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道君 > 第一四八二章 法驾亲临

第一四八二章 法驾亲临

  一个照面的工夫,公孙布大惊失色,从未想过自己与云姬的修为差距竟有如此悬殊,眼花缭乱,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已在顷刻间被拿下,被制住了修为押着推了回来。

  “坐。”牛有道颔首示意。

  公孙布如丧考妣,他本想着自己就算不是这边的对手,冲出去搞出了打斗动静,让外面人看到了,这边必然投鼠忌器,自己就有了谈判的余地,哪知是自己想多了,面对这位道爷,自己压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又怎么可能逃的掉,袁罡走了进来,他也在门外,走到一旁冷冷盯着公孙布。

  见他没反应,云姬出手一摁,当即将公孙布摁坐了回去。

  牛有道略抬下巴示意了一下,袁罡上前,将笔墨纸砚铺开在了公孙布跟前。

  牛有道:“给五梁山一个交代吧,给个消失的理由,我给你一个痛快。我省点事,你也能走得体面些。”

  公孙布知道对方想要什么,想让他写出自己是探子,这样接手五梁山能顺利一些。

  然蝼蚁尚且贪生,他也不想轻易受死,艰难道:“道爷,看在我为茅庐山庄效力多年的份上,给条活路吧!”

  牛有道已不给余地,慢慢摇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写还是不写,随便你!不过你好歹是一派之尊,我建议你给自己留点体面。”说罢慢慢品茶,不再正眼去瞧对方,显得异常平静。

  待到盏茶喝干,待他放下了手中茶盏,袁罡一手搭在了公孙布的肩头,就要将他给拖走。

  “慢着。”公孙布猛抬手,一脸苦涩模样,艰难道:“我写。”

  于是袁罡松手了,公孙布慢慢伸手捉笔,慢慢蘸墨斟酌用词,最终落笔,写下寥寥几句后,又慢慢搁笔了。

  管芳仪上前,揭了纸张到手,横摊在手上给牛有道看。

  纸上内容倒是简单明了,自己承认了自己是缥缈阁的探子,深感对不住五梁山上下,就此羞愧而去。

  检查过后,确认内容上没什么问题,牛有道朝对面的公孙布抬了抬下巴,“喝茶!”

  管芳仪收了手上遗嘱退开一旁。

  公孙布盯着眼前茶盏,苦笑着伸了手,端茶昂首,一饮而尽,连不少茶叶也给咽了下去,放下茶盏后,看向对面:“道爷,你不是已经遇难了么?为何…”

  一旁的袁罡突然出手,勒了他脖子,端了下巴一拧,嘎嘣一声脆响。

  公孙布的脑袋面门转到了背后,瞪大了眼睛,再也看不见了牛有道,口中鲜血淅沥沥流出。

  临死前,他还想解开心头疑惑,可袁罡没给他机会,袁罡最是讨厌叛徒。

  咣当倒地,云姬上前拖了还在抽搐的公孙布,直接拖走了处理,将其深埋。

  牛有道似乎什么都没看见,连眼都没抬一下,执壶慢慢给自己斟茶,“红娘,去处理吧。”

  管芳仪点了点头,就此离去。

  公孙布不在了,五梁山这边自然是要平稳过渡的,不可能将经营多年的情报网络就这样放弃了。而公孙布这个缥缈阁的幸存探子一死,吕无双交代霍空圈定的诸国其他地方的一些探子也要处理掉。

  换句话说,都要暴露出来,结果自然是或逃或死,不然就公孙布一人出事,肯定会引起怀疑。

  都是交代好了的事,管芳仪照计划执行便可,大事她能力有限办起来自己心里都没底,这种交代清楚的小事,她齐京红娘的八面玲珑也不是白混的,处理起来不是什么问题。

  一壶茶尽,牛有道的情绪明显有些意兴阑珊,他是不太愿意对自己身边人痛下杀手的,可人心各异,似乎也做不到身边永远不会出现身怀异心者,时间久了免不了要有面对的时候……

  管芳仪召集了五梁山的高层碰面,说公孙布留下一封信后跑了。

  五梁山高层看到信后,不知该说什么好,谁也没想到昨天还找他们谈话的人竟然才是真正的缥缈阁探子,那个隐藏的缥缈阁耳目竟然就是掌门自己!

  事情很显然,既然紫金洞已经知道了那个人是谁,掌门知道迟早瞒不下去,于是跑了。

  掌门不在了,五梁山的事情不能荒废了,这也是大家立足的根本。

  管芳仪就此与诸位商议划分职责,各长老分别负责一片事务,暂不提另立掌门的事情,这个时候掌门的下落不明,谁也不好跳出来争什么掌门的位置。

  而这也是牛有道的意思,先拖着,时间拖久了,这边给予的利益驱使下,各自掌管一块的长老自然不愿轻易交权,格局就会固定下来。

  因牛有道不希望五梁山还是那个谁一声令下就能脱离茅庐山庄的门派,牛有道要趁机整改,将五梁山彻底演变。

  牛有道很清楚,身为掌舵人,驾驭身边一些个心腹和驾驭一个庞大组织是两码事。

  也就是从今开始,五梁山表面上还是一个门派,实际上渐渐演化下就此失去了一个门派的性质,真正全面进化成了一个情报组织。从此没有了掌门,门中各方理所当然的分别接受茅庐山庄的直接领导。

  从此,五梁山只是茅庐山庄数支情报组织的一个统一名称而已。

  ……

  一座火山,褐色山体上到处是窟窿眼,正是器云宗炼器之地。

  火山周围另有峰峦奇秀,郁郁葱葱的山中亭台楼阁连绵,正是器云宗宗门所在地。

  宗门议事大殿内,闻听禀报,太叔飞华惊疑不定,“怎么又发现了缥缈阁的探子?还没完没了了不成?”

  弟子回:“不知谁密告的,据那门派说,那探子已经跑了。现在缥缈阁怀疑是我们器云宗泄露了探子的身份。”

  太叔飞华:“胡扯!霍空给我们的潜伏名单,我们不是已经上交给了缥缈阁吗?名单上没有的人,关我们什么事?”

  他正是接到宗门传讯,获悉缥缈阁又派了人来质问这事,才紧急从晋国皇宫那边赶来了。

  正这时,外面传来阻拦声音,“诸位,先容我通报。”

  殿内二人抬眼看去,只见一行十余人走来,直接推开了门外的弟子,大多都穿着缥缈阁的服饰,只有为首二人没有。

  走在最前面开路的人,太叔飞华认识,正是天魔圣地的长老黑石。

  黑石的出现令太叔飞华吃惊不小,而在黑石之后,一体型高大之人蒙在黑斗篷里。

  太叔飞华赶紧挥手,示意门外弟子退下,自己快步上前拱手行礼,“太叔飞华恭迎黑石长老。”

  来的一行止步,黑石淡然道:“太叔掌门,废话就不多说了,我们的来意想必你也清楚。又出现了缥缈阁监察人员暴露之事,而据我所知,监察人员名单器云宗有所掌握,希望器云宗能给出交代。”

  竟然是这位亲自来过问此事,太叔飞华内心顿紧张了起来,忙道:“黑石长老,此事我已查证过,霍空发来的名单上绝无长老说的此人,器云宗之前的确不知这位监察人员的身份。”

  黑石:“红口白牙的话,谁都能说,此事我们一定会查个清楚,从今天开始,缥缈阁正式入驻器云宗,全面调查此事,想必器云宗不会阻挠。”

  入驻?家里跑来这么一群人,能得自在?尤其是目前的局势下,还不知会出什么事,太叔飞华忙道:“黑石长老,我敢以性命担保,此事与我器云宗绝无关联。”

  “你的意思是要拒绝缥缈阁入驻?”一旁蒙在黑斗篷里的人突然出声,声音雄浑,饱含高高在上的漠然意味。

  黑石当即转身面对,略躬身状。

  见此举,太叔飞华又吃一惊,什么人能让黑石这般态度?来者的身份,令他惊疑不定,又不敢确认。

  来者抬手掀开了半挡着脸的黑斗篷,无拘无束的长发下一双目光慑人的虎目冷冷盯着太叔飞华,正是乌常。

  黑石提醒了一声,“天魔圣尊法驾亲临,还不快拜见?”

  太叔飞华已有怀疑,但没见过,闻言震惊不已,没想到区区小事竟然惊动了乌常亲自来了,当即惶恐拜见。

  乌常亲自出面,太叔飞华没得选择,器云宗上下也没得选择,只能答应。

  就算乌常没来,器云宗也没得选择,只是乌常法驾亲临,器云宗连个推辞的借口都不敢说了。

  然而缥缈阁之后的入住规模大大超乎了太叔飞华的预料,上千缥缈阁人员正式进驻了器云宗,分散进了器云宗的各个角落,更恐怖的是乌常亲自在器云宗坐镇。

  而乌常的心腹黑石,几乎是常伴太叔飞华的身边,经常是随同太叔飞华参与器云宗大大小小的议事。

  ……

  万兽门,宗门议事大殿内,罗秋负手傲立。

  下站的掌门西海堂连同一群长老战战兢兢,一起俯首称臣。

  即日起,缥缈阁大量人员正式入驻万兽门。

  ……

  灵宗,鼎山,也是灵宗的炼丹场。

  天字号的大丹炉前,蓝道临负手而立,漠然盯着丹炉下的融融火光。

  后方,灵宗掌门晏逐天等人皆微微躬身陪同着。

  ……

  南州城外山巅,牛有道面对朝阳负手而立。

  易容而来的天行宗前掌门文华陪立在旁,讲述着督无虚亲自率人入住天行宗之事。

  PS:感谢“除膜卫道”的小红花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