。

  吕无双被他掐的够呛,瞪眼挣扎,用力掰他的手,却力气不够,掰不开。

  见到两人来到密室,见到袁罡拖人的动作,牛有道皱眉,“猴子,你干什么?”

  袁罡松开了吕无双,没解释自己的行为,看到牛有道收拾的包裹,知道道爷也反应过来了,“撤吧!”

  吕无双双手捂嘴,咳嗽了几声才缓过来。

  牛有道盯向吕无双,“你房间里的东西收拾了没有?”

  袁罡接话,“她那边我一直盯着,没有什么暴露的东西。”

  吕无双霍然回头,听懂了,这位虽与自己共处一室,实际上一直在监视自己。

  再加上袁罡刚才差点一把掐死她的动作,吕无双扭头看向了一旁,竟莫名红了眼眶,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牛有道看了下两人的反应,心有所感,没有多话,现在也不是啰嗦的时候,就一个字,“走!”

  云姬当即带着几人遁地而去。

  遁走的地下空间内,手持夜明珠的牛有道不时看向吕无双,发现吕无双一直扭头看着一旁,始终不看袁罡一眼。

  而那发现密道的三人,进入密道警惕前行之际,一人先撤了,先去通风报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