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道君 > 第一五一一章 暴露

第一五一一章 暴露

  来到地宫另一间室内,见到病患的刹那,鬼医吃惊不小,迅速环顾左右随行而来的众人,“芳菲阁主?”

  黑云,一群狐族长老,还有敖丰等人,皆微微点头,表示没错。

  鬼医又试着问了一句,“病患是芳菲阁主?”

  众人又点头。

  鬼医手掐着胡须“嘶”了声,先俯身盯着罗芳菲端详了一阵,发现气色正常,犹如睡着了一般。

  之后侧身坐在了石榻旁,扯了扯罗芳菲的衣袖,捉了她一只手腕到手,闭目凝神施法检查。

  检查了好一阵后,又睁眼翻看着罗芳菲的掌心,还抓住指尖逐一掐了掐。

  放手后又起身俯身,撑开罗芳菲的眼皮看了看,还捏开罗芳菲的嘴巴查看了一阵。

  之后又命人褪下了罗芳菲的鞋袜,指尖掐着罗芳菲的脚掌心查看,同时观察罗芳菲是否有什么神色变化,脚趾尖也逐一掐了掐。

  最终放手,要了块湿毛巾擦了擦手,盯着罗芳菲沉睡的面容,迟疑着摇头道:“她的身体很正常,血气也很充盈,没什么问题啊!”

  黑云凑上前道:“她之前受了点伤,是不是受伤的原因?”

  鬼医哦了声,“伤的多严重?”

  “也不算严重……”黑云把受伤的状况讲了下,表示直接服用了天济丹,但人就是醒不过来。

  鬼医听后摇头,“伤早就好了,应该不是伤的问题。”回头左右问众人,“看她这状况,倒像是…她之前的情绪上是不是受过什么严重的刺激?”

  众人立刻连连点头,有人似乎看到了希望,发现鬼医不愧是鬼医,这样看看居然看出了罗芳菲之前受过刺激。

  黑云立马承认道:“是的。先生既能看出病症所在,想必有办法施救,还请先生施以妙手。”

  鬼医琢磨了一下,“可是因为大罗圣尊之死?也不对呀,她好歹是修行中人,生生死死的事应该也见识过,堂堂修士的承受力何至于如此不堪?”

  “不仅仅是罗秋的死……”黑云叹了声,把之前事发时的详细经过讲了出来,罗秋杀莎如来,罗芳菲袭击罗秋,银姬之死,罗秋之死,都逐一说明了。

  这也是牛有道的意思,牛有道事先叮嘱过这边,说有事情让黑云去办,届时相关情况由这边对鬼医说清楚。

  有些事情牛有道本可以自己直接告诉鬼医的,然而在鬼医切实践行之前,不易那么快露底,多少要防范些意外。

  鬼医听后神情抽搐了一下,目光落在了罗芳菲沉睡的脸上,发现这女人有够倒霉的。

  父亲拿了他们夫妻当人质,父亲当她面杀了她丈夫,她一怒之下重创了自己父亲,活了这么多年才发现自己母亲居然是妖狐一族的族长。结果刚发现自己母亲还活着又被人给杀了,发现自己化身为妖后,结果又发现父亲被人给杀了,很显然知道了父亲突然毙命与她重创了脱不了关系,否则凭她父亲的实力,哪是谁能轻易杀死的,说是她杀的也不为过。

  一个高高在上的贵公主似的人物,转眼间丈夫死了,父亲死了,母亲死了,还有那死亡关系,这是转眼间一家人除了她几乎全部死光了,转眼间整个世界都崩塌了啊!

  沉默良久后,鬼医苦笑着摇了摇头,“难怪了!她的病,我恐怕是治不了。”

  之前就发现了这女人可能是人与妖的结合,他现在算是明白了,居然是罗秋和狐妖所生。

  众人皆惊,黑云忙恳求道:“先生,您的医术举世无双,修士和凡人无不治之人,传言鬼修和妖修出了问题也不在话下,怎么会救不了?先生,有什么条件您尽管提。”

  鬼医摆手,“她这个状况,说是病,也不是病。她这个状况,我在人间世俗当中也曾遇上过几例,她身体其实没问题,只是精神上受了太大的刺激,自己潜意识里在逃避。她这是自己不想醒来,她自己若不愿醒来,自己落想不开不愿走出来的话,别人是唤不醒的。”

  众人皆沉默了。

  黑云急了,“先生,凭您的医术,肯定有办法的。”

  鬼医摇头,不过还是说道:“取银针来。”

  众人看出来了,对方似乎没什么好办法,似乎是抱着姑且一试的态度。

  不管如何,人家至少愿意试了,黑云立刻让一位长老去了。

  很快,一卷皮革捧来打开,上面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银针。

  对使用这些东西,鬼医熟练的很,先在罗芳菲手上和脚上下了针,先施加了身体对外部的触觉影响,之后又开始在罗芳菲的脑袋上下针。

  在罗芳菲头上刺下几十针后,开始施法微微震颤那些银针,希望能通过刺激大脑的方式将人给唤醒。

  然最终的结果显然是遗憾的,施法拔针后,鬼医摇头了,“她将自己封闭在自己的美梦中不愿醒来,老夫也束手无策。”

  就在众人焦虑之际,一旁的敖丰插了一嘴,“先生说需要她自己醒来,不知她自己何时才能醒来?”

  黑云等人当即眼巴巴看着鬼医的态度。

  鬼医捋须道:“这种状况在修士中我还是第一次遇见。可能是老夫见识浅薄,至少老夫在俗世遇见过的病例中还没有能醒来的,最后的结果大多是肉身长久静卧渐渐憔悴而去,肉身不行了,油尽灯枯了,又哪有力气醒来。不过她和凡人肯定不一样,有灵丹妙药,还有你们一群修士施法疏通血气,怕是一直睡到寿终正寝都没问题。”

  黑云悲声道:“那这和活死人有什么区别?”

  敖丰抬手,示意他先不要着急,又对鬼医拱手道:“先生,这世间难道就没任何办法将其唤醒吗?”

  鬼医沉吟道:“我在一部‘医书’上倒是看到过唤醒之法,若有大修为者,修为达到可元神出窍的境界,以自己元神闯入她的世界,在她的世界与她相见,当面劝说,可将她给唤醒。或有精通精神控制术法的人,也有可能。再就是精通佛法之人,亦可将其唤离苦海,不过这世间佛法早已没落,那等境界的人怕是找不到了。”

  众人听的牙疼,不知他在哪部医书上看来的说法。

  元神出窍的境界,那已是传说中元婴觉醒超出了元婴境界的修为才能做到的事。还有什么精通精神控制术法的人,还有什么精通佛法唤离苦海的人。

  这些个,这世间听都没听说过这号人物,让他们到哪找去?这说了跟没说有什么区别?

  鬼医继续道:“还有个笨办法,也是我对遇见过的同样病例家属交代过的,可以试试看。”

  有办法总比没办法好,黑云抢着说道:“先生请说,我等洗耳恭听,一定照办。”

  鬼医:“她虽将自己给封闭,虽下意识封闭了自己的六识,但肉身毕竟康在,也就说,肉身的机理正常,她的肉身其实是能听到人说话的。所以,让人经常在她耳边说说话,尽量说些她感兴趣的,或者说些能刺激到她的话,也有醒来的可能。除此外,其他药物之类的办法是没用的,你就算杀了她,她临死也未必能醒来。”

  ……

  器云宗,黑石快步闯入楼阁暗室内,对盘膝打坐在黑暗中的乌常禀报道:“圣尊,收到圣境内的消息,确认了,没错,人的确是去了荒泽死地。至于在什么位置则不得而知,荒泽死地内狐族的眼线太多,不好追踪去向。”

  乌常闭目着问道:“南天无芳什么时候出来?”

  黑石懂他的意思,南天无芳等人不可能一直留在天魔圣地,去了哪几个就得出来哪几个,也就是说,南天无芳出来的时候那个人也得出来,这是之前就有判断的,因此没有打扰那个前往荒泽死地的人。

  他回道:“明天大概就要出圣境了,已经坐实了,出来要动手抓捕吗?”

  乌常:“不要打草惊蛇,确认了是什么人再做决断。”

  黑石迟疑道:“那人应该不是魔教的人,怕是不会一起返回魔教,若是途中脱身而去的话,又不知去向,恐怕不好跟踪确认,容易打草惊蛇。”

  乌常:“我亲自走一趟。”

  ……

  海波浪涌,无边无际,一条人影出水,上了岛,不疾不徐去了药谷。

  浪涛起伏海面,又有一条人影半浮而出,只稍露了上半身在水面,正是易容后追踪而来的乌常,目光冷冷盯着去往了药谷深处的人……

  次日,一只飞禽坐骑降落在一孤岛上,黑石背着鹰笼而来,寻摸到一处石窟,见到盘膝打坐在洞窟内的乌常,上前行礼,“圣尊。”

  乌常平静道:“是药谷的人,对方易容了,不知何人,药谷的人不多,查一下应该有结果,不要打草惊蛇。”

  “好。”黑石应下,接着卸下鹰笼,取出了传讯金翅,写下密信装载后,放飞了金翅。

  小半天后,有人从海中而来,跳上岸与黑石碰了头。

  一番嘀咕交谈后,黑石又独自来到了洞窟内,面见乌常禀报道:“圣尊,咱们的人查过了,这几日基本上没人离开药谷,只有前几日黑离的弟子萧天振出去了一趟,不过很快又回来了。鉴于这几天肯定有人不在,只有一人最可疑,鬼医黑离这几天一直在药庐内制药,一直未露面,直到昨天才现身。”

  乌常睁开了双眼,“我想也应该是他。不要惊动其他人,通知黑离过来一趟,我要见他。”

  PS:补完昨天的。感谢“嘴哥0”的小红花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