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岛 > 道君 > 第一五二九章 乌常的反对

第一五二九章 乌常的反对

  什么叫差不多就行了?邵平波漠然着,他亲自来了,又怎么可能差不多就行了。

  手一翻,亮出了一面黑水台的令牌,“黑水台办事,还望不相干的人不要介入。”

  他手上一直有一面黑水台的令牌,黑水台那边并未收回去,也和太叔雄的意思有关,太叔雄一直是希望他出来办事的,而黑水台也一直有人手驻扎在邵府,他现在随行的人手中就有黑水台的人。

  二人相视一眼,略有忌惮,一人提醒道:“邵都督,这是他们的家事,你动用黑水台的身份,无异于公报私仇。”

  邵平波哦了声,手上令牌收了起来,“家事?好,那就论家事,这是我妹子家,我们的家事,还望二位不要插手。”

  另一人道:“邵都督…”

  邵平波出声打断,“好了,有什么事我一力承担,回头我会给坐镇宫中的太叔长老一个交代。”下巴一抬,对摁住地上两人的手下道:“你们还等什么?”

  咔嚓几声响,昊启和昊云图的腿脚,要么直接被人给拧断,要么被人给一脚踩断。

  “啊……”两人发出一阵凄厉惨叫。

  两人的随行无人敢妄动,这边已经发话了,谁敢阻拦,一并打断手脚。

  也拦不了,邵平波的护卫中可是有不少修士的。

  太叔欢儿不忍直视,回头看向了一旁,她不知这才是他丈夫真正的办事风格。

  痛的死去活来的二人被松开了,邵平波踱步上前,居高临下,冷冷道:“给你们一天的时间,把你们吞进去的老老实实给还回来。窝藏原卫国皇妃的帐,我还没跟你们算,明天的这个时候,敢少一样东西不还,别怪黑水台的人以通敌罪去抄家!进了黑水台,我保证你们无法活着出来,扔出去!”

  他并不怕得罪这二人,他这样干,也不怕掀起什么波澜,凭他如今和朝臣们的关系,没人会为了两个无足轻重的人得罪他。他也不会再给二人报复的机会,待到两人把东西吐出来,两人迟早会死于非命的,会有“齐国余孽”把二人给做掉的。

  于是疼的直冒冷汗哼哼的二人就这样被拖走扔了出去,两人随行也灰溜溜的跑了。

  两名晋国派驻王府的修士相视一眼后,也事不关己地退开了,回头只需将情况上报,该怎么处置是上面的事。

  接下来则是一家团聚的样子,邵三省含着泪拜见了小姐,也引荐了太叔欢儿给这一家人认识。

  昊真的两个儿子也喊了邵平波“舅舅”,两个少年看向邵平波的目光中是透着崇拜神色的,就凭邵平波刚才的杀伐决断,少年人看了自然是十分的解气。却不知邵平波早年为了个邵柳儿铺路曾动过弄死他们的心思。

  邵柳儿的亲生儿子,已经能到处跑且喜欢爬树的小家伙,邵平波自然是见了的,有见面礼。

  至于昊真,从头到尾的态度都很沉默,有问才会答上那么一句。

  离开时,邵柳儿领着昊真的两个儿子送人送到门口,邵平波临别叮嘱妹妹道:“以后有什么事不要不吭声,派人联系老邵。”

  邵柳儿乖巧的“嗯”了声。

  邵平波回头又叮嘱太叔欢儿,“你有空多过来走动,不要太生分了。”

  太叔欢儿笑着挽了邵柳儿的胳膊,“一家人,自然是要常来走动,还用你来交代?”

  夫妻二人告辞,目送马车离去的邵柳儿神情异常复杂,也终于从差点被逼疯的处境中走了出来,如释重负,否则天天被昊启他们那样折腾的话,真不是人过的日子。

  经此也算是明白了,在晋国,他们一家的情况想平平安安生存下来的话,离不开这个哥哥的庇护。

  坐在马车内的邵平波亦是心绪万千,邵柳儿这回倒是唤了他不少次“大哥”,还让自己儿子跟他多亲近。

  兄妹重归于好,这是他想要的结果,也是他之前坐视昊启他们逼迫不出手的原因。

  可他心里并不是滋味,柳儿已经不是当年的柳儿,已经不是那个爱恨分明为了一个男人不惜殉情的柳儿,已经被生活磨平了棱角,屈服在了现实的面前。言语间,为了保全家小,竟隐隐有几分主动示好的意味。

  这也许是好事,但也说明是他没有守护好妹妹的那份纯真。

  太叔欢儿是很高兴的,发现这个小姑子并不难打交道,跟她颇为亲近,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叽叽喳喳着念叨着改天带邵柳儿他们去哪玩的事。

  ……

  晋国迁都的风声出来了,燕国朝廷上下也在揣摩摄政王是不是要迁都,因商朝宗迟迟没有挪位到京城的意思。

  商永忠这个燕国大司马似乎也赖在了南州府城没有离开的意思。

  整天往商朝宗身边跑,蒙山鸣和蓝若亭身边也时常有他的身影。他心里很清楚,什么燕国大司马,手上又没什么真正的兵权,这大司马的位置说是你的才是你的,说不是你的随时能拿掉,跟蒙山鸣和蓝若亭是没办法比的。

  尤其是蒙山鸣,商朝宗成了摄政王,蒙山鸣在燕国军方的地位才是真正举足轻重的,遂时常向蒙山鸣请示。

  他也有不回燕京的理由,如今正是紫金洞、逍遥宫和灵剑山的利益大调整的时候,燕国人马正在大肆调动,他这个大司马再没什么实权,却是清楚许多事情的,可列出详情供这边参考,也可在这里协助商朝宗对各州下达军令。

  如此一来,他也就顺其自然的留在了这里。

  在商朝宗几人身边泡久了,也终于摸清了商朝宗的意图,商朝宗压根没有挪位去京城的打算。

  首先是商建雄对京城的经营太深,去燕京的话必然要抽调大量的亲信人马前往,会影响兵力布置格局。

  其次是南州如今所卡的关键位置,正好卡在燕国和秦国占领地的中间,比京城更关键。

  最后就是南州这一带经营的久了,呆着放心,也便于应付可能到来的晋国东征。

  现在又不是燕国皇帝,干嘛非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跑到京城去?

  明白了这边的意图后,商永忠立刻命人在南州置办宅院府邸,同时传讯给家人,让赶快迁来南州。

  他这一带头,朝堂官员立刻明白了什么,都开始往这边跑了,举家搬迁,整个朝堂军政体系都开始往南州迁。

  南州府城的地价,亦被搞的暴涨。

  ……

  器云宗,蓝道临和督无虚联袂来到。

  乌常露面迎客,见面也没什么好客气的,问:“有事?”

  凭栏处负手的蓝道临道:“燕国那么大的动静你看不到?”

  乌常:“你想说什么?”

  督无虚:“燕国如今给那个商朝宗掌握了军政大权,让他整合了燕国的力量,对晋国东征不利,你看不到?”

  蓝道临:“这个商朝宗善于统帅人马作战,的确对晋国东征不利。”

  乌常:“是不利,又怎样?”

  蓝道临:“让缥缈阁出面,把商朝宗等主要人员请去缥缈阁,找个借口除掉。”

  乌常:“我不赞成这样做。”

  督无虚:“利用晋国力量扫平天下的是你,现在出现了阻力,反对清除的也是你,你想干什么?”

  乌常:“你们当天下人是傻子么?若嫌我们的意图还不够明显,你们干脆把韩国和宋国的军方主要人物也给杀了算了,好让天下各派都知道咱们要剥夺他们利益,然后他们抱团,纷纷抵达两军前沿,抵抗晋国,你们就高兴了。”

  “然后那些个隐藏的元婴期修士也跑到晋国军中偷袭捣乱,我们防的住吗?结果是晋国不能逐一横扫,还搞个屁!真要这样,继续大海捞针找人就是,还费这劲作甚?”

  “你们想清楚了,现在势不在我们这边,但各方势力明里暗里都不敢站队,真要逼得天下修士被那些人给利用了,没事就针对缥缈阁的人搞暗杀,我们有多少人可供他们杀的?我们还能把下面人一直栓在裤腰带上保护着不成?”

  “难不成你们想最后就搞得只剩下我们三个,然后我们三个天天跑出去杀这个杀那个,有人在背后作祟捣乱,靠杀人就能让人听话吗?剩下我三个,靠我们三个,能把人给找出来吗?”

  蓝道临沉声道:“说不定他们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企图。”

  乌常:“那你说怎么办?别忘了对方还有圣罗刹和罗芳菲,还有十几个元婴期修士,我们的处境很被动,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督无虚:“对方的目的很明显,逐个击破,估摸着已经瞄上了我们三个,正在伺机将我们三个分别铲除!”

  乌常:“那也得他们能杀得了我们才行,他们没有动手,就说明他们没有把握,只要我们自己稳住阵脚不乱,不再给他们利用的机会,他们便奈何不了我们。”

  蓝道临冷冷道:“你真能做到不被利用吗?老妖婆是怎么死的?”

  乌常:“之前是不知道还会冒出个罗芳菲,现在必须要考虑罗芳菲和圣罗刹联手的事了,我们三人不能再内讧了。”

  蓝道临瞅向督无虚,“出了个罗芳菲,这家伙还不是照样对罗秋下了杀手!”

  督无虚漠然道:“我哪知道罗芳菲竟有和你正面交手的实力。罗芳菲的实力究竟如何,我没看到,还不都是你在说,是真是假,或是不是你抱了什么企图,只有你自己最清楚。”

  PS:今天可能无加更。