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道君 > 第一四五八章 圆方,你胆子不小

第一四五八章 圆方,你胆子不小

  袁罡眼中警告的意味也很明显,掐着他后脖子的力度也给予了警告,摆明了在告诉圆方,敢乱来,小心自己的小命不保。

  圆方又瞥了眼屋内角落里的人,袁罡的出现,别院的王啸也出现在了这里,让他意识到了这是一次蓄谋事件,不会给他侥幸之机。

  他倒是挺识相,脸上强挤出笑容,点头哈腰的意味又出来了,旋即朝门外喊道:“吵什么吵?”

  屋外拍门动静立刻停下了,一名弟子问:“主持,您没事吧?”

  圆方:“没事,遇上了老熟人,谈点事情。你们先出去,到商铺外面等我。”

  外面弟子显然有些怀疑,“主持,您真的没事吗?您开门让我们看看,我们也好放心。”

  坐在屋内角落里的王啸笑了,发现不愧是南山寺的和尚,烧杀抢劫出身的盗匪和尚,这种手段不好糊弄,还是有些警惕性的。他抬手,朝袁罡挥手示意了一下。

  袁罡当即放开了圆方,示意他出去交代清楚。

  竟让自己出去?圆方意外,看看袁罡,又看看那个此时看来有些高深莫测的王啸,袁罡居然会听王啸的?

  内心里惊疑不定,表面上还是堆着满脸的笑点头哈腰了一下,这才拉开门栓出去了。

  门在他身后合上了,圆方回头看了眼,内心里犹豫不定,跑?要不要跑?

  “主持,您没事吧?”两名弟子颇为关切。

  “没事。”圆方纳闷了一句,犹豫再三后,对方那有恃无恐的样子,最终还是让他没敢跑,干咳一声,“吵什么,说了让你们去外面等着,没听见?”

  一弟子道:“这不是担心您出事么。”

  另一弟子瞅了眼那紧闭的房门,试着问了句,“里面是谁呀?”

  圆方:“问那么多干什么?出去等着。”

  见他确实自由了,的确没事的样子,两名弟子也就放心了,去了外面。

  一旁的伙计对圆方点头致意了一下,旋即跟了两名弟子去,跟上后还呵呵道:“二位,说了没事的,是吧,小的怎么可能骗你们……”

  而留在原地的圆方则有些惆怅,也很忐忑。

  房门又悄无声息的开了,露出了的道,足够一人轻易进出,半开的房门以无声的方式请客入内。

  圆方内心很纠结,跑又不敢跑,最终还是硬着头皮进去了。

  人一进,门后的袁罡顺手关门,圆方平常跟王啸没什么交情,加上对方那无视一切漫不经心饮茶的样子,只好又转身对袁罡点头哈腰,“袁爷,您怎么了?您不是…您不是…”目光在袁罡两条胳膊上看了看。

  根据传言,这位的胳膊不是被砍了一只么,难道这人是假冒的?可是怎么看都不像。

  咣!袁罡二话不说,突一记重拳轰在了对方腹部。

  圆方两眼珠一突,人还没飞出去,又被袁罡一把拽住了手腕拉回,顺势一腿横扫,砰!

  噗!圆方满口鲜血呛出,整个人打的飞起,又被拽下。

  待缓过神来,人已经趴在了地上,被袁罡一只脚狠狠踩在了背部,难以爬起。

  强烈的眩晕感令圆方用力摇头,五脏六腑的翻涌,身子好像撕裂了一般疼痛,紊乱气息带出一口口鲜血。

  这要死的感觉,令圆方惶恐求饶,“袁爷,袁爷,会死人的。缥缈阁的人在山庄内,我若不能及时回去,你们也会有麻烦的。”

  他真的很惶恐,以前在袁罡手上还有反抗逃跑的余地,今次则完全被虐的跟玩似的。

  他强烈感受到了,袁罡的实力已是突飞猛进,他已经连奉陪的资格都没有了。

  还拿缥缈阁威胁上了!袁罡目光一冷,就要再次下重手,角落里的人出声了,“好了,差不多就行了。把他打花了,他还怎么回去?”

  刚握拳的袁罡这才作罢,松脚放开了圆方。

  趴在地上的圆方却愣住了,慢慢回头看向角落里的王啸,是不是被打出了错觉,对方的声音怎么感觉很耳熟?好像是…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王啸端着茶盏,身子稍稍向后,靠在了椅背,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施法匀了匀气息,圆方晃荡着爬了起来,看了看袁罡,意识到了这里能做主的人是王啸,当即满口鲜血地躬了躬身,“王先生,您怎么也在这?”

  王啸不跟他玩了,也知道他还要赶回去置办别院内的饮食,不能在此耽误太久,抬一手,唰!一把扯下了脸上的假面,假面顺手扔在了茶几上,面带微微笑意地喝着茶。

  圆方两眼一瞪,瞬间忘记了身体的不适,如同活见鬼了一般,再猛看向袁罡,又回头看眼前的喝茶人,终于明白了什么,嘴巴也哆嗦了,“道道道…道道道道爷?”

  此时露出真容的人,除了是牛有道,还能有谁,他做梦也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牛有道。

  瞬间有两腿发软的感觉,对袁罡的害怕是迫于伤害,而对眼前的这位则是说不清的感觉,反正这位是不太干什么粗暴事的,一向也和和气气的,可就是能给人一种无所遁形的感觉。

  就凭这位没死,就凭这位能坐在这,他就有些慌了。

  以往种种不说,去了圣境敢率先跟缥缈阁要员对着干的人,都说死了,却还能笑眯眯坐在这,任谁都要掂量一下。

  关键是,他亏心事做多了。

  之前在紫金洞诅咒这位,想投靠紫金洞,连袁罡都知道了,这位能不知道吗?

  还有不久前,又在元色面前诅咒这位,还给管芳仪甩脸色。

  事刚不久,这位就出现在了这,这位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不像袁罡,计较起来只是打你一顿,这位要么不计较,计较起来可是杀人不见血的主,和气微笑着都能给你巨大压力的人。

  牛有道手中茶盏放下了,“圆方啊,好久不见,也谈不上什么好久不见,偶尔还是能见上一见的。”

  圆方嘴角抽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敢情云姬身边的王啸就是道爷,敢情道爷一直在茅庐别院。

  红娘知不知道?昨天的事,红娘是不是告状了?

  他想法挺多,干咽了咽口水,语带颤音道:“道爷,您不是在圣境已经…已经…”

  牛有道:“怎么?你盼着我早死,我还活着你不高兴?”

  圆方慌忙摆手,“没有,没有,我日夜向佛祖祈福,天可怜见…”

  牛有道摆了摆手,打断了,“听红娘说,你让她好自为之,还说什么不想为难她。你好像话里有话,解释一下吧。”

  圆方忙摇头,“她听岔了,肯定是听岔了,误会了,误会了。”

  牛有道:“既然是误会,那就不提了,听说别院内来了群人,都是些什么人?”

  圆方脸上瞬间神色变幻,“缥缈阁的人,红娘也知道的,是缥缈阁的人。”

  牛有道骤然盯向他双眼,盯的他浑身不自在,“圆方,你跟了我十多年了,一些小事,我从来不跟你计较,因为我始终认为我们是一家人。可如今看来,咱们之间是越来越生分了,也罢,你跟我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我也不想为难你,也不会为难你。”

  抬手一指,“门就在你身后,想分道扬镳,你现在就可以走,我说了不为难你就不会为难你。是走,还是留,今天做个选择吧。猴子,开门!”

  袁罡转身走到了门口,拉出门栓,敞开了房间门。

  走?圆方表情精彩了,当着道爷的面转身走人,表明从此以后分道扬镳吗?

  脚实在是挪不动!圆方迅速调整了一下情绪,一脸的忠心耿耿道:“道爷,我没想过要分道扬镳啊!我不走。”

  牛有道:“确定?当真?真的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圆方一脸正色道:“不走!”

  牛有道:“分道扬镳了,茅庐山庄的规矩便管不上你,留下了就得守规矩,谁敢妄为,我就处置谁。这是你自己做出的选择,不是我逼你的。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想清楚了再说,别院里来的是什么人?我要听真话!”

  圆方内心依然有挣扎,试着回了句,“元色!”

  牛有道略抬下巴,袁罡立马又将门给关了。

  “于是你就投靠了元胖子。”牛有道淡淡问了句。

  见他一点都不意外,一点都不吃惊,圆方立马意识到了,对方早就知道了是元色。

  正因为如此,圆方差点惊出一身冷汗来,幸好没说假话,慌忙否认道:“没有,没有。”

  牛有道终于起身了,踱步站在了他跟前,语气平静道:“圆方,你胆子不小,敢跟我打马虎眼?你忘了我是在圣境呆过的?九圣我哪个不认识?你以为元色能无缘无故找到茅庐别院来?我知道他的嗜好,他好吃,他如今坐镇燕国,是我有意把他引来的,目的就是希望你能留在他身边。”

  圆方瞬间瞪大了双眼。

  “你以为长孙弥和牧连泽是怎么死的?九圣之间斗了那么多年都弄不死他们,能突然杀了他们?我告诉你,长孙弥和牧连泽是在蝶梦幻界死在了圣罗刹的手上,确切地说是我设下的陷阱。”

  “你以为吕无双是怎么消失的?你难道没听说过吕无双带走圣罗刹的事?银儿都回来了,你难道就没想过是怎么回事?我告诉你,吕无双已经站在了我们这边。”

  “你以为猴子是怎么当上魔教圣子的?你以为猴子被抓入圣境,乌常能无缘无故出手搭救?”

  “你知不知道元色身边那个戴纱笠的女人是谁?那女人少了只眼睛,她那只眼睛是我让人在大元圣地给她摘掉的。”

  牛有道抬手拍在了圆方的脸颊上,“圆方,你脑子进水了吧?你以为你傍上了元色的大腿,你以为你躲进了大元圣地我就弄不死你?敢往这事里卷,这是你能玩的吗?敢在我面前遮遮掩掩…”

  突捏了圆方下巴上抬,陡然一喝,“谁给你的胆子!”

  PS:惭愧,睡过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